【女公安局长之警界兰心】 第二十四章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28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作者:皇家警民
2021/03/23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9815

  这章有点短,最近好好整理了一下思路,以后每章还是尽量只写一个情节,
不同内容互相交错在一起,容易让看的人摸不清头绪,所以每章缩短篇幅,但更
新加快,这样看起来应该会更方便一些。

                第二十四章

  文山市现像大酒店的最顶层,还是在原先那间总统套间里,一身睡袍的许智
龙正躺卧在宽大的沙发上,同样只披着一件浴衣的隽子航乖巧的半蹲在地毯上,
轻轻的揉捏着男人那半露在睡袍外的双腿,许智龙虽然已经年近五十,但身体仍
然十分健壮,腿部肌肉结实有力,如同石头一样硬梆梆的,而且布满了黑毛,很
是有些成熟男人的豪放气概。不过对于娇小玲珑而又显得非常文静的隽子航来说,
许智龙这种粗犷的男人并不合她的胃口,甚至还觉得有些厌恶。

  但隽子航自己也知道,她要想在文山立住脚,那就离不开眼前的这棵大树,
所以那怕是心里再怎么抵触,隽子航还是在小心翼翼的为许智龙服务着,其实经
过这段时间的适应此时的她对于如何取悦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是很有一套心得了。

  只见隽子航先是用自己那一双细嫩娇柔的手掌不停断来回抚摸着许智龙那两
条粗壮的大腿,尽量让男人能够充份到感受到自己这纤柔的掌心内部肌肤是何等
细腻软滑并籍此刺激着他的感官,继而再用那十根嫩葱般的纤长手指轻轻的上下
揉捏着男人双腿上结实的肌肉并时而敲击时而捶打。虽然她已经尽自己可能使出
了最大的力气,但对于男人来说所感受到的力度却是不轻不重的刚刚好,甚至还
有种痒痒的舒畅感,这让他觉得很是受用,不由的微闭上双眼,轻轻抖动着身体,
表达着自己内心里的快感。

  隽子航见到他这副表情,更是加倍的讨好起来,她抽回一只手到自己腰间,
轻轻一拉,便把披在她身上的那件薄纱般的浴衣前襟给解了开来,她那玲珑有致
的身体顿时裸露了出来,两只玉一样洁白的乳房傲立在胸前,显得是那样的耀眼,
因为年龄的关系,此时隽子航的双峰还远算不上有多么丰满,但却胜在小巧坚挺,
形状更是完美无瑕,特别是峰顶那两粒嫣红色的乳头更是鲜艳的动人心魄。隽子
航把自己的身体紧紧贴上了许智龙,并开始用这对椒乳轻轻按压起他的双腿外侧。
她的这对乳球肌肤细嫩却又坚实无比,压在许智龙的大腿上来回摩蹭着,男人只
觉得自己双腿皮肤上好像有对活泼的小兔子在弹性十足的蹦跳着,温热感十足,
这种极致的刺激很快就让他的下体有了反应,阳具在一点点的膨胀着,睡袍表面
也逐渐被顶出凸起。

  隽子航察觉到了男人的反应,她毫不犹豫,立即伸出小巧的玉手,掀开了睡
袍的下摆,粗黑丑恶的一条肉棒刹时间便弹了出来,清纯的女教师知道自己应该
怎么做,她转过身体,跪在了许主席的两腿中间,先是抬起上身,试图用自己的
双乳去挤压这根肉棒,但事与愿违,她的乳房虽然看上去很美,但想要包裹住这
条粗大的阳具,明显却是力不从心,隽子航无奈之下,只能勉强用双乳磨蹭了几
下肉棒,刺激它更加涨大挺立起来。接着便再次俯下身体,把秀丽的脸蛋凑了过
去,她看着这条黑淤淤的肉棒,棒身此时已经完全澎涨到最坚挺的状态,就那样
高高的昂着,隽子航稍一靠近就感觉到一股热微腾腾的气息扑面而来,并且还伴
随着一种腥臭的气味,她心里一阵作呕,本能的有点反胃,但以前的教训使得她
明白,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不可以流露出那怕是一丝一毫的不满,否则等待着
自己的将会是严厉的惩罚,她强行按捺住心里的憎恶情绪,微微张开樱唇,吐出
一条小小的粉红色舌尖,轻轻一舔那黑紫色的大龟头上的马眼缝隙,「哦。」许
智龙舒服的一声长叹。

  「不错,你现在是越来越乖巧了,我就喜欢懂事的。」他满意的称赞着隽子
航。

  隽子航更加卖力的舔舐起龟头来了,吸吮,抚摸直至用她那细小的银牙轻轻
的啮咬着肉棒,她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取悦着这个主宰着自己前途的男人。许智
龙也越来越忍受不住了,他突然坐直了身体,一把抓过隽子航粉嫩的玉臂,就这
样把她那小巧轻盈的身体给提了起来,放在沙发上,隽子航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了,
她乖巧的立即主动张开双腿,并微微抬高了粉臀,等待着男人的进入。可就在这
时候,套间外侧的门铃突然响了。许智龙一惊:「谁啊?」他没好气的问道。

  「许主席,是我来了。」门外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许智龙一听,这是肖君的声音,心知她这时候来肯定是有事请示,做为事业
心很强的男人,许智龙的自制力也是非同一般,他摇晃一下脑袋,迫使自己冷静
下来,暂时把对自己那性欲的渴望从思想里驱除出去。

  「肖总啊!请进!」一边回答着,许智龙一边又对隽子航使个眼色,隽子航
会意,赶紧从沙发上爬起来,浴衣也没顾得上系好,就这么畅着怀跑进了内室。
许智龙也就势整理了一下睡袍,摆正自己的姿态,迎接着客人。

  肖君推开门走了进来:「许主席好兴致啊,最近要见您,都必须到这里才能
找到人!」

  许智龙笑了一下:「前一阵子实在有些忙碌,我这种年龄真的吃不消,所以
也得劳逸结合,该休息一阵子缓缓乏,下面才能以更充分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
!」

  肖君径直走到沙发上并坐了下来:「原来如此啊,不过许主席现在好像不是
休息的的时候吧!听说石市长去香港有了重大成果,很快就会有国际金融资本进
入省内,而且就在文山落地,这样一来,以后这文山可更要成为多事之地了,许
主席对此有何应对之道呢?」她说着话,眼睛却朝着套间里侧卧室那微微打开的
门缝处瞥了一眼。

  许智龙明白肖君这是发现了什么,但他却是毫不在意:「肖总的消息很灵通
啊,不瞒你说,我也是刚从省委那边得知确切消息,说老实话,我也是吃惊不小,
没想到石亚楠居然能搞出这么大动静来!」

  肖君点点头:「嗯,我也是被这个消息震惊了,以前许主席曾经说过石市长
心气非常之高,我还认为您可能是言过其实了,可如今她的这番作为,真是让我
刮目相看。我甚至都有些害怕,她是不是做的太过了,先是在搞了个区域物流中
心通道项目,然后又是扩大新区面积,这些工程明显超出了文山市所能承受的体
量,如果真能顺利的走上正规,确实文山将来的发展会是无可限量,但相应的这
危险系数也是非常之大,据我所知,文山现在的负债率已经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随时都有大规模坏账潮爆发的可能,按正常操作,本应该是尽量缩减支出,把现
有摊子巩固下来才是最稳妥的解决办法,没想到她竟然还要扩大项目,又引进了
国际金融资本进入文山,这也太过份了吧。」

  许智龙摇摇头:「肖总,这你就想错了,从一开始,石亚楠搞了这几个项目,
就像你说的那样,本身就超出了文山自有体量所能承受的范围,这点石亚楠自己
比谁都清楚,但她还是坚持把项目搞了起来,因为老一套按部就班的发展模式所
耗费的时间太长,而且也很难取得她预期中的那种效果,这对于想要尽快取得成
绩的石亚楠来说这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她就必须冒险,把摊子铺大,铺的越大,
就越容易出大成果。」

  肖君反问道:「那她就不怕这么乱来会出事吗?」

  许智龙说着:「你能想到的,她早就想到了,就是因为怕出事她才要引进更
多的资本进驻文山,把水搞混,搞的越混,就越容易找下家替她背锅,毕竟这个
世界上,见利不见害的人太多,只要她能把文山现在这个热火朝天的形势维持下
去,就肯定有人愿意来文山寻找发展的机会,换句话说,热钱就会持续不断的一
再投入进来,如此一来,留给她的缓冲时间也会越来越多,如果她能在危机爆发
之前,真的把经济规模给拉动起来,这样的话以前那些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也就
会在发展中自动消失掉,而到那个时候,石亚楠也就成功了。」

  肖君明白了:「您是说,石亚楠从一开始搞物流区项目的时候就想好了下面
的棋该怎么走是吗?」

  许智龙无奈的点头:「是的,别看我和你说的头头是道,其实我也是从省委
那里得到消息之后,才刚刚想明白她的这套算计。肖总,你我都是自己人,我也
不怕和你说说心里话了,我许智龙没佩服过别人,但如今对这石亚楠,我是真心
甘拜下风,以前我只是认为她善于耍弄手腕,精于权谋之道,可现在看来,这女
人还真是有着一套发展理念的,而且在审时度势做决断的时候,她的气魄更是非
同一般,说老实话如果我处在她那个位置上,真的很难下这个决心来做这种风险
极大的决定。

  肖君还是有些不放心:「可她这明明是拿整个文山来做赌注啊,按她这套方
式,只要稍有一个操作不当,文山的将来恐怕是不堪设想的。」

  许智龙见她又开始多愁善感,不禁很是不屑:「肖总,这些事不是你该考虑
的,石亚楠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有她自已的解决之道,我们现在要关注的是,在
这文山即将到来的大发展前夜,如何布局规划我们的将来。」

  肖君被他一抢白,只得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顺着许智龙的意思谈下
去:「我们之前不是一直在和任原崴的伟业国际在洽淡合作吗,如今文山有了利
好的机会,我想任原崴肯定不会放过吧?」

  许智龙笑了:「肖总,你这个思路就对了,如果说我们之前和任原崴接触了
很多次,但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答复,那现在情况就不同了,石亚楠去香港可是赵
治维点名的,现在她折腾出成果来了,省内马上就会有一大批人在盯着这块肥肉,
那任原崴的背后是谁?他能放过这个抢头筹的机会。所以他要进驻文山,和我们
合作就是必须的了。」

  肖君一听:「这么说,我们下面还是要主动找任原崴洽淡吗?」

  许智龙头一摇:「不,现在是他想要进驻文山,那就应该是他来找我们,而
不是反过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必须把主导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肖君有些疑虑:「我们就这么坐等?这样恐怕也不合适吧,据我所知,任原
崴当初一直对和我们合作不置可否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也寻找着别的合作者。现在
我们如果过于消极,难免会让别人抢先。」

  许智龙反问着她:「你认为在文山有资格和任原崴合作的除了我们,还有谁
呢?」

  肖君脱口而出:「王送?」

  许智龙点头:「对了,就是他,不过最近他似乎日子不太好过吧,公安局对
他追得很紧!」

  肖君回答道:「没错,东郊新区动迁工程让市政府给叫停了。而且王炳也被
公安局追捕,这几件事加在一起,现在王送的压力很大。他在全力应对这些事,
所以是无瑕顾及其他了,石亚楠在香港取得的成果,他好像根本不知道,反而想
让我去联系一下方溢,应该是试图缓和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

  她这一说,许智龙兴趣来了:「让你去联系方溢,这倒是很有意思,看来王
送是想不出别的招了,只能舍下老脸再去抱方溢的大腿了。很好,肖总,你必须
帮他这个忙。」

  肖君惊讶了:「许主席,您当初不是认为王送和方溢之间的关系搞的越是水
火不相容,对我们就越有利的吗,现在为什么反过来又要替他们搭桥呢?」

  许智龙看了她一眼:「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此前王送和方溢的势力都处在颠
峰状态,让他们合在一起,自然对我们的威胁极庞大,可现在不同了,王送如今
被公安局紧追不放,声势是大不如以前,也可以说他现在很惶恐,所以他就得去
想各种办法来为自己脱困,而恰巧这个时候任原崴即将进驻文山,而你也说了,
在文山除我们之外,王送是最有资格和他合作的人选,要是此时王送投靠到任原
崴门下,那不仅会为他解困,还会更加助长他们的势力,我们决不能容许出现这
种局面,所以要抢在任原崴之前,重新让王送再和方溢搅合在一起,王送这种人
眼光极浅,他觉得又有方溢做后盾了,自然就不会对任原崴那方面兴趣有多大,
而任原崴也是个极其自负的人,见到王送这态度,肯定也不会迁就他,那么转而
和我们合作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肖君一听许智龙说出来的这番道理,倒也很是佩服:「许主席果然深谋远虑,
万事考虑周到啊。」

  许智龙笑笑:「这不算什么,肖总你记住,这次为王送方溢之间搭桥,你一
定要竭尽所能,让他们尽快重归于好,王送这次让公安局盯上没那么容易脱身的,
那个江如兰已经去了省公安厅做汇报,拿到了尚方宝剑,彻底查处王送已经是注
定的事,此时无论是谁沾上他的边,都别想能全身而退,所以这正是一个极好的
机会,顺便能把方溢也给解决掉。」说到这里,许智龙的话中透出了一股阴狠的
味道。

  肖君看着他那表情,心中不由的一寒:这许智龙够狠的啊,他是成心要置王
送和方溢于死地。

  「我明白了,许主席,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她很坚决的答应着许智龙。

  听到这一回复,许智龙也很满意:「行吧,肖总,下面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
沟通就行。」

  肖君听到这话,明白谈话到了结束的时候,便站了起来:「那我就先走了,
许主席您好好休息。」

  许智龙也站起了身,不过他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一边应附着肖君:「肖总要
有事就先去忙吧。」一边斜眼看着内侧的卧室方向,说老实话,他的自我克制此
时也已经到了极限,刚刚被隽子航那细致入微的服务所挑逗起来的欲火,始终在
许智龙的身体内熊熊燃烧着,现在这位政协主席急切需要发泄。所以他也无心再
和肖君继续讨论下去了。而肖君也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的眼神。她瞄了一眼卧室,
恰好在微微开启的门缝处看见了一个小巧玲珑的人影躲在门后。肖君知道许智龙
的用意所在,便点头应和了一声许智龙,转过身,款款的走出了套间并顺手带上
了房门。但却又没有立即走开,而是站在门外,侧耳一听,果然就在她带上房门
的同时,这套间内部传出了一声女人的尖叫,随之而来的则是男人得意的笑声。

  肖君摇了摇头,「无论什么样的男人始终都是离不了女人的,尤其是年轻女
人。」她一边想着一边快步走到了电梯位置,就在肖君刚按下电梯按键的时候,
从她身后传来一阵急促而又沉重的脚步声。肖君一听到这个走路的动静,心里知
道是谁来了,本能的她就有些厌恶。正在这时电梯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肖君赶
紧上了电梯,并快速按了下行键,可就在门刚要闭上的时候,一只胖手伸了进来,
阻止了电梯门的关闭,紧接着一个肥胖的身体挤进了电梯。肖君无奈的看着和自
己面对面的这张熟悉的肥脸,她都懒得招呼一下,但对方却并不以为意:「君儿,
咱们是有一阵子没见了吧?」赵荣笑嘻嘻的和她说着话。

  肖君毫无表情的答应了一声:「是啊!」说完便又按了下下行键。电梯门随
即关上了,随后开始了匀速的下行过程。电梯里,赵荣继续和肖君凑着近乎:「
君儿,哥哥可是一直没忘了你,也想过去找你,但许主席说你现在手上的事很重
要,不能打扰,所以我也就没办法了,今天总算又见到你了,你这会不忙吧,要
不陪我坐会儿,好好说说话,也解一下哥哥我的想思之苦!」

  肖君根本连正眼都不看他,就直接冲着空气说话:「对不起,我还真没空,
刚才许主席交待了事情让我尽快完成,所以我忙的很!」

  赵荣见她不给面子,心里郁闷道:「君儿,真的这么绝情啊,好赖当初也是
我把你引荐给许主席的,现在你地位上来了,不说感激我,起码也别翻脸不认人
吧!」他发泄着不满。

  肖君还是面无表情:「谁说我不感激你了,你对我的好处,我一直都记着呢,
所以我在许主席面前才再三帮你说好话,让他更加的器重你,这还不够吗?」

  赵荣见她句句不离许智龙,更是心里不爽,但此时他也只能按捺着情绪,放
低姿态的说着:「君儿,我对你的心思你是知道的,既然你还念着我对你的好处,
那就别这样对我,你要是现在有事急着要办,那也随你,但今天晚上你总该有空
吧,到时我去接你,这真可以了吧!」

  听到他又提这种要求。肖君眉毛突然一挑:「赵总,请您自重好不好,现在
以你我彼此的身份,说出这种话来,怕是很不合适吧,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特殊关
系,关于这点,你应该再明白不过。因此还是保持必要的距离比较好」她冷冷的
回应着赵荣。

  「你!」赵荣没想到肖君竟然真的一点情面不留给他,不觉真动气了,刚想
再说什么,电梯上方的指示灯突然一亮,随后门又打开了,门外便是酒店大堂,
肖君也不等赵荣再说什么,出了电梯,径直走向大堂,赵荣急了,连忙跟了出来:
「肖君,你真是翅膀硬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告诉你,别太自以为是了,惹急
了我,也没你好果子吃」他恶狠狠的威胁着。

  「哼,赵荣你要是真有本事,我们现在就回去,当着许主席的面把话说清楚
怎么样?」肖君却根本毫不在乎,她站住脚步,回过头,和赵荣对视着,眼光透
着一股不屑。赵荣倒被她这气势给吓了一跳,心知如今许智龙正把肖君当成左膀
右臂一般倚重无比,也一再告诫过自己不许骚扰她。现在要是真闹起来,许智龙
肯定不会轻饶自己,一想到这个,他不由自主的泄了气,但却不甘心就此示弱,
仍然站在那里,看着肖君,但又说不出话来。

  肖君见他这副模样,更是懒得再理他,转过身,直接穿过酒店大堂,离开了。
赵荣看着她迈下台阶的背影,一股恼羞之气涌了上来,肥脸涨得通红:「这骚货,
还真不把老子放在眼里了,行啊,你看老子有没有办法治你。」他掏出了手机,
顺手一滑,打开了相册,向上再一翻,找到了想找的照片,轻轻一点,放大到了
全屏,那是一张少女的照片,年龄大概16,7岁的样子,长相酷似佟丽娅但又多了
一份正值豆蔻年华的青春感,这正是肖君的独生女儿陈菲菲的照片。

  「你肖君不是仗着许智龙宠你吗,这下我给你来个宠上加宠,把你的宝贝女
儿也引荐给许智龙,倒看看你能怎么办」就这样赵荣想出了一个最恶毒的办法来
报复肖君,他知道许智龙最喜欢玩弄就是这种清纯少女,以陈菲菲的条件,许智
龙是绝不可能放过的。赵荣现在几乎都能想像的到,当肖君知道自己女儿被许智
龙玩弄以后的表情会是什么模样,他是越想越觉得快意,那张胖脸上的笑意也逐
渐抑制不住地的流露了出来。

  而此时正在已经将要走下台阶的肖君不经意间一个回头,正好看见赵荣的这
副阴笑的表情,心里顿时有些警觉:难道赵荣要对自己不利?他说不定会在许智
龙那里挑唆些什么。虽然她怎么也想不到赵荣会对自己女儿下手,但毕竟和他们
打了多年的交道,肖君对这两个人可不敢掉以轻心:「我得尽快和许智龙脱钩,
否则迟早有一天,我会毁在他手里。」

  肖君一边想着一边回到了自己的车里,但她并没有立即发动汽车,而是在继
续沉思着:面对文山即将迎来挑战和机遇并存的大发展阶段,自己的未来的路究
竟应该怎么走,这是她必须要考虑清楚的。所以她这才过来试探许智龙,看看他
下面会有什么样的打算。因此刚刚在总统套房里谈话时,肖君对许智龙所说的每
一个字都听得非认真,她承认许智龙的算计颇为高明。既然各种实力雄厚的外来
势力纷纷进入文山的大趋势已经是不可避免,那么面对这种复杂的形势,就必须
抢先布局。预先解决掉潜在的竞争对手,使得自己一方成为文山本地势力的独一
无二的代表,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些想要进入文山谋求发展的外来势力就必
然会一个接一个的主动找上门寻求和许智龙进行合作,这样一来许智龙就等于是
把控住了和谁合作,如何合作的主导权。那么在可以预见的一个时期内,许智龙
仍然可以在文山做到呼风唤雨,举足轻重。但他是得意了,可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要是让许智龙这个规划实现了,自己就只能继续对他惟命是从,仰其鼻息而苟存,
继续被他操纵利用。

  肖君琢磨着:不行,决不能让许智龙如愿以偿,我得想个办法,抓住目前的
机遇,为自己开辟一个全新的未来。但肖君也知道就凭现在的实力,自己想要摆
脱许智龙,另立门户,困难还是不小的。必须要找到新的靠山才行。而在文山能
够让许智龙畏惧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石亚楠。此前为了能够和这位女市长建立
起良好关系,肖君也尝试过很多种方法,但却是效果寥寥,石亚楠根本不为所动。
肖君正在感到沮丧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石亚楠的儿子转学到了文山四中,恰好正
和自己女儿陈菲菲在同一个年级,这可让肖君惊喜不已,她是一再叮嘱女儿有机
会要多和袁维接近,并尽快成为好朋友。可从小到大被娇宠惯了的陈菲菲却丝毫
不明白妈妈的用意所在,始终对各方面条件都很普通的袁维提不起太多的兴趣,
就算袁维反过来对她竭力讨好,并曾经奋不顾身的救了她,但两人的关系也就比
普通同学稍好一些,维持在一个不冷不热的程度上。肖君了解到这一状态后,不
禁很是气恼,但她也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太过勉强,过于责怪女儿只能起到反效果。
所以肖君是耐住性子一再潜移默化的开导陈菲菲,期盼能转变她对袁维的观感。
就这样拖到了现在,女儿和袁维之间的进展还是不大,肖君本来就为此感到焦急,
尤其今天许智龙这一番谈话,更让她觉得必须抓紧机会攀附上石亚楠这棵大树,
这样自己才能彻底脱离许智龙的控制,进而在文山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

  「不能再过于纵容女儿的任性了,一定要尽快的抓牢袁维。」肖君打定了主
意。

  而且还不能让许智龙发现自己有任何异动,在我做好一切准备之前,暂时还
得和他继续绑定一段时间。

  肖君决定现在还是按照许智龙的交待,先帮助王送重新和方溢取得联系,然
后再视机而动。于是她发动了车子,直接向着万泉岗方向驶去了。

  一边开着车,肖君一边顺手戴上了蓝牙耳机,拔通了电话,开始呼叫起了方
溢。

  而此时正在自己办公室里看文件的方溢发觉手机震动之后一看来电显示,脸
上顿时流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自从他恢复工作以后,,肖君是第一时间就找上了
门,她的来意也很简单,就是准备重新恢复此前和方溢的那种亲密关系。方溢了
解到肖君的意图之后,也是没和她计较太多,顺水推舟的便再次接纳了她。

  只是他如此大度的表现,倒让肖君小小的惊诧了一下,她可真没想到方溢会
如此不究既往的就原谅了自己。但以肖君的阅历很快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所
在,方溢应该是悟透了他和自己之间的所谓关系无非也就是各取所需的利益结合
罢了,因此才懒得和自己计较过多。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那么继续逢场作戏,
能图个彼此开心不是更好吗!就这样肖董事长也就心安理得的和方副市长又做起
了地下情人。不过方溢毕竟身为副市长,而且又是犯错误后刚刚恢复工作不久,
因此表面上还是要顾及影响,两人也就无法真正意义上在一起出双入对,最多也
就是隔三岔五的在私下里幽会一番,做做露水鸳鸯。而今天恰好也正值周未,方
溢本来就打算要和肖君联系,没想到肖君却主动找他来了,方溢当然很开心,他
立刻接通了电话,软语轻柔的和肖君调起了情,而肖君对他也是极力奉迎,一时
间两人你浓我浓的好不甜蜜,但肖君毕竟是另有目的,所以卿卿我我的没多久她
便话题一转,约方溢今晚在万泉岗见面。共度浪漫周未。这对于方溢来说自然是
求之不得,一口便答应了下来。

  「那就一言为定,我马上把定位发过来,这次咱们换个新环境见面」肖君本
就娇媚的声音变得更加有诱惑力了,方溢感觉到自己心里痒痒的,「好的,肖总
的安排,我一定服从」这就样,两人中断了通话,很快肖君通过微信把定位发了
过来,方溢看了看地点,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便放下了手机。他坐在椅
子上,头一抬,仰望着办公室的天花板,眼前仿佛出现了今晚幽会时场景,伴随
着悦耳的音乐,在柔和灯光点缀之下,一身华服的肖君巧笑嫣然在和自己共度浪
漫时光。方溢的心里还真是有些期待,但很快,他的脑海里却突然又出现了另一
个美丽的身影,不同于肖君的雍容妖娆,这个身影别有一种文静清雅之美,如果
把肖君比做一朵艳丽的富贵牡丹,那么和她相对应,这另一位佳人应该就是一株
空谷幽兰。虽然没有牡丹的绚华灿丽,但她那种雅致清淡的韵味之美却更加能令
人品之再三,回味无

  自从前一阵子接触之后,方溢对江如兰的迷恋可谓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
为了能够获得她的青睐,他强迫自己用最快的速度从原本的沮丧之中重新振作起
来。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向心目中的完美恋人证明自己的实力,证明自己是一个可
以依靠的男人,可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方溢按照原先的想法继续对江如兰展开更
猛烈的追求,不知从那冒出来的有关他和江如兰之间的种种流言也开始在文山市
各个政府部门上下传播起来了。

  而刚刚经历了一次事业上的挫折后方溢很敏锐的察觉到这些风言风语,他立
刻就明白了这种传言必然是有人故意散播的,目的也是不言而喻,就是为了进一
步的打击自己。毕竟他和江如兰都是身居高位的政府官员,一但和这种流言扯上
关系。会带来多大的麻烦也是显而易见的。这对于追求仕途的他们来说,这是最
为忌讳的事。果然江如兰很快便开始有意识的疏远了他,方溢虽然明白这其中的
利害,但心里仍然不可避免的又有了一种落寂的感觉,这也许是在骨子里他还是
保持着较多的文艺青年容易感伤的情绪吧。

  而就在他这黯然神伤的时刻,肖君的适时出现,却又让方溢有了种欣慰感,
因为他发现自己又找到了一个可以供他任意倾述情感和发泄欲望的美女,。而且
这个美女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知道如何迎合他。奉承他,这让方溢在情感上得
到了极大的抚慰,因此这段时间里他便和肖君打得火热。但无论表面上如何如胶
似漆,可方溢的内心深处,江如兰仍然是他唯一的白月光。想到这里,方溢叹了
口气,我是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我会得到你的。他暗暗下着决心。但话又说
回来了,今天晚上肖君既然主动邀请他共度周未,方溢自然也就不会错机会,毕
竟做为男人来说面对这么一个风情万种而且又妖冶妩媚的商界贵妇如此投怀送抱,
也是很难拒绝的。方溢不禁又有些期盼起今晚的约会了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女公安局长之警界兰心】 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