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四十四章:云梦瑶)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4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作者:同写
2021年6月30号发于SIS001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069
前文链接::thread-11039192-1-1.html【卿君怜妾】(第四十三章:月下)

               正文内容

  ……

  云家,大门外。

  「嘎吱~ 」一声剧烈的刹车声响起。

  一辆军用越野车稳稳的停在了云家大门前。

  「砰~ 」一声车门声。

  一个身穿黑色T 恤,下身一条黑色牛仔短裤的少女,从车上走了下来,只见
这少女,俏脸带着微微的婴儿肥,轻泯着红唇,转头看向云家的大门,一双杏眼
滴溜溜的转动着,在这张童颜的俏脸下,最引人注目的这是,这个看着不过十六
七岁的少女,身段却出奇的曼妙,前凸后翘小蛮腰,在这娇小的身段上,一对沉
甸甸的胸脯,足以傲视群芳,甚至一些已婚妇人再其面前都黯然失色,就如网络
上那句名词一般,童颜巨乳来形容最是恰当不过。

  「你,过来」少女转动着玉指上的手中的车钥匙,微微仰着下巴,对着守卫
在云家大门口的卫兵开口喊道。

  「小姐,什么事?」站在门口执勤站岗的一个卫兵,看到少女召唤自己,连
忙端着枪械小跑到其面前,躬身开口问道。

  「车帮我停好,注意小声点」少女也不废话,直接将手中的钥匙,抛给卫兵,
口中说道。

  「是,小姐」卫兵接过抛来的车钥匙,躬身点头说道。

  「嗯,去吧,注意小声点」少女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一句,然后向着大门走
去。

  来到大门口,少女并没有马上进去,那娇小的身姿微微的缩了起来,然后蹑
手蹑脚的,小跑到府门前的迎客石旁,悄悄的伸出一个小脑袋,观察着庭院中的
动静。

  「呼,还好没人」少女轻呼了一口,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胸脯,引得那胸前的
伟岸不断的颤抖着令人着迷的弧度。

  站在门口执勤的几个卫兵,自然也看到了少女的动作,却仿佛集体眼瞎了一
般,无视少女那犹如做贼一般的姿态。

  ……

  云家。

  客房内。

  君惜卿坐在床榻上,擦拭掉口中的鲜血,微皱着眉头,慢慢的平复下心中的
那股恐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妈或者姐姐,萌萌出事了?君惜卿心中不由一跳。

  不禁想起,多年前,当时自己与师傅在山间采药,从小兴致跳脱的自己,趁
师傅采药,爬树掏鸟窝,不慎从树上,掉入山涧,险些丧命,最后被师傅救回,
而事后,听妈妈说,那天姐姐在家也突然心慌,整个人晕倒了,难道,姐姐出事
了?

  君惜卿不由的屏住了呼吸,曾经听说过医学研究,双胞胎之间,很有可能会
有特殊感应,但是这种感应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弱,而自己跟姐姐是一母双
胞的龙凤胎,那么………

  想到这君惜卿,连忙从床上起来,伸手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打开手机,顾不
得时间,点开通讯录,看着通讯中备注着姐的号码,伸手点了一下,放在耳边。

  今天忙一下,后面也忘记了给姐姐打电话,希望没事,是我想错了,想错了,
君惜卿挺着电话中拨打的声音,心中不断的祈祷着。

  「嘟嘟嘟嘟嘟……」。

  过了许久,就在君惜卿,就要放下手机重新拨打时,电话接通。

  「小卿」电话中传来君怜妾有些沙哑的声音。

  「呼~ 」听到姐姐的声音,君惜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却没注意到君怜妾那
略微沙哑的声音,开口说道:「姐,你现在人在那?」。

  「我在学校」电话中缓缓的传来君怜妾那淡淡的声音。

  「姐,你今天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君惜卿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开口问
道。

  电话那头的君怜妾听到君惜的话,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开口,用尽量平淡
的语气说道:「没……有」,此时心神俱伤状态下的她,也没有去想到自己的弟
弟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君惜卿听着电话里传来的话,悬着的心,总算松了
一口气,放了下来,接着开口问道:「对了姐,我已经到京都了,我有发信息给
你,我可能要过段时间回去,因为有些事情,要在京都呆一段时间」。

  「嗯」电话那头的君怜妾轻轻的嗯了一声,沉吟了一会,开口说道:「出门
在外,要注意安全,遇事别逞强,不要与人发生争吵,另外京都那边气温比沿海
市冷,多穿些衣物,别生病了,知道吗?」。

  「嗯,知道了姐」君惜卿点了点头应道,接着开口问道:「对了姐,我明天
去逛一逛京都,你有没有想要的,我回去的时候给你带」。

  「没有」君怜妾的声音从电话传来。

  「那好吧,姐,到时候我自己看看」君惜卿心想自己姐姐性格淡然,若是让
她来提,估计是不可能的,想着自己明天看看,有喜欢到时候买了给姐姐带去。

  「嗯」君怜妾淡淡的嗯了一声,便没有在说话。

  「那姐,我先挂了,你早点休息,晚安」君惜卿看了看窗外的月色,开口说
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就在君惜卿以为姐姐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

  「小卿,早些回来,沿海市,姐姐的家人只有你」君怜妾带着一丝不易察觉
的哭腔的声音说道。

  「嗯,姐,会的」君惜卿应声说道。

  放下手机,君惜卿低头看着自己手机的屏幕,屏幕上,是一张照片,照片中,
单芷晨坐在沙发上,怀中搂着双手扯着嘴巴做鬼脸的君萌萌,右手边坐着一身白
衣的君怜妾,清冷的俏脸上,弧着一丝轻笑,看着单芷晨怀中的君萌萌,而在单
芷晨的左手边,站在沙发背后,俯身将脑袋靠在单芷晨肩膀上,咧着嘴右手放在
下巴,食指和大拇指坐着打钩手势的君惜卿,这章照片,是君惜卿第一次拥有手
机时,拍下的照片,照片中一家人虽然日子清贫,但是笑的很幸福。

  「唉~ 」君惜卿轻轻的叹了口气,不管是在沿海读书,还是如今来京都的他,
其实也想家,也想当初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清贫却幸福,看了一下时间,打消
了给母亲单芷晨打电话的想法,抬起头看向窗外的月亮,站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吱呀~ 」一声轻响。

  房门打开。

  一股花草的清香扑鼻而来,君惜卿伸了伸懒腰,抬步准备抬步向着门外走去,
突然愣住了。

  有贼!

  一缕念头从君惜卿脑海闪过,因为在君惜卿视线的不远处,昏暗中一个蹑手
蹑脚的身影,缩着脑袋,向着云家的内院走去,正悄悄的踏着青石台阶,还时不
时左顾右盼,左喵喵,又瞅瞅,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我去,这贼胆子有点大啊,竟然敢来云家偷东西?君惜卿看着那道鬼鬼祟祟
的身影,心中暗暗嘀咕了着,同时也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这贼是古武者?

  靠近之后,君惜卿看着眼前这个小贼,心中不由一惊,眼前的贼可不是一般
的贼,他能感觉到这贼,周身有内气的气息,虽然不强,但是却能清晰的感受到,
难怪能从云家卫兵眼皮底下溜进来,君惜卿心中暗道,却不想,自己突然能感知
到对方的内力这是说明了什么,之前在秦家,秦仲颖没有暴露内力劫持秦珊珊时,
都无法感知到。

  「呼,还好都睡了,不然又要挨批了」一声模糊的微声响起,只见着小贼,
左右看了看,慢慢的站直了身体,不再畏畏缩缩,正准备抬步向着内院走去。

  站在小贼身后的君惜卿,没有听清小贼的声音,只含糊的听到了都睡了三个
字,看着眼前的小贼,站直了身体准备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心中不由的一怒,看
来这贼,真是胆大,当下大喝一声:「抓贼啦,有贼来偷东西,大胆小贼,敢来
偷东西」一边喊着一边向着这小贼扑去。

  「啊~ 」准备抬步进入内院的小贼,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惊的整个人蹦
了起来,口中一声惊呼,还未反应过来,紧接着一双手伸了过来用力的吧自己搂
住,整个人不由的愣住了。

  「小贼,你跑不掉了,有手有脚不做好事,居然来做贼,遇到我算你倒霉」
君惜卿双手死死的抱着身前的小贼,口中说道。

  被君惜卿抱在怀中的小贼听到君惜卿的话,回过神来,黑暗中脸色闪过一丝
恼怒,轻哼一声,玉手并掌,向着身后君惜卿的腹部,猛然攻去。

  「被抓了还这么嚣张」君惜卿知道这个贼是个古武者,时刻注意着,看到一
双朝后向着自己攻来,连忙一个闪身,松开怀中小贼,山道其身侧,抬起手一手
抓住小贼肩膀,一手向着其右手抓去。

  「咦,你的手挺滑的,你居然抹了油,果然是惯偷」君惜卿抓住对方的手,
结果那手一缩一抽,从君惜卿的掌中抽走,向着君惜卿攻来。

  君惜卿见其手掌抽走,踱步贴身上前,闪到小贼身后,抓着其肩膀的手,向
下一滑,绕过小贼的玉背,正准备将其勾勒住,却不料这小贼,屈身一俯,躲过
君惜卿的手。

  只见这小贼,屈身躲过君惜卿的手,转身面朝君惜卿,面色恼怒,银牙轻咬,
抬起一只脚,猛然出击,向着君惜卿的双腿之间踹去。

  「我去,你要不要脸」君惜卿感觉下身一寒,双脚连忙点地,整个人向后倒
滑几步,然后再一跺脚,整个人如灵蛇一般,围绕在小贼逐渐的要将起缠住,双
手猛然伸出,小贼袭来。

  只见那小贼,见势不妙,直接转身向着内院跑去。

  「还敢进去」君惜卿看着这小贼,又要向着内院跑去,心中一怒,双脚连点
地面,追了上去。

  这人有病吧?没完没了了?小贼看着君惜卿追了上来,心中也是大怒,一咬
牙一跺脚,茫然转身,双手并立成掌,连连向着君惜卿攻去。

  君惜卿看到小贼转身向着自己攻来,双脚微侧,连点地面,整个人如穿花绕
柳一般,忽左忽右,躲过小贼的掌风,闪身上前,一把抓住小贼的手,向前一扯,
然后这个人,闪身绕后,双手一揽,一只脚向前回勾,将小贼背靠着自己制服在
怀中。

  「还跑?还还手?来云家做贼,你是胆子够大,等着吧」君惜卿控制着怀中
的小贼,紧接着脸色闪过一丝疑惑,一股软弹从触感从双手的掌心传来,君惜卿
不由自主的捏了捏,随即脸色闪过一丝怒意,口中喝道:「明明都偷了两袋东西,
竟然还不知足,还想去内院偷东西,内院女眷住的地方,你要不要脸」。

  被君惜卿控制在怀中的小贼,整个人身体僵住了,黑暗中一双黑白分明的双
眼,瞪得滚圆,沉寂了几秒后「啊!!!」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从小贼的口中
响起。

  站在小贼身后的君惜卿,被这尖叫声吓了一跳,双手捏着手中的两袋「东西」,
口中怒道:「叫什么叫,吓我一跳,你死定了,等着我这就帮你交给卫兵」。

  「蹬蹬蹬……」。

  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身负古武的云家人,早在这里闹出动静的时候,就被
吵醒了,一个个穿着单薄的衣物,套着外套,向着这边走来。

  来到内院门口,看到在内院门口搂抱在一起的两人,众人不由的愣住了。

  「哼,人都来了,看你往哪跑」君惜卿看到云家的人来了,口中轻哼着说道。

  只见那小贼,看到有人来了,用力的挣扎着想要摆脱君惜卿的怀抱,君惜卿
也看到人都来了,也没有在用力顺势松开了怀中的小贼。

  只见这小贼,被君惜卿松开,连忙站直了身体,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
的衣物和头发,然后低着头,缓缓的走到一个女子面前,怯生生的喊道:「妈」。

  「妈?」原本脸色还带着淡淡笑意的君惜卿,听到小贼的话,整个人不由的
怔住了,双眼一凸,看着眼前的两人。

  眼前的这个柔雅女子,君惜卿在晚宴的时候听赵统介绍过,这位正是赵统的
舅妈,而这个小贼叫她妈,那么眼前的这个小贼,算起来应该是赵统的表妹。

  君惜卿转头扫视了一下,那个小贼,好吧,麻烦大了,刚刚在黑暗中看不清
楚,如今着灯光下,这个小贼,俏脸粉晕,低垂着脑袋,细细的贝齿轻咬着红唇,
美眸满是羞怒的斜视着自己,君惜卿缓缓移动目光,喉咙处光滑平坦,至于身段,
那隆起的酥胸,君惜卿可以发誓,他震撼了,至少他所见过的女子中,身段没有
比眼前这位更加波澜壮阔的,完蛋,这小贼真是女的。

  齐肩短发,身材娇小,在加上刚刚低着头,背着自己,说实话,君惜卿之前
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贼的性别。

  「这是我妈,不是你妈,王八蛋」小贼听到君惜卿的话,怒瞪了君惜卿一眼,
咬牙切齿的说道。

  「瑶瑶,怎么说话呢」站在小贼面前的女子,紧蹙眉头,看着自己女儿,口
中训斥道,说完转头对着身旁的云家人说道:「都散了吧,回去休息」。

  众人听到女子的话,一个个纷纷散去,回到屋中。

  「呃,没事没事,阿姨没事」君惜卿听到女子的话,连忙摆了摆手口中说道,
背后却是一片冷汗,若是他没记错的话,刚刚自己抓贼的过程中,一些有的没的
动作都用上了,从一开始搂住人家,到抓人家的小手,在后面更是双手放在了不
该放的地方,还捏了捏那两团自己口中的赃物。

  君惜卿可没有忘记,自己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对人家喊,说她偷了两袋东西,
如今这两袋东西,可是人家自己养育的,货真价实属于人家私人的,怎么偷的了,
不仅偷不了,还不能乱动,结果自己不止动了,还捏了,严格来算还出口调戏了,
希望这姑奶奶不要记仇。

  君惜卿向着转头向着小贼看去。

  只见小贼,正目露凶光,呲着牙恶狠狠的瞪着君惜卿。

  「遥遥,还有没有点规矩了」小贼的母亲看着自己女儿,表情凶恶的看着君
惜卿,脸色一板口中轻喝道。

  「妈,我错了」小贼很从心的收回目光低着头对着母亲说道。

  这君惜卿口中的小贼,正是云家唯一的嫡孙女,名叫云梦瑶,乃是云天河之
子云战和京都书香世家的千金萧玉柔所生,其母萧玉柔人如其名,温柔娴淑,持
家有道,掌管着云家内院与产业,然而女儿云梦瑶,却是十足的小魔女,骨子里
有着云家的争强好胜的暴力基因,最看不惯的便是京都的一些纨绔子弟,京都那
些个纨绔子弟,那个没遭受她的拳脚,而那些个家族,也不愿因为一点小事,与
云家起冲突,况且自己小辈做坏事被人揍,实在说不出口,毕竟谁能不知,在云
家,最受宠的便是这个嫡孙女云梦瑶,因此在整个京都纨绔子弟的眼中,这个小
魔女,不能惹。

  萧玉柔看着眼前低着脑袋的女儿,心中有些无奈,没办法,没办法,自己这
个女人如今正在叛逆期,在家里待不住,一抽空闲就往外跑,自己算是深刻体会
到了,半大的孩子,管不住,但心中庆幸的是,自己这个女儿虽然蛮横胡闹,但
是还是有所分寸,在京都也没有给云家丢脸,就是这性格,像极了老爷子。

  萧玉柔板着脸,走上前步,看着低头的女儿,口中呵斥道:「遥遥,你就不
能懂事一点吗?动不动偷偷跑出去玩到这么晚才回来,也不说一声,偷偷摸摸的,
像什么样?」。

  云梦瑶听到母亲的训斥,微微的抬起头,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伸手轻
轻扯了扯萧玉柔的一角,瘪着嘴怯生生的说道:「妈,你别生气了,我下次不敢
了」。

  「少给我来这一套,每次都是这句话,你说了多少遍了?」话是这么说,但
是在云梦瑶白百试百灵的这招装可怜下,萧玉柔的语气还是软了几分,毕竟眼前
这个可是她的宝贝女儿。

  「妈~ 」云梦瑶又扯了扯萧玉柔的一角,苦巴巴的喊道,美眸的余光却无意
间看到站在一旁的君惜卿嘴角扯着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云梦瑶看着眼前这个王
八蛋,登时心中气不打一处来,都怪他,若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被母亲训斥,而
这王八蛋刚刚手还乱摸,想到这云梦瑶俏脸微红,恶狠狠的瞪了君惜卿一眼,呲
了呲那整齐洁白的贝齿。

  同时,云梦瑶心中也有些疑惑,这人到底是谁?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
家里,不但长得非常欠揍,还非常欠扁,竟然把自己当贼抓,王八蛋,云梦瑶心
中恶狠狠的怒骂着。

  「哼~ 今天要不是小卿在这,我饶不了你」萧玉柔最终还是抵不过女儿那可
怜巴巴的叫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转头看向君惜卿,笑着说道:「小卿,让
你见笑了,这位就是我的女儿云梦瑶,也是赵统的表妹」。

  「阿姨说笑了,云小姐天真烂漫,很是可爱」可不敢再次得罪这个小姑奶奶,
连忙摆手笑着说道。

  然而小魔女就是小魔女,哪里会理你这些,先入为主很是关键,只见云梦瑶
娇哼了一声说道:「原来是小桶子的朋友啊,哼~ 」。

  赵统的年龄比云梦瑶大不了几个月,这让小魔女心中不爽,凭什么我要叫他
表哥,而不是他喊我表姐,于是索性造反了,一口一个小桶子的给赵统起外号。

  「遥遥,说什么呢,叫表哥,什么小桶子小桶子的,一点教养都没有」萧玉
柔听到女儿喊赵统小桶子脸色一板口中训斥着,同时说道:「小卿是你夏姐姐的
徒弟,礼貌点,知道吗?」。

  「阿姨,没事没事」君惜卿听到萧玉柔训斥云梦瑶,连忙摆手说道,毕竟自
己刚刚摸了不该摸得地方,让人家说两句也没什么,就当赎罪了。

  「夏姐姐的徒弟?」云梦瑶转头上下打量这君惜卿,看的那叫一个仔仔细细,
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夏姐姐最近可能眼神不好,改天带姐姐去杜一手那里看看,
这人这么欠揍的模样,夏姐姐收他做徒弟,真是走眼了,跟仙姐姐没得比。

  好吧,第一印象,先入为主,此时的君惜卿在云梦瑶眼中就是个欠扁的家伙。

  「你们怎么都在这啊?这么晚了还不休息?」这是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

  只见一个身材魁梧身穿军服,肩膀处绿色肩章上绣有金色枝叶三枚星徽,气
息悠长浑厚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爸」云梦瑶见到中年男子,立马迎了上去,笑嘻嘻的叫道。

  「战哥,你回来啦」萧玉柔看着自己的丈夫走上前,伸手轻轻的捋了捋有些
皱着的军装,开口说道:「还不是你女儿,偷偷跑出去玩,现在才回来」。

  而这个身穿军装的中年男子,正是云天河之子,如今有着上将军衔的京都军
区总司令的云战。

  「嗯?瑶瑶,妈妈说的是真的吗?」云战转头看向自己的闺女开口沉声问道。

  「爸,我错了」云梦瑶伸手拉住云战的一角,轻轻的晃动着,瘪着小嘴可怜
巴巴的说道。

  「你呀~ 哎~ 」云战看着自己女儿可怜巴巴的模样,心中也舍不得训斥,转
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君惜卿,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诗雨的徒弟,今天诗雨带来见老爷子的」萧玉柔看着君惜卿笑着介
绍道。

  「云司令好」君惜卿走上前躬身行礼道。

  「嗯,不错,诗雨看重之人,必非凡人」云战走上前看着眼前这个面容俊逸
的少年,双眼微微的眯了一下,然后伸手拍了拍君惜卿的肩膀轻笑着说道。

  「云司令廖赞了」君惜卿轻笑着恭谦道。

  「好了也不晚了,早些休息」云战笑着说道,然后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开口
道:「遥遥,赶紧去休息,一天天的疯玩,都这么晚了,快去」。

  「哦~ 」云梦瑶不情愿的哦了一声,转身向着内院走去,路过君惜卿身旁的
时候。转头看着眼前这个嘴角弧笑的欠揍家伙,抬起脚,一脚踹在君惜卿的小腿
上,然后撒开脚丫子向着内院快速的跑去。

  「遥遥」云战看到女儿的动作,开口轻喝一声,结果女儿已经拐个弯跑远了,
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头对着君惜卿歉意的说道:「这丫头没规没矩的,小卿,
着实抱歉」。

  「是啊,小卿,遥遥这孩子,怎么能这样,你见笑了,我一会回去说她」萧
玉柔也走上前对着君惜卿轻声言道。

  「云司令,阿姨,客气了客气,没事,云小姐天真可爱,没事的」君惜卿连
忙摆手说道。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你也早些去休息吧」云战看着眼前这个少年,拍了
拍他的肩膀说道。

  「嗯,云司令,阿姨,我先走了,晚安」君惜卿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嗯去吧」云战点点头应道。

  「去吧,早些休息,晚安」萧玉柔笑着摆摆手。

  待到君惜卿离开后,云战才和萧玉柔转身向着内院走去。

  「战哥,这个小卿,怎么了?有问题?」萧玉柔一边向着内院走去,一边转
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开口问道。

  「你看出了?」云战转头看着妻子笑着问道。

  「嗯,你我夫妻快二十年了,我还看不出来啊」萧玉柔笑着柔声说道,接着
继续问道:「刚刚你看到小卿的时候,我看到你眼神变了一下,他有什么问题吗?」。

  「你真是心细」云战看着自己妻子苦笑着摇摇头,接着说道:「没什么问题,
只是感觉他有点面善,不过我确实没见过他」。

  「哦,会不会是你当年营中兄弟的后人?」萧玉柔开口问道。

  「当年同时当兵的兄弟,不管退没退役也没有姓君的」云战想了想摇摇头说
道。

  「那可能他看着就挺面善的吧」萧玉柔轻笑着说道。

  「行了,不说这些了,也晚了,我们早些休息吧」云战摇了摇头转头看着妻
子,微微的笑道。

  萧玉柔看着云战脸色的笑意,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对着云战翻了个白眼,快
步向着住处走去。

  「我先去洗漱」一声娇嗔的轻柔的想起。

  ……

  沿海市。

  沿海大学。

  荷花湖泊旁。

  宿舍楼下,架空层处。

  「小卿,早些回来,沿海市,姐姐的家人只有你」座靠在石凳上,美眸中饱
含泪水的君怜妾,压抑着哭腔装作淡然的开口说道。

  电话缓缓放下,美眸轻眨,一滴清泪,从君怜妾的眼角滑落。

  「你看,我说的对吧,君姑娘,寻死是很容易的,也是很不负责任,你看看,
你若是死了,那么关心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怎么办?,你着相当于把悲伤留给
他们」一个面容俊逸的少年站在君怜妾的身边,叹了口气轻声说道。

  「你看看,你弟弟惜卿,他现在人在京都,这么晚了,他还打电话给你,第
一句就是关心你,你觉得,你如果这样就死了,惜卿他会不伤心吗?不难过吗?
你毕竟是他姐姐,一母同胞的姐姐,所以,君姑娘,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
人说完顿了顿,看着流泪的君怜妾,轻轻的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君姑娘,或许
你和我林逸尘之间,有些误会,但是我真的没有恶意,人生在世,怎能轻易寻死,
如果你有什么困难,或者你有难处,你可以和我说,就当我是树洞,话不传三人,
我林逸尘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

  原来这个少年正是君惜卿的舍友,齐情的表哥,林逸尘。

  话说当时,就在君怜妾即将坠湖的时候,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用力的拉了回来。

  原来,就在君怜妾失贞之后,心中悲凉,对月哭泣,准备投湖自尽的时候,
正巧被站在C 栋男生宿舍520 寝室阳台晒衣服的林逸尘看到,但是林逸尘还心中
疑惑,君惜卿的姐姐为什么会哭的这么厉害?正准备打电话问问君惜卿是不是家
中出了什么事,却看到君怜妾向着湖中倒下,当下顾不得隐藏,双脚一跺,整个
人从5 楼跳了下来,一个闪身至君怜妾身后,将起一手拉了回来。

  然而面对心存死志的君怜妾,林逸尘也是手脚无措,啥也不怕,唯独怕的就
是女孩子哭,面对君怜妾的哭泣,林逸尘可以说是一个头两个大,说尽好话,甚
至就连当初不关自己任何事情的医务室内的误会也认错了,但是面对心中有了死
志的君怜妾,他也束手无策。

  但是林逸尘却惊奇的发现,自己拖着君怜妾向着架空层走的时候,她所路过
的地方,竟然都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晶,君怜妾觉醒异能了?林逸尘心中大惊,但
是面对流着眼泪一句话也不说的君怜妾,也没时间考虑这些,眼前这个少女,是
自己舍友的姐姐,同时还是自己隐隐有些心动的女生,只能扯着嗓子不断的开导
着。

  就在林逸尘词穷不知道怎么劝说,准备打电话给齐情和孙梦曦时,君怜妾的
手机响了起来,君惜卿的电话打了进来。

  而这一刻,林逸尘却看到,君怜妾原本灰暗的美眸,逐渐有了光亮,心中也
安定了许多。

  君怜妾听着耳边传来林逸尘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自己满脸焦急看着
自己的弟弟的舍友,抬起双手,撑着石凳缓缓的站了起来,美眸看着眼前的林逸
尘,沉吟了许久,略微沙哑的说道:「谢谢,对不起」说完转身向着架空层外,
踉跄着脚步走去。

  「谢谢,对不起?」林逸尘听着君怜妾的话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挠了挠脑
袋,心中暗暗嘀咕,君姑娘不会悲伤过度脑袋转不过来吧?

  其实他却不知道,君怜妾的那声对不起,是因为医务室内事情,误会了他许
久。

  看着逐渐向着荷花湖泊走的君怜妾,林逸尘心中一惊,这妞,还想寻死?连
忙抬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君怜妾,用力的向回一扯,口中怒道:「你还想去死
啊,你怎么就说不明白呢?」。

  「啊~ 」只见被林逸尘向回扯动的君怜妾,瞬间脸色一白,俏脸面如痛色的
痛呼了一声。

  「你,你怎么了?我抓太重了,抱歉抱歉」林逸尘看着满面痛色的君怜妾,
以为自己抓通的她,连忙松开抓着君怜妾手腕的手,口中连声说道。

  「斯~ 没事」君怜妾感受着私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轻吸着凉气,缓缓的
说道,缓了一会,君怜妾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林逸尘,缓缓的说道:「你放心,为
了小卿,妈妈和萌萌,我不会在寻死了」。

  「那就好,那就好,其实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有时候遇到难事,尽量
往开心的方向想,然后多想想家人朋友,就会发现,其实,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林逸尘听到君怜妾的话,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看着君怜妾笑着说道。

  「嗯,我先回去,谢谢你」君怜妾点了点头,抬起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
水,正准备转身向着宿舍楼走去。

  「对了,你等等,有件事和你说下」林逸尘看着君怜妾准备离开,突然响起,
自己刚刚见到的开口叫道。

  君怜妾缓缓的转身看向林逸尘,没有说话。

  林逸尘转头看了看左右,没有人,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安全,对着君怜妾招了
招手说道:「跟我过来下,有件事和你说,这个事情很重要」说完转身向着架空
层内走去。

  君怜妾站在原地,看着林逸尘背影,没有说话,也没有跟上去,沉默了许久,
才缓缓的抬步,踉跄着脚步跟了上去。

  许久之后。

  君怜妾踉跄着脚步,缓缓的从架空层中走了出来,美眸中充满了震惊与不可
置信。

  觉醒异能?自己走过的地方,有冰晶?君怜妾一边踉跄着向前行走一边低头
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任何的变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也没有,什么都
没有。

  其实君怜妾不知道,如今刚刚觉醒的她,丝毫不会控制异能,也不知道如何
控制,而之前的冰晶,是在她极度悲伤的情况下觉醒时自动形成的。

  君怜妾心中有些不信,但是隐隐却有些希望是,因为若是这样,那么她将要
亲手杀了那个玷污她的人,杀,杀,杀。

  一阵淡淡的杀意,从君怜妾的娇躯内散发出,一双美眸,染上了一缕淡淡的
橙芒。然而君怜妾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美眸上的淡淡橙色光芒,随即缓缓的隐去。

  白衣清冷,补步步踉跄,一步一泪,滴滴心中,渐行渐远。

  慢慢的君怜妾的声音,消失在了D 栋女生宿舍楼中。

  「唉~ 」一个身影缓缓的从架空层中走了出来,慢慢的走到湖泊旁的一颗桂
花树下,看着那踉跄的身影,微微的叹了口气。

  「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你心中居然有杀意,不过,我帮你」林逸尘看着君
怜妾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口中一边轻声喃喃着,一边抬起右手,掌心向上五指
并拢。

  「滴答~ 」一声轻响。

  一滴冰寒彻骨的水滴,落在手心。

  ……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卿君怜妾】(姐偷)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四十四章:云梦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