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龙戏凤】28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2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作者:1357246
2013/2/6首发于SIS
9580字

  过年了,太忙,鞠躬至歉。

               (二十八)

  船舱内。

  看着身前这俩家丁打扮的小丫头,我真是哭笑不得。「说吧,怎么知道的?」

  「爹告诉我们的。」敏瑶连忙解释。

  「恩,爹说的。」若瑶一本正经的补充了一句,在小姑娘的心里估计认为这
样比较可信。

  真当我是傻的了,岳父可不是没轻没重的人。有内鬼呀,就是不知道家里谁
被这俩丫头收买了,要是柔儿和玉娘,那我就先奸后奸,再奸再奸。

  没辙了,带着把,这俩小拖油瓶。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得对你们执行家法。」

  「不要啊相公,妹妹快跑。」知道我一说执行家法那就是没事了,两个小丫
头笑着就要跑出船舱。

  「小虎,大龙,快给我抓住她们。」

  逃跑计划失败了,还没跑出舱门,就被哥俩一人一个抓了回来。

  「嘿嘿,逃跑是吧」我笑的象个大魔王,「两个选择,一,你们跑,我让小
虎和大龙按着你们,脱了裤子打屁股;二,你们不跑,我让小虎和大龙出去后脱
了裤子打屁股。」

  「相公,若瑶最听话了,不打行不行?」

  这臭丫头,都给我惯的,这会儿还讨价还价,我起身,动手。

  「不要呀,相公,别脱,他们还看着呢。」不管她,我撩起了若瑶短襟的下
摆,纤细白嫩的腰肢露出了一小片。

  「小虎哥,你们快别看,快转过头去,别看了……」当着我的面,若瑶羞的
都要哭了。

  「现在让打了不?」

  「让打了,相公你快让他们转过去,大龙哥你还偷看。」若瑶一边说一边往
我身后躲。

  「行了,你俩先出去吧,后面的少儿不宜了。」

  哥俩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房间里传来了「啪,啪,啪」的声音,伴随着
两个小姑娘的痛呼。

  舱外,「师娘,师傅在干吗?」

  「你师傅在执行家法呢。」

  过了一会,「啪,啪」声没变,痛呼声却变成了一声声的娇吟。

  「这也是执行家法么?小师娘的叫声怎么变了?」马坤问。

  柔儿脸红了,玉娘赶紧过来解围「去去,小孩子别在这了,去前满面甲板上
玩去。」

  家,国,天下。

  我这终于算把家事摆平了,出来五天,商船现在行驶在汴州河段,初时的新
鲜感已经消失,柔儿在船舱里教两个小家伙读书识字,小虎那哥俩正闲不住站甲
板上切磋,我?

  「话说那法海抓住了白素贞后,看她生的相貌醇美,身材婀娜,趁着许仙出
家,便夜夜密探雷峰塔,白娘子也迷恋上了法海的神勇,每天也是宽衣相迎…
…」我在给围在身边的三个小娘子讲述前世SIS版的白蛇传。

  「相公你又瞎说,法海大师神通广大的得道高僧,怎么会象你说的那样,那
样么……」

  若瑶抗议了。

  「哦,按你说的得道高僧就不会了么?真的不会么?」我玩味的盯着若瑶的
眼睛。

  「啊」这个迟钝的小丫头终于想起来了,「臭相公,就会欺负我,走,姐姐,
咱们不理他。」红着小脸拉着敏瑶跑了。真是的,是她们非要我讲故事的么,也
许我应该讲个更年期的黄蓉能好点?

  扑通一声,前面甲板上又剩大龙一个人了。

  「我说你小子傻呀,你是用剑的,又不能和你哥真动手,这都输几次了,还
打?船家救人拉,这笨蛋又掉下去了。」我站在船上冲着河里的小虎揶揄。

  「姐夫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你来试试。」小虎抓着船夫递过来的撑竿往
船上爬,还不忘回嘴。

  「是哦,姐夫咱俩打,输了的请赢了的吃烧饼。」大龙一边搭讪。

  「你当我也傻么?欠你十个烧饼还没还呢,再打不是欠的更多?」

  「对哦,你还欠我十个烧饼呢,我给忘了。」

  我操,嘴贱了。

  玉娘还站在我身边,不知道烧饼的故事,主动往火坑里跳「相公怎么还欠大
龙兄弟烧饼么?还了不就是了?」

  还?咋还?现在柔儿和那俩丫头一听我说烧饼就躲的远远的,不给我机会呀,
对哦,玉娘不知道呢,要不……

  「玉娘,你看你家相公我老欠着大龙烧饼不还也不好,要不你帮我还了?」
我腆着脸问。

  「行呀,听相公的,等会船靠了岸,我去买。」

  「真的哦,你答应我了,不许反悔。」我故意避重就轻。

  也许看我说的孩子气,玉娘笑了笑「恩,不反悔,我一定帮相公还上,十个
烧饼呀,好大的一笔债呢。」

  嘿嘿,上钩了。「大龙,你玉娘姐说帮我还,你看行不?」

  玉娘今天穿了一身湖绿的长裙,河风轻轻吹拂着裙角,长裙包裹着丰韵的身
子,大龙盯着玉娘看了几眼,「恩」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你要怎么还,一个一个还,还是五个五个还?」

  「什么一个五个的?」玉娘还不明就理。

  「我想现在就还一个。」这小子,还是个急色。

  「行呀,那你来吧。」我把玉娘拉到怀里,让她背对着我,双手拉到了身后
抓住,这样本就丰满的胸部挺的更高了。

  「相公,你干吗,不要,别拉我手,别,这个姿势好羞。」玉娘嘴上抗议着,
身子却软软的任我摆布。直到发现胸部被拉的高高挺起,大龙又走到自己面前时,
这才发现不对劲,想要摆脱我的控制,可是你要是挣扎的话能不能用点力呀,只
会微微的扭动身子,然后软语相求。

  「大龙,你别过来,你要干吗,别,你别伸手,呜……」胸前的一对丰满被
大龙抓了个结实「大龙你怎么能摸我,快松开,疼,你别抓那么用力,相公你看
他,快让他松手。」

  「咦?这就反悔了么,你说要帮我还烧饼的,我们说好的欠的烧饼就这么还
呀,不信你问柔儿和两个妹妹,她们都知道。」

  「啊,相公你骗我,我不还了,他摸的我好难受,你快让他放手,等下妹妹
们出来会看到的。」玉娘扭动着身子,却怎么也挣脱不开

  「现在反悔可来不及了,再说他现在只让你先还一个,摸两下就完了。」

  「那也不要,哎呦,大龙,你轻,轻一点……啊,相公你?」玉娘转过头来
吃惊的看着我,她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丰臀被我硬起的长枪紧紧顶住。

  「我一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轻薄,我就硬的不行。」我在她耳边轻声
说道。

  被我说是心爱的女人,玉娘幸福值瞬间全满,颠怪的瞪了我一眼「你这坏人,
就会作弄我们几个女儿家,跟了你这一辈子不知道要被多少男人占便宜了。」

  「那玉娘喜欢不?」说着,我还用故意用凸起的帐篷隔着裙子在她的肉臀上
顶了顶。

  玉娘的脸红了红,「相公喜欢,那奴家就随相公,只求相公……啊,别,大
龙,你的手不能伸进来。」

  我早就说这小子不傻么,知道隔着衣服摸不过瘾,趁我们说话的工夫,不知
何时解开了玉娘腰间的丝绦,手从玉娘裙子的缝隙间伸了进去。

  玉娘的抗议被无视了,裙子的前襟被解开,露出了红色的肚兜,大龙正用一
双大手在肚兜下游弋着。乳房直接被大龙握住,玉娘感受着自己的丰满被男人揉
出各种形状,任不住轻轻呻吟了两声。

  这小子真是傻大胆,这还在可是在船的前甲板上呢,我连忙四处转头,还好
周围没有船只,三个船家也都在船尾。

  「相公,我……」玉娘又转过了头来看着我,眼神中透着羞涩,愧疚,忍耐,
还有一丝丝的情欲。我连忙吻住了她的唇,让她说不出话来。刚一伸出舌头,玉
娘马上便张开小嘴迎接我的入侵,两个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良久,玉娘的身子
突然抖了起来,想说什么,却呜呜的腾不开嘴。

  我向她身前看去,原来大龙已经掀开了肚兜,白嫩丰满的大奶就颤巍巍的暴
露在空气中,粉红的乳头早就被大龙捏硬了,这小子正伸出舌头,围着左边的乳
头打转。

  「这可不对呀,说好摸摸的,你怎么亲上了,这可得算两个烧饼。」我趁机
加价。

  大龙点点头,不舍得放开口里的美味。我这时已经放开了玉娘的双手,用手
拖着她的身子,随着乳头被不断舔弄,玉娘的身子越来越软,我真怕一松手她就
会摔倒。

  「相公,别让他舔了,奴家受不住了。」玉娘靠在我身上,微微颤抖着身子
说。

  「大龙,姐姐让你用点力,姐姐很舒服。」我假传圣旨。

  「我没有,啊,大龙,你别吸那么用力,用舌头舔舔,对,相公,你又害我,
不行了,我要到了,要到了……」玉娘的双腿猛的夹紧,然后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这就泄了?」

  「恩。」玉娘羞涩的点头「他这么舔我,你还在一边看着,我太紧张了,忍
不住……」

  「果然白虎的女人就是敏感,淫荡的小妮子。」说着我轻轻刮了下玉娘的小
琼鼻。

  「相公,快别让他舔了,他再舔下去我怕我还会,还会的……」

  我这正看的性致勃勃,大龙舔的津津有味,玉娘被刺激的媚眼如丝,不想这
时候,耳边突然穿来一道声音「东家,咱们恐怕……啊,你们这是?」

  船家是父子三人,姓何,不知什么时候,老何已经来到了前甲板。日了,本
来以我的功夫,有人接近是能发现的,可这不是,不是正那什么呢么,果然男人
想那事的时候是最没有戒备的。

  场间四个人,三个人都楞住了,有一个例外,大龙这斯没反应,还在那吸的
过瘾。我一拍他脑袋,他才直起身子「怎么了么?姐夫你打我。」

  还敢问,穿帮拉。老何的眼睛落在玉娘那裸露的乳房上就离不开了,我看见
他的喉结明显吞咽了一下。玉娘已经傻掉了,居然忘了遮掩,就那么挺着胸脯任
人观看,三四秒后才突然「啊」的一声尖叫,俏脸通红,连忙用肚兜遮住乳房抓
着衣裙跑进了船舱。

  「咳,咳,去,大龙去看看小虎,换个湿衣服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出来。」大
龙被我支走了,我转过头来面对船主「那个,刚才内子胸口有点不舒服,我让兄
弟帮忙看看,何船主你找我有事?你刚才说什么恐怕?」我知道这个借口蹩脚之
极,连忙叉开话题,真他妈尴尬。

  「哦?哦,东家,我是说咱们恐怕有麻烦了,有条船已经跟了咱们两天了。」
美景已经不在,何船主也缓过神来,说起了正事。

  原来从两天前开始,就有条小船跟在了我们后面,我们走他走,我们停他停,
都是运河上长跑船了,第一天的是时候船家就发现不对劲,直到又过了一天确认
下来,这就连忙向我汇报来了。

  「按您的意思,他们不怀好意?」

  「多半如此,我干这行三十年了,看他们的形迹,多半是河匪。」

  「抢钱还是杀人?」

  「一般来说只是抢钱,只要不反抗到也不伤性命,只是东家你带着几个女眷,
怕是他们看到几位夫人的姿色,会……」说到这他的脸到红了,估计是又想起了
刚才玉娘那赤裸丰满的乳房「要不东家咱们等下到了码头就先靠岸吧,过几天再
走,人多的地方他们不敢动手的。」

  感情哥这又上被人惦记上了,难道我脑门上写着「人傻,钱多」四个字么。
「那咱们加快船速,能甩掉么?」

  「不行,咱们这是客船,他们是河上专用的快船,甩不掉的。这两天河上船
多,他们不敢靠的太近,等到人少的时候,他们估计就要跟近了。」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这帮河匪靠在河上抢劫过活,那他们很有钱么?」

  「恩,一个个肥的流油,这运河上跑的本就有钱的商人居多,他们抢一票就
吃喝半年,而且大部分河匪和官面的人有说不清的关系,要不这河匪怎么年年剿,
年年有的。」船主看来怨气不小。「那东家,等会再到了码头我就靠岸了,咱们
等等再走。」

  「别,别呀。听我的,哪偏僻走哪,船钱我付你三倍,我们要是真被抢了,
你们爷三躲舱里别出来,他们抢了我也不会为难你的。长这么大还没被抢过呢,
可赶上这波了。」

  船主用看精神病人的眼光看着我,直到我塞给他一锭十两重的纹银,又多翻
保证不牵连他后,这才一脸纳闷的勉强同意。船在经过又一个叉口时驶进了运河
的一条支流,这里很是安静,航行了一个时辰后,已经一条其他的船也看不见了,
在一个水流缓慢的河湾处,我吩咐船家落了锚。

  人迹罕至,近点连个村庄也没有,到了晚上实在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几
百米外的河面上,果然有条小船也靠了岸停了下来。

  「何船主,他们白天会动手不?这儿已经没人了。」

  「东家您还是叫我老何吧,这船主啥的听着别扭,应该不会,一般都是晚上。
东家您这是闹哪样呀,真想在这等着被抢劫?您还带着女眷那。」

  「恩,想抢。哦,我是说想被抢,你别担心了,到时候躲好,河匪没被抢完
你别出来。」

  船主显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喏喏的走了。还要等到晚上才有节目呀,这会
刚下午呢,没事做呀。看着眼前清澈的小河湾,这大热的天,游泳吧。

  「游泳拉,游泳拉。」我挨个船舱喊人,不一会大家都集中在了甲板上。马
乾和马坤两兄弟被柔儿看着念了半天书了,一听说要下河玩水高兴的不得了,大
龙也赞成,只有小虎撇撇嘴「我刚才都游了好几趟了。」

  「你们几个姑娘,要不要一起游?」

  「相公你又瞎说,哪有女子下水的道理。」柔儿埋怨我。

  「以前在山里的时候你不也和我一起游,而且还不穿……呜呜」柔儿连忙捂
住我的嘴,怕我说出她和我一起裸泳的事。「切,不游算了,活该你们挨热,小
的们随我下水拉。」

  一阵下饺子声,我们五个穿着短裤跳进了水里,河水清凉透彻,下水后立马
开战,我带着两个小的围攻大龙和小虎,一片欢乐的嬉闹声。四个女眷坐在船边
笑盈盈看着我们胡闹,若瑶的眼中明显透露出向往之色。

  「若瑶,要不要一起来,很凉快哦。」我游到船边,开始忽悠。

  「我,我,柔儿姐姐说女人不能和男人一起游泳。」

  「别管她,她自己还和我一起游过呢,现在却来限制你们。」我连忙揭柔儿
的短。

  「竟瞎说,那会就咱俩,现在还这么多其他人呢。」柔儿辩解道。

  「若瑶,别听她的,咱家我做主,只要你想游,就下来,我保护着你。」

  看着小虎他们玩的高兴,若瑶眼神更亮了「可是,可是,我没有游泳穿的衣
服呀。」

  「这有什么,你穿着肚兜和亵裤下来不就好了。」

  「这,这怎么行。」若瑶犹豫了。

  「有什么不行的,我护着你,不让那些臭小子靠近。」我拍胸脯保证着我自
己都不信的话。

  若瑶终于动摇了,躲在敏瑶后面脱去了裙子,然后趁那边几个男孩不注意的
工夫,顺着船边溜下了水。这里的水不深,若瑶站在水底刚好能露出脖子,我拉
着若瑶在船边来回游了两趟,非常规矩,那几个小子想过来,都被我的眼神瞪退
了。

  「姐姐,你也来吧,真的好凉快呢,真好玩。」若瑶冲敏瑶喊到。

  「就是,来敏瑶,一起下来吧。」已经跃跃欲试的敏瑶看我们玩的高兴,终
于也忍不住下了水。两个只穿肚兜亵裤的少女在水里围在我的身边,不经意间的
身体接触,我可耻的硬了。可我还是没有伸出我的咸猪手,还不到时候,臭柔儿,
拆我台,看我等会怎么报复你。

  船边,「完了,两个妹妹都被骗下水了。」柔儿象是在自言自语。

  「怎么,有什么不妥么?」玉娘不解的问。

  「咱们那相公,你还不知道么,一定会让那些男孩占便宜的。」

  「哦。」玉娘只应了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红扑扑的。

  我又游到了船边「柔儿,玉娘,你们不下来么,看两个妹妹玩的多好。」

  「我才不上当呢。」柔儿冲我做鬼脸,玉娘却只是微笑着摇头。

  「真的不下?」

  「就不下。」

  臭妮子,和我较劲,招我还不离船边远点,我突然伸手一下拉住了柔儿泡在
水里的脚腕,一拉一抱,等柔儿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水里被我抱住了。

  「啊,不要呀,」……扑通……「臭相公,你突然袭击,我的衣服都湿了。」
柔儿娇颠着。

  「什么?你说穿着衣服没法游?好,我帮你。」在柔儿的抗议中,啪,湿透
的裙子被我甩到了甲板上,「啊,相公不要,肚兜不能脱。」不管她,啪,肚兜
也让我扔上了船。「真的不行了,不能再脱了。」柔儿手死死抓住亵裤,不让我
得逞。这个好办,我伸手在柔儿的乳头上一捏,柔儿一声娇吟松了手,身上最后
的物件也没保住,我把亵裤扔给了玉娘,这时的柔儿已经是全裸的泡在水里了。

  我转头看看若瑶和敏瑶。

  「不要,相公,我们听话,别脱我们衣服。」

  「恩,听话的不脱,柔儿姐姐不听话,你们要记住教训。」我故意说的一本
正经。

  柔儿这时已经躲到了我的身后,躲避着远处男孩们望过来的目光,「相公不
要了,我错了,你让我穿上衣服吧,他们都看我呢……」这丫头终于服软了,小
声哀求我。

  「这有什么的,那边那四个哪个是没看过你裸体的,射都射过了,还怕看么?」

  「啪」,柔儿给我来了下,「瞎说什么呢。」

  这时玉娘在船边搭话了,「相公还是让妹妹穿上吧,咱们自己人就算了,还
有外人呢。」

  说者冲船尾努了努嘴。可不是么,船主带着俩儿子正在那探头探脑,应该是
知道有女眷下水了,想看又不敢看。

  「要不要我现在把你送回船上,让他们看个过瘾。」我故意打趣柔儿。

  「不要相公,他们看到了忍不住会冲过来,柔儿会被轮奸的,然后被他们射
在里面。」

  故意的,故意的,这臭丫头跟我最久,最了解我,知道怎么逗我。

  「死丫头,都学坏了。」我捏了捏柔儿的鼻子,「玉娘把她的内衣扔过来吧。」

  柔儿在水下穿好了肚兜和亵裤,这才敢站直了身子。大概是遇水收缩的缘故,
肚兜明显不够包裹住胸部的,从两侧分别挤出了三分之一白嫩的乳肉,十分性感。
柔儿自己还不知道,穿完了在我脸上香了一下,「相公最好了。」

  这丫头,「玉娘你也下来吧,大家都下来了,你也一起来玩会吧。」

  玉娘还是微笑着摇头,「你们玩吧,我看看就好。」

  玉娘执意不肯下水,我也不好勉强他。带着三个娘子军,我们去和那四个小
子开战。那四个小子显然是等了很久了,终于能近距离接触了。又是泼水,又是
水下暗袭的,不一会三个小娘子就娇喘连连了,我看不到他们水下是怎么弄的,
估计没少占便宜。

  「嘤咛」一声,柔儿一下窜到了我身边,「怎么了?」

  「有人摸我……摸我下面,不知道是谁。」柔儿红着脸说。

  「不知道你怎么找,不行,这样下去咱们不是对手。」那边,两个小瑶瑶更
惨,被四个小子团团围住,马乾宣布她们现在是俘虏了。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
两个小姑娘脸红红的,轻声说着不要,不要了,却怎么也躲不开。

  「停战,停战,这局我们输了,等下我们再报仇。」我游过去赶开小虎他们,
把两个小姑娘搂进怀里。日哦,肚兜闹腾间已经被扯到了一边,乳房已经失去了
保护,我伸手一摸,连乳头都已经硬了。再往下,竟然连亵裤都褪到了膝盖处。

  「被欺负了?」我小声问。

  「恩,他们摸我胸,还有人用那个东西顶我屁股。」敏瑶红着脸小声说。

  「我也是,不知道谁扒了我的裤子,还把手伸到下边摸来摸去的。」若瑶的
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你们几个臭小子,连师娘和姐姐的便宜也敢占。」我假装冲那几个小子训
斥到。

  「不是我,我啥也没干呀。」

  「就是哦,不就是打水仗么。」

  「反正我没做过分的事。」

  「恩,没做。」

  得,全都不认,糊涂帐了。

  「相公,还是我来帮你吧。」玉娘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了水,就站在我身后。
这身上穿的居然不是肚兜,黑色不名材质的布料包裹住全身,只露出脑袋,这难
道是专业的水靠?这妞不会是专业人士吧?这身衣服我咋从来没见她拿出来过。

  事实印证了我的判断,玉娘低头潜入了水里,四个小倒霉蛋惨了,大呼小叫,
一会被拖下水一个,一露出水面就大声惨叫,整个过程我就没见玉娘浮出水面换
过气。连大龙那皮糙肉厚的都顶不住「不玩了不玩了,姐姐掐人太疼了。」

  柔儿和若瑶敏瑶大呼小叫的给玉娘加油,也不管水里的玉娘其实跟本就听不
到。过了好一会,玉娘才在我身边露出了头,「他们服了么?」

  「服?你再不露面他们都要精神崩溃了。」

  「娘,你太狠了,疼死我了。」马坤跟玉娘抱怨着。

  「给你们几个小子长点记性,别老觉着女人好欺负。」

  我也是满脸疑问的看着玉娘,这怎么个情况?这妹子岸上我一个打她八个,
水里她一个打我十六个,可能还有富余。

  看我有询问的意思,玉娘主动说「我嫁人前从小是在水边长大的,这水里的
功夫算是家传的,太久没下过水,退步了很多。」呃,这是在骂人,反正我当她
在骂人。

  其他三个妹子围了上来,唧唧喳喳,唧唧喳喳,四个五百,两千,吵死我了。

  船上,三个船家已经看傻了,「爹,城里的女人居然也下水,你看那个穿肚
兜年岁稍大的那个,奶子又白又大,肚兜都包不住了,快从两边掉出来了,要是
能摸一把那可真是爽死了。」

  「哥,你别说了,我都硬的不行了,刚才她们闹的时候,她的一个奶子已经
掉了出来,你没看到么?白不说,乳头还是粉色的,比咱家里的婆娘强多了。我
那婆娘,生过孩子后乳头就变黑了,没法比呀。」

  「你们两个,就知道看女人,那可都是东家的女人,不是你们能想的。东家
好象是蜀中东方家的公子,那可是真正的大户人家,你们俩都管好自己的眼睛。
我倒是好奇最后穿水靠的女子,奶子好看不说,好深的水性呀。」

  「爹,人家穿着水靠呢,你啥时候看见人家奶子了?」

  「刚才在甲板……去去,和你们说这个干什么,别看了,干活去。」

  玉娘被恭维的已经快晕了,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行拉行拉,玩累了,歇
会吧,都上船去换衣服,等下该吃晚饭了。

  几个人互相拉着爬上船,一上来,柔儿才发现自己的肚兜太小了,从两侧几
乎露出了快一半,乳头就卡在肚兜的边缘,从侧面看过去,刚好能看到粉嫩的乳
头边缘。

  「不许看,你们不许看我。」这傻妞,你不说没人发现,你主动叫出来,引
的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柔儿抓着裙子遮着胸口逃跑了……

  玉娘一身黑色的水靠,紧紧的包裹住玲珑有致的身子,里面明显是赤裸的,
因为我能清楚的看见胸前的两粒凸起。这衣服性感,我哪天得让玉娘穿着这身和
我做一次。

  我留下了玉娘,「玉娘,你水性这么好,能帮我个忙么?」

  「哦?相公有事吩咐便是,奴家也只有这一技之长,相公要我做什么呢?」

  「看见远处那条船了么……」我将事情的缘由和玉娘讲了一遍,「他们应该
今晚就会动手,我想知道他们什么时辰动手,有几个人,你能潜过去帮我探听一
下么?」

  「这个应该行。」玉娘答道。

  「别勉强,安全重要,如果发现事不可为,就回来。」

  「相公放心,奴家知道轻重的。玉娘终于能帮到相公的忙了,我好高兴。」

  「速去速回,自己小心,你不会武功,切记别离开水。」

  玉娘悄无声息的滑入了水中,看来要等一会了,我回到自己的船舱,柔儿居
然还没换过衣服,裙子已经全都湿了,要晾干了才能穿,柔儿正穿着肚兜亵裤在
翻衣服。

  「怎么还没换衣服?」

  「相公,这些兜兜都遮不住了,刚才你也看到了,太小了。」

  「那以后就不穿了好不好,相公最喜欢柔儿不穿内衣了。」

  「才不要呢,就喜欢柔儿被别人看,色相公。」

  「好呀,你说我色,那我就色给你看。」我一把抱住了柔儿,伸手从肚兜下
握住了她的乳房。柔儿的丰满是我一只手握不住的,用两跟手指捏住一边的乳头,
另一只手向她的下身探了过去,入手间已经满是滑腻,这肯定不是刚才游泳没干
的水迹。

  「小色女,这怎么回事?」

  「相公要了柔儿吧。」依偎在我怀里,柔儿小声的说着,明显是动情了。

  「不许打岔,怎么这么湿?」

  「我也不知道,刚才穿那么少游水,被男人色咪咪的盯着看,我就好象有感
觉。相公,我最近身体好象越来越敏感了,我知道如果被男人盯着身子看我应该
愤怒,可我现在更多的觉着兴奋,身子都会变热,我是不是……」

  我打断了她的话,白虎的女人之所以被说是克夫,是因为这样的女人性欲本
身比较强,会对自己的男人索求无度,造成男人早衰而亡,在古代也许会被世间
理法不容,可是,她架不住我这个性趣爱好特别呀,这简直就是给我量身打造的
伴侣。

  「又瞎想了不是,敏感还不好,你们不老说相公好色么,正好配你这个小淫
女。」

  被我叫成小淫女,柔儿脸都羞红了「我们只是那么说,可从没见过相公对家
眷以外的女人有过任何无礼的举动,相公是个君子呢。」

  这回我脸红了,看着柔儿清澈的双眼,心里禁不住想到,她这是在骂我吧?

  「君子不好,君子活着太累,我要当小人,要坑人就坑人,想打架就打架,
性致来了想看老婆被人上就看老婆被人上。」

  「三句话不离本行,不理你了。」柔儿装做生气的扭过脸去,身子却不动,
任我轻薄。

  「好了,说正事,玉娘去办事了,我在等她回来,晚上相公再要你,你要是
现在真想了,要不我叫别人过来?」

  「去你的,我才不要呢,对了,你让姐姐干吗去了?」

  我把事情一说,「啊?那姐姐不会有危险吧?」

  「应该不会,她水性那么好,偷听不到什么回来就是了。」其实我也不是太
放心。

  「是哦,相公你别担心,姐姐不会有事的。你先歇会吧,我去找船主要点针
线来,那俩孩子的衣服破了,我去给他们缝缝。」说完柔儿换过一身干爽的衣服
出去了。

  我独自一人在卧舱内闭目养神,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我睁开了双眼,有人上
船了,听脚步声是玉娘没错,等到她走到我的舱门外时,我连忙打开门让她进来,
可看到的情景却另我吃惊……

               (待续)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游龙戏凤】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