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冲点卡我用身体和你换

校园春色 夏日小说网 90浏览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2007年秋,那是我还在济南某家大型网吧里当主管的日子,充足而踏实,令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只是,在某一天夜晚,在我值班时在无人处的玩游戏,身旁空无一人的时候,突然有一个满脸抹着艳妆的小姑娘走到我旁边,对我说:“哥哥,帮我冲张点卡吧。”我擡起来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又转过头继续玩我的3c。

不料,她却没有离开,又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我有些生气,却又不忍发作。“冲多少?”我突然问,她说50,我很平静地,面带微笑地问她:“凭什麽……”得到的回答,却令当时的我震惊地说不出话……“我用身体跟你换!”

我姓任,单名一个字微,任微,是一个网吧主管,过去是,现在也是。我要讲的故事,便要从一个名字叫做“劲舞团”的游戏开始。在当时,可以说是轰动了整个大江南北,凡是会玩的,不会玩的,进网吧都要上去玩两把。

在当时最高记录时,我深深记得,网吧里250台机器有超过150台在玩劲舞团。我很不喜欢这个游戏,或许这只是个人喜好,不关游戏内容。劲舞团的火爆引进了一种新的非西方文化艺术,人们将其称之爲“非主流”。早期的非主流,并非像后期的那般疯狂,他们只是习惯用异样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这里的异样文字并非后来的火星文,还只是端端正正的汉字。

非主流发展到了后期,在人数上形成了一定的规模,有相当大的一部份是在劲舞团这个游戏里旦生的,随着人数的急剧增加,各种各样的新花式,层出不穷,火星文就是在这个阶段里被挖掘的。

我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身高160左右的年轻女孩,淡黄色的长发轻轻披在肩上。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是那麽地平静,平静得出奇,平静得匪夷所思,平静得令我感到害怕。

我没有说话,我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喉咙正在努力地吞着口水。突然间,我仿佛想起了什麽,我四处张望,发现没人注意的时候,我才转过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女孩。

我没有说话,好像在等待着什麽。她靠近了一步,纤细的小腰露出了肚脐,轻轻地碰到了桌上,小声的问了我一句:“好吗?”我想拒绝,那是骗人的,但我又不敢答应。作爲一个成年人,对于这种极有可能是骗局的邀请,我绝对不会轻易答应。

“什麽时候?”我突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我吓了一跳,因爲自己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小女孩说,你先给我冲,等一下我就跟你出去。我再看看她的身体,凹凸有致,虽然胸部有些小,但该长得还是长出来的,我考虑了一下,鬼使神差地点下了头……

我离开座位,走到第一吧台,用我身爲主管的特权命令收银员拿出了一张价值50元的久游点卡,然后回到座位。女孩坐在旁边等我,我将点卡递给她时,用怀疑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什麽时候。”她说,马上。

说完,她也不经过我同意,抢过我的键盘,输入了久游冲值网站……冲值成功后,我看着她进入劲舞团的网页商城,购买了几件衣服,全部是买一个月的。然后,又打开劲舞团游戏,将那些购买的服装一一换上。

看到这一幕时,我才发觉,此时自己的额头边,又冒出了冷汗。我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可能这不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方式跟人换点卡,但如果是第一次的话,我的所作所爲,岂不是害了一个年轻的少女吗?而且,她之前身上穿的,只是那种用金币买的衣服,这令我更加不安。只是,在不安中,更多的是期待,今夜的期待。

全部弄好后,她率先走到网吧门口。我在吧台吩咐了一声后,也跟了出来,她弯着腰,扭着头看着我,吐了一个舌头……我想直接带她回我的住处,因爲我是自己租的房子,条件还好,比起一般的宾馆也差不到哪里去,再加上一个人住,又在六楼,稳私方面完全到位。

走了几步,她突然停了下来,我皱起眉头,难道她想玩什麽花招,却没想到她说出了一句让我无法拒绝的话:“哥哥,我一天没吃饭了。”我慢慢走了过去,当时我的心情非常凝重,我甚至有种掏出200块钱让她回家去,但我更愿意相信如果这麽做的话,这200块钱肯定又变成了点卡。

我让她跟着我,顺着路灯,我朝着夜市的方向走去,幸运的是,那也是我住处的方向。我们在路上吃了点小吃,就是那种混合面,沙嗲面,她一连吃了三碗,即使在碗有点小的情况下,我也只能一次性吃两碗。我心想,她果然是饿坏了,但紧接着想到的是,在这麽饿的情况下,还在从晚上八点等到深夜,再来找我。

就爲了几件看不见的衣服?我无心多想,吃完东西,我带着她走出夜市,顺着公路走了几百米,径直转弯走进一条小巷子,走了几步上了一次漆黑的过道,在这期间,她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这令我有些不快。

她说她怕黑,我走进一个楼梯口,打开了感应灯后,她才松开了手。上了六楼,打开房间,我将她推到一边去,然后回到门边,将门反锁死,转过头看到她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我太冲动了……她摔倒在地上,我连忙开灯,走过去将她扶了起来。她拍拍手脚,笑着对我说,我没事。我看着她,说:“现在该怎麽办……”

不知道是画妆的原故,还是怎麽回事,我突然发现她的脸好像有点红。我心一软说,你去洗一下澡吧,把脸上的那麽妆也给洗掉。她点了点头,然后一声不吭到走近浴室。

我住处是一间大房间,里面带浴室的那种。面积大概有45平方米左右,还算干净,住进来的时候,我又自己买漆重新刷了一遍,住在里面,看起来像新的一样。

大约半个小声,她突然敲卫生间的门,我才想起里面没浴巾,赶紧从衣橱里拉出了一件,然后打开卫生室的门,递给她。我的卫生室无法反锁,这是我特意搞的,因爲是住在六楼,卫生间有一个窗子,爲了保持通风,窗子大部份时间我都开着,门可能被风吹撞上,及各种原因来说,还是不能反锁的好。

她露出了半个脑袋,头发还是湿的,从脖子上的皮肤看来,她要麽保养得很好,要麽非常年轻,当然,这也是能看得出来的。十分钟后,她出来了,身上披着浴巾。只是令我无法想象的是,她……竟然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孩,脸蛋五官标致极了,有一种甜美,有一种水灵,有点像宋慧乔,但嘴巴和鼻子更具有中国美女的特色。

我今天晚上居然要跟这样的女孩过夜,“我发达了!”我在内心中不断的咆哮着,oh
yeah,像个傻冒似的发疯。她轻轻走出卫生室,如美人出浴一般,四处张望着,看到我站在门边等她,不禁朝我笑了一声,看什麽。

只是她这麽说,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她此心的表现,她在紧张,而且是非常紧张,我甚至可以听得出她说出那三个字时的吃力,颤抖,脸蛋红得像可以滴出血一般。

我默默无声地走进卫生室,快速的脱衣服,快速地拿出了沐浴乳,感受着还残忍在整个小空间里的女人香气,这种香气很淡,是一部份女人特有的天然体香,这种体香代表着轻松,代表着活力。

我快速冲洗,打破了原本的洗澡时间记录,只花了仅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我结束了这漫长的冲刷,尽量我的灵魂,依然还在被不断地冲洗着,希望它能更加地新一些。我走出浴室,只穿了一条三角裤,膨胀的部份使我看起来有些迫不及待,像野兽进食一般的冲动。

我快步走入那个女孩子,她又坐在床上,等待着我的侵略,就像是种受伤着的羚羊等待着狮子的啃噙一般。我轻轻掀开那包着羚羊上的毛皮,映入虹蟆的是两团看似不大,却形态美丽的肉团,两颗樱红般的小点并没有突出,好似两朵沈睡中的芳兰。

我将她柔小的身体放平,她的身体很轻,腰很细。放平后,原来的肉团消失了,不,应该不以另一种形态呈现在眼前。我吐出舌头,突然含住……

不料她却躲进被子里,我也钻了进去,只见到她轻喘的声音:“哥哥,我们先接吻吧。”我一愣,这一愣,愣得出奇,我根本还来得及反应,我的嘴巴就不由自主的靠了上去,疯狂的吸吻着她微微张开的小嘴。我忍不住抓住她的双手,紧紧按在枕头旁边,乳动间,我发现她的双腿已整个收缩在一起,下一步,我打开了她的双腿。

我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脱掉外甲,我拔出了每个男人都有的一把利剑。她非常配合的张开了双腿,这使我看到了她那诱人的私处。她的毛很少,却很干净,不像是剃过的那种。我用伸手摸了几下,已经湿了,我挺起腰部,就像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一般,身后站着数万个甲士,似乎在不停地喊着:“冲进去……冲进去……”

我不负众望,腰部向前一挺时,突然被她用手挡住……我看向她,她满脸委屈,眼角似是出现泪花,她看着我,声音战抖,像是害怕:“哥哥,温柔点好吗,我……第一次。”那一刻,我震惊了!!

我像是听到了整个世界最可怕的话一样,我像是在海中遇到鲨鱼,又似是在野原中遭遇狮子群觅食,我更犹如受到惊吓的小鸟,我整个身体往后一仰。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内心中仿佛有着某个声音在呐喊着,又好像有着某个声音在反驳着,我知道,这分别是良知与冲动。

两者正努力的冲突着,我一动不动地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直到良知战胜了冲动,我才将身体别过一边,将三角裤穿了起来。是的,我不是什麽正人君子,但我不能害人。今天如果我把这个女孩给干了,那麽下次,下下次,一直到下下下下下下……次,她都会在因爲这种无聊的原因而跟别人上床,她有可能会变成鸡,会变成一个失去一切的女人。所以,我不能这麽做,哪怕我是个……

“你回去吧。”我气有些喘,我不敢看她,越是看到她脸上那种不知所谓的表情,我内心的罪恶心,越是深重。这就像是剧本写好的对白一样,她摇了摇头说:“你给我冲了点卡,你不上我吗?”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矛盾极了。如果我不干,以后别人肯定也会干的,与其让别人干,不如让我自己……但我又怕这个怕那个,这样好看的女孩又难得。

“我不上你了,你回去吧。”我没有再看她,走进浴室将她的那些衣服拿了出来,丢到床上。“是因爲我是处女吗?”她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去找个人给我破了,再来陪你睡好了。”这句话就像是一条导火线一般,引燃我心中久久没有爆发的怒火,我突然朝她大吼一声:“你他妈就是个婊子!”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一说出来,我就有些后悔了,那女孩就像傻了一样,半晌时,终于从下床,开始穿衣服。我站在身边,直到她穿好衣服,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我拉住了她,:“你去哪里?”

你管得着吗,她说。我没有放手,用力往回一拉,又把她拉回床上。“这麽晚出去,不怕被人……”她冷笑一声,谁会?我想了一下,说我会!她看着我,一脸鄙视,你敢?我说,你以爲我不敢?她盯着我的眼睛半天,轻视着说:“你以爲你敢?”

可惜的是,她当时根本没有办法体会我当时的心情。她肯定是以爲如果我破她的处的话,就要对她负责,但其实是,我怕害了她,怕害了她以后的人生。

我并不了解她,不知道她是怎麽样的一个女孩,至少在那一天夜里是这样的。那天夜里,我们聊了许多,聊到了她的家庭,她远在他乡的父母,朋友,网友,以及游戏里面的老公,我感到压力很大。

作爲留下她的代价就是,我的电脑要借她玩一个通宵,她明天早上就会回到朋友那边去住。第二天早晨我醒来,她依然在跳着劲舞,似乎连我起床她都没有发现,直到我出门去上班……傍晚回到住处,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我又一次被震惊了,她居然还在玩劲舞……

我知道她没有吃饭,我掏出20块钱,递给她说:“去吃饭,多的当路费回去吧,不要再来网吧找我了,也不要说认识我。”她接过钱没有说话,连游戏都没有关就破门而出。这不禁令我感到一阵空虚,这样的好机不是天天都有的,算了,就当找一次小姐好了。

半个小时后,我刚洗完衣服,从阳台走进房间时,就吸到了敲门声,很轻缓,我有些好奇,又有些期待,我此时多麽希望是她忘记拿走了什麽东西,我打开房间。果然是她,她看着我说,我吃完饭了,然后把找下来的12块还给了我。我其实心里非常激动,不知道爲什麽,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说你不是回去了吗?她说,我没地方住,我说那你之前住哪里,她说住朋友家,我说那现在也可以回朋友那边住。她说朋友交男朋友了,不方便。

我说她是不是打算一直住我这边,她竟是点头说,是的。我不想拒绝,真的。仔细分析,她应该是完全沈迷在那个虚拟的游戏世界当中了,按照这样的情况,她会一直沈迷下去,变得无法自拔。

连接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每天早上出门都会给她留下10块钱,晚上回家时也家帮她带吃的回来,有时候是一起吃的。每次吃完饭,她都匆匆的回到电脑前,继续玩她的游戏。

十几天后,具体多久我也忘记了。白天我突然在网吧里遇到她,她看到我匆匆忙忙就走了,我走到吧台去问,收银员说她买了张点卡,我问是多少钱的,收银员说是一百块钱的。

当时我愤怒得追了出去,我太生气了!!我给她的饭钱居然省下来买点卡,我一直追,追到我的住处底下依然她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最后我火气冲冲地打开房间,她已经将那张点卡冲进游戏了。

我走过去,一把抓住她那长长的橙色头发,往床上一摔,我指着她:“你每天中午都没吃?”她没有说话,斜视着我,像是仇视一样。“说话!!”我突然一吼,她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到很伤心的话:“是又怎麽样!”

我呵了一声,整个心凉去一半,我有些悲哀地对她说:“那你知不知道那是我给你的吃饭钱,我并没有义务养活你,但是我要养活的时候,你就要按照我的按排去吃饭??”

她说:“少在那边jjyy,我会还你的!”我狠狠的喝了她一句:“你拿什麽还我,你有什麽可以不还我的?”“身体,不够吗?”

“你给我滚!”我笑了,我的嘴唇在颤抖着:“你给我滚!!!”我朝她大骂,她没有应我,向我走来,却是将我身后的门紧紧关上,然后走在我身前,拉起了我买给她的短衣,整件脱了下来。裤子,内衣,内裤,脱得一干二净,脱得一丝不挂,她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手动地用我的手在她的胸口上磨蹭着……

我一手甩开,她说,你没种!我转过头,破门而出,下楼梯的时候,我很快,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知道爲什麽,这与我上次失恋的心情十分相似,我很痛苦,最终我坐在二楼,我哭了。作爲一个男人,我哭了,我甚至不明白自己在哭什麽,爲什麽要哭,但我被一个女人搞哭了,还是一个裸着全身的女人……

五天后的傍晚,回到住处时,她已不在了。只用我的文档在显示器上留下了一行大字:“以后我不会再是处女了!”看到这句话后,我的脑子瞬间呆滞,我瞬间拔门而去。我想喊她,却不知道她的名字,住在一起已经半个月了,每次都是互相喂喂的叫,都没有告诉对方名字。

我快速下了楼梯向附近的网吧走去,逛了好几家都没有发现人,这半个月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少,但真正相处的时间却不多,我真不知道他会去哪里,我找了将近半个小时,心里慌得像是只溺水的小牛,就在我即将崩溃的那一瞬间,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我在阳光宾馆。”熟悉的声音传来,有点冷漠。我有些欣喜,又有些紧张。欣喜的是找到她了,紧张的是她说她在宾馆。“你在那做什麽,你知不知道我在找你?”“我不知道,我在床上,身上没有穿衣服。”“什麽意思?”下一句,她的话就使我犹如从天堂,坠入了十八层地狱!“我刚和人做完……”

你怎麽可以那麽样对我,难道你不知道我会痛苦吗?你怎麽可以那麽样对我??你怎麽可以那麽样对我??我想对着手机不断地大吼这句话,只是我没有,我沈默了。手机里再次响起了她的声音,“你快点来,我在317,你不来的话,我就光着身体走宾馆,一直走,一直走……”说完,**就挂了。

我整个身体软倒在地,落寞,绝望用在此刻我的心情表达一点也不爲过。我无神地朝着阳光宾馆的路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感觉很久,又感觉没有多久,只是到我当达时,已经夜晚九点了。

我上了三楼,顺着门牌号敲了敲7号房门,不久后,门开了,她果然光着衣服,看着她一丝无挂的模样,我的眼泪再也没有忍住,淌了下来。我蹲在门口,失声痛哭,直到她将我拉进去,我的哭声依然没有停止……

她将我的上衣脱下,用她那丝毫不成熟的胸中贴在我的背上,试图抚摸我那伤痕累累的后背,只是伤口,却因爲她身体的乳动,而变得更加的巨大……

“你喜欢我吗,哥哥?”她突然问我,那带着香气的残发在我的肩上飘扬着,我没有回答。“你喜欢我,对吧。”她突然笑了:“哥哥,我骗你的,我根本没有和别人上床。”这句话就让我犹如迷失在大海中的落难者抓到的救命草一般,我疯狂转过头:“你说什麽?”“我骗你的,哥哥,我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来找我。”

我傻了,我看着她脸上得意的表情,我彻底的傻了。我再没有半点的犹豫,将她按倒在床上。她的脸蛋马上变得通红,她看着我:“哥哥,我知道你是害怕我受伤对吧?”这种类似于劲舞团里的对白我并没有适应,但大致的意思还是略懂一二,我点了点头。她说:“哥哥,我不会受伤的,我心甘情愿的。”

顺着发尖,我们开始接吻。吻是温柔的,我不知道她哪里学的,吻的颇有技巧,舌头乱搅一通,舌头灵活得像蛇一样。我将压在她的身上,一手抚摸着她的胸口,食指拇指配合着揉捏着那两朵樱桃,她渐渐有反应,只是纤细的小腰却死死的贴着我不断强壮的下体,我伸手触摸她的私处,她的腰立刻工了起来。

“把腿张开。”我温柔地说,她点了点头,双腿微微张开,却还是不够。我用双手扒得很开,几乎到了她的极限,她并没有难受的模样,只是用嘴咬着自己的手指,似乎并不介意我用如此近的距离在观察她的三角地带。深红色的沟壑,流淌了一丝不易发觉的暖流,我摆好姿势,用下体在那阴帝上磨蹭了几下,最后挺身而出,将剑刺入了敌穴。

她“啊”的一声,整个腰部迅速擡起,同时臀部摇摆几下,似乎在调整位置,我慢慢动了起来,她闭上了眼,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了她真正忍受一段人生的初体验。

我由渐而入深,每一次撞击都比前一次要来得深,这是爲了打开那还没被探索的区域,最后她终于慢慢习惯了,我才开始加快速度。她的表情十分丰富,时而用力咬牙齿,时而吐了下舌头,感受像是各不相同。我的速度加快,“啪”“啪”的声音终于传来,而下体感受到一道液流自蛋蛋流下,我知道那代表着身下这个女孩的贞操。

但我依然无惧,我像个奋勇杀敌的将军一样,迅速的冲刺起来,她终于忍不住地叫了起来,“嗯……嗯”地叫着,声音时而拉长,时而急促。

随着我的撞击,那不明显的胸部也随之震晃,我将身体贴了上去,用嘴吸住了她的舌头,一边感受着那舌头的灵活,一边感受着那臀部的柔软。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不断地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刺激着我自己的感官体系,试图让自己快速进入那最后的时刻,因爲我不想让她太痛苦。却不料她却开口说,哥哥,慢一点,不要太早就射……

那一夜过后,这个女孩在某个程度上,“名正言顺”的成爲了我的女友。只是当时我并没有想过我们会有怎麽样的后来,我们究竟能走多久,但我单纯的希望,她能快点长大,年仅十八岁的她,如果继续沈迷在游戏中的话,迟早会成爲我们之间将后之路的最大阻碍。

和她交往后,我强烈地感受到了经济上的压力。从那之后,她多次要求我帮她买点卡,几次倒还好,后面都是一百一百的帮她冲,甚至有一次她狮子大开口要我帮她冲三百,我第一次拒绝的结果是,两天没有和我说话。

在最开始的两个月里,我的大部份的工资都花在了她的点卡上面。刷喇叭,买衣服送人,更离谱的是,有一次她朋友在游戏里结婚,她居然刷了将近三百块钱的喇叭。
期待大大下次有更好的分享,感恩

Bodog博狗亚洲新春奖金来袭最高送8888,欧洲杯买球,NBA季后赛,电竞,时时彩,棋牌,扑鱼,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注册就送66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娱乐不二选择!

6UP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信誉最好提款最快,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V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注册免费送666

大发娱乐–最具实力的国际大品牌,官方直营,值得信赖!1元即可存取款,美女荷官在线发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17年老品牌,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给我冲点卡我用身体和你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