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我妈!】(第十四章)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47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字数:10725

作者:皇箫
2020/11/13发布于sis001

  海无涯低下头,鼻息喷吐在妈妈的小穴上,即便是在黑暗的环境中,他可以
清楚地看见妈妈的两片阴唇收缩了一下,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装睡被发现的妈妈用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却依旧一动也不动。

  好在海无涯没有出声戏弄妈妈,而是趁着妈妈注意力转移,正放松下来的时
候突然张开嘴吻上了妈妈的小穴,粗糙的舌头直接就压了上去,挑开两片闭合的
阴唇,找到微微凸出的阴蒂,用舌尖挑弄起来。

  「呃……」妈妈再也忍不住了,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轻吟,两条腿微微弯起,
却被海无涯的手按住膝盖分开,只能用大腿内侧夹着海无涯的脑袋,一只手也抬
起按在海无涯的后脑勺,试图减轻下体传来的刺激。

  海无涯的舌技非常好,没几下就把妈妈弄得气喘吁吁,双腿不安地扭动着,
把床单都踩得绞了起来,脑袋偏向一边,一只手在脑边抓着枕头,把头也埋到枕
头里,挡住自己的小嘴,只发出轻微的像猫叫一般的呻吟。

  海无涯的手也没有停下来,留着一只手按住妈妈的腿不让她夹紧,另一只手
从自己下巴处探入,沿着舌头挑开的缝隙直接插入了妈妈的小穴里。

  妈妈闷哼一声,浑身一颤,居然直接高潮了,全身绞成一团,按着海无涯脑
袋的手也再次把他往里按了按,海无涯会意地更加卖力地舔弄起来。

  海无涯无微不至的舔弄把妈妈的高潮往更高的巅峰延续了许久,直到妈妈抽
搐到腰软之后才抬起头来,双手撑着床往上爬了一些,然后整个人压在了妈妈身
上。

  「不要……」妈妈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压力以及喷吐在脸上的男子气息,有些
害怕地喃喃道。

  「没事的庄姨,不会被发现的……」海无涯一只手伸到身下扶住自己的肉棒,
慢慢找到了位置,然后在妈妈的一声惊呼中慢慢插了进去。

  「咳,咳咳……」我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以往的梦境中海无涯和妈妈两
人的关系根本不会进展到最后一步,可是算上昨天在车上的白日梦,这已经是第
二次了。

  我往边上一看,海无涯都还睡得正香。

  我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冰凉的双手触摸到自己的脸时这滚烫的手感让我
意识到自己现在脸有多红。

  看了看手机,现在才只是四点半,距离海无涯和妈妈平常起床的时间都还有
一个小时。

  我翻身下床,披上棉袄,去了外边的厕所。

  现在已经完全入冬了,凌晨四点的冷风一吹,人瞬间就清醒了。

  我一边蹲坑,一边无聊地翻看着手机,又翻到了和大佬的聊天记录。

  我再次梳理了一遍自己的结论。

  首先,大佬是路晨。这一点是根据我亲眼看见张老师和路晨去开房来推断出
来的,之前就根据大佬发的照片推测他的亲妈就是张老师,这一点在经过威胁张
老师后,从张老师的反应来看已经确定无误了。

  其次,路晨对妈妈有想法,而且已经付诸行动了,至少偷内裤这种事是已经
做过的,而且这个家伙胆大包天,居然还对着我「炫耀」,如果说他真的对妈妈
下药我也觉得有可能。

  再次,大佬的描述中的女老师特征和妈妈高度重合,而这也是最让我担忧的,
虽说有可能是巧合,但是和上一点结合起来一看,他下手的对象就是妈妈的可能
性非常之高。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没有真的对妈妈下手,他也做出过值得被我打一顿的事
情。

  所以说,只需要今天去网吧堵他然后揍一顿,就能让事情水落石出了。

  我咬着牙,心底根本平复不下来,脑子里一直在想最坏的结果,如果妈妈真
的被路晨下药迷奸过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只揍一顿就完事?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我也不敢完全捅出来,那么果然就只能用张老师来威胁他了。

  万一,我是说万一,妈妈真的被他……我就只能揍路晨一顿然后用鱼死网破
的态度让他彻底放弃继续对妈妈下手,然后对妈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这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就当是妈妈被狗咬了一口……

  直到妈妈起床了站在厕所外喊我我才回过神来,蹲了这么久腿都蹲麻了。

  妈妈和海无涯都还要去学校,我跟他们一起吃了早饭,等他们出门后就赶紧
回房写作业。

  晚上我会借口在曲老师家吃晚饭然后写作业,晚点回来,实际上却是去网吧
堵路晨。

  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动过手了,不过看路晨那个样子大概也不像是很能打
的样子,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打他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海无涯受伤是他太菜了。

  倒不如说,连海无涯都有胆子跟他动手,他能厉害到哪里去?

  中午在家吃过饭,妈妈和曲老师打了个电话,然后跟我说让我下午两点去曲
老师家。

  我点头表示了解。

  海无涯中午休息的时候背着妈妈偷偷问我:「你真的打算动手?」

  「嗯,你确定情报不会有问题吧?」

  「应该不会有问题,不过你一个人去真的不要紧吗?要不我去帮忙?」

  「没事,打一个偷内衣的猥琐男而已。」我不屑地一笑,「保证他明天爬着
去学校。」

  「那我就在家帮你打掩护,你回家前给我发个短信……」

  「嗯。」

  看不出来海无涯这小子对路晨真是够恨的,居然对我去揍他这么支持。

  下午妈妈和海无涯出门去了学校,我等到了一点五十才收拾东西出门去李佑
佳家。

  李佑佳看到我来了自然很开心,不过曲老师在,她也不敢太表现出来。

  我则是心事重重,对她的眉来眼去也没有心思搭理,而且为了不表现得太明
显,还得敷衍地跟她玩对上眼神就相视一笑的弱智游戏。

  「我说你们两个,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睛里啊?」曲老师一拍桌子,把我从
这地狱的折磨中救了出来,李佑佳一吐舌头,不敢再乱瞟了。

  今天曲老师大概是因为上午上了课还没来得及卸妆,脸上还化着妆,衣服也
没有换,穿的是小西装套裙,妆容打扮很精致,确实也很好看,几乎和妈妈是同
一个级别的大美人了。

  我突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想法,路晨下手的对象似乎除了妈妈之外,更有可
能是曲老师。

  因为比起教高一的妈妈,同样教高三的曲老师明显更容易和路晨接触。

  而且似乎大佬的描述和曲老师也能套上,曲老师家的孩子李佑佳也不在市二
中上学啊!

  而且比起连续丧夫后对男人不加辞色,还要带两个小孩的妈妈;养尊处优,
孩子平常不在身边的曲老师反而更加容易下手。

  不过当面意淫对方这种事实在有些过分,我没敢细想,还有些不敢再去盯着
曲老师看,连忙低下头看向书本。

  又找到一个为妈妈开脱的理由后,我就没有那么烦躁了,很快就静下心来认
真学习起来。

  一下午的教学很快结束,已经五点半了,眼看就要到放学时间了,曲老师才
停止讲课。

  光是这两次补课,曲老师就讲掉了整个高一上学期的内容,包括还没有学到
的部分,我倒是都跟上了,李佑佳则有些吃力的样子。

  「真是的,佑佳你要是有人家黄潇一半聪明就好了。」曲老师摇头叹气。

  「那你让人家给你当儿子啊,我去找庄老师去,哼。」李佑佳没好气地说。

  「我倒是想,不过人家可不想当我儿子,相当的怕不是女婿……」曲老师一
句话让我和李佑佳都面红耳赤,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黄潇要不要留下来吃个晚饭?」曲老师起身,准备进厨房了。

  我连忙站起身说:「不用了,今天跟妈妈说了回去吃的……」

  「那好吧,佑佳你送送黄潇,下次再来玩啊。」曲老师也没有强留。

  「好的。」玩?怕是来补课的吧……

  李佑佳把我送到了电梯口,我就没让她送了,约好晚上QQ聊,我就进了电梯,
出了楼之后就一路小跑去了学校门口。

  路上还给妈妈发了太哦短信说晚上留在曲老师家吃饭,妈妈回复好,然后让
我讲礼貌之类的,我直接没看就收起来了。

  现在已经下课几分钟了,正好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我怕被妈妈和海无涯撞
见,于是连忙随着人流过了马路。

  海无涯说的煲仔饭就在对面的马路边上,我很快就找到了,不过并没有看见
路晨的身影。

  而且马路边上人实在够多,不是动手的地方,我便往后面找去。

  靠近马路的外边大部分都是那种出租的居民楼,很多学生陪读都是住在这,
然后一楼就是各种门面,书店餐馆之类的。

  绕过这几排居民楼到后面来就是一个大市场,这边原来是一个批发市场,不
过后来市二中搬过来了反而把房地产带起来了,很多商户就卖了铺子,不过还是
有少许批发商在这。

  我找了几排,就找到了那家海天网吧的牌子,准确的说是海天网络会所。

  我找到门口去,就看到一些打包了餐盒的二中学生一边脱校服一边往里走。

  我也没穿校服,于是直接进去了,那老板对学生样的人来上网早就见怪不怪
了,眼皮都不抬一下,问:「有没有会员?」

  我说了句「找人」,就直接往里走。

  一排排找过去,也没看见路晨的身影,就又退了出来,结果正好看见路晨一
个人慢悠悠往这边走来。

  妈逼的,看着这家伙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来气。

  我直接走过去,他看见我一愣,然后就被我环住脖子「亲密」地拖到一条巷
子里去了。

  他一开始的反应很诧异,不过很快就镇静下来,我还以为他会呼救呢,结果
居然就直接乖乖跟着我来了。

  我松开他,然后环顾四周见没人,才一推他的胸口把他推得一个踉跄,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想打架?你先等等,咱们把事情捋捋再说。」路晨用手梳了梳头发,然后
一边整理有些皱了的衣服,说:「你是哪位?看着挺眼熟的。」

  果然,这家伙在人后完全就是另一副样子,上次就看出来了,在妈妈面前装
得那么乖。

  我咬牙切齿地捏了捏拳头。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庄老师的儿子吧?海无涯的弟弟?」路晨一副恍然大
悟的表情,「怎么?海无涯把事情都告诉你了?」

  「你自己上次还对着我炫耀,你忘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路晨漫不经心的样子,「不就偷了个内裤么,至于
吗?」

  我悄悄松了口气,不过又怀疑起来,我还没质疑他是不是真的对妈妈下手了
他就主动承认,难道是有诈?

  于是我又说:「只是偷了内裤?」

  「嗯?你什么意思?」路晨眉头一挑。

  「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你不会以为我上了你妈吧?」

  「闭嘴!」路晨平淡的语气仿佛把这件事当成很稀疏平常的一件事一样,我
一下就被激怒了。

  「嘿嘿,那我不说了。」

  「你他妈……」我看着他的表情,居然捏不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真的上
过了?

  不过这欠揍的样子真是……

  想到来之前想好的,不管他是不是真的上了,光他偷了妈妈内裤这一条,再
加上他还打了海无涯,我揍他一顿就没毛病,于是直接捏起拳头就打了过去。

  路晨显然没想到我聊得好好的突然动手,被我一拳打到脸上,直接往后退了
好几步,惨叫一声捂着半边脸。

  我感觉一阵解气,直接冲过去又要打他。

  不过他居然直接一弯腰躲开,然后往我肚子上撞来,我来不及刹车被他撞了
个结实,一下子疼得厉害。

  「你个狗几把还敢还手……」然后我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做过什么了,
火气上来了扑上去就打。

  他也礼尚往来地还手,不过我留了心眼,躲开了大部分攻击,尤其是脸上会
留痕迹的部分,这样不会回去之后被妈妈发现。

  最后我捏着他的手指往后扳制住了他,把他摁在墙上捶了几下,他才求饶。

  「服不服?」我没松手,只是没用那么大力,不过依旧控制着他。

  「服了,服了。」路晨的样子很狼狈,脸上被我抽了好几下,现在已经开始
红了一片了。

  「说!你到底都对我妈做过什么?」

  「就偷了她的内裤,然后加了她的微信调戏过她几次,不过她都没理我……」
路晨语速飞快地说。

  我松了口气,难怪妈妈之前提到路晨的语气那么奇怪,被学生调戏了肯定会
觉得不想提他啊。

  「海无涯的事呢?」

  「是我的错,我跟他开玩笑说两星期之内必能拿下庄老师,结果他就生气了,
要来打我,结果被我给教训了。」

  路晨说的比海无涯更详细,我就说海无涯那么怂的性子怎么会突然跟人动手,
结果是这个贱人说这种话,要是敢在我面前说我特么直接打死他。

  「以后再敢开这种玩笑,我特么……」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他的手指往后扭了
一下,他又是一声惨叫。

  「不敢了,不敢了……」路晨连忙说。

  妈妈的事情完美解决,我又想到这个家伙的其他事,也就是那个张老师的事。

  说起来也讽刺,我以为他上了我妈把他揍了一顿,结果实际上他根本没有上,
反而是我把他的妈妈上了。

  想到这我就有些心虚,不过看他的反应应该是不知道这事的,于是便说:
「以后再敢纠缠我妈妈,我就把你做过的那些事全都抖出去。」

  「……什么事?」路晨一愣。

  「还跟我装傻?你自己干过什么你以为没人知道吗?」我冷笑,「到处勾搭
人妻,自己的亲妈后妈都不放过,说,你现在是不是还对自己老师下手?下药这
种手段都能用出来,我要是报警,你直接就得被拘留知道吗?」

  路晨被我说得一愣一愣的,过了好久才来了一句:「我妈早死了,我爸也没
再婚,我怎么对我亲妈后妈下手啊?而且我最近除了你妈都没打算对其他人下手
啊?」

  我也愣住了,都没计较他又在对我妈不敬。

  「你刚刚都说的啥啊?」路晨又问,「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错你个头,你说你妈死了?」我反应过来,「你妈死了,那张老师是谁?」

  「什么张老师?」

  「张婕。」我看他反应不像做伪,心底升起一丝不妙,「你可不要说你不认
识,我上次亲眼看见你们去开房。」

  「啊……」路晨一下张大嘴怔在哪里,半天没动静。

  我还以为他是谎言被拆穿了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冷笑:「如果我把你和你妈
乱伦还把她搞怀孕害得你妈和你爸离婚的事情抖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亲妈?怀孕?」

  「你还不承认?你自己在网上和别人说的,我这还有聊天记录你要看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路晨突然疯狂大笑起来,吓得我手上都
松开来后退两步,以为他发病了。

  他没有趁机逃跑,而是依旧疯狂大笑着,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趴在地上依
旧在那狂笑。

  不知道为何,他越是这样笑,我越是心中不安,连忙喝问:「你他妈笑什么?!」

  「咳咳咳嘿嘿,哈哈……」路晨半天才缓过劲来,看向我这边,依旧面带笑
意,配上他那被揍过之后滑稽的面庞,看上去格外的诡异。

  「黄潇。」路晨突然抬起一只手,用一根手指指向我,吓了我一跳。

  「你为什么会把张婕当成我妈?」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和自己亲妈做过?」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连自己的后妈都不放过?」

  那是因为,我亲眼看见你和张老师进入宾馆,而且张老师和自己的亲生儿子
有乱伦行为……

  「答案只有一个……」路晨嘴角勾起来,「黄潇,你从最开始就弄错了一个
问题。」

  「那就是……张婕从来就不止和自己的儿子有过不伦行为啊。」

  我心中闪过一道闪电,瞬间豁然开朗,不过我宁愿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路晨爬起来,凑到我面前,说:「我再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你要不要听
听?」

  「……」

  「张婕的前夫姓海哦。」

  「……」

  「你知不知道海无涯为什么一直那么讨厌我却又怕我?」

  「……」

  「当初读初中的时候,他明知道我妈妈死了,还天天和我吹嘘他妈妈多漂亮,
我气不过,就跟他打赌,说三天之内必能拿下他妈妈,他还不信。」

  「……」

  「然后我带他去酒店,当着他的面把他的班主任给操了,还让他也操了一次
帮他破了处,之后跟她说如果让我攻略了他妈,他以后就也有机会天天操他妈了。」

  「别说了……」

  「之后我就把他妈给上了,那个骚逼操起来确实够劲,你有没有试过?」

  「我让你别说了!」

  「他妈之后天天被我操,拍视频给他看,他还一句话不敢说,之后跑过来求
我说让他也上一次,我就丢给他了,然后就是你都知道的故事了,他有没有跟你
说过其实他妈是被别人调教出来的?」

  「我操你妈!」我一拳打过去,不过心乱如麻的我一拳轻松被他接住了,他
反过来在我肚子上来了一拳,我感觉胃里一阵反酸水,差点被他一拳放倒。

  「你刚才说,我已经把我的后妈上了?」路晨凑到我的耳边,用像是恶魔低
语般的语气说,「你要不要再思考一下,这句话其实是什么意思?」

  路晨猛地一推,已经完全懵逼地我被他一把推倒在地上,他看着发呆的我,
不屑地一笑,然后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写了点什么丢到我脸上。

  「这是我的微信,你如果想做点什么的话,就联系我吧,当然,你现在肯定
没心思想这些吧,如果你早点回家说不定还能看到一场好戏呢。」丢下这句话,
路晨转身就走了,直接进了网吧。

  我坐在地上发了半天的呆,才回过神来,路晨说的东西我在刚才听到他说到
他和张老师不是母子的一瞬间就全都想到了。

  我最开始就怀疑过大佬就是海无涯了,毕竟他所说的内容和他实在是太相似
了,不过我的内心深处一直不愿意去更深地思考这个想法,在看见路晨和张老师
进宾馆后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从根本否定掉了这个猜想。

  也不管这个新的猜想是多么的漏洞百出,从我那永不改变的噩梦主角就能看
出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所倾向的猜想。

  现在事情几乎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唯一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他和妈妈究竟
已经发展到哪一个地步了,不过按他之前说的「已经把后妈得手了」,至少妈妈
已经失身过一次了……

  路晨说如果现在回家还能看见一场好戏……

  我从地上爬起来,掏出手机,想到海无涯之前说晚上回去之前给他发个短信。

  原来如此,让我给他报信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还笑得出来。

  我现在该怎么做?直接跑回家,开门,然后说不定直接捉奸在床,当场摊牌?

  还是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之前思考的解决方案都是在「大佬等于路晨」这个前提假设下的,现在这些
解决方案直接就能扫进垃圾堆了。

  海无涯和妈妈是法律上的母子关系,虽说在海叔去世后,妈妈是可以选择放
弃抚养海无涯,将其送给海无涯老家的亲属抚养,但是以妈妈的性格是不可能做
出这种事的,从现在妈妈对他比对我还上心就能看出来。

  毕竟比起我,海无涯可以说是父母都不在了(在妈妈的理解中)。

  也因此,如果我选择摊牌,妈妈要么选择放弃抚养海无涯,要么当无事发生
过,而且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尴尬。

  而妈妈大概率不会选第一个,那么就是选第二个?

  当做无事发生,从此大家都不再提这件事,然后憋在心里,三个人之间都互
相尴尬且这种尴尬会持续特别特别久。

  那我还不如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偷偷帮助妈妈摆脱海无涯的魔爪呢。

  想通这些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家门口,手握在门把上了。

  回来的比预想的要早不少,我原以为可能要等很久等到路晨吃完饭去网吧,
然后再堵他找他问清楚,打一顿,说狠话,才会回来。

  而现在距离放学也没过去多久,按照我的借口,现在应该还正在李佑佳家吃
饭。

  如果直接推门,说不定真能正好看见妈妈和海无涯正在做些什么。

  我后退两步,远离了这扇门。

  推或者不推,就决定了我最后的选择。

  最后我选择了先不推。

  并不代表我真的就不会推了,即便我现在不推,我早晚也会推的。

  只不过或许不是抓当场,而是和海无涯摊牌。

  在背着妈妈的情况下和海无涯摊牌,将这件事解决掉,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反正我和海无涯的关系本来就够尴尬的了,再变得更尴尬也没有什么所谓了。

  想通这其中的关键后,我直接转身到了楼梯间躲起来。

  等个十几分钟,再和海无涯发短信,给他们留够「收拾现场」的时间,再进
去。

  我自己都感觉这个行为简直贱透了。

  自己的妈妈和其他人在里面做爱,我在门口等着,像条看门狗一样。

  肚子这时候咕咕地叫了起来,我才想起来我都还没来得及吃饭的。

  可是我现在都完全没有心思去吃饭了,直接掏出手机发了条「我马上回来」
的短信给海无涯。

  没听见门后有什么动静,我又等了几分钟,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妈妈正在收拾餐桌,刚刚吃完晚饭的样子。

  海无涯已经进房间写作业了。

  看见我回来,妈妈还笑着问我怎么这么快。

  放学到现在也只有大半个小时的样子,算上做饭吃饭的时间,她们应该并没
有时间做其他事情,除非……同时做两件事。

  我心中一动,凑上去抢着帮妈妈收拾餐桌,端起盘子进了厨房,然后眼睛往
垃圾桶瞟去。

  垃圾桶里有一些看上去炒过的青菜……

  我呼吸一滞,妈妈这时候也跟了进来,见我眼睛看着垃圾桶,解释说:「刚
才炒菜的时候不小心火调大炒糊了就倒掉了……」

  我几乎当场晕厥,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强撑着回到房间,海无涯有些紧张地问我:「怎么样?」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路晨。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好像有些慌张,是担心我会从路晨口中知道什么吗?

  路晨对海无涯非常的了解,在掌握同样的信息后他甚至比我还要早就意识到
海无涯已经对妈妈下手了。

  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不要和他直接摊牌,于是先敷衍地说:「把他揍了一顿,
也没很能打,我把他打得只会喊饶命了。」

  「干得好,这种人就是欠揍!」海无涯明显松了口气。

  我呵呵笑了一下,心想你好意思说别人。

  在理解了现有情况后,我反而没有那么生气了,虽然还是恨不得掐死面前这
个家伙,但是从结论上来说,我也上了他的妈妈不是么。

  而且他的妈妈还是被路晨调教过的,真要说起来,他比我还要惨。

  结果论的话,我俩算是极限一换一了。

  不过人总是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我依然还是想让海无涯受到教训。

  洗澡的时候我强行拖到最后一个才洗,进去之后,打开龙头放着水,然后我
就去翻看两人脱下来的衣服。

  除开让我感到恶心的压在妈妈衣服上的海无涯衣服,底下妈妈的衣服一共有:
白色衬衫一件,蓝色胸罩一件,肉色丝袜一条。

  又翻找了一下,没有找到妈妈的内裤。

  顺便,那条让我恶心的海无涯的内裤上有虽然我不想去看但是忽略不掉的精
斑。

  啧。

  大半夜我被饿醒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今天路晨给我的纸条。

  当时我没有把它丢掉,而是收起来带回来了,结果直接忘了这回事。

  那是一个手机号,他说是微信。

  我加了过去,结果他居然秒通过了。

  「庄老师的绿帽儿子?」他一句话就把我惹恼了。

  「你找死?」

  我捏紧了拳头,这个逼是真的欠揍,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揍他一次。

  「看来没错,真是搞笑,我又没说错,你生什么气?」

  我还没来得及和他继续争辩,他就又说:「你想报复海无涯么?」

  我一下子不生气了,问道:「你有想法?」

  「我可以帮你啊,他上次还敢跟我动手,我可还记着呢。」

  我看你好好的,反而是他受了伤,你居然还记仇。

  「你打算怎么做?」

  「不是我怎么做,是你怎么做。」路晨发了个摇手指的表情,「你应该也不
想把事情闹大,不然就你之前所谓的那些证据就能把他弄死了。」

  没错,他和张老师乱伦,还勾搭其他人妻,别的不说,少管所应该跑不了的。

  「所以说,还不如趁机威胁他,你应该也想和你妈做爱吧。」

  我猛地把手机屏幕关掉,虽然周围黑漆漆的,寂静无声,我一个人坐在客厅
的沙发上,但是我还是非常地心虚。

  路晨的话简直一下子揭开了我所有的面具,让我肮脏的想法一下子暴露在阳
光下。

  再次打开屏幕,他已经发了一大堆文字过来了。

  「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推荐你进入我们的绿母同好会。」

  「所谓绿母同好会,里面的会员都是绿母爱好者,里面的人基本都是自己妈
妈被绿过的人。」

  「入会的规矩就是提供自己妈妈被绿的证据,然后就可以选择成为一名绿母
者或者被绿者。」

  「海无涯曾经也是一名绿母者,不过没有按照规定在一个月内没有成功攻略
一位人母,被强制清退为被绿者,他却拒绝并且强行退群,所以他被群主惩罚,
将他提供的他妈妈被绿的证据发给了他的爸爸。」

  「所以他爸和他妈离婚了,之后他就处处和我们同好会作对,我们也一直试
图继续报复他,现在你和我们拥有同样的目的。」

  我看着路晨的话,才知道原来海叔和张老师离婚背后还有这么多的内情。

  海无涯当初被路晨绿了之后应该也是被他给拉进了这个所谓的绿母同好会,
结果反而害得自己家破了。

  很显然,这个绿母同好会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

  「其实想保持绿母者的身份很简单,一个月内攻略一个人母也并不难,更何
况群里还有一堆被绿者等着献上自己的母亲呢,海无涯当初根本就是一颗心都在
自己妈妈身上,对其他女人都不感兴趣,才会出现这种后果的。」路晨又说。

  我的心微微一跳,这个意思就是说加了群之后就可以很轻易地上到各种各样
的人母么?

  「而且绿母者会有群主一对一教学,即便是想学着攻略素人人妻也一点都不
难。」

  「可是我并没有实际的被绿了的证据。」我这么说就代表我同意加入这个绿
母同好会了。

  「这个简单,我可以给你个好东西。」

  说完这句话,路晨就再没回应了,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也不回。

  我又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总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

  第二天,妈妈和海无涯大早上地就起来了,我也没有赖床,早早爬了起来。

  我连续两天的早起弄得妈妈都有些惊讶,海无涯则是依旧阴沉着脸。

  如果是平常我或许不会在意,但是在知道了真相后我就自动将他的表情解读
成了「好事被破坏」的意思。

  「你自己在家写作业哦,不要偷偷一个人在家玩,听到没有。」妈妈临走前
笑着对我说。

  妈妈最近的气色似乎确实好了不少,笑容也变多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被
男人滋润了」的原因。

  「好……」我目送两人出门,打开手机,给路晨发了个微信:「他们走了。」

  没多久,路晨就来敲门了。

  我起身去打开门,他站在门口,笑嘻嘻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昨天被我打过。

  「一笑泯恩仇了好吧,你放心,既然大家都要成为统一战线的兄弟,我不会
再打你妈妈的主意了,而且以群主交给你的本事,你以后一定可以把你妈妈从海
无涯手中抢过来的,咱们同好会里的几个元老绿母者可都是后宫王,现在保持联
系的人妻都是人均十几个的。」

  「你说的东西呢?」我懒得听他的画饼,直截了当地问。

  他从背后的书包里掏出一个盒子交给我,然后和我道别后离开了。

  我打开盒子,里面是几个黑色的小摄像头,如果不是有个镜头的形状我甚至
不知道这是摄像头。

  传说中的针孔摄像头?

  里边还有说明书,原来还是联网的,可以自动上传到云端,而且超长待机,
红外线识别,有人的时候才会开启拍摄。

  (偷偷吐槽一下,现实中大概没有这种高科技吧,可是如果要插电源的话实
在太容易暴露了,无法理解那种偷拍流绿帽小说到底是怎么实现的……)

  「每天拍摄到的内容会上传到这个云盘,你到时候自己去网上下载看看吧~ 」
路晨在说明书上手写着。

  确实,这是最直观的方法了。

  不过,我们家没有WiFi啊。

  给路晨发了微信,他发了个无语的表情,然后说他会想办法,让我先装好摄
像头。

  我在客厅,我和海无涯的房间,妈妈房间和厨房都装上了摄像头。

  最后还剩了一个摄像头,我想了想,给藏在了厕所,这个摄像头自带吸盘,
而且很小,装在厕所天花板的角落居然都看不见。

  下午,又是等妈妈她们一走,路晨就过来了,给了我一个很奇怪的装置,看
上去有点像路由器,他说这是移动路由器,插手机卡的。

  我给藏在了我房间的床底下,平常妈妈应该打扫卫生也不会打扫到这里,还
是挺安全的。

  然后我打开手机实验了一下,下载了路晨给的APP ,是个类似云盘的东西,
然后绑定了这几个摄像头的编码,看到客厅里的已经有了一个视频了,点开一看,
正好对着玩手机的我在拍摄。

  网已经撒开了,接下来的,就只等鱼儿上钩了么……

              (未完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她不是我妈!】(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