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性冷淡的妻子竟然曾是乡村恶霸的性奴炮友】(第二章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42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作者:xiaoxin3357
2021年1月5日 首发于sis001
字数:11712

*********************************************************
  老鸽子周更了你害不害怕,果然不给自己下限制写起来还是顺畅的多

  上一章提到的漫画,其实不用担心做漫画会额外消耗更多的时间,其实是和
小说互补的,漫画里的剧情也会在小说里出现,虽然细节上可能有变化,但大致
是相同的。

  也就是说,写图文小说一样要搭建那些场景,摆姿势选服装等等,前期的准
备工作是一样的,只是漫画要比图文小说多截几个角度的图,用来做对话,漫画
不会把小说里的所有剧情全囊括进去,应该只会挑一些精华的肉戏剧情。

  目前只做了三四套,问了一下版主,以后应该会发到【图片鉴赏区】的动漫
版块里。

  就这样,大家记得点点红心,最后求一下刘静雅的艺名(类似于苏晴叫骚晴)
的这种,想给刘静雅起个这种名字,一时间还没决定好,需要注意的是这个名是
被两个乡下民工喊的,所以像「雅奴」这种太文艺肯定不行,要低俗一点的。
*********************************************************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一瞬间,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酸痛的不行,而且脑子昏
沉沉的,十分难受,我闭着眼睛缓了好一阵,才勉强从炕上坐了起来。

  「呼…这是我家…。?我昨天………。」

  我抬着有些酸痛的手捏了捏额头,开口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昨天…遇到丁勇和丁来志…然后和他们喝了点酒,然后…。。」

  想到这,我开始一点点回忆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昨天在酒局里得知,丁勇和
丁来志在上学的时候,两个人竟然都跟我的老婆刘静雅上过床,甚至让我老婆怀
过孕。

  而我听到这件事之后,心中窝火忍不住多喝了几杯,然后醉倒了,不过现在
从自己家炕上醒来,大概是醉酒之后被他们送回来了。

  我睁开眼四处看了看,发现我的老婆并没有在屋子里,这让我忍不住松了口
气。

  突然间听到这种消息,不得不说让我对自己的老婆的形象有些幻灭,毕竟静
雅在我心里一直是清纯又温柔的样子,没想到年轻的时候竟然会跟丁勇和丁来志
这种混混乱搞。

  但想到求婚时,静雅已经告诉过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和人上床后有避孕
措施导致怀孕,最后打胎影响了生育,这些我都是知道的。

  可此时再听到还是忍不住十分恼火,也许原因是因为,求婚时我以为静雅是
上学时跟哪个帅哥正常的谈恋爱同居后怀孕的,这样可能让我没那么强的挫败感。

  但没想到让静雅怀孕的竟然是小时候一直欺负我,让我十分厌恶的丁勇和丁
来志,而且按他们的说法,静雅还做了两个人的炮友,被两个人随意玩弄。

  (「呼…这些事都过去了…不要再多想了,丁诚!求婚的时候你可是信誓旦
旦的说过不在乎静雅的过去,现在还矫情什么,对,不管过去怎么样,静雅都嫁
给我了,而且我很爱静雅,静雅也很爱我,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我深呼吸了几下,心中半安慰半催眠着自己,十多秒后,我忍着身上的酸痛
挣扎着下了床,而这时,静雅端着一碗粥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醒啦,昨天怎么喝那么多酒,我给你熬了碗粥,快趁热喝了吧。」

  「老婆…。」

  「嗯?怎么了?」

  静雅没有回头,应了我一声后,端着粥放到了炕旁边的小桌子上。

  「老婆你真好。」

  听到这句话,静雅的反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平时我说这种情话,如果她心
情好,都会露出温柔的笑容看着我然后给我一个吻,如果心情不好,则是怀疑我
在无事献殷勤,然后和我打闹,但此时静雅竟然僵在了桌子旁,还不小心碰翻了
乘着粥的碗。

  屋里只有一个小桌子,碗一翻就摔在了地上,刚刚煮好的粥撒的满地都是。

  「啊…。。」

  「呃,老婆你没事吧,没砸到吧。」

  「没事…我收拾一下。」

  「我来吧,你小心别把手划伤了。」

  「嗯…。。」

  我穿上拖鞋,来到桌子旁收拾打碎的碗,而静雅立在旁边不知在想什么,似
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静雅,你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我其实…。」

  静雅刚要说话,我的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打断了静雅的话头。

  「这么早谁打来的?」

  静雅走过去拿起我的手机,看了一眼后回头对我说道:

  「是你们领导打来的。」

  「我领导,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

  「你快去接电话吧,我来收拾。」

  「那…那好,你小心点碗的碎片。」

  「嗯,知道。」

  我嘱咐了静雅一句后,接过静雅递来的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喂,老大。」

  「小诚啊,公司有急事要找你,方便接电话吗?」

  「急事?啊,方便,老大你说吧。」

  「是这样,那个项目出问题了,公司这边的人都搞不定了,你快回来救急吧。」

  「啊?出什么问题了?我不是都交接好了。」

  「那边的工地不是出了人命,这事你知道吧?」

  「知道,但我走之前,江总监那边不是带着赔偿的合同回去了吗?」

  「江总监回去的太晚了,那边的工人家属去工地上闹事,把咱们的服务器给
烧了。」

  「啊?不是吧,靠,他烧咱们服务器干什么。」

  「他们在办公区闹的事,结果打起来了,最后把屋子点燃了。」

  「这…服务器还没来得及做备份啊,那前面一个月干的事不是全白费了。」

  「是啊,所以公司的人搞不定了,只能你回来救急了。」

  「唉,怎么遇到这档子事,我这度蜜月的票都买好了…。。」

  「小诚啊,老大不亏待你,你回来把这事解决,你出去玩的往返机票公司都
给你报销了。」

  「呃,老大不用,公司出这种事我回去是应该的,那我哪天过去?」

  「越快越好,那边也催的很急,最好今天就能坐飞机到那边。」

  「今天就去?那我和我老婆商量一下。」

  「好,辛苦了小诚,好不容易放个假还给你叫回来了。」

  「没事,这是我应该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放假也呆不踏实。」

  「那好,你和你老婆商量一下,确定好时间马上给你订票。」

  「好的老大。」

  我挂了电话,忍不住叹了口气,假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走的时候一切顺利,
没想到刚回老家屁股还没坐热,公司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故。

  我转头看向静雅,静雅此时也一脸纠结的看着我。

  「唉,老婆你也听到了,家属来闹事把我们的服务器给烧了,公司让我赶紧
回去救场。」

  「今天…就走吗?」

  「嗯,这个事不好拖,我们公司把所有现金流都投在这个项目上了,耽误不
起。」

  「那…能过两天再走吗?」

  「过两天?老大让我今天就到那,嗯?老婆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看你有
些不对劲。」

  「不对劲?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

  看到老婆罕见的露出吞吞吐吐的扭捏样子,我心中也有些疑惑,给那位江总
监当过一阵秘书后,静雅的为人处世都变得十分干练,说话十分简洁迅速,此时
的表现有些反常。

  而这时,我的手机又传来了两声「叮叮」的信息提示音,我打开手机一看,
是老板给我发的消息,让我确定一下时间,好让行政部门帮我订机票。

  我思考了一下,把我从家里赶到机场需要的时间告诉了公司的行政部门,不
到半分钟,她们就给我发回了一张截图,上面是机票的时间表,我挑了一张时间
上比较有把握的班次回复过去,一分钟左右手机就收到了订票成功的提示。

  和老板简单的说明了一下后,我才将手机放下,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我老婆静
雅的身上,这时我一想到蜜月假期还没开始我就要回去工作,顿时内心充满了对
老婆的愧疚,毕竟静雅可是辞了工作陪我回来的,结果却是我要抛下她回去继续
工作。

  可是我又不得不回去,为了这个项目公司可谓是倾尽所有,公司所有的部门
都在围绕着这个项目鞍前马后,如果做成这个项目,有了和上市集团龙头企业的
合作案例,以后公司的发展将会一帆风顺。

  更不用说,这个项目本身的收益,也是能让我们这种相对来说的小公司吃的
盆满钵满了,对于我自己,作为项目主导人的我,肯定也会借着这个项目成为公
司最年轻的的高层,而且项目给我的奖金提成,也是非常可观的一笔收入。

  所以听到项目现场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故,我确实是有些待不下去了,蜜月也
肯定是暂时度不了了,不过,我相信我的老婆静雅肯定能理解我,毕竟我在公司
有了提升,赚的钱也是跟她一起花。

  这时,我转头看向静雅,她的神色已经变得正常了许多,跟我对视一眼后静
雅转头看着窗外问道:

  「公司怎么说的?给你订票了吗?」

  「嗯,订好了,下午2点的票,老婆……我……。」

  「没事的,从这去机场也不近,路上堵车的话时间还挺紧的,我先帮你收拾
东西吧。」

  「老婆,对不起呀,这个蜜月我回来后会给你补上的。」

  「傻瓜,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反正我现在不工作了,蜜月有的是时间度。」

  「老婆,我一定尽快回来,二次施工有了经验,应该半个月左右就能再次完
工交付了。」

  「嗯,你也别太心急了,别因为着急回来度蜜月赶工出错了。」

  「不会的,放心吧老婆,那我先起来换衣服洗漱一下,你帮我收拾一下行李,
带几件衣服和我的笔记本电脑就行。」

  「好的,你先去洗漱吧。」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随后从炕上爬起来,走到门外的自来水冲了冲脸,乡
下的自来水都是来自于井水,也没有什么温度调节,清凉的自来水打在脸上,让
我从宿醉的状态中回复了不少。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起来,回到屋子,行李早已整理好,
地面也打扫的干干净净,静雅推门进来,端着一碗粥递给我。

  「趁热喝吧,再过会儿要凉了。」

  「嗯,老婆你真好,娶了你真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越来越会油嘴滑舌了,你以后不要嫌弃我黄脸婆就好啦。」

  「哈,我老婆皮肤这么白,怎么会是黄脸婆,这次项目结束我肯定会拿不少
奖金,到时候都给我老婆买护肤品。」

  「瞎说,我哪用的了那么多护肤品。」

  「不多不多,赚钱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过上好日子嘛,我要让自己老婆的永远
年轻漂亮。」

  「行啦,喝粥还堵不住你的嘴。」

  「嘿嘿。」

  「傻笑什么,还喝吗?锅里还有一些。」

  「嗯,再来一碗吧。」

  「好,我去你给盛。」

  静雅说完,接过我手里的碗出去盛粥,我看着静雅的背影,心中满是甜蜜幸
福,想到自己之前那小肚鸡肠的念头,顿时觉得自己不配做一个丈夫。

  (「不管静雅有过怎样的过去,不管大勇说的是真是假都不重要了,静雅永
远是我的妻子,她这么爱我,我也那么爱她,不会因为过去发生过什么而改变,
娶到静雅是我的福气,这辈子我一定要好好对待她。」)

  想着这些,我内心变得更加坚定,静雅这时也盛了粥走了进来,看到我目不
转睛的盯着她看,顿时止住了脚步,试探性的问道:

  「干嘛这么看着我?」

  「感觉老婆变得更漂亮了!」

  「瞎说什么……。」

  静雅一瞬间有些慌乱,将手上的粥放到桌子上后就匆匆的跑出了屋子,我看
着静雅有些狼狈的样子,还有脸上那徒然生起的红晕,忍不住小声笑了笑,暗叹
自己撩妹的功夫更上一筹。

  将碗里的粥再次喝光后,胃里的不适感总算是消失了,抽两张纸巾擦了擦嘴,
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瞬间感觉生活就该如此悠闲又惬意。

  但手机不合时宜的又响了两下提示音,我走到炕头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老
板的回复,我连忙跟老板又客套了几句,诸如「不辛苦」「应该做的」之类的话
发了过去。

  放了手机,不由得叹了口气,果然,生活的重担时刻一直都压着你负重前行,
并没有那么多美好时光用来悠闲。

  我揉了揉脸,拿起静雅给我准备好的衣服换了起来,几分钟后,收拾妥帖的
我拎着行李箱走了出来,一出门,看到静雅正和一个男人争论着什么,我仔细一
看,那男人竟是丁来志。

  「老婆,怎么了?」

  「啊…老公,我…。他…。。」

  「啊!丁诚你醒了啊?」

  「嗯,是来志啊,你到我家来干什么?」

  「呃…我…啊,你昨晚不是喝多了我给你送回来的吗,不小心把手机丢这了。」

  「手机丢这了?那找到了吗?」

  「找到了找到了,就在院子里。」

  「哦,找到就好,谢谢你昨天晚上送我回来。」

  「客气了,应该的应该的,而且要不是送你回来…咳咳…。」

  「嗯?」

  「没事,你这…?怎么拎着行李?你们要出门吗?」

  「唉,公司项目出了事故,要我回去救场,下午的飞机,现在就要往机场赶
了。」

  「这样啊,真是辛苦…你们要一起走吗?。」

  「还没定呢,静雅,我正想问你呢,我这一去就是半个月左右,你要和我一
起去吗?」

  「我?我…。。」

  静雅听到我的问话后微微有些愣神,这个也是我刚刚临时起意的,反正静雅
一时间没有工作,和我一起去工地那边也不是不行,反正晚上都是要住酒店的,
当然,我大部分时间都会在工厂里干活,肯定没什么时间陪她就是了。

  我眼前的静雅皱着眉看样子是在思索着,随后微微抬起了头,眼看着似乎要
做出点头的动作时,旁边的丁来志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呃,来志,你没事吧?」

  我看他咳得厉害,连忙放下行李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后背,虽然对这人
一直没什么好感,但人家在你家里,面子上的活还是要做的。

  「怎么了?怎么突然咳这么厉害?」

  「呃…咳咳…呛…到了…咳咳…。。」

  「呛到?静雅,去给他倒杯水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等了两三秒钟,发现身后的静雅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回头
一看,发现静雅正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小嘴看着我们的方向。

  「嗯?静雅?怎么了?」

  「啊?我…。」

  「咳咳……这口气可算顺过来了。」

  听到这话,我又回头看向丁来志,发现他的已经止住了咳嗽,只是面色还有
些微红,大概是刚刚咳的太厉害了。

  「你这,突然咳那么厉害,吓我一跳。」

  「刚刚一口气没喘匀,差点呛死自己,这要是真被自己喘气呛死那就太丢人
了,哈哈。」

  「那可不,哈哈哈哈。」

  我一边笑着一边看向我的老婆静雅,静雅跟我对视一眼后,也牵强的露出一
丝微笑,我皱了皱眉,心中一动,突然明白了什么。

  (「对呀,如果丁来志和丁勇昨天说的是真的,静雅在上学那时候如果真做
过他们的炮友……咳呸,静雅上学那时候那么单纯,肯定是被这两个混蛋忽悠着
发生了关系,还因此怀孕然后打过胎,这时候在我这个正牌老公旁边面对曾经发
生过关系的人,肯定心里尴尬的不行,对了,说起来昨天晚上也是遇到他们后我
老婆静雅就说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也是想避开他们吧,唉,我真是够迟钝的。」)

  一瞬间,我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不由得止住了笑声,挑了挑眉毛转身
和丁来志说道:

  「嗯…已经这个点了,我该出发了。」

  「哎呀,我这一着急差点耽误你工作,主要手机里东西实在太重要了,丢不
得呀。」

  「是,现在出门没手机太不方便了。」

  「是啊是啊,东西都在手机里存着呢,还好找到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先忙
你的。」

  「好,昨天还得谢谢你给我送回来,等我忙完回来再请你喝酒。」

  「客气了,那都是应该得,不用送了,我先走了。」

  「嗯,路上慢点。」

  丁来志回头拿着手机对着我这边又晃了好几下手之后,才慢悠悠的离开了我
家,看他走远后,我过去关上了大门,又回到了院子里。

  看到静雅依旧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我心中有些自责,暗恼自己竟然反应这
么迟钝,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静雅。

  而且静雅还不知道我已经从丁勇那得知她过去的那些事,此时也不好直接明
说,那不就成了故意揭开静雅过去的那些伤疤了吗。

  所以我现在能想到的办法,也就是在静雅身边陪伴她了。

  「静雅,要不和我一起去工地那吧,到那边也是住酒店,公司给报销的,也
算是半个旅游,只是白天可能没时间陪你…。但是晚上我可以…。。」

  「不…不用了…。」

  「啊?静雅,我的意思不是说蜜月不度了,等我忙完还是要继续去度蜜月的,
我只是怕你一个人在这边孤单,所以…。」

  「我知道你的意思,只是…只是我去那边也帮不上你,你还要分出精力来陪
我。」

  「不会的,陪老婆不是天经地义嘛。」

  「别贫了,而且你忘了,我之前陪江总监在那边出差了多久?那地方早呆腻
啦。」

  「呃,好像是这样,可是…。」

  「行啦,你就放心吧,这几天正好我去我妈那住几天,很久没回来看她了。」

  话说到这,我也就不再继续劝静雅和我一起去了,毕竟这个村子不只是我的
老家,也是静雅的老家,她的爸妈和其他亲戚朋友也都在这里,所以她自己在家
呆几天,倒也不至于因此感到孤独,想到这,我也就放下心来。

  「那行,在家照顾好自己,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

  「你才是,在工地照顾照顾好自己,一忙起来就不记得休息,不记得吃饭。」

  「嘿嘿…有时候忙起来顾不上嘛。」

  「那也得按时吃饭,不然哪有力气干活。」

  「是,老婆,保证完成任务!」

  「行了,快走吧,一会赶不上飞机了。」

  「赶不上就再等一趟,工作哪有老婆重要。」

  「又贫嘴,丁诚你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

  「哪有,这都是真心话。」

  「走不走?不走那就别去了,在家陪我吧。」

  「啊…这…。咳咳…。」

  我挠了挠头,轻咳两声后拎着行李就跑了,一边跑一边喊道:

  「老婆大人保重!小的去去就来!」

  「慢点,别摔了,到机场了告诉我一下。」

  「知道了,老婆大人。」

  我跑到大门口,回头对着我的老婆静雅来了一个飞吻,然后挥挥手离开了家,
拎着行李走到村头的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机场。

  已经过了早高峰的时间,所以去机场也没有堵车,一路顺利的来到了机场,
距离登机还富裕许多时间。

  先发短信告诉了一下静雅,随后我拿出电脑开始查看资料,工地现场那也有
值班的同事,已经把初步统计的完全损毁和遗留的设备清单列给了我,我重新整
理了一份新的采购清单,发给了我的老板,让他开始审批。

  有了第一次成功安装的经验,这回效率高了许多,设备马上审批通过,就进
入了采购环节,这样后续两三天所需要的设备就会陆续到达工地。

  等我到现场,基本就可以马上动工重新部署,这样我也能早些完成任务,也
意味着我能早些回到家陪我的老婆静雅继续度蜜月。

  想到这里,我拿起手机,发现静雅竟然没有回我的消息,我整理资料加上联
系老板审批和业务部门采购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是没看到还是忘记回了?

  这时,传来了登机提醒的广播,我只好又发了一个问号的表情,随后匆匆的
收起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往登机的队伍那跑去。

  排队、检票、安检、登机、起飞,几个小时后,我顺利的来到了目的地,下
飞机后踩着地面一边深呼吸一边伸着懒腰,虽然这两年也经常坐飞机,但还是脚
踩着地面心里才踏实。

  打开手机,上面有许多未读消息,翻了翻,有同事的也有我老婆静雅的,我
拎着行李一边往外走,一边回复着上面的消息,先是打开了静雅的头像,里面有
好几条未读消息。

  【静雅:老公不好意思刚看到消息】
   【静雅:刚刚收拾完屋子就睡了一会儿】
   【静雅:现在应该起飞了吧,祝老公一路顺风】

  看着老婆得留言和那个可爱的表情,我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停在原
地回复道:

  【我:小懒猪,你老公我已经下飞机啦!】

  回复完,我又打开其他的未读消息,基本是同事发过来的,有说采购进度的,
有汇报现场情况的,我正回复着,静雅的回复就来了。

  【静雅:你才是小懒猪,你别忙着去工地,先找地方吃点东西吧,好几个小
时没吃东西了。】
   【我:是,老婆!】
   【静雅:认真的,吃饭记得给我拍照片,不许糊弄我。】
   【我:呃…。】
   【静雅:果然又打算糊弄我是不是?】
   【静雅:怒.jpg】
   【我:没有没有,哪敢欺骗老婆大人,这就去吃饭,我还真饿了。】
   【静雅:哼,快去吃吧,记得拿好行李。】
   【我:知道了老婆大人,你也要好好吃饭。】
   【静雅:我】【静雅:我吃过啦。】【我:吃的什么好吃的呀?】
   【静雅:………】
   【静雅:不告诉你。】【我:哎呀,还跟老公有小秘密啦?】
   【我:等会,我接个电话。】

  我正和老婆聊得开心的时候,老板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突然想到刚刚
回老板的信息回到一半就和静雅聊上了,完全忘记了老板还在等着我的回信。

  我心中一慌,连忙深吸两口气镇定下来,接通了电话。

  「喂?老大,能听到吗,我刚刚没信号了,给你发消息一直发不过去。」

  「哦,这样啊,我说怎么半天没第二条,那,你那个服务器部署要从哪个开
始?」

  「我在路上想了一下,我觉得应该先从…。。」

  我把我路上思考的施工方案和老板说了一遍,老板提了几点注意事项后,就
准了我的方案,这让我信心倍增,对项目的修复进度又有了更大的把握。

  而且老板这么信任我,对我的方案大力支持,这也是一个好消息,一个好讯
号,说明我离升职加薪更近了一步,只要这个项目能稳稳当当的落地交付,一切
都是水到渠成。

  挂了电话的我心情不错,这时我已经走到了机场出口,排队上了一辆出租车
直接去了酒店的位置,公司已经给我订好了酒店,我打算先过去把行李放下,不
然一直拎着不太方便。

  一个多小时后,才到了酒店位置,奔波了一路的我累的在车上睡着了,一下
车顿时感觉脖子有些酸痛,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办理了酒店入住的手续,将行
李仍在一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后,终于又精神了一些。

  拿出手机,回复了一下上面的信息后,便出门在附近找了家小餐馆吃了顿饭,
依照约定给静雅拍了一张吃饭的照片,不过静雅的消息还停留在我接电话时的她
回了一句「好的」。

  这次发完照片,我等了一会也没有回复,随后我也就不再关注,拿起手机开
始看同事发给我的现场图片,思考详细的施工方案。

  很快,吃饱了饭的我,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工地,到了现场,发现损坏
的设备比我想象中的少,可惜的是作为主机的那台被完全烧坏了,而且很多线路
被烧断了,都要重新整理,主机上的软件和数据都要重新部署,都是比较麻烦的
事情。

  但再麻烦也要硬着头皮上,我先吩咐他们清理机房,把没波及到的放一处,
完全损毁的放一处,损坏一部分还能用的放一处。

  至于线路则是完全拆了,准备重新安装部署,因为烧断了好几处,虽然能勉
强接上,但是交付条件上对美观也是有要求的。

  缝缝补补的怎么可能美观的起来,而且这些东西成本不高,不能在这种地方
上节省,现在正好新的设备还没来,就先把网络线路这些搭建好。

  就这样一直忙到了深夜,机房已经完全清理了出来,涉及到电路这些高危的
工作,我也没打算让他们摸黑作业,于是让大家先散了去休息,明天一早再继续。

  我清点好设备后也打道回府,回到酒店先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随后拿出
手机,找到我老婆静雅,发了一个视频通话的请求。

  铃声响了好多下,视频才被接通,不过画面里一片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

  「老婆?」

  「嗯…。老公…。。」

  「你那怎么这么黑?」

  「嗯…。我关灯…睡觉了…。」

  「这么早就睡了呀?」

  「有点…困嗯…。」

  「那好吧,忙了一天,我也有点困了,那老婆你接着睡吧。」

  「嗯…老公你也…早点…睡。」

  「嗯,老婆亲一个!」

  「别……别闹了…。」

  「我就闹我就闹,快亲一个!」

  「嗯……木马。」

  「木马,嘿嘿,老婆晚安!」

  「老公…晚安!」

  静雅说完后挂断了电话,不由得感叹静雅那迷迷糊糊的声音真是可爱,让我
内心躁动不已,静雅要是在我身边的话,我肯定扑过去狠狠的亲她几下,可惜我
们此时已经分隔两地。

  我叹了口气,拿着手机点了份外卖,随后把手机扔到床头去充电,又掏出笔
记本继续汇总下资料。

  过了半个多小时,外卖送来,吃过饭后,我又继续核对资料,过了20多分
钟,终于完成了工作,我抬手揉了揉额头,看着笔记本电脑的桌面,内心突然有
了些冲动。

  我手指搓了搓,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忍不住拿起鼠标,点开了电脑上一个
隐蔽的文件夹,打开那个名为「研究资料」的文件夹,里面赫然是一堆视频文件,
从文件名上可以看出,这些都是一些黄色AV影片。

  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双击点开了一部之前没看完的A片,电脑顿时发出
了一些日语的对话音,我连忙按下暂停,从行李箱里掏出耳机插在了电脑上。

  「呼…还好上次不是停在了战斗剧情,不然就糗大了。」

  我叹了口气,戴上耳机后按下了播放按钮,播放器记录着上次的播放时间,
我看了两眼就回忆起了这部的剧情。

  这部也是有绿帽元素的剧情,讲的是苦主是一个公司的社长,而男主是苦主
手下的一个员工,天天被苦主训斥,男主怀恨在心,于是强暴又调教了社长夫人,
也就是苦主的老婆。

  这个A片我上次看了一小半,苦主的老婆已经被男主强暴了,这次男主趁着
苦主去出差,又偷偷来到苦主家中,用上次强迫社长夫人的视频威胁女主。

  因为有中文字幕,所以我也没怎么快进,而是认真的看着这部A片的剧情,
女主在威胁下,又和男主发生了关系,而且开始渐渐沉迷男主的巨根和性爱技巧。

  苦主出差了3天,这男主就在这三天不停的社长夫人发生关系,社长夫人从
一开始的厌恶、抵抗,到后面的认命、顺从,甚至开始主动索取。

  我看着A片里的剧情,左手开始轻轻揉捏着自己的肉棒,A片里的剧情,让
我不由得又联想到自己的身上。

  因为我现在也出差在外,忍不住想到我的老婆会不会像A片剧情里那样,被
人强暴,然后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调教,然后变得淫乱,变得去主动索取
其他男人粗大的肉棒。

  想着这些,我的手已经不知不觉间伸进了内裤开始用力撸动起来,A片里这
时女主正被男主干的大声浪叫,连连高潮,我渐渐把女优的样子代入到自己的老
婆身上。

  想象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插的浪叫着高潮,一想到这画面,让我感觉刺激
非常,再也无法忍住射精的冲动,精液在撸动下直接喷了出来,射在了我刚换上
的内裤里。

  射精过后,我大脑顿时放空了一阵,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办了蠢事,我连忙
脱下裤子,将沾满精液的内裤仍到卫生间,先打开水龙头冲掉了手上的精液,再
冲了冲内裤上的精液,随后在水池里续了点热水,将内裤泡在了里面。

  离开卫生间,重新回到桌前,将还在播放的A片关掉后,坐在椅子上的我叹
了口气,而后握住拳头锤了几下自己的脑袋。

  「丁诚!丁诚!丁诚!你他妈的怎么能把自己的老婆想象成那样!妈的,都
怪小日本拍的这些黄片!全删了算了!」

  我拿起鼠标,选中「研究资料」那个文件夹点下了右键,随后将准星移到了
删除的按键上按了下去,但是却始终没有松开。

  犹豫了几秒钟之后,还是没有狠下心删除,将鼠标移到了一边,关闭了文件
夹。

  这些A片可是我花了很多天收集来的,里面还有不少没有看过,而且里面有
几部经典的,不管是剧情还是女优的演技,都让我感觉特别的刺激,想到要删除
它们还真有一丝不舍。

  我叹了口气,直接关闭了电脑,眼不见心不烦,我换了一件新的内裤,将卫
生间里那件简单搓了搓,拧干后晾了起来。

  刚粘上精液就拿起来冲了水,所以内裤上也没留下什么痕迹,也不用担心酒
店保洁的进来看到什么,不过我还是颇为心虚的又洗了两件今天白天穿的衣服,
一起晾了起来,让内裤不至于那么显眼。

  一通忙活后,我也有些累了,毕竟早上起来就赶车赶飞机,奔波一路没有休
息,又去工厂忙活了小半天,晚上又打飞机耗费了最后的精力,所以我躺在床上
后,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只是这次的梦并不是那么美好,梦里我的老婆就像我看那些A片时幻想的那
样,真的被人调教成了性奴,我却只能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而且调教我老婆的人,竟然是那个讨厌的丁勇,丁勇非常嚣张的嘲笑我、辱
骂我,气的我想要冲过去揍丁勇,但是梦里我的身体仿佛陷入了泥潭,一举一动
都非常的困难。

  而丁勇却冲上来直接一脚踢飞了我,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体仿佛灌
了铅一样沉重,始终躺在地上无法站起身,而且这时又看到我的老婆刘静雅不仅
没有管躺在地上的我,还跪伏在丁勇的身边舔着他的脚趾。

  然后,我就气的醒了过来,刚醒来的我胸口还在剧烈的起伏,隐约间好像还
听到自己在谩骂着什么,估计是醒来之前在说着什么梦话。

  看到眼前的场景,我知道我刚刚做了一场梦,但明知道是一场梦,心里还是
无法一时间平静下来,虽然平时我偶尔会把老婆代入到一些幻想中,但凭空想象
和梦中见到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在梦里梦见的那些画面,就像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一样,内心的感受和视觉
的冲击是平时幻想中完全达不到的。

  我双手揉捏着额头,此时心情已经一点点舒缓下来,也明白自己之所以会做
这个梦,其实就是简单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刚得知了我老婆静雅曾经在上学时和丁勇丁来志发生过关系,而且虽然一
直安慰自己不要在乎静雅的过去,但这股劲儿肯定不会说过去就过去的,不管怎
么安慰,这件事确实在自己心中留下了一根软刺。

  而且也怪自己,非要看那些有绿帽情节的A片,还常常把自己的老婆静雅幻
想成A片里的女主,这下子做梦真的梦到给自己气的够呛,完全算是自作自受。

  想到这,我忍不住抬手抽了自己两个嘴巴,但又怕疼,没敢太用力,所以抽
完反而心中更加窝火了。

  我一看表,才5点多不到6点,但此时我已经睡不着了,直接起床洗漱,然
后换上衣服赶往工地,与其在酒店胡思乱想,不如在工地把心思投入在工作上。

  就这样,一连几天,我和同事们都是起早贪黑扑在项目上,机房很快翻新,
采购的设备也陆续全部到齐,组装后重新全部部署完毕。

  这次做了双重备份系统,就算再来个人把这里烧了也可以很快恢复数据,当
然,这次还做了很多防火保护措施,也不会像上次那样一场火把迅速把设备全点
燃了。

  有了第一次的实施经验,这次修复比想象中快了很多,原以为要半个多月的
工期,不到10天就完工了。

  而这一点我并没有告诉我的老婆静雅,交付好项目后,我当天就订了下午回
去的机票,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我直接坐着出租来到了机场。

  再次检票进站,登机起飞,看着窗外飞速划过的景色,我的心已经飘到了老
家,飘到了静雅的身边。

  想到几个小时后,静雅看到我突然回来时那惊喜的脸,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
了狡猾的微笑。

  「嘿嘿,亲爱的老婆,我要回来喽!」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性冷淡的妻子竟然曾是乡村恶霸的性奴炮友】(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