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霜篇》——“因为找不到古代背景萝莉文索性自己写了!”】【作者:萝莉控白鬼酱】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29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萝莉控白鬼酱
字数:10444

  声音。

  战鼓擂起,如同雷霆乍响,仿佛连城墙上刚刚堆积的砖石碎屑都在伴随着轰
鸣的噪音而震颤着。

             数以千万的脚步声

            铠甲在行进时的铿锵声

            弓弦上膛时绷紧的吱鸣

  无数的嘈杂顺着盔铠的缝隙传入耳畔,朦朦胧胧的迷离声响让将军有些不适
的伸出手,然而想要掏耳朵的小指只能触碰到坚实的头盔侧壁,无奈,将军只好
有些烦躁的将那恼人的头盔随手丢到了一边,之后颇有些不满的歪着脑袋用小指
掏着耳朵。

  没有任何束缚,绸缎般的墨色长发顺着沙场上特有的腥风肆意飘荡,红玛瑙
般璀璨耀眼的瞳孔淡然的倒映着城墙之下那些几乎一眼都望不到边的装备精良的
大军。

  她站在城门上,就好像是一只高傲的雄鹰正在俯瞰着胆敢靠近她巢穴的猎物,
那股独属于统领者的威严与武者的气魄在她那看似柔美纤弱的身躯上被完美的融
合在了一起。

  原本有几位被下令指向她的弩手不自觉看得痴了,不知是迫于那傲人的气势,
还是那秀美如天人的容貌,但很快,他们就又连忙举起了弓弩。

  因为他来了。

  和善的微笑,俊朗的容貌。

  毫无掩饰的白衣,瘦削的身形。

  腐朽老迈的咳声,温文尔雅的低语。

  军师从弩手的身边路过,清新怡人的微风从鼻尖划过,像是被提醒了什么一
样,弩手赶忙回神,箭矢的锋锐之处再度指向了城墙上的那个身影,不过,遗憾
的是,对方的眼中此刻已经不再容得下他们。

  少女将军挑了挑眉,看着那个熟悉的病痨子这次竟然亲自出征还走得这么近,
不由得有些讶异,但她还是默默把手上的大枪抱在怀中,用另一只手朝着那人轻
轻挥了挥,算是打了招呼。

  而对方,也浅笑着冲着她点了点头,随后轻轻打开折扇。

  这个距离不管是以内力还是法力发声很容易就能传达到,可是遗憾的是两个
人没什么好说的,那么也就自然不会多说,他只是来送自己一程,看看这个打了
不少次大架的少女将军在战场上到底长什么样子罢了。

  想到这里,少女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随后另一只手突然用力的握住怀里的铁枪,身形如同满月的弯弓一般瞬间紧
绷着微微侧身后仰,手中的铁枪如同投枪一般散发着凛然的寒意直直的指向了那
名少年军师。

  不过自己既然也这么听话的让对方看了个明白,不收点利息怎么行?

  倾泄的雨幕伴随着弓弦的破空声狠狠的刺入身躯,沉闷的倾倒声从耳边流淌
而过,将军抬脚狠狠一踩城墙用于遮掩身体的围栏,身形追随着轰鸣的铁枪爆射
而出,原本悬挂在腰间的环刀此时正在身侧蓄势待发,宛如恶鬼的猩红色瞳孔残
暴的凝视着军师没有丝毫盔铠保护的脖颈。

  「太冒进了啊,秋将军…」

  似是惋惜,似是嘲弄,军师摇摇头,不紧不慢的轻飘飘后撤一步,挡在数位
弩手之后的盾卫终于得以能够显出身形,原本仅仅只是盘旋在军队上空凝而不散
的气魄终于化形,恍惚间,秋晴霜甚至以为自己面对的不只是一只军队,而是一
头吞食生灵的孽龙一般。

               [彭——]

  长枪如愿以偿的洞穿了铭刻有饕餮纹的盾牌,但枪锋却堪堪停留在那名盾卫
距离胸口处不到半寸的距离,秋晴霜不假思索的改斩为推,长枪狠狠的贯入了那
人的肺腑,随后被狠狠的拔出,血色的喷泉从盾牌的破损处被拔出,但是在军队
上空的孽龙却只是嘲弄的咧了咧嘴,露出了其中一颗被打断的牙齿…

  「切…」

  少女恼怒的看着眼前已经逐渐向自己靠拢,如同孽龙即将合拢的口器一般的
军卫,手中的长枪再度扬起…

  ……

  「…」

  不甘的细微呢喃声传来,少年并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但他也没追问,只
是丢去了手中已经显得破破烂烂,只剩扇骨的折扇,轻轻弹了弹自己肩头不小心
沾染上的尘土,随后颇为感叹的轻声说到。

  「很抱歉,秋将军,你渴望的那种公平一战,至少在这里是不存在的。」

  言毕,少年转身,背对着那个依旧倚靠着长枪屹立在尸首之上的女孩,随口
吩咐着身侧似乎依旧在颇为害怕的警惕看着对方的传令官。

  「带下去,嗯,别让她恢复,也别让她死了,那家伙满脑子厚葬勇将,用人
之策都不懂,还得让我来帮他操心…」

  「是。」

  抱怨着碎碎念的声音逐渐远去,传令兵缓缓抬起头,没有丝毫的犹豫,即便
再怎么觉得不妥,传令官也从来不会违抗军师的命令,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他
只是军师身上用于保护他的一张嘴和一只手,但,该有试探还是必不可少。

  锋锐的刀刃顺着布满血痂的斑驳盔甲轻轻搭在少女细嫩的脖颈之上,那份白
皙之上瞬间渗出了细密的血痕,很奇怪,即便是在那择人而噬的沙场上征战多年,
面前的少女依旧肌肤莹润如玉,如今的她困倦的垂着眼帘的依托在枪上的姿态,
比起那个驰骋沙场多年的秋将军,更像是一只看起来更像是一只晒着太阳悠闲陷
入瞌睡的小花猫。

  「试探够了?」

  不耐的清脆声线从耳边传来,传令兵如梦初醒一般,连忙将手中的剑刃再度
朝着对方脖子的部位压了压,锋利的剑刃已经彻底划穿了那一层肌肤,滴滴鲜血
在银亮的剑刃上如图宝石般轻轻摇晃。

  「呵…事先说好,虽然我和你们军师认识,也和那个皇帝老儿关系不太好,
但你们可不要觉得我会因此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你现在杀了我或许反而会是最好
的选择。」

  嘲弄的声线再度从那恶毒的小嘴里传来,眼前的少女好像又从那懒洋洋的小
花猫一瞬间变成了一位萧杀的罗刹,传令兵不自觉的向下望了一眼。

  七百五十二位。

  那些兄弟们被眼前的女人以一己之力绞杀,不要觉得对于一名武者或是修士
来说这样的战绩过于渺小,在结成万人大阵之后,以一军的军势汇集在数人身上
之后,几乎每一位都能够拥有接近千人的气力,而面前的这个女人更是足足杀了
快要七百多位千人敌,直到气力耗尽外加城池陷落才被围困到如今的地步。

  那些尸体不甘的眼神似乎依旧还弥留在两人的身上,漫天的煞气几乎是要汇
集成遮天蔽日的乌云,传令兵握着剑柄的手掌紧了又紧,但是最终,还是缓缓的
从秋晴霜的肩头处放了下来。

  「…啧,你就没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吗?」

  传令兵不可否置的看着不满的少女将军,最终,她还是撇了撇嘴,移开了视
线。

  「算了,不和你们这些吃饷的计较,把我带过去吧,嗯,希望你们那边能欢
迎我一些。」

  武器被卸去,失去支撑的身体终于颓然的落到了传令兵的背后,说实话,因
为穿着着盔甲的缘故,传令兵并没有感觉到传说中轻盈与柔软,背后好像背了一
个硬邦邦的铁罐头,而秋晴霜也自然没兴趣和他这个小兵聊什么人生与感想,任
由他一步步走向原本属于自己的营地。

  视线。

  夹杂着不可置信的恐惧与厌恶。

  那些游乡散勇们甚至没有见到她战斗时的姿态,只是见她直接窜下城墙之后
便也仓皇的逃窜了起来,也是,毕竟连军队都没有的将军,怎么可能令人信服。

  无论是敌国士兵,亦或者自己曾经守护着的城池中的百姓,都在用一种恼怒,
甚至于愤恨的眼神从角角落落中注视着自己,秋晴霜懒得去理会那些视线,只可
惜现在她连武器都不在身上,连掏出别人的武器问个明白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如
同死鱼一般在那个传令兵大人背上游街示众一般的行进。

  「你要去客栈,还是要去我们…」

  「客栈。」

  意料之中的回应。

  不过,传令兵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虽然说,军师大人只要求了
带到能够随时照看的地方和别让她恢复实力和死掉,但是自己这样…他踟躇了片
刻,刚刚想要开口,秋晴霜像是未卜先知一般的声音便再度从身上传来。

  「我说了,带我去客栈。」

  「…」

  也是,据说领兵打战的人都聪明,自己在想什么,军师大人恐怕一清二楚,
就像自己身上这个小姑娘一样,相当明白自己的处境,可惜依旧像一头倔牛一样。

  传令兵没有再坚持,他自己挑选了几位相对来说没有那么敌视秋晴霜的士兵,
仅仅只是住在了她客栈房间的隔壁,顺便点了她身上的穴道,让她随时处于虚弱
状态和内气溃散的状态,除此之外没有半分冒犯之意,只是…颇为同情的最后看
了她一眼才从她的房间中离去。

  而秋晴霜,则是久违的换下了身上穿着的盔甲,换上了一身看起来过于大胆
的长裙与衣裳,虽然说在现在的时代也已经发展到不介意女子裸露手臂和腿部,
但连膝盖都遮不住的短裙和直接从肩膀处截去,裸露着嫩白藕臂的袖筒依旧让外
人看了想说一句不知廉耻。

  可惜,她从不在意这些,就像她不在意自己被千里迢迢调兵到即将就要挨打
的城池来送死一样,秋晴霜用力咬了一口手上握着的苹果,随后一边咀嚼着一边
望着窗外看着那些向这里窥探而来的目光,直至半晌后方才觉得有些无趣,将吃
了一半的苹果随手丢到地板上之后才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带着一身的血腥味
连澡都没有洗就躺倒在了床铺上,抱着毯子闭上了眼睛。

  …

  别让她死了。

  言外之意就是只要别弄死怎么做都可以。

  甚至不需要传令兵亲自去做,她所保护的百姓会自动将那些愤恨转移到她的
身上。而对付一名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弱女子来说,什么样的惩罚最为可怖,就连
秋晴霜自己都心知肚明。

  第一天自然是由所有人一起守夜,毕竟只要见过秋将军独自厮杀的身姿,没
有一个人会真正放心的只由一个人去看管他。

  也或许,是那些人和自己一样,再怎么说,也想要看看那个杀掉了自己兄弟
的女魔头受到惩戒的模样。

  传令兵想着,就这么和几位一同的士兵蹲在房瓦上,看着两名魁梧的汉子将
没有丝毫反抗的她绑走,今夜甚至连巡逻的兵卫都没有,没有人会放过这个大好
的机会。

  当然,想象中的计划还是出了一点小小的差错,绑走她的并非是那些愤怒的
百姓,而是自家军队里的弟兄,不过,倒也无所谓。

  ————(以下为H 剧情,请自行欣赏~ )————等到秋晴霜苏醒的时候,
面前的是面色不善的敌国士兵,她没有先关心自己的状态,而是挑衅似得抢先的
开口。

  「都是生面孔啊,看来那个时候你们躲得还蛮远的。」

  腹部传来剧痛,但秋晴霜像是无知无觉一般,只是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看
着那些个个面带愤怒神色的士兵,任凭其中一位缓缓放下手中不甘的拳头,将如
同婴儿般稚嫩白皙的肌肤上打出一片淤青。

  「唔…怎么?恼羞成怒了吗?你们现在的人数好像还没有我杀的多啊。」

  「*** 臭婆娘…要不是军师护着你…」

  明晃晃的刀刃欲落又止,最终还是被恼火的丢到了地上,发出当啷的轻响。

  「明明落到这种地步了还这么嚣张…」

  伴随着不甘的话语,突然间,上下打量的视线中似乎藏了一丝淫秽的欲望,
秋晴霜不自觉的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被锁链强行束缚在头顶处被固定的小手轻
轻的握紧了一瞬,但是随后又故作掩饰的放松开来。

  作为焦点中心的少女自然不可能逃过其他人的窥探,这种出乎意料的举动让
他们面面相觑,随后,一种奇怪的,意味不明的情绪从他们的心底蔓延开来。

  此时的少女很诱人。

  微蹙的秀眉已经没有了战场上的那份凶厉之气,反而像是一名病弱的大家闺
秀,布满嘲讽之色的红瞳看起来也分外可爱,微启的粉唇似乎是因为强行忍耐疼
痛而悄悄的发出诱人的吐息,藏在衣裳之中,出乎意料娇小的身躯以及在锁链的
束缚之下显得格外挺拔的小小乳鸽似乎也格外的可口,而在裙摆的布料之下,纤
细的腿弯而流露出的诱人曲线和轻轻蜷缩着的小巧脚趾更是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口
干舌燥。

  他们直到现在才想起来,面前这个杀了自己数百个兄弟,在战场上凶戾无比
的悍将只是一位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女孩。

  不知道谁,像是要试探着什么一样,向着少女的小脸轻轻的伸出手。

  稚嫩的乳牙没有丝毫犹豫的印在虎口处,不过,遗憾的是,那刚刚才睡过一
觉恢复的力量比起撕咬,更像是亲昵的撒娇,手指粗暴的捏住少女两侧的脸颊,
感受着那像是布丁一般柔嫩冰凉的质感和几乎微不足道的挣扎力度,在想到面前
这个可以任凭自己为所欲为都反抗不了的小女孩和那个可恶的秋将军是同一人后,
那人几乎是立刻感觉到了在自己身下因为过度坚硬而顶着裤子变得生疼的生殖器。

  手指微微用力,原本咬紧的牙关被轻而易举的被迫捏开,秋晴霜不悦的抬眼
注视着那名士兵,属于统领者的气势从瑰丽的鲜红中蔓延开来,但是终究还是伴
随着她逐渐被迫抬起的小脸与那份隐藏在眼神之中的不甘而消弭。

  「反正…军师也没有说不能碰她的要求…」

  男人的声音里有着一分不易察觉的兴奋与颤抖,在他身后的士兵们不知为何,
也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突然漏跳了一拍一样,有些像是期待着什么一样目不转睛
的看着那个最有勇气的男人的动作。

  衣物褪下,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从中迸出的巨大肉棒像是要故意羞辱着秋晴霜
一样拍打着她的小脸,浓烈的男人气息与腥臭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有些作呕,不过,
她还是努力克制了自己表现出弱势一面的冲动,而男人也终于松开了她的脸颊,
像是命令一样的开口。

  「小娘们儿,作为吃了败仗的家伙,要做什么就不必老子多说了吧?」

  「你的勇气…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从你的下半身上升起来吗?」

  少女甜美的吐息轻轻吹拂在肉棒的前端,但是应该乖乖为自己舔弄肉棒的少
女此时此刻竟然依旧冷笑着嘲讽着自己,那种恼怒和耻辱让他再一次强行捏住了
秋晴霜的脸颊,而这一次,不再是追求精神上的满足的等候,而是仅仅只是为了
兽欲的强迫。

  被迫微微张开的浅粉色朱唇很显然并不能一口含住那巨大的肉棒,但是咱感
受到少女小嘴中那股区别于外界的温热与湿润之后,出乎意料的舒适感与满足感
便从下体上传来,让男人不自觉的松开了捏住少女脸颊的手,转而托住了她的后
脑,感受着没有丝毫束缚的柔顺长发在自己的指间流连,手上少女努力想要挣扎
后仰的小脑袋,以及身下对方稚嫩的贝齿在肉棒前端轻轻磨蹭的舒适,男人不自
觉的挺了挺腰。

  「呜!」

  士兵们看到,往日那个不可一世,即便被俘虏了也没有丝毫臣服或者歉意的
女魔头,在自己家一个普普通通弟兄的胯下就这么轻易的不自觉发出了痛苦的闷
哼,甚至被击打都没有多少反应的纤弱身体也不自觉的微微扭动,没有遭到束缚
的双腿像是要反抗什么一样挣扎扑腾着踢起了男人的腿部,却得不到一丝一毫的
回应,一种难以言喻的荒谬感与兴奋感让他们的呼吸也逐渐变得粗重了起来。

  秋晴霜被迫撑开的小嘴中,属于男人的肉棒几乎是将她口腔中的全部空间所
占满,甜美清亮的唾液不自觉的从嘴角流出,属于男人的气味混杂着微弱的窒息
感一路传入少女的小脑袋,因为气力的衰退,此刻的少女别说挣脱对方的束缚,
甚至连咬伤口中的肉棒都做不到,柔软粉嫩的小舌头被肉棒的强行搅动,被迫取
悦着肉棒的前端,秋晴霜感觉此时此刻,自己的脑袋就好像变成了那些流传于市
井之上,那些专门用于取悦男性的器具一般被肆意的操控逗弄,而伴随着男人的
挺腰,肉棒也从原本只是占满口腔,将秋晴霜的小脸变得鼓鼓的样子继续前进,
直至抵住她的喉咙。

  略微的阻碍感让男人皱了皱眉,但是看着依旧生龙活虎甚至还努力愤恨的看
着自己的少女,他还是放心的再度挺腰,抓住少女小脑袋的手也用力的向着自己
肉棒的方向下按,一瞬间,极致的紧缩感与强大的排斥感从肉棒上传来,那几乎
是要将肉棒完全榨干快乐让男人也不自觉的起了胜负心,属于雄性的本能让他顺
着这股排斥的力度稍稍放松,退回了些许侵入的攻势,随后再度用力。

  「咕…呜…」

  少女的娇嫩的身体像是被重锤砸中了一般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锁链也伴随着
那只小手的挣扎而发出哗啦啦的响动,因为痛苦和窒息感本能溢出的泪水将那份
鲜红色的高傲逐渐变得迷蒙一片,所有人都看到,那曾经宛如恶鬼,犹如罗刹一
般的少女此时此刻真正的因为他人的玩弄而屈服。

  但男人却依旧无知无觉的继续反复挺动抽插着少女的小嘴,此刻的他,似乎
已然忘记了自己和少女的身份,想到的只有男人和女人的交欢,秋晴霜的小嘴用
起来相当舒服,虽然多年征战沙场,但不知是否是内力保养的缘故,她的肌肤依
旧如同婴儿般的柔嫩与无暇,嘴巴里面的触感更是远超寻常,像是那些养尊处优
的贵族一般的柔软与多汁,甜丝丝的津液混杂着肉棒的先走汁被强硬的流入少女
的食道,然后被迫伴随着肉棒送服,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与满足感让他越发加
快了自己的攻势。

  终于,伴随着一声兴奋的,像是什么饿兽的低吼,男人终于将自己的精华向
着女孩的喉咙中喷涌而出,随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赶忙又抽出了自己
还在跳动着不断射出精液的肉棒,将少女秀美的脸庞与桃红色的衣裙上沾满斑驳
的浊白色淫秽痕迹。

  「咳,咳咳…」

  不知道是不是被那粘稠的精液所呛住,女孩连忙不住的咳嗽着,但是随后却
又被强硬的捂住了嘴巴,不容置疑的命令声在耳边再度响起。

  「臭娘们儿,刚刚喝得不是挺欢的吗?不许吐,给老子咽下去。」

  秋晴霜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要反驳,但是咳嗽被强行抑制的窒息感不由分
说的便接过了她身体的操控权,强制着她咽下了嘴里残余的精液,之后男人才松
开手,任凭她狼狈不堪的干呕着,之后才像是斗将得胜归来的将军一般,不紧不
慢的转身,也不害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同僚。

  「呕…你们那边的士兵…都是像这样的软脚虾吗?我五年前用过的玩具都比
你…」

  还没等她嘲讽的话语说完,在裙摆之下的亵裤就已经被人粗暴的扒下,紧接
着就是一阵陌生的热意与不安的空悬感。

  早已经迫不及待的黝黑雄根在空气中似乎还升腾着象征着淫欲的热气,而在
那狰狞龟头的前方,少女如玉般无暇的耻部正被迫暴露在众人渴求的目光之下,
粗糙手掌上的老茧正带着让人不自觉心烦意乱的温度刺激着女孩敏感的肌肤,被
迫分开的纤细腿弯上仿佛也还源源不断的伸来充满恶意与探求欲望的手掌,开始
抚慰触碰着少女从未被男性玷污过的躯体。

  无需更多犹豫,挺动腰部,巨大的肉棒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几乎是带着要
将女孩的身体一下捅烂的气势狠狠贯入那稚嫩的蜜穴,殷红的血丝从交合处缓缓
溢出,秋晴霜的身体也伴随着异物的侵入而下意识的微微抽动,但随后,她看着
那些正目不转睛想要看她哭喊或者绝望神色的士兵们,悄无声息的放开了紧紧咬
住的下唇,勉强让自己做了一个有些勉强的笑脸。

  「嗯…就这?你们营号莫不是绣花针…呜!」

  不再继续犹豫,将剩余三分之二的肉棒毫无迟疑的全部插入,甚至连少女的
衣裙上都微微隆起了属于异物进入的轮廓,而少女的身体更是狠狠的抵在了她身
后的墙壁上,压抑的痛呼再度传来,这一次,少女连偏头躲闪目光都做不到,红
玛瑙般瑰丽的眸子猛地睁大,原本还在被抚摸玩弄着的小腿也突然绷紧伸直,晶
莹小巧的脚趾也紧紧的蜷缩着,并非仅仅只是愈发剧烈的痛苦,这种感觉…就好
像是身体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种难以言喻的酥麻感与快感就像是电流一般顺着
脊背不断上升,直至秋晴霜的大脑。

  如果仅仅只是痛苦的话倒还好,毕竟作为统领者,身上不受到几次濒死的伤
势都不敢说自己上过战场,但这难言的快感确实让从未享受过男欢女爱的秋将军
感觉到了出乎意料的刺激,她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之前自己无聊的时候随便
啃的半个苹果和在客栈喝的水。

  而更糟糕的是,因为少女刚刚的挑衅,此时此刻正在享用着少女初经人事的
幼穴的男人似乎也有些不想输给之前的那个家伙,原本只是打算狠狠惩戒面前这
个小将军的男人也终于使用了自己多年逛花街消解欲望总结出来的经验,一开始
只是靠着蛮力一顿暴操的雄伟肉棒突然开始像是一边探求着什么,一边有节奏的
缓慢抽插玩弄着秋晴霜的小穴,之前还能依靠痛苦来压抑欲望的少女也终于不自
觉的发出了娇媚的低吟。

  「靠,这娘们儿终于叫了,还叫得这么骚,让我都硬了,这还当什么将军,
干脆改行去当青楼的妓女吧,说不定还能靠长相弄个花魁呢。」

  屋外传来的窃窃私语让众人都变了脸色,不过,士兵们的脸上闪过的只有幸
灾乐祸,而秋晴霜只是流露出一丝悲哀,但最后就只是闭着眼睛,继续学着自己
之前模样咬着下唇默不作声。

  「谁说当着妓女就不能当将军了?说不定这个的秋大将军以前就是靠身体来
犒劳士兵的,那些人绑她过来的时候说不定她自己还在暗自兴奋呢!」

  这纯粹就是无稽之谈了,毕竟秋晴霜之前还从流出了属于处子的血液,不过,
这并不影响面前的这一群家伙来借此贬低羞辱面前的这位落败的少女将军,他们
权当完全没听到屋外的声音,而是开始从两边悄悄围在了秋晴霜的身侧。

  「咿!」

  悄悄挺立的粉嫩乳尖被人捏紧,突如其来传入脑髓的快感让秋晴霜忍不住再
一次发出了娇呼,而这一次,快感就好像是袭来的浪潮一般,连绵不断的冲击着
少女娇小的躯体,她微微睁开眼睛,见到的是几双粗糙的大手,正不怀好意的玩
弄着她胸前娇小的乳鸽,拔弄着其上的蓓蕾。

  「听说,女人这里起来的意思就是动了情,秋将军,你就别忍了,大家都在
等着听呢,叫一叫不会少块肉的。」

  「做…梦…」

  然而身体的本能并不会受到少女自己的控制,因为快感而不自觉贴合住肉棒,
分泌出淫液的温暖蜜穴让操弄着女孩身体的男人感觉到愈发的兴奋,原本探寻着
女孩快乐点的肉棒不自觉的轻轻一挑,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地方,女孩不自觉的挺
起腰肢,双腿像是之前窒息了一般胡乱扑腾,贝齿死死的咬住了下唇,细密而又
剧烈的甜美喘息伴随着微微上翻的眼瞳而一并传递而出。

  「嗯——!!!哈…?」

  原本便已经完美贴合肉棒的小穴再度缩紧,这一次几乎是要箍住了肉棒,随
后,一阵如水般的淫液像是涌出的泉流一般滴滴答答的从半空中滴落,男人只觉
得自己的肉棒被箍得生疼,但也硬的生疼,面前的少女虽然仅仅只是第一次接受
男欢女爱之事,但身体的淫乱程度却比那些青楼里精心调教出的花魁还要剧烈,
看着两眼无神流着口水,裸露着的娇小胸脯剧烈起伏着瘫在众人的怀里明显是被
艹到失神的小女孩,男人再度瞄准之前让对方失态的位置,腰身像是享受着交欢
的野狗,再一次开始了无止尽的耸动。

  「啊~ ?噢~ ?不行…那里…咿?」

  含糊不清的求饶终于从那张嚣张的小嘴里被吐出,趁着少女还尚未恢复理智,
不会胡乱挣扎,也趁着刚刚因为少女的高潮而暴涨的性欲,有几个人终于大着胆
子偷偷解开了女孩手腕上属于锁链的束缚,几根早已经因为过度的等待而渗出汁
液的肉棒没有更多犹豫的捅向女孩娇嫩的掌心,感受着那因为挥舞了多年兵器而
有了微微薄茧的细指,想象着这样惹人怜爱的少女为了保卫家园而在南征北战,
最终却只能在自己曾经保卫的城池中被一群像自己这样的敌国士兵轮奸,屋外还
聚集着听墙根的百姓,原本仅仅只是享受着那冰凉稚嫩小手触感的肉棒也忍不住
再度涨大。

  亮晶晶的汁液混合着细密的汗珠逐渐浸湿了少女凌乱的裙裳,无意识伴随着
快感乱抓的手指也刺激着肉棒让女孩稚嫩的小手上也沾满了淫靡的液体,原本只
是软软的搭在男人身边的两只细嫩的小腿也被几个士兵所看中,其中一只被脱了
鞋袜,任由白皙娇小的玉足裸露在空气中,随后被某位士兵的手掌所握住,按在
了自己身下的雄根之上,随后任由对方玩弄的力度而反复撸动取悦着对方,另一
只鞋子则是半脱不脱的挂在脚尖,趁着脚丫上套着的袜子与绣花鞋所形成的间隙
抽插着,似乎甚至还打算射入对方的鞋子里让少女就这么穿着,也不知道是哪位
士兵有这样的雅好…

  男人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欣赏着因为自己将少女操弄失神而享受着少女身体各
处的同僚,一边愈发兴奋的将自己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送入秋晴霜的身体中来让
那小小的幼穴痉挛着继续溢出汁液,感受着少女仿佛已经逐渐被自己强行抽插成
自己肉棒形状的甬道,终于,伴随着对于少女敏感点最后一次的深切插入,滚烫
的精液从龟头处毫无保留的向那个部位喷涌而出,浓厚的浊白液体就这么一次次
的浇灌在了少女最为羞耻酥服的位置。

  「嗯啊~ ?不要,那里,那里要坏掉了…太酥服的话会…咿咿咿——???」

  没有丝毫遮掩或者是羞耻的淫乱尖叫声从小少女嘴里传来,伴随着精液的注
入,少女也经历了迄今为止最为猛烈的一次高潮,她的身体几乎像是要将自己纤
细的腰肢折断一般的剧烈跳动着,已经彻底沉沦于情欲的诱人红瞳满是无知无觉
的欣喜和满足,努力后仰的小脑袋还没来得及回神就被不知道那里捅来的肉棒再
一次的狠狠填满,刚刚才抽离肉棒的淫穴也还没来得及流出多少满溢的精液就立
刻被下一位的坚硬所填满…

  「嗯呜~ ?呜呜…」

  满足的欢愉鼻音从秋晴霜的喉咙里发出,看来以刚刚高潮过的身体的敏感程
度,直接再度被另一个根完全不同的肉棒所插入的快感还是让她没有半分反对的
完全沉沦与欢爱的快乐。

  这一次的士兵很显然没有像之前的人那样的闲工夫,但已经彻底被高潮与媚
药的情欲所侵蚀的大脑让肆无忌惮的抽插也变为了蚀骨的快感,甚至让秋晴霜不
自觉的扭动起了纤细的腰肢,想要从那根巨大的肉棒上获取更多的刺激。

  「嘶…这娘们儿还真是够骚,现在恐怕已经彻底被玩成那些离不开男人的娼
妇了吧?」

  险些让男人射出精液的快感让他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但为了维护自己
的面子,也为了更好的羞辱少女,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这样半开玩笑的话。

  「哈,那也说不定,她这个样子虽然看着有些小,不过应该也已经过了及笄,
被我们这样射进去恐怕过几个月就要大起来肚子了。」

  「那岂不是成了不知道孩子爹是谁的荡妇将军了?这倒是有意思,喂,那个
谁,你听到了没?快说自己是荡妇将军。」

  原本抽插着秋晴霜小嘴的士兵拔出肉棒,果真拍着少女将军的小脸凶恶的逼
迫着她说出淫乱的话语,而此时此刻已经彻底失去自我意识的秋晴霜只是用迷离
的眼神看着那些似乎相当期待的,甚至连小穴的肉棒都不在抽插的士兵们,有些
含糊不清的开口。

  「秋晴霜是…喜欢士兵肉棒萝莉荡妇将军…那个,叔叔们…秋晴霜还想要酥
服…」

  一瞬间,众人停止抽插的肉棒仿佛再度坚硬了几分,愈发猛烈的抽动让已经
失去理智的秋晴霜噫噫呜呜的发出满足的媚吟,随后开始了新一轮的淫虐…

  就这样,几乎是数不清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开发着少女身体的各处,直
到第二天雄鸡啼鸣,天边微亮之时,无止尽的奸淫地狱才就此罢休,伴随着一位
又一位的士兵神清气爽的整理好盔铠走出屋子,假装凶恶的驱赶着屋子外的百姓,
几乎微不可闻的妩媚稚嫩呻吟从布满淫靡气息的小屋中传来。

  一名全身上下布满浊白色的液体,几乎要被精液淹没的小小少女正睁着自己
无神上翻着如同玛瑙般瑰丽的绯红色瞳孔瘫倒在地上,微启的淡粉色薄唇口齿不
清的喘息与呻吟着什么,黏连着精液与银丝的粉嫩小舌头无力的垂落在一边,任
凭甘美的透明津液从嘴角混合着精液缓缓滴落,但却又露出一份像是沉浸在什么
里面一样的享受神色,身下原本光洁无瑕的幼穴与菊穴处都因为过度的玩弄而翻
露着淡粉色的肉壁,白皙幼嫩的肌肤上没有一处不被精液所浸满。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秋霜篇》——“因为找不到古代背景萝莉文索性自己写了!”】【作者:萝莉控白鬼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