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67章 最可靠的后援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39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字数:6604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
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许婷的武功已经不弱,所以她看到的比一般人要多。

  因为多,所以才更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那超出了想象力的一击,她忍不住小声说:“这……是人吗?”

  伊迪丝颓丧地坐在地上,苦笑着回答:“如果强化适格者不算人类,那么…
…她的确不是人。”

  许婷马上抓住了韩玉梁的衣袖,用力一扯,“老韩,强化适格者!那……那
个就是真正的强化适格者啊!走,咱们快去跟她攀一下关系。叶姐很需要这边的
情报不是吗?”

  很感动她这种时候还能想起叶春樱,韩玉梁搂住她,柔声道:“不用这么激
动,婷婷,这个女人……我见过。她叫十六夜血酒,是S·D·G的五个核心人
员之一。别去跟她攀关系,很危险,很危险。”

  为了保守连鹰的秘密,韩玉梁只能强行打断这条线索,毕竟,此事关系到叶
春樱的安危。

  不过这么看,叶春樱这个便宜舅舅还真是挺讲信用,说帮忙就不含糊,竟然
弄出这么大场面,不会是打算捎带脚来给他个下马威吧?

  “叶姐需要这个情报,你让我试试。”许婷却不愿意放弃,“没事儿的,她
看起来不像坏人。强化适格者我相信也不是坏人。”

  就在韩玉梁发愁该怎么找借口拦住她的时候,一个救星出现了。

  刚才从金属蛋里生出来的特战队员,有一个没理外面的情况,大步走了进来,
抬手摘掉头盔,甩了甩一头利落的黑色及肩发,露出了他们熟悉的妩媚笑容,
“看到你们两个没事,我这颗心,总算能放回原处了。”

  许婷这才算是放开了手里的枪,露出了彻底放心的笑容,“汪督察,这身打
扮……可真对不起你的身材啊。”

  汪媚筠抬手扇了扇风,“别提了,还热得要命。要不是赶时间,我可不想这
么来。幸好……赶上了。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怎么跟叶所长见面。”

  她快步经过伊迪丝身边,在韩玉梁和许婷面前蹲下,带着泪光说:“对不起,
我低估了残樱岛的危险性,一涉及到L- Club的事,我就有点失去冷静。我
为这次的鲁莽,表示最深的歉意,非常对不起。”

  许婷笑了笑,大大咧咧摆摆手,“我自己乐意来干的,不用你道歉。”

  跟着,她一探头,急忙起来往外跑去,边跑边喊:“等等!等等!等一下!
等等我!先别走!”

  汪媚筠疑惑地回身,“你要干什么啊?”

  韩玉梁赶忙跟去,以为她要搭讪,担心性情古怪的十六夜血酒做出什么不妙
的反馈。

  没想到,许婷径直跑向了一脸苍白的褚佩里。

  正在包扎手腕断口的中年男人迷茫地看向跑来的愤怒少女,跟着,就看到那
条匀称、健美、勾起了他征服欲望的蜜润长腿,狠狠踢了过来。

  鸡飞,蛋打。

  看褚佩里翻着白眼晕过去,许婷哼了一声,嫌弃地擦了擦自己的脚背,跟着
笑咪咪凑到了十六夜血酒的旁边,“你好,我是许婷。你刚才可真厉害,我都没
看清你的动作。你是用什么割断他手腕的啊?”

  十六夜血酒撑起了洋伞,阳光和阴影在她白皙无暇的脸上划出一道刀锋般的
分割线,那小巧红嫩的唇瓣轻轻颤动了一下,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毫无感情波
动,“滚。”

  这挫败感已经不是热脸贴冷屁股的等级,而是一舌头舔在了深冬户外的铁栏
杆上,冻得结结实实,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许婷自认社交能力是从小点满了最近还在专业人士指导下破格提升了一档,
没理由搞不定这个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的小女孩。

  而且,她喜欢小孩子,小女孩尤甚,看见这精美娇嫩的小脸蛋,光想伸手揉
揉。

  不过理智还在线,她还记得刚才这小女孩出手时候可怕的压迫感,再加上认
真想一想也知道,大劫难可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任何活着的强化适格者年纪都
不会小于二十岁。

  哎呀,这么一想就更羡慕了,怎么超能力还可以护肤的,这脸蛋简直是婴儿
般细嫩牛奶般白皙丝毫不夸张啊。

  她给自己鼓鼓劲,露出非常亲切热情的大方笑容,“你是叫十六夜血酒对吗?
是哪几个字啊?听起来很特别诶。”

  十六夜血酒转头看向韩玉梁,湛蓝色的眸子中流露出鲜明的不悦。

  韩玉梁赶忙跑出来,挡在了她跟许婷之间,沉声道:“我什么都没说,只提
了下你的名字。”

  “哼。”十六夜血酒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向不远处垂下的绳梯走去。

  看来刚才发号施令指挥行动的那几句外语,用掉了她今天的说话额度。

  韩玉梁搂住还有点不甘心的许婷,笑道:“行了行了,那家伙不爱说话,你
这么碰钉子,她恼火了可是会出手的。你想让我跟她打一架吗?就算你想知道我
跟她谁厉害,这里也不合适吧?全是人家的部下,我要是赢了就该变筛子了。”

  汪媚筠脱掉迷彩服,露出里面性感的紧身衣,站在旁边好奇地看着韩玉梁,
小声问:“阿梁,回去的路上,你可得跟我说说,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大人物,
我怎么从没听你和叶所长提过呢。”

  韩玉梁左看看许婷,右看看汪媚筠,一摸后脑勺笑道:“哈哈哈,其实是我
好色想去搭讪,结果被人家收拾了一顿。我来这儿之后单打独斗就输过那一次,
当然不好意思提了。哎呀,结果还是被你们知道了。”

  已经往上升起的十六夜血酒远远扭头看了这边一眼,冰川一样的眸子中,仿
佛闪过了一丝笑意。

  韩玉梁和许婷并没有跟着十六夜血酒一起撤退,他们离开的时候,太阳已经
几乎快要融化在西方的海平面上。

  望着海浪将暮色缓缓吞没的美景,许婷靠在甲板护栏上,轻轻摸着脸上改扮
太久去掉后露出的成片小红疙瘩,随着起锚的船,一起离开了这个名不副实的
“乐园”。

  从别墅出来,她跟韩玉梁就上了这条来接他们的船。

  但一直等到汪媚筠处理完岛上所有的事情,带着特安局的部下登船,才算是
能正式出发。

  一肚子问号等着解答,看汪媚筠换好衣服擦着湿头发准备去吃饭的样子,许
婷一拽正在望着船上那些人造女郎雪白大腿发呆的韩玉梁,喊住汪媚筠,跟了过
去。

  千头万绪化作无数个问题,最后憋了半天,许婷带着非常明显的怨气噼里啪
啦说道:“汪督察,你们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啊?我们可是想尽办法也没能把情
报送出去。要不然,也不至于连挟持人质的招都用上了。得亏你们来得及时,再
晚个三分钟,我跟老韩可能就没了。”

  汪媚筠笑了笑,先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才说:“不会的,褚佩里这次回来,
已经被S·D·G的情报系统盯上了。他通过无线电下达的命令,指挥台这边全
都听得清清楚楚,之所以选在那个时机才出手,是为了尽可能多弄到一些对他不
利的证据。”

  她马上露出很无辜的表情,“别怪我啊,这次行动我可没有指挥权,就是个
因为特殊原因被拉进来凑人头的跑腿。这么大场面,别说我一个副督察,就是我
老爸上阵,也只能在旁边站着。冤有头债有主,让你们最后还遇到个戏剧性危机
的,不是我。这可是S·D·G的最顶级特别行动,说句不适合传出去的话,世
联总干事想包庇,八成都不好使。”

  看两个听众都露出不是很相信的表情,汪媚筠苦笑着切下一块牛排,“你们
知道上次地球上出现这个等级的行动,发生了什么吗?”

  许婷摇了摇头,等她的下文。

  “一个将近三十万人口的城市,被从地图上抹去了。”汪媚筠的声音变得很
轻,“被该事件牵连下台的官员,比我老爸等级还高的就有将近二百人。这也是
我向你们道歉的原因,我没想到……这个主办者的影响力竟然大到这个地步。我
所有的预备方案,都在起步阶段就被干扰,西岸区甚至有大量同僚因为我的关系
而丢掉了工作。情人节前后那几天,我甚至绝望到失眠,压力大到想带把枪直飞
北美邦,实地调查到底是谁在做保护伞,然后一枪崩了他。”

  许婷知道她已经开始讲述后方发生的事情,就没有插嘴,只是静静听着。

  韩玉梁很捧场地适时递了一句,“然后呢?事情的转机在什么时候?那会儿
岛上的游戏可都结束了。”

  “转机,全靠一股我没有想到的力量帮忙。”汪媚筠靠在椅背上,神情显出
几分由衷的钦佩,“多半,你们都猜不到是谁。”

  “S·D·G的某位强化适格者?”韩玉梁又想起了那个“斯内普”,自然
往这个方向猜了过去。

  汪媚筠摇了摇头,“是你们的叶所长。”

  许婷惊讶地说:“叶姐?”

  “她……怎么做到的?”韩玉梁也稍微吃了一惊,虽然知道叶春樱不可能甘
心在后方无所事事,可要说帮到他们,难度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当时从各方面的情报汇总来看,我们调查的阻力,源头可以追溯到西岸区
的最高行政长官。”怕他们不太理解世联的机构层级,汪媚筠额外解释了几句,
“邦议会的议长并没有实际的管理权,更近似于一个会议的召开者,所以,可以
说,世联之下,特政区最高长官,几乎相当于以前历史上的国家元首,即使有司
法力量制衡,那也不是我从东亚邦这边就能撼动的。”

  “所以根据西岸区长官的交替时间,和之后一些人事任免上的变动,我和叶
所长讨论后猜测,这次游戏的主办者,很可能就是前任最高长官,褚佩里·丹纳。”
她心有余悸地托着额头叹了口气,“我调动了所有可以利用的人脉,试图直接锁
定褚佩里,可最后,结果都显示,不解决现任西岸区长官,我们就什么都做不到。”

  “当时能走的司法途径,我认为都已经被堵死了。唯一能闹大的邮轮失踪案,
被西岸区海警以属地原则接手,拒绝特安局直接参与。那位新任长官这一年半以
来办事毫无瑕疵,除了包庇褚佩里,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而包庇的证据严重不足,
连启动调查都做不到,联系了几家媒体,都表示这样缺乏证据支持的爆料会给他
们惹来麻烦。”她又叹了口气,大概是想起了那时候的绝望,神情都跟着发生了
变化,“那时,我已经做好准备,走黑道途径来解决这件事了。”

  韩玉梁皱眉道:“所以春樱做了什么?”

  “嗯……我一件一件来说吧。”汪媚筠露出一个颇为玩味的笑容,像是在羡
慕韩玉梁,又像是在嫉妒叶春樱,“二月初,意识到游轮那边出事,残樱岛游戏
八成已经开始的时候,叶所长就丢掉了手头其他的事情,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帮
助我分析情报上。我想,她从那时就已经做好了展开行动的心理准备。”

  “把目标锁定在西岸区长官身上后,她花费了大量金钱在地下世界搜集关于
那人的一切蛛丝马迹,想找到证据把他拖进调查阶段。”

  许婷紧张地问:“成功了?”

  汪媚筠摇了摇头,“失败了,情报拿到了一些,但大都是捕风捉影的流言蜚
语,没有任何价值。可叶所长,用了一个我没有想到的思路。她做好计划之后,
第一件事,就是筹措资金。”

  “筹措资金?”许婷不解地说,“事务所黑帐上趴着将近两千九百万呢,这
都不够?”

  “她觉得不够。她央求沈幽和沙罗联合担保,从地下世界的金融组织以半年
二成息的代价,又借了7000万。”

  “啊?”作为事务所合同登记为出纳的职员,许婷吓了一跳,“半年就要还
8400万?可……拿这个贿赂西岸区长官恐怕不够吧?”

  汪媚筠喝了口香槟,笑着说:“第二步,她用高额奖金,雇佣了一批地下世
界最顶级的信息技术专家,他们擅长的包括但不限于骇客等手段。叶所长在黑道
没有什么名望,所以只能靠钱硬砸。”

  韩玉梁挑了挑眉,“然后呢?春樱这是要干什么?”

  “她把所有需要处理的细枝末节都分发给了那些人,自己做为主导,靠那些
雇佣来的专家作为导师,进行了第三步。”汪媚筠这次的叹息听上去更多是感慨,
“我听任清玉说,之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叶所长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超过三小时,
连吃饭上厕所都要捧着笔记本电脑连线作业,澡都没有顾上洗一次。可能……她
真的是信息技术方面的天才吧,在那帮匿名怪物的帮助下,她最后成功攻陷了西
岸区一个政府机构的服务器。那是现任长官曾经工作过的部门。”

  许婷惊喜地睁大了眼,“她找到犯罪证据了?”

  汪媚筠带着敬佩的表情摇了摇头,“不,她没有。西岸区的那位新长官,要
么是个非常清正廉明的自律者,要么是个严谨小心的聪明人。那里……没有任何
可用的证据。”

  这下连韩玉梁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那春樱岂不是白费功夫?”

  汪媚筠翘起唇角,“你们家的叶所长,从一开始就没准备从里面挖出什么有
用的证据。她不相信对手会那么蠢。所以……她是把自己准备好的‘证据’,完
美地植入了进去。”

  许婷瞪圆眼睛惊呼了一声,“这……这……这这这……这不是……栽赃陷害
吗!?”

  “对,这就是栽赃陷害,也许有破绽,也许最后经过各种法律程序后依然扳
不倒这位新长官。但是,足够把他拖进司法调查程序,让他无法再全力包庇他的
前任。”汪媚筠赞叹地笑了笑,“准备好一切之后,叶所长做的最后一件事,是
把相关的线索,同时发给了全球各大媒体,北美邦特安局,和S·D·G。她为
此捏造了一个实际并不存在的精英骇客组织,Conscience——良知。
这就是叶所长凭一己之力进行的最后赌博,孤注一掷。”

  “而最后的结果,远超我的预期,仅仅是第二天,S·D·G就宣布接管案
件,而且,是本部。可能你们对S·D·G的体系不太熟悉。S·D·G对案件
有一个公开调查等级,分部负责的案件,从低到高按照颜色由绿向红渐变,本部
负责的案件,分为1星到5星几档。但在五星级调查之上,还有会出动核心成员
的纹章级。每个纹章,代表一个核心成员。”汪媚筠像是玩抽卡游戏忽然好运爆
棚一样,靠在椅背上欣慰地笑着说,“这次,S·D·G出动了双纹章。鹰头和
红酒,一起上阵指挥。就像我说的,上次这么大阵仗,可是直接消灭了一座城市。”

  韩玉梁好奇地问:“五纹章都有什么啊?”

  鹰头和红酒他已经认识了,很想根据纹章来猜测一下,S·D·G另外三个
强化适格者,大概会是什么样的家伙。

  汪媚筠回想了一下,说:“还有两个比较常见的是镣铐和天平,最后一个…
…稍等,我查一下。”

  她拿出手机,飞快摁了几下,皱眉说:“糟糕,没信号……哦,想起来了,
是尖塔。”

  果然符号的意向并不明确,很难猜到背后意味着什么,单纯从鹰头和红酒来
猜测,到更像是跟名字有关。

  许婷低下头,闷闷不乐地说:“这么看,我跟老韩……好像没起到什么作用。”

  “怎么会。”汪媚筠拍了她的肩一下,“我们在外面所做的努力,只是将褚
佩里抓起来,而真正把他扔进监狱,绳之于法,就得靠你们这些人证了。残樱岛
上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关键性的物证,所有电子资料都被清除得一干二净。能不能
让那个人渣招供出L- Club的事情,全看你在法庭上的表现了。”

  许婷点了点头,跟着皱眉说:“就我自己?”

  “嗯,阿梁的身份……恐怕不适合去西岸区上庭。你的假身份相对比较完善,
我会跟那边沟通好,到时候让你易容,以许欣婷的身份做证。啊,正好,我吃着
东西,你跟我说说,你们这边的经过吧。”

  许婷点点头,总算又重新有了斗志,但跟着马上想起一件事,“对了,还有
四个幸存者!他们说不定还在残樱岛,把他们救出来,就又多了四个人证!”

  等汪媚筠去匆匆给S·D·G的分队长报告这件事回来后,许婷便飞快讲起
了之前在残樱岛上发生的事情,和后续到了乐园的经历。

  汪媚筠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直到结束,才看向韩玉梁,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
轻声说:“阿梁,你还带着两颗子弹呢?”

  韩玉梁懒洋洋地点了点头,“没什么要紧,早不疼了……喂,那也别用劲儿
揉啊,这么摁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这次是我的失策,对不起。”汪媚筠放下手里的餐具,站起来很诚恳地对
着他们两个鞠了一躬。

  许婷有点别扭地扭开脸,“行了,又不是你强迫我们去的。L- Club里
的人渣,干掉一个算一个,冒多大险,我觉得也值了。”

  韩玉梁则笑道:“媚筠,你不用这样,下次的委托我也不会拒绝的。反正你
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和你的交易很愉快,你要是真心愧疚,不如换个法子来补偿
补偿我。”

  许婷在桌下马上给了他一脚,“不用补偿他,他除了自己大意中枪之外,爽
得要死,这游戏要有下一届,他绝对偷偷去报名。补偿补偿我才是真的,累死累
活,还要出庭作证……一想去国外用假身份上法庭,我脑袋都大一圈。这要被当
庭揭穿,我就是‘伪证’本体,进监狱怎么办?谁给我送饭啊?我姐坐飞机来?”

  汪媚筠微笑着说:“放心吧,我会安排妥当再让你出庭,这次S·D·G参
与的决心非常大,说不定都到不了法院插手,事情就解决了。总之,咱们先平平
安安回去,你们两个这次都辛苦了,好好休息一阵子吧。”

  许婷这才松了一口气,跟着,眉心又紧紧拧到了一起,“等等,汪督察,叶
姐……借的那笔钱,最后用了多少啊?”

  汪媚筠叹了口气,声音都变小了不少,“她几乎用完了。”

  许婷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那这次委托,说好的黑钱都归我们,大概能有
多少啊?实在不行,本来该给我们的两亿奖金,总能到账吧?”

  汪媚筠有些愧疚地摇了摇头,“抱歉,S·D·G是这次的主力,我没有什
么从中出手的机会,丹纳家族的各路产业都要因为调查而冻结,恐怕……奖金也
没办法发放了。”

  “也就是说,我们做了这个委托,一分没赚……还欠了8400万的债?!”

  许婷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正义俩字被漫天的钞票砸塌……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都市偷香贼】 第267章 最可靠的后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