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媚鬼】第二十四章 肉臀师娘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37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作者:沉木
2020年/12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7500
            第二十四章 肉臀师娘

  昨夜与师娘缠绵一宿,腰酸背疼的我睡得正酣,「咚咚咚」的敲门声将我惊
醒,只听屋外有人说道:「都尉有请二位去议事厅商量要事。」

  看来是个传话的土匪,我应了一句,「知道了,一会就来。」

  师娘也醒了,坐在床上后弓起柔软的胴体伸了个懒腰,胸前两团高耸巨乳将
小巧束身的肚兜几欲撑破,但听「啪」地一声,肚兜的系带断开,雪白诱人的乳
肉乍现,师娘连忙捂住胸口即将脱落的肚兜,似少女一般羞得脸蛋通红。

  我见骆雯艳还未醒,便坏笑着对师娘说道:「嘿嘿,又不是没见过,干嘛遮
住呀。」

  师娘白了我一眼,「你个小色鬼,不许笑,快些给我出去,师娘要换衣服了。」

  「不如我帮师娘换吧。」

  师娘噗嗤媚笑,随手抓了个枕头朝我扔来,「没脸没皮,还不快滚!」

  「竟然敢凶我,看我晚上如何折磨你~ 」

  调戏师娘一番后我便出了屋子,后来听到骆雯艳也醒了,洗漱一番后我们三
人便去了议事厅,恶童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坐在虎皮太师椅上,屋里还有几位管
事的土匪,芯瑶早已坐在一旁,她用茶盏盖轻轻拨动着茶水,并未看我和师娘,
倒是瞥了一眼师娘身后的骆雯艳。

  当我和师娘就坐之后,恶童便开口说道:「芯瑶姐姐的伤势已经恢复如初,
本都尉已召集寨中三百余名弟兄静候在外,即刻便可出发,不知鸾姐姐意下如何?」

  师娘说道:「多谢都尉仗义相助,只不过姐姐有个不情之请,还望萧都尉能
够答应。」

  恶童见师娘对她礼貌有加,一副得意的神态说道:「什么事?本都尉能办到
的一定帮你兑现。」

  师娘牵起骆雯艳手,「我和这小妹妹一见如故,她与李二申又是同乡之人,
不知能不能放她还乡。」

  恶童望着师娘迟疑了一会,随后又去观察芯瑶的脸色,见芯瑶只是抿了口茶
水,并未答话,便吞吞吐吐的回道:「哦……这个……恐怕……」

  芯瑶碎了一口,吐出一根茶叶梗,恶童见状立马正色说道:「这,这小事一
桩,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鸾姐姐尽管带她走便是,不会有人阻拦的。」

  师娘笑道:「哪便多谢萧都尉了~ 」

  骆雯艳从进屋后就一直低垂着头,不敢望恶童一眼,当听到恶童答应放她走
后便「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叩谢,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毕竟那恶童可是杀她
全家的仇人。

  恶童自然是大显恩德,之后又吩咐了一些闲杂琐事,随后我们一同便出了山
寨,寨门前三百余名土匪列成方阵已整装待发,只剩下十余老弱病残留守山寨。

  恶童骑着一匹白狼在最前方开路,芯瑶看起来对师娘满怀怨气,也不和我们
答话,独自和几名男子乘上了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遮得严严实实,慢悠悠地落
在队伍的最后方。而我和师娘还有骆雯艳三人乘上了另外一辆马车,沿途不时听
到惨绝人寰之声,这群土匪当真无恶不作,过往的行人无一活口,尸体就般扔在
道路边任其腐烂。

  在行过近百里路后,天已至黄昏,到了通往青岳镇的官道上,由于去绿漪娘
娘的路不需要从镇上经过,我们便停下了马车,我生怕还会有土匪找骆雯艳麻烦,
便和师娘一同陪在她左右。

  当骆雯艳看到青岳镇就在眼前,她激动得提起裙摆拔腿就跑,我本想给她些
银两,问清她家住何处,以后也好有个寻访,可即便她踉跄跌倒在地,也不曾回
头再望我一眼,凝望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只叹人心凉薄,怕是以后都不会相见了
吧。

  我失落地回到了马车上,没有了外人在身旁,我和师娘也不再那么拘谨,她
紧挨我坐下,我立刻扑入她的怀里,将头枕在她软绵绵的大腿上,任由她轻轻抚
弄我的发丝,宁神闭目享受她指尖的温柔,落寞的心渐渐平复。

  大约又行了半个多时辰,接下来的山路只能徒步而行,下了马车后瞧见芯瑶
独身一人,之前与她随行的几名男子皆不见踪影,她的脸蛋红润,眉目含春,嘴
角尚留一丝猩红血迹,一时风吹树摇,叶落不止,车帘也随之晃动,我好奇地偷
瞄了她身后马车一眼,只见车内横卧数具干尸,惨状不忍直视,想必是在随行之
时被芯瑶吸干了精元,怪不得她的马车行在最后方,原来是为了方便采补这些男
人。

  三百余名土匪顺着崎岖的羊肠小道弯旋成长长的队伍,土匪们个个装备精良,
甚至还准备了大型弩车器械,看这架势就像是要去攻城掠地。

  当我们来到绿漪娘娘所在的山头时已经天色大黑,不过距离子时还有个把时
辰,土匪们也不闲着,提前将数具大型弩车埋伏在一个个小山丘上,拳头粗的追
魂铁箭已全部上弦,箭头皆瞄准了绿漪娘娘将要现身之处,其余的土匪也都隐匿
了起来,无数把弓弩随时准备乱箭齐发。

  芯瑶说道:「待会哪老妖婆一现身便直接偷袭一轮,打她个措手不及。」

  恶童摸着下巴说道:「我看可以,不过我可先说好,擒住这仙女后得留给我
做压寨夫人,不然白瞎了我这么多兄弟。」

  芯瑶呵呵冷笑,并未答话。

  师娘说道:「可是万一她死了怎么办,申伢子的咒还没解呢。」

  芯瑶回道:「她可没这么容易死,如若她真死了,这咒应该也就解了。」

  恶童说道:「芯瑶姐说得没错,上回与她恶斗险些丧命,下手狠一点是绝对
有必要的,不过能生擒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嘿嘿。」

  他们的对话我几乎插不上嘴,也许是师娘觉得有愧于芯瑶,便没再强辩,不
过芯瑶定是想弄死绿漪的,她本就不想解我的咒,只是碍于师娘的求助才来帮忙,
而身为芯瑶马前卒的恶童,自然是垂涎绿漪的美色,他才不关心我的死活。

  子时一到,只见一道绿光倏然从崖底飞升,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所处之地已
腾起黑色浓雾,但听阵阵幽怨哀嚎之声从地底传来,无数黑色鬼手破土而出,所
有人的双腿皆被一只只鬼手牢牢擒住,就连师娘和芯瑶也陷入困境之中无法脱身,
而唯独我没有受这些鬼手的袭击。

  芯瑶焦急地唤道:「不好,我们陷入了这妖婆的阵法,看来此地早已被她设
下埋伏。」

  师娘额前冷汗直冒,说道:「这阵法好生厉害,我也一时脱不了身,如今双
腿已被束缚,只能留在原地强行运功御敌了。」

  恶童咬牙切齿地说道:「他娘的,还没过招就要全军覆没了吗?」

  绿漪娘娘飞在空中银铃长笑,任由土匪们如何挣扎亦是徒劳无功,乱了阵脚
的土匪们不待恶童指挥,手里的弩弓对着绿漪娘娘胡乱急射,可越是射不中便越
绝望,不少人开始破口大骂,也不少贪生怕死之辈已经开始求饶,绿漪娘娘皆无
视他们的存在,缓缓飞至我身旁柔声说道:「不愧是我的好徒儿,竟为为师送来
这么多献祭之人,真不知该如何奖励你才好。」

  说话间她的眼神柔媚无比,绕在我的身前飘旋时飘出一股淡淡的香味,几条
浮空飘荡的丝带拂过我的脸庞,临走游离之际纤纤玉指在我脸庞滑过。

  土匪们闻言便对我大声唾骂,看来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了帮凶。

  只见绿漪娘娘脸色骤变,充满杀意的目光扫向众人,最后视线停留在师娘和
芯瑶身上,运起一招鬼火飞天,势必要取师娘性命。而此刻师娘被脚下的鬼手抓
得动弹不得,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快步挡在师娘身前说道:「还望大仙高抬贵
手,不要伤了我师娘。」

  「师娘?徒儿,你怕是被这妖精蒙蔽了心智,速速退开,让本仙除去这祸害。」

  「不,师娘多次救我于危难之中,今日也是为我而来,如果她因此命丧于此,
我便将这条贱命还给她。」

  「喔~ 这么说来你俩还互生情愫了?咯咯咯……可笑至极,莫不是你贪恋她
的肉体?为师日后给徒儿寻几个更好的女子便是,你可别着了这妖物的道。」

  「并非如此,我是真心喜欢她,求大仙放过她吧。」

  「你!」

  绿漪娘娘闻言手中鬼火的光芒反而更甚,缭乱的鬼火咧咧作响,充满杀意的
眼神死死盯着师娘,看样子随时准备飞扑而来,而最终光芒在她手中熄灭了,她
叹气说道:「也罢,本仙要你这妖物的精元没有任何意义,不过今日放过了你们,
你们也得答应本仙一件事情。」

  芯瑶问道:「何事?」

  「这件事对你们来说并不困难,去陆府把林紫茵哪丫头带到本仙这儿来便可
以了。」

  师娘疑惑地问道:「这是为何?」

  「怎么?将死之人还有资格询问本仙原由?」

  恶童连忙接话说道:「大仙莫要动怒,我等答应便是,只求大仙放过我们,
我等这就带着弟兄们下山去寻哪林紫茵。」

  顿时我心中窃喜,这么说大仙是为了答谢我还要帮我把林紫茵球出来吗,这
实在太好了。

  绿漪娘娘说道:「嗯,你们听话便好,本仙还要送你们一些钱财,想必你们
不会拒绝吧?」

  恶童笑嘻嘻地说道:「只是去抓个人而已,大仙不必如此……」

  恶童还未说完,只见绿漪娘娘玉指一挥,一大堆金灿灿的元宝凭空堆积在了
众人眼前,足堆积堆成了一人多高的小山丘,吓得恶童都结巴了,硬生生把后面
的话语给咽了回去。

  众多土匪亦是惊呼不已,只恨双腿还被阵法给束缚住,不然早就扑到这堆金
子里头了。

  绿漪娘娘又说道:「只不过么,你们每人都得献出十年阴寿,十年阳寿,本
仙也不强求,不知尔等可愿意否?」

  这些土匪多半皆亡命之徒,尽是些见钱眼开之辈,活了今日便没有明日,即
便听清楚了绿漪娘娘的说词也义无反顾地接受她的要求,再说若是不答应她只怕
也会被无情抹杀,如今得了钱财还能活命,岂不美哉,众人想都不想皆口口应承。

  「那好,尔等姓谁名谁?可是当真自愿奉献十年阴寿,十年阳寿于本仙,一
同齐声道来!」

  震耳欲聋之声响彻山谷,土匪们齐声喝起,「我荆于,我荀力,我李……自
愿奉献十年阴寿,十年阳寿给绿漪娘娘。」

  刹那间,三百余道绿光从土匪们各自的头顶飞升,全部汇集于绿漪娘娘的掌
心之中,虽然这时有不少的杂乱之音,但我清晰地听道她激动的细声轻吟,「终
于集齐了,只差最后一步了。」

  土匪们脚下的鬼手全都缩回了泥土里,立马呈现出一片欢声雀跃之声,纷纷
涌向那堆一人多高的金元宝,哄抢之风连恶童也控制不住。

  我见师娘和芯瑶依旧被鬼手困住,绿漪娘娘看我这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便飘
然飞下,她二指朝我额头一点,然后说道:「本仙已解了徒儿的咒术,不过么本
仙可不信任这两只妖精,本仙要在你们身上下咒,你们可同意否?」

  师娘冷冷笑道:「来吧,只是事成之后我不管你解不解咒都不会再听命与你。」

  绿漪娘娘笑道:「放心好了,事成之后咒术自会消失,到时候也用不着本仙
解咒了,咯咯。」

  言罢绿漪娘娘突然将我抱入怀中,就这般当着众人的面好一阵激吻,我被吻
得不知所以然,更甚的是她故意将娇嫩的舌头滑入我的嘴里,粘满唾液的舌头往
我唇齿间肆意搅动,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分开我的唇,唇分之际彼此的唇间拉出
数条晶莹剔透粘稠的唾液丝,我顿时愣住了。

  绿漪娘娘呵呵笑道:「咒术只能通过本仙的体液下咒,你去吻她俩吧,将本
仙的体液赐予她们,这样本仙才能催动咒术。」

  「啊?」

  我这才回想起来,当初绿漪娘娘吻我竟然是为了给我下咒术,这师娘我自然
是想亲就亲的,可是芯瑶恨我入骨,我还真不好去亲她。

  绿漪娘娘见我犹豫不决,便笑着说道:「怎么?难道还想让本仙去亲这两只
妖物不成?」

  听绿漪娘娘这么一说我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先是走去师娘跟前,习惯性地
抱住她丰腴的娇躯,踮起脚尖与她的红唇亲吻,师娘倾斜着头立马吸吮我迎来的
嘴唇,只是碍于外人太多我不好太过贪恋她的红唇,只好默默分开了。

  当走到芯瑶跟前时我强作镇定,见她神情漠然,脸色从容,也没对我说什么,
我也不敢去抱她,垫着脚尖将嘴唇凑到她的唇前,我的心竟然开始扑通扑通跳个
不停,比亲师娘时要紧张得多,撅起嘴唇如蜻蜓点水一般吻了她一下便分开了。

  绿漪娘娘笑道:「徒儿,你认为就这样能够将我的体液赐予……」

  绿漪娘娘的话还未说完,我的身体猛然被芯瑶提起,她如同抓猎物一般将我
的胸口牢牢捏住,我被她抓得脚尖都已脱离地面,她的樱唇紧紧地嗍住的嘴巴,
我的头只得高高后仰,一条湿漉的小舌钻入我的口腔里,这条小舌灵活异常,舌
尖叉开将我的舌头翻转缠绕,之后在缠绕的同时竟然还能够不断滑伸,滑溜溜的
舒爽感逐渐灌满了我的整个口腔,分叉的舌尖还在不断往我的喉咙探索,挤得我
的喉咙几欲无法呼吸,而就在我无法呼吸之时舌头又整个缩了回去,我顿时感到
口中空虚,然而这滑溜蛇舌再次去而复返,又一次灌满了我的整个口腔,无论是
舌苔舌背,还是唇齿之间都被她灵巧的舌头抵死厮磨。

  我的肉根在裤头里逐渐勃起,隔着她的薄纱丝裙顶触到了她腹下的股沟,突
然回想起上回与她肉体交媾的一幕,不禁马眼处溢出一丝淫液。虽然我现在还是
有些畏惧她,但是她的肉体却让人久久无法忘怀。

  与芯瑶亲吻的确很舒服,但同时也感觉到头脑开始逐渐缺氧,恍恍惚惚间只
听师娘连唤数声,「芯瑶,芯瑶,芯瑶够了,他会死的。」

  我的身体被师娘强行与芯瑶分开,一条嫩红长而尖的蛇舌从我的喉咙里抽离
而出,连带甩出一大股唾液,看得我惊心动魄。

  绿意娘娘不知何时已经走了,束缚她俩的鬼手也早已消散,我大口喘着粗气,
师娘温柔地轻抚我的后背,我愈发觉得芯瑶这蛇妖恐怖如斯,可我又愈发想要品
尝她的肉体,如此矛盾的心理连自己都不知为何。

  土匪们将弩车器械丢弃在原地,一个个都脱了上衣光着膀子,用脱下来的衣
物包裹着金元宝扛在肩上,在恶童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离开了此地。

  而我想看看师父是否回家了,所以并未同土匪们一路,只是相约三日之后在
县城汇合。

  本以为只有师娘陪我一同回去,谁知芯瑶也跟了过来,刚才销魂一吻差点连
小命都没了,看她依旧一副面无表情高冷模样,烟杆轻捏,兰指高翘,时不时檀
口轻嘬,吐出的烟雾缭乱了她的发梢,却也风情万种,惊艳绝伦。

  回到家后依然不见师父的身影,不过芯瑶不像之前那般干预我和师娘了,她
自己寻了间空房便歇息去了,难道是因为今晚我护在师娘身前的缘故而对我有所
改观吗?我不禁心中暗自窃喜,看来今晚终于可以搂着师娘丰腴的胴体睡个好觉
了,在山寨的这几日我可都是自个睡的板凳,每天起来腰酸背痛。

  「师娘,你帮我检查看看咒术是不是真的消失了?」

  「不用看,的确是没有了。」

  「你连看都没看,怎就知没有。」

  师娘正跪在床上换被褥,由于好些天没回家了,被褥上已有不少灰尘,当师
娘回头望我之时我早已把衣物脱了个精光,肉根高高挺立在胯下,自从和芯瑶亲
嘴后肉根就一直这么挺着,哪怕这一路走回家都未曾疲软下来,肉根在裤头里实
在憋得难受,现如今只有我和师娘二人,我自然是显露好色男儿的野性。

  师娘白了我一眼,笑道:「急什么,夜还长着呢,待我把被褥换好了,随你
这小色鬼怎么弄~ 」

  听师娘这么一说我哪里还忍得住,特别是从后面看到她撅起来的两团圆乎乎
的大肉腚,裙子被后臀拉扯得紧实,圆鼓的臀肉显得美妇韵味十足,透过后臀的
薄纱裙隐约看到曲线形的股沟,随着她铺床的动作肉臀在我眼前摇摆不定,这不
就是诱我去肏她吗。

  欲火焚身的我再也强忍不住,猛然向前大迈两步,从后方抱住了她的后臀,
一把掀开遮臀的纱裙,粗鲁地将她的贴身渎裤扒至腿间,立马飘出一股淫糜的腥
味,她的穴儿竟然早已湿透,两侧长圆形的大阴唇饱满肥厚,紧密并拢在一起鼓
得像个蒸透了的大白馒头,中间一道狭长的粉嫩肉缝油光反亮,阴唇边少许稀疏
阴毛已被溢出的淫汁卷湿。

  我握住滚烫如铁杵的肉根,轻而易举刨开了肥厚的阴唇,肏入了粉嫩狭窄的
唇缝里,顿时暖烘烘的湿滑腻肉紧密地包裹住了我硕壮的肉根。

  师娘柔声娇嗔:「呀~ 申伢子~ 你好坏~ 等人家换完被褥再肏嘛~ 啊~ 」

  我一边缓缓抽送肉根一边哆嗦地说道:「可是,师娘的小穴都湿透了,怕是
早就等不及了吧。」

  「喔~ 还不都是你的错~ 」

  「怎能怪我了?」

  「谁让你在师娘面前和别的女人亲嘴了……」

  「难道我和别的女人亲嘴师娘也会兴奋吗?」

  「师娘是嫉妒~ 一嫉妒便想快些占有你~ 啊嗯~ 想着想着~ 嗯~ 腿心儿便湿
了~ 」

  没曾想师娘竟和我一样早已性欲勃发,若不是回家这一路都有芯瑶跟着,我
俩只怕早已在荒郊野地颠鸾倒凤了。

  师娘也不管换到一半的被褥了,狗趴式的伏跪在床沿,尽情享受被我肏弄的
快感,高高撅起蜜桃形的肥臀,默契地配合着我的抽耸,每当我向前顶去,她便
会将肥臀往后迎送,让我的肉根能够完全陷入她的肥臀里,整根挤入紧窄的骚穴
内,令粗大的龟头去戳弄她肉膣深处瘙痒的媚肉,当我往后抽时她又会收缩肉腔,
将我的肉根狠狠缠住,生怕会脱离她的蜜壶。

  而随着我越耸越快,木床开始吱吖吱吖作响,她的肉臀也越撅越高,被我肏
得打乱了她迎合的节凑,玉指胡乱抓扯床单,雪白的臀肉被撞得晃晃悠悠,及腰
长发缭乱散开,嘴里含糊不清娇喘不已。

  「啊啊啊,慢~ 慢点儿……太,太深了~ 你是要~ 要插死师娘么~ 」

  从后面肏师娘果然畅快,软绵绵的肉臀从各个方向挤压着肏入蜜穴里的肉根,
如膏如脂如腴的媚肉层层叠叠拱挤而来,不过才美美抽插数十记,这要人命的美
臀害我差点泄了阳精,我只得止住动作深深呼吸。

  师娘见我没了动静又饥渴难耐地扭动肥臀,浑圆酥滑的肉臀密密实实贴住我
小腹磨蹭,娇滴滴地说道:「怎么停下来了~ 师娘的穴里头好酸哩~ 再给师娘磨
磨~ 」

  我咬牙强忍,「啊~ 别,别动,等,等一会。」

  师娘可不听我的话,扭腰磨臀的销魂劲儿别提有多么浪骚,如同久旱逢甘露
的少妇一般无情地缠磨着我的肉屌,势必要将其榨出汁来,挤出水来。

  我实在受不住师娘这般折磨,欲将肉根抽离她的体内,谁知她臀后一条毛绒
绒的尾巴缠住了我腰身,娇嗔说道:「不许拔出来~ 乖乖地塞满师娘的身体,不
然师娘可要生气了~ 」

  「知,知道了~ 师娘~ 嗯~ 慢,慢一点儿~ 唔~ 」

  师娘弄得我不禁哀声求饶,可我心里又舒服得不行,事与愿违的耸动腰身,
濒临在高潮边缘的我只好使劲掐自己的大腿,艰难地享受着欲仙欲死的快感。

  师娘见我这副模样噗嗤媚笑,她撑起了身子反手勾住我后颈,凑来粉嫩的香
舌与我舌舔,同时「啪啪」的肉臀撞击声依旧响个不停。

  我隔着衣物便抓住了她丰满的乳瓜,每每肆意揉捏乳瓜之时,塞入她蜜壶内
的肉根便会用力往深处顶去,顶得她的肉臀抖颤不已,无数滴滴汗水滚落,媚呼
娇喘之声不绝于耳。

  「噢……就是哪儿~ 戳到子宫里了~ 再使劲多磨几下子,就快~ 就快丢了~ 」

  为了与师娘一同达到高潮,我憋足了满腹兽欲,赤足踏上床沿,抱住她肥硕
的后臀趴伏在她的背上,姿势犹如野狗交媾一般,狠狠抓住她胸前一对乳球,奋
力狂肏她腔膣深处媚肉。

  极度的刺激让人几欲发狂,不知猛耸狠插了多少下,直至她的花穴与我的肉
根同时剧烈痉挛,激射而出的精液相互融汇,彼此交媾之处淫水四溢,扑哧扑哧
地滴落在床,被褥被弄得一片狼藉,最终我感到腿脚酸软倒了在床上。

  师娘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温柔的说道:「你先睡吧,师娘烧水洗澡去了
~ 」

  我眯着眼睛,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般赤裸着身体沉睡过去。

  似乎我也没睡多久,便感觉到有人在亲吻我的嘴唇,师娘怎么这么快就又发
情了。可我都懒得动弹了,闭着眼睛任由她亲吻,直到那条滑溜的舌头钻入我的
口腔里,哪条舌头竟然在我口中分叉了,我惊慌地猛然睁开双目,果然是芯瑶这
蛇妖。

  师娘此刻并不在屋内,只怕在还洗澡呢。

  芯瑶分开了我的唇,一条长而尖的蛇舌如嗍面条一般收了回去,眯着勾魂般
狭长的丹凤眼,妩媚至极地说道:「你吵到我了~ 该受罚~ 」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妖色媚鬼】第二十四章 肉臀师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