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Project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34浏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作者:sheepkill
字数:10477

              5、爱的下午茶

  周日,清晨,在幻想乡的贤者八云紫离去后,灵梦下定决心在八云邸好好睡
个回笼觉再做下一步打算……结果,不知是因为劳累还是床铺过于舒服,好吃懒
做的博丽巫女一直睡到了下午;好在宅子并不需要自己去打扫整理,巫女偷偷穿
上自己的衣服后就赶快溜走了,把被两人弄得乱糟糟的房间都扔给了紫的式神蓝,
而自己去琢磨着怎么解决肚子实在饿得快不行了的问题——都怪那老太婆家里几
乎什么吃的都没有,灵梦这样嘟哝着。

  那么,不妨就去那位家里吧,她应该会好好招待客人吧?不过,说起来,也
好久没主动去过了……

  「稀客,欢迎,博丽巫女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搅动着手中的咖啡,
相貌标致的可人儿抬起被长长的金色睫毛盖住的眼眸,不咸不淡地对不请自来的
客人打着招呼。

  「呀……都不知道你是真心客套还是讥讽了,哎……就是那个,有没有东西
吃……我都快一天没正经吃饭了。虽然现在应该不是该吃饭的时间吧,不过我想
你这里应该总会是有的……」

  巫女小姐有些尴尬地用手指玩弄着垂下的鬓发,似乎是不知怎么该和这位旧
友好好相处。

  「哦?这么想吃东西怎么不去红魔馆?那儿的主人巴不得你天天都去一起用
餐呢。」

  放松地把双腿架到桌沿,漂亮的人偶师却很是牙尖嘴利,一副逮到了猎物的
样子。

  「别说笑了……应付那个小蝙蝠要麻烦死了,至少你这里舒坦点。」

  「可是,我也不一定……会让你很舒坦吧?」

  即使脸上依然是人偶式的标准微笑,优雅地撑在下巴下的双手手指以难以被
察觉的幅度动了动,手持尖锐银色短矛的人偶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博丽巫女的背
后。

  「哎行了行了……今天不是来打架的别那么紧张嘛;求你了爱丽丝我真的快
要饿死了,我可是你的人类好朋友啊,你怎么能看着朋友饿死呢……」

  不知何时,巫女的中指和无名指也悄悄夹住了皓腕后藏在衣袖里的符纸,但
比较少见的是嘴上依然在向爱丽丝求饶——看来是真的很饿。

  「因为你身上的……有点让人讨厌,还以为又是那个老妖怪玩什么把戏呢。」

  放下架起的双腿,眼神起了变化的爱丽丝往前坐了坐,盯住了博丽的双瞳。

  「……你在……说什么……我身上吗……爱丽丝,你不会……」

  「谨言慎行哦。」银色的矛尖似乎离自己的后腰更近了。

  「……哦?嗯……这个?看来,是我这个巫女不中用了……这都没发现……」

  自己腰后的大蝴蝶结上多了一条红色细丝带,虽然妖怪气息很淡,但那是在
没灌注自己灵力的状态下。扯下丝带,系在自己手腕上,稍稍催动,空气中扭曲
的波动就已经肉眼可见了——看起来,是老太婆不放心留下的小帮手,说不定顺
着这条丝带还能找着她呢。只不过,这东西让警觉的爱丽丝还以为是什么不好笑
的玩笑或挑衅……

  「哎呀……你放心,不对,也不是放心;就是,她刚刚为了办一件很重要的
事去外面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这也许是她临行前送的礼物吧。」

  魔法使的眼神似乎都有着特殊的魔力;放在平时,灵梦肯定要与人狠斗几句,
但今天,却不知道为何生怕惹火了爱丽丝。

  「礼物?明明是人家远行,你不给别人送礼还倒收起礼了?你到我家做客,
我是不是也该给你送礼啊?」

  「嘛,这个,来者不拒,来者不拒嘛。」

  爱丽丝小姐好像很罕见的在……生气?不过据说上次她们很久未见后再见面
时双方就唇枪舌剑战了好久,也许这也是打招呼的一种形式吧。

  「说吧,想吃什么?」突然断掉了话头的爱丽丝离开椅子站了起来,一抖小
手,从背后钻出两只可爱的小人偶,准备听主人的命令尽心招待客人,让额上都
快渗出汗的灵梦好好松了口气。

  风卷残云般消灭了作为餐前甜点的小饼干后,灵梦已经在敲着桌子焦急等待
正餐了。虽然爱丽丝事先声明「魔法烤炉现烤也很快」,但期待已久的蛋糕和茶
迟迟不上还是让灵梦的肚子咕咕叫得更响。

  「好了,蛋糕来了。」

  端着一大盘切好的蛋糕走过来的爱丽丝步伐稳健而不失华丽,不紧不慢,一
红一蓝两只精巧的布人偶还在盘子上有条不紊地给蛋糕涂上最后的奶油和可可粉;
不过现在灵梦眼里只有老远就闻到香气的蛋糕本身,其他什么都不想去看。

  走到灵梦身前,放下银盘,表情变得有点奇怪的爱丽丝问了一个同样奇怪的
问题。

  「茶,加奶的话,现做吗?」

  已经很久没有到爱丽丝家来做过客的灵梦一时间有点转不过脑子:这是什么
餐前礼仪吗?还是说需要客人自己选择或动手?正在低头思索,却未曾注意到样
子古怪的人偶师已经近至身前。

  略带粗糙触感的手指强迫自己抬起了下巴,就连领巾也好像被掀起了。青蓝
色的瞳孔和自己四目相对,鼻尖也都快挨在一起了;已经记不清上一次自己和爱
丽丝靠得这么近是什么时候,但人偶师好像从来没有如此「强硬」过。

  「爱……爱丽丝?」

  「我听着呢。是想说离得太近了吗?」

  「不……不是,不赶紧用餐的话,会、会凉的。」

  「对啊,所以我在询问客人该怎么选呢。」

  「选?选什么啊……」「当然……是这里了。」掀起自己领巾的手指不老实
地滑入了弹性十足的乳球间的深隙,指腹沿着谷底的薄嫩肌肤慢慢来回抚摸。终
于意识到爱丽丝在说什么的灵梦心跳开始变快,脸上也晕染上了薄薄的粉红色。

  「昨天……很尽兴吧?几乎不用动什么脑子,闻都能闻出来。今天,别人走
了,就到我这里来……怎么说好呢?灵梦小姐不会以为我是什么好心人吧?」

  手指轻轻敲动,听话的人偶从腰带里扯起了博丽的巫女短衫,再慢慢向上卷
起。虽然自己的双手并没有被束缚住,但灵梦似乎还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现
在任由爱丽丝戏弄的事实……毕竟想过来蹭吃蹭喝的确实是自己。

  巫女小姐粉白丰满的胸部就这么暴露在爱丽丝的玩味目光下,不期而至的纤
细手指直接沿着峰峦的曲线滑过细腻乳肌,来到粉嫩乳晕的下方,指尖从下往上
轻轻弹动乳首柔软乖巧的樱桃,从爱丽丝挟住灵梦下颌的手指就传来了预料之中
的微颤。敏感的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率充血挺起,再用指甲轻刮也慢慢涨起的乳
晕,巫女的呼吸也变得深沉,面对面时,能感到甜甜的吐息也更为炽热。此时,
再去用略有茧子的指腹摩挲拧动完全充血的乳尖,洁白的液珠便会在乳首被迫的
跳动里从乳孔中跃动而出;每次用指甲稍稍用力弹刮,带着少女体香的液滴便会
从乳头直接跳落在餐桌光可鉴人的桌面上;推过杯盏,纯白色的母乳便落入了瓷
杯中,在清澈的茶水里慢慢化开。

  「怎么?是选自己的呢?还是……我的呢?」

  不知何时,人偶师胸前的纽扣也在人偶灵活的手中被解开,就连内衣也不见
了。同巫女小姐一样饱满浑圆的奶球随着衣襟的敞开而裸露。保持和巫女对视的
姿势,小小的红蓝二色人偶钻进了爱丽丝的怀中,一边一个,用那几乎注意不到
的小小嘴巴轻轻刺激埋于乳晕间的陷没乳头,细小的舌尖深入还未醒来的乳孔。
坚韧材料制成的小手托起沉重乳肉微微晃荡,静静溢出的奶液一点点填满了温热
的乳窝,浸湿了勤勤恳恳的人偶娃娃。被打湿的布料在敏感肌肤上的粗糙触感让
直视灵梦双眼的眸子也稍稍眯了起来,快感的电流似乎稍稍打乱了爱丽丝的思绪,
抬起灵梦下巴的手指顺着颈项游移,按在了巫女脑后,把自己的额头也贴上了巫
女的额。离得更近的两双眼珠似乎都染上了一抹春情,变得迷离而朦胧。

  「……随便你吧,我,我只想……」

  「饿极了是吗?很难选的话,那就自己招待自己吧……不过,作为主人,我
也当然会用心招待客人的。」

  言语时,二人的脸颊是那样的近,每次唇口开合,都近乎与对方相吻;即使
唇舌未曾交错,互相交换的吐息也足以令人沉醉。驱使如臂的人偶稳稳把精致的
茶杯举到了爱丽丝敞开的衣襟前,收回逗弄巫女小姐艳红乳头的手指,托起自己
的樱色乳首轻轻挤弄,涓涓母乳便画着优美的弧线喷洒在了杯中。少许洒落在杯
口外的乳汁让爱丽丝似乎有些不悦,指尖探入暖呼呼的敏感乳窝中轻轻揉捏,羞
涩的乳头便探出来;抬起瓷杯,将乳首搁在杯沿,弹软的乳肉压在杯口上,杯壁
就深深陷入了雪白的凝脂里。撑不起自己重量的乳首乖乖没入了茶水的液面之下。
热热的红茶把乳头泡的暖酥酥的,樱色的乳头和乳晕也好像都醒了过来,在平静
的茶杯里止不住地轻轻跳动;生怕乳汁飞溅而出的爱丽丝只好握住丰硕乳房的两
侧,轻轻揉挤,而不去触碰在热茶里变得过分敏感的乳首。听话的人偶用银匙细
细均匀搅散茶水里汩汩涌出的奶液,直至原本清澈的深红液体变得浑浊,再到浮
上一层枫叶色的奶沫。有时,银匙触碰到被茶液烫得更显敏感的乳头,爱丽丝原
本目不转睛与博丽对视的眼眸便会在一刹那稍稍低垂眼睑,光洁的额头也会轻轻
磨蹭,不弱于灵梦的沉重吐息也会抚过巫女小姐的面庞,让灵梦知道人偶师的情
欲也在慢慢上升。

  「怎么?没听到吗?客人也是需要自己动手的哦?」

  「爱……爱丽丝?你说……什……」

  没有留给灵梦言语的机会,爱丽丝本来就离得相当近的粉唇径直贴上了自己
的唇口,封住了自己的声音。虽然那双一动不动的眼珠传递过来的信息不甚明朗,
但人偶在桌上推过来的茶杯,显然是在暗示自己……也像爱丽丝那样……对吧?

  被小小人偶推过来的茶杯正立在自己涨鼓鼓的胸脯下,早就渗出的丝丝母乳
沿着光滑的肌肤一滴滴落入杯中——不过,爱丽丝恐怕想要的不仅仅是这些吧?
被咬住双唇,转不过来的灵梦只好有点笨拙地捧起自己一只在溢出奶液的乳首,
虽然昨天已经挤过,但少女的身体好像过分的有活力,今天又变成这个样子……
只是用手掌捧起,原本还只是一滴一滴从乳头涌出的乳汁就聚成束了,飞过杯口
落在了桌上;不得已,灵梦只好两只手环握住小半个乳房,拇指稍稍用力让乳头
对准瓷杯,再用其余手指去挤压充满了汁水的乳肉。

  「嗯哼……嗯……」

  似乎是灵梦低估了自己的力度和装满了母乳的胸部的饱涨程度,突然被纤细
手指压入,乳汁凝成的水柱从细不可见的乳孔如离弦之箭般直直射入了杯中。娇
嫩乳头突然传来的涨溢感让灵梦想张口呻吟,可唇口被人紧紧咬住,只好就这么
哀喘;湿湿的喘息都被爱丽丝照单全收,再被吐出到自己脸上,比交换津液还羞
人。

  瓷杯好多,灵梦默默想着……眼见一杯已经被小人偶调好的「奶茶」被拿走,
更多的杯子又被搬了过来,甚至还有空杯,爱丽丝到底在想些什么嘛……那双一
直看着自己的眼睛也猜不透,再这么挤下去的话,人家,人家,脑子真的会更乱
啦……

  不知过了多久,已经不记得自己挤满过多少瓷杯的巫女,乳头已经变成了情
欲满满的深红色,而喘息也更为剧烈了。明明一直在吻个不停,但口舌的燥热让
灵梦实在忍不住去主动勾搭爱丽丝那条小舌头,但似乎有意挑逗灵梦的人偶师却
巧妙地让舌尖一直和灵梦的柔舌保持若即若离的感觉。湿湿滑滑的肉舌在狭小的
口腔中灵活自如,让灵梦不得不去把红唇吸得更紧,俏脸上的绯红也变得比夕阳
还艳丽,全然未注意到爱丽丝早已松开了唇齿,现在是自己在无度地索求。终于,
主动伸入了自己口腔深处的柔舌变得温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紧紧卷住,品尝
……但那份传递过来的津液却一点都不解渴,反而把身体弄得更为燥热。而爱丽
丝的双眼,也似乎透出了一丝笑意。

  敲敲……脑后手指的轻敲让灵梦春意盎然的小脑袋恢复了点正常,看出了爱
丽丝想说些什么的博丽下意识松开了唇舌,却被爱丽丝快如闪电的纤指夹住了还
未收回的舌尖。

  「那么,下午茶好像准备得足够充分了?嗯……不对,好像还是差点什么…
…那就,这样如何?」

  湿滑的舌头被有力的手指夹住稍稍拉出嘴巴,爱丽丝的唇瓣给灵梦的舌尖送
上深深一吻,肉肉的唇珠软软蹭过,细细舌尖轻扫,难以言说的酥痒触觉让灵梦
又舒服又害羞。但当爱丽丝松开手指,收回唇舌时,随着那条津液丝线的断裂,
灵梦却发现自己身体好像动弹不得了。

  「怎么?不习惯吗?博丽的巫女,也会上这种当呢。」

  灵梦的手指仍在不知疲倦地挤弄自己的漂亮乳房,但这已经是人偶递过来的
最后一个瓷杯了。当爱丽丝饶有兴趣地看着茶杯被注满后,抬起手指,博丽巫女
的两只小手就乖乖一手一只托在丰腴的乳下,显得巫女很是淫乱;再用手指抚过
裙下的圆圆的膝盖,无论灵梦多么不服气,澄澈眼珠里有多少怨念,匀称的大腿
自然而然地分开挂在了座椅的扶手上,早已等待在两侧的人偶掀起裙子,没费什
么力气就撕开了薄薄的贴身衣物,把少女的可爱禁处完全暴露在爱丽丝面前。

  「是昨天兴奋透支了吗?居然还没有一滴渗出来,有点失望哦。」

  白净的肌肤间几乎看不出那条隐秘的蜜裂。舔舔自己的手指,爱丽丝取过最
后一杯灵梦的乳汁,倒在了巫女可爱的小肚脐上。虽然刚刚从少女身体里流出的
液体还带着少许体温,不是那么冰冷,但小肚子上奶液淌过的痒酥感觉依然让少
女的腰胯微微颤动;一阵暖流缓缓沿着光洁平坦的小腹流过那小巧的花瓣与狭缝,
再被俯下身子等待多时的爱丽丝小口小口地舔进嘴巴里。而只能微张着小嘴,连
稍稍探出的舌尖都无法收回的灵梦除了让香涎从舌尖和嘴角肆意流淌之外什么都
做不了,只能哀怨地看着爱丽丝在自己的下身用灵活的舌头一点点舔舐,直到紧
致的狭缝也被自己的芬芳母乳沁渗而入。

  「很甜呢,是灵梦的母乳的味道,还是,这里的味道呢?」

  原本和周围的肌肤一样白净通透的樱丘由于温柔舌尖和奶液的触碰而变得兴
奋,慢慢充血,悄悄裂出一条狭缝来。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爱丽丝旋转着舌
尖,借助乳汁和津液的润滑探入了花径门内,细细向上摸索,很轻易的就找到了
那颗早就涨起的小小阴蒂;瓷杯里剩下的最后一点乳汁,当然是要用来浇灌这颗
最最可爱的蜜豆啦。随着温热乳汁的淋下,湿热舌尖扫过小豆子的频率也在上升;
直到最后一滴母乳正好滴落在豆豆上,爱丽丝用牙齿噙住绵软娇嫩的肉豆轻轻啮
咬,除了让灵梦的淫乱喘息变得更沉重以外,巫女的腰背仿佛要脱离魔法束缚似
的剧烈颤动,蜜豆下的深谷也不顾主人的反对,涌出涓涓纯净的黏稠爱液。在一
旁安静矗立的人偶立刻送上之前被倒空的瓷杯,不让任何一滴少女的蜜浆溜走。

  滴答、滴答……量并不算大,但爱液滴落在杯中的水声足以击碎灵梦所有的
思绪——可惜巫女小姐现在连闭上双眼都做不到,不知是由于快感还是羞赧产生
的泪水从眼眶夺目而出,在红到发烫的脸蛋上留下淡淡的泪痕——然而这也不会
被爱丽丝所放过;灵活的手指取代了舌尖,指腹上薄薄的茧子对娇弱的蜜豆来说
效果不亚于齿间的啃弄;爱丽丝如蛇般灵活的舌头攀附上了灵梦滑嫩的脸颊,把
滚落的泪珠全部舔走,还炫耀似的在灵梦的眼前吐弄细舌,再去把嘴角和舌尖滴
落的香涎一扫而空。

  「是不是流出得有点慢呀……要不要这样呢……」

  原本只是轻柔地按摩小豆豆的指尖并没有好好打招呼就钻入了蜜径深处,似
乎是在可怜灵梦的爱丽丝解除了对灵梦的部分束缚,但用极富侵略意味的按头和
缠舌湿吻做了代替。幽深湿热的甬道对手指的环绕超出想象的紧密,但自发溢出
的蜜液仍然让指尖的前进并不是十分困难;明明隔着一层细细的硬茧,但爱丽丝
的指腹似乎仍然感知力超群,十分精准地捕捉到了少女的淫靡肉腔里肉褶格外黏
滑丰富的一小块凸起;在爱丽丝的深吻下无法言语的灵梦只能用急切的喘息哼鸣
表示自己的抵抗,然而这并不会让人偶师用指腹去绕着圈儿摩挲那一点儿媚肉的
速度降低,反而会让爱丽丝用上另一只小手,从柔弱的小腹外用温热的掌心去按
压揉弄阴道内里的手指对应的外层肌肤。花径内外的双重力道和热度对这层敏感
肉壁的刺激变成了连绵不断的细碎电流,从少女的美妙圣地蔓延到美丽身体的全
身各处,激起一阵又一阵哀羞的震颤,和被爱丽丝的唇口所吞下的浪吟。粘稠的
液体被搅动的声音也在安静的午后小屋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好像都堵在里面了呢?会不会很难受呢?那……灵梦你,也一定不会反对
这样吧?」即使松开了巫女的唇瓣,但爱丽丝似乎还是不想让博丽说出什么话来;
稍稍直起身子,刚刚才挤过母乳的晶莹乳首被爱丽丝当成了安抚情绪的奶嘴塞进
了灵梦口中,似乎,也算是一种补偿?被绵软乳肉填满了嘴巴的灵梦只好无可奈
何地把身体的快感和心情都发泄到友人的漂亮胸部上,用牙齿轻啮住微微涨起的
樱色乳晕,却故意用舌尖把完全挺起的粉色乳头再按进原本下陷的敏感乳窝中逗
弄,嘴唇紧紧裹住大团乳肉不放,狠狠吮吸,娇艳花苞里犹存的汁液溢射而出,
来不及品茗就被巫女咽下。遭受到博丽突然反击的爱丽丝腰肢一软,整个人扑倒
在灵梦身上,矜持的小口也差点漏出几丝呻吟。

  「我话还没说完呢,客人这样着急真的好吗?那就惩罚力度大一点吧……」

  怎么惩罚呢?原本只是轻揉的指腹突然向上撑起;小腹外的掌心也改变了用
力的方向,从那一点外一直抚慰到花瓣的边缘,还不忘揉了揉被冷落多时的小豆
豆。从被手指撑开的穴口里很快淌出了量明显变多的清澈粘液;热腾腾的爱液在
爱丽丝灵活双手的反复爱抚中一点点滴满了精致的瓷杯,而嘴里还含着爱丽丝乳
首的灵梦除了趴在爱丽丝胸脯上拼命喘息外,就连卷动舌头对人偶师的乳头发动
进攻都不能好好做到了。

  「那么,在开始前,我还是想先尝尝客人的味道……当然,客人优先,而且
客人好像已经主动试过一点点了,礼尚往来,你说不对不对,灵梦?」

  放下灌满了少女蜜浆的瓷杯,抽出满是粘稠春露的手指,爱丽丝用略带兴奋
的眼神看着嘴巴离开了乳肉只能发出沉重吐息的灵梦,把纤细的玉指塞进了合不
拢嘴唇的巫女口中。对还没反应过来的灵梦来说,除了按住自己舌头的有力指尖,
弥漫开来的是和乳汁不一样的可口滋味,黏腻的口感被若隐若现的酸楚所淡开,
被迫咽下后是悠久的回甘;然而,当博丽意识到爱丽丝的手指来自何处时,霎时
间刚刚褪去潮红的面颊又附上了一层颜色,还不怎么使得上力的柔舌也努力想把
爱丽丝的指尖推出嘴巴外。但刚刚身体在剧烈的春潮震颤中几乎消耗了难以移动
的肢体里所剩无几的体力后的灵梦怎样才能和人偶师相抗衡呢……不止是舌尖,
爱丽丝灵巧的指头几乎玩弄了灵梦的整个口腔,而贪婪的粉唇则直接去寻找在魔
法丝线控制下被巫女的双手主动奉上的乳首,格外丰满的坚挺胸部尖端的乳晕和
乳头反而很是娇小,即使是爱丽丝的小嘴也能一口含住,让两颗不听话的樱桃在
齿舌间滚动,榨取甘甜的少女乳液,在舌尖反复品尝后才咽下。

  「咕——」可怜的灵梦肚子里传来的奇怪声响打断了人偶师的无度索取——
毕竟爱丽丝也不是什么恶魔嘛。眼见爱丽丝收回手指和嘴唇,暗暗舒了一口气的
灵梦感觉似乎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不过那是不可能的。被人偶推过来的确实
有还在冒着热气的蛋糕,整齐排列在具有保温功能的茶盘上的瓷杯也都装得满满
的,不过,爱丽丝对巫女小姐身体的束缚并没有解除;焦急的灵梦除了吞下由于
腹内空虚而难以抑制的口水外,什么都做不到。

  「这一层,是灵梦的乳汁调好的茶;这一层,是身为主人的我的。那么,客
人你,现在怎么选呢?」

  敞开衣襟斜靠在桌前的爱丽丝看起来仍是那么优雅,但充满桃色挑逗意味的
词句却让爱丽丝显得颇有几分欲念。完全搞不懂爱丽丝在想什么的灵梦只好没好
气地回复:「我说,爱丽丝啊,能不能别折腾那么多了,假如我有什么错,我都
认了可以吗,但是我真的很饿,干脆你说什么是什么吧,反正我又不能动……」

  「那,这是灵梦自己说的哦。」

  一个清脆的响指过后,两只手脚麻利的人偶分别给灵梦端上了用人偶师的奶
液调制的红茶,和切好的蛋糕——不过,被「不怀好意」的爱丽丝浇上了一勺属
于灵梦自己的少女蜜液。目睹了爱丽丝的「小动作」的灵梦脸红到似乎额头的香
汗流过面颊就会被蒸发掉,但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美餐」;巧克力略带苦涩的
香甜,蛋糕本身的松软绵长香味,再加上自己的琼浆的少女芬芳滋味,在飘着浓
郁奶香的红茶衬托下反而有种独特的美味;也许心底仍在小小的抗拒,但舌尖的
口感却让人欲罢不能,让灵梦一口一口吃掉了这块增添了自己印迹的独一无二的
茶点。

  「吃得很开心呢?那我作为主人也不客气咯。」

  爱丽丝第一杯取走的也是「自己的」红茶,抿了一小口,细细品茗后,歪着
脑袋对灵梦说道:「你,好像真的很久没有来过我家做客了呢。一回想上一次这
样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总能让人想到把小铃养大的日子,不知道小铃那时会不
会分出哪天喝的是哪个妈妈的母乳呢?」

  不过,现在的灵梦好像对爱丽丝的话语充耳未闻,只顾着填饱肚子,连现在
自己的吃相和姿势是多么丢人都不在意了。

  「灵梦的母乳,与我自己的相比,似乎有种纯净过头的少女香甜,与其说是
奶味,不如说是青春的精华——很让人上瘾呢。」

  「但是,不知道客人会怎么评价主人的呢?」

  爱丽丝的话音刚落,不知是出于什么理由就解除了对灵梦双臂的束缚,巫女
才得以活动活动双手,而不去摆出那个托起自己硕乳的羞人姿势,只是双手不停
把茶和点心填进嘴里——此时,埋首于面前的餐点中,也许算是一种逃避爱丽丝
这个过分提问的不错方法吧。

  一杯饮尽,肚子里终于垫了点东西的灵梦得以喘口气恢复了下体力,虽然如
今自己双腿大开挂落在座椅扶手上,花瓣间爱液仍未干涸的诱人体态也不能说是
终于得到了解脱,但终于多少有底气去对这位今天就没怎么给过自己好脸色的
「友人」使使小性子了。

  「问我?哼,我又没像您精致生活一样一滴一滴的去尝个仔细,我哪说得上
来?」

  「那也就是,没喝够喽?」

  以为又会被人偶给强行塞来带着爱丽丝体香的红茶的灵梦赶紧做好了用巫女
的符纸定住人偶的准备,然而迎面而来的却是和自己的浑圆胸部一样丰满的厚实
乳肉,把巫女整个俏脸都埋了进去,以至于刚刚抬起的手臂就这么又软了下去,
下意识抱住了爱丽丝那纤柔的腰肢。

  「所以,为什么不多来看看我呢?」无声的夕阳下,能听出爱丽丝的声线里
有一丝幽怨。

  博丽无语凝噎。

  并不是因为自己现在埋首于人偶师的绵柔乳肉中而口不能言,爱丽丝的双手
也仅仅是轻轻搭在自己的头顶,抚摸着亮丽的黑发和经过风霜岁月磨洗变得有些
褪色的大蝴蝶结;而是,自己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爱丽丝。

  是啊,可以说事情太多了。幻想乡越来越热闹了,但自己是不是也冷落了太
多人呢……

  「谢谢你……对不起……」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那样的亲切。往日风风火火的巫女也会有这样温柔的一
面,虽然不能说双方是绝对是心意相通,但博丽巫女似乎早就知道爱丽丝会解开
自己身上的所有魔法束缚;当灵梦用手扯下爱丽丝的披肩,打破了隔阂的情人开
始互相轻解罗衫,直到爱丽丝躺在了身后的宽大桌面上,易被碰倒的杯盏都被人
偶撤至了二人的身旁。爱玩的博丽,把头枕在爱丽丝的香肩上,一手和爱丽丝十
指相扣,另一手则逗弄着爱丽丝那高挺的花苞,把带着甜蜜香味的奶液弄得到处
都是;不安分的赤裸嫩腿和爱丽丝那穿着纯白纤薄丝袜,长度惊人的双腿勾连厮
摩。被充沛灵力滋养的肌肤比上等的丝织物还要柔滑,即使用力缠住双腿,也难
免互相打滑,逗得二人咯咯直笑。

  把玩着爱丽丝弹性十足的的娇乳,嘴上不甘落入下风的灵梦试图找回之前丢
失的威风。

  「都说是我的错,难道爱丽丝就没错吗,哼,多去神社找找我也可以啊。」

  「你是大忙人,全乡里大小事都全系于你一身,我当然不会去打扰……」

  突然变乖的爱丽丝让灵梦有点不适应,但还是一句比一句咄咄逼人。

  「好啊,我知道了,其实你肯定是去勾搭别的女孩子了对吧!」

  「是又怎么了,反正灵梦又不肯来找我……」

  「好啊你,看我不……哎……哎哟……」

  躺在桌上的爱丽丝巧妙地转了个身,拉过二人十指相扣的那只手,就把原本
枕在自己肩头的灵梦压在了身下,还一口温柔地咬住了灵梦身上不为人知的的弱
点之一——灵梦永远高挺的巨硕乳峰的秘密。或许是早早就用过巫女的秘术当起
了妈妈的缘故,那对格外朝气十足的胸部里有着和少女的傲人尺寸完美相称的一
双韧带;从平日露腋的巫女服下,除了诱人的满溢侧乳,还能瞧见从锁骨下悬起
的完美曲线。而现在,被脱去了巫女短衫的灵梦胸前的春色一览无余,爱丽丝的
银牙就正咬在这条酥嫩的乳筋里最敏感的一点上;只是被牙尖轻轻啃咬,灵梦便
不自觉地蜷缩起了腰背,口中硬气十足的话语也变成了千娇百媚的呻吟;而当爱
丽丝用上灵巧的手指从侧乳肌肤下探入颇为得意地揉弄,更是让这对无时无刻都
不在生产少女香醇体液的美乳兴奋了起来,不受控制地激射出许多新鲜的洁白乳
汁,让巫女的呻吟变得更为深沉淫靡。

  「爱丽……爱丽丝、你……哼呀——哎呀……哎,哎,哎!又要,又要……
啊!好多……别,别玩那里了……真的……快不行了,我的乳头,胸部里面……
啊,不要哇——哈、啊哈,好痒……不是、麻酥酥的……好舒服……啊!不能咬
……求求你……」

  一直到巫女小姐的侧乳都沾满了整齐的牙印和斑斑点点的水痕,爱丽丝才肯
稍作罢休——不过,灵梦美妙绝伦的身体其他部分当然不会被放过了。从平日里
颇为引人注目,毫不遮掩地露在众人眼前「不知羞耻」的光洁美腋开始,爱丽丝
的唇舌几乎遍尝了这具玉体的每一个角落。有时津液用尽,随手取过人偶递过的
一杯奶茶,毫不顾忌地洒在博丽的玉嫩肌肤上,轻轻舔过便满嘴生香。有时博丽
娇喘无力,便知是巫女由于欲望的快感兴奋过度,体乏力虚,便由爱丽丝小啜一
口茶液,唇舌相依嘴对嘴喂过,还不依不饶地追问「这是谁的茶」。

  「是……是爱丽丝的……啊哈……嗯……嗯、嗯呀……爱,爱丽丝的乳汁…
…比我的更甜,像……像蜂蜜一样……嗯呀,不要玩那里,不能……」

  当然,最让爱丽丝感到兴奋的,是用唇舌送过那一杯独特的少女蜜浆时。无
论灵梦在快感的浪潮中沉溺得有多深,当舌尖触碰到熟悉的黏腻口感和芬芳滋味,
一定会双目圆睁,粉拳虚握,不住地捶打爱丽丝的肩头,只恨口中发声不得,腰
肢也被爱丽丝的娇躯压住无法逃离;反而双腿会缩得紧紧地悄悄夹住,试图不让
下身羞人的黏腻水声过于放浪,却被绕过了腿弯的指尖不受阻碍地深入,搔挠花
瓣的内侧和一跳一跳的小豆子,惹得灵梦的腰肢颤抖得更为激烈,差点都脱开了
爱丽丝的覆压。

  「今晚……不能走哦……」

  当爱丽丝径直抬起一条汗津津的肉腿搭在肩头,博丽门户洞开的少女蜜径立
马被不亚于灵梦的樱色淫乱穴口紧紧吸住。交错张开的花瓣饥渴难耐,唇瓣的肌
肤和内里的阴肉又是那样黏滑,丰沛的清澈爱液更是让来回的旋转研磨失去了任
何阻碍,肉腔深处纵有万般吸力,也只能让敏感的小豆豆和穴口嫩肉被来回摆弄,
让欲望的厮摩更为淫乱,却不能阻止其一分。

  二人蜜穴的紧密结合处溅射出的混合淫汁也不会被浪费,精巧的人偶会在主
人的指挥下吸走每一滴潮水,然后再与肉体相合中的少女亲吻,给二人都传去蜜
液的香和回甘滋味;在此起彼伏的少女娇吟中,两只辛劳的人偶可能一直要工作
到明日天明。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东方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