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永夜抄》咏唱组Bad End线小故事】【作者:sheepkill】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35浏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作者:sheepkill
字数:4385

  剧情取自永夜抄咏唱组Bad End线后(部分对话可参考thbwiki关于这条线的记录)

  结果,什么也没解决就到了早上。

  当竹林东边的天空晕开淡淡的鱼肚白时,满头是汗的魔理沙就知道今天又白
费力气了。

  正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时,耳边传来了爱丽丝似乎并不在意这个结局的淡
然话音。

  「还楞在这里干什么?走,回家吧。」

  「回,回哪里的家?」还没从追击灵梦的战斗中喘过气来的魔理沙似乎脑子
也打了结,结结巴巴地回着爱丽丝的话。

  「当然是回魔理沙家了。」

  爱丽丝为了解决今晚的异变主动来找魔理沙帮忙,却很罕见的没有回自己的
家——可能是太累了。虽然也不是不行,但爱丽丝要在自己家留宿还是让魔理沙
有点不好意思,因为自己的店里可真不像能给客人住的样子。

  「爱丽丝,我……我家只有一张床,而且,店里的样子,你也知道……」

  「没关系。」依然是冷淡到听不出语气来的回复。

  微亮的晨光里,只能看见爱丽丝的金发逆着飞行的方向缓缓飘动,连表情也
看不清。不敢开口的魔理沙就这么默默跟着爱丽丝一起飞到自己家里。

  夜比我认为的时间短呀。

  不过,今夜才要把犯人打得落花流水。

  「好啦好啦,别想已经是昨天晚上的事了。一看就知道你还不甘心。」正坐
在浴缸里想着怎么对付对手的魔理沙被脆生生的嗓音给拉回了现实,只不过爱丽
丝赤裸着身子走进浴缸的行为把魔理沙吓得更厉害。

  「爱丽丝,你……」涨红了脸的的魔理沙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把腿缩过去一点,不太想浪费时间,抓紧时间好睡觉;有足够睡眠,事态
才会向好的方向发展,我很清楚这一点的。」相比于在泡澡时还要扎起蓬松长发
的魔理沙,爱丽丝取掉标志性的发箍后就自然而然的直接进了浴室,显得比魔理
沙还要随便,仿佛这儿本来就是自己家一样。

  对于和爱丽丝一起蜷缩在浴缸里的魔理沙来说,如此近距离下观察这位同是
魔法使的伙伴可是头一回:虽然都是金发,但爱丽丝的比自己的颜色更淡,更闪
亮一点,有好好保养过的头发在浴室的热气里凝结上了点点水珠,比平时还要迷
人。即使是在泡澡如此放松的环境里,人偶般的面孔上依然看不出什么感情来,
不知是汗水还是蒸汽凝结的水珠从完美的脸庞上近乎不着痕迹的滚落,可见人偶
师肌肤的滑腻紧致。比自己丰满得多的胸部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水润的乳肌上
时不时有水珠顺着完美的弧线从深邃的乳沟或峰顶滑落,有点看入了神的魔理沙
在意识到自己的憨态后赶紧垂下眼来躲开爱丽丝可能瞧过来的视线;至于粉白果
实的下半部,调皮地隐藏在水面下的乳首以及其他隐藏在水下的姣好身姿,魔理
沙可不想冒着被惩罚的风险去干偷窥这种自己看来「很不要脸」的事——虽然魔
理沙同样知道自己的各种偷书行为也不是很正当。虽然大家都是女孩子,但基本
的礼义廉耻还是要有吧。

  「好了,差不多了,该睡觉了。」好像在享受自己家的浴缸一样放松地从浴
缸里站起来的爱丽丝似乎丝毫不介意给魔理沙「欣赏」自己的身子,只是还生怕
自己被斥责的魔理沙偏过头去主动拒绝了这一美景,心里想着是不是该给爱丽丝
道个歉:虽然当时碰上灵梦时说的那些话只是为了嘲讽和好玩,但说不定爱丽丝
生气了呢?天亮后就没见过爱丽丝说过几句话,态度也是冷得吓人。

  「睡衣我就直接从你衣柜拿一件了——你应该不介意?衣服我已经让人偶洗
好晾在外面了,你的也是。」

  「知道了!谢谢!」

  还好,至少没到生气的地步,魔理沙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有点疲倦地爬出浴
缸来。短短的泡澡可不能解决今天的激烈战斗带来的酸痛,尤其是那个灵梦,不
由分说把二人打成犯人不说,连着布置两次结界阻拦,自己还跑得飞快;魔理沙
追了半宿也没追上,到了天亮只好铩羽而归。泡完澡后一定得好好睡一觉缓缓,
今晚还得找真正的犯人呢。

  先行钻进被窝的爱丽丝似乎已经睡着了,少女不急不徐的呼吸声令人十分安
心。自从独自开店以来几乎从没和别人一起睡过的魔理沙有些拘谨,蹑手蹑脚的
掀起被子的一角,轻轻地躺在爱丽丝身旁。从后背传来的热度让魔理沙心绪有些
不宁:爱丽丝是「妖怪」吧?已经不需要进食了——虽然爱丽丝也的确会自己做
饭——但她的身体怎么依旧那么暖和呢?

  睡不着的魔理沙翻了个身,却没想到瞧见也是翻身侧过来的爱丽丝的瞳孔恰
好也在盯着自己这边。现在已经是白天了,虽然拉上了窗帘,微微的晨光还是照
了进来,把爱丽丝长长的金色睫毛映得格外好看;漂亮的大眼睛似乎能读出彼此
的心灵,无声的凝视使得魔理沙不敢出声。

  「睡不着吗?」

  「嗯,身上还有点痛。」

  「我也有点睡不着。」

  「……」

  「想不到昨晚和灵梦对打时连言语都不肯落下风的魔理沙现在乖得跟只小狗
一样。」被戳中痛处的魔理沙用长发遮住了自己已经红扑扑的脸,只听见微弱的
声音从发丝中传出:「对不起,爱丽丝,我……」「行了行了,不用说了,我知
道。我也没有生气,只有魔理沙在乱想。天亮了我也的确累了,魔理沙也累了吧?
赌气也是不好的,还是赶紧回家的好。没有精神怎么才能去解决问题呢?」

  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起来的爱丽丝伸手抱住了魔理沙的小脑袋,手指把垂下遮
住脸庞的长发拨开,很久没被人抱过的魔理沙胸口闪过一阵悸动,眼圈有点发烫,
被撩开发丝后与爱丽丝的对视更是让魔理沙心跳加速,有点发烫的血液一波波的
冲击着脸颊。忍耐着不知是害羞还是激动,抑或是别的什么复杂的情感,薄薄的
下唇已经悄然被牙齿咬住,克制着自己不要哭出来。

  「魔理沙是个坚强的女孩子,怎么会哭呢。」有点惊讶的爱丽丝连忙一边安
慰魔理沙,一边微笑着继续抱紧与爱丽丝相比可称幼小的身躯,试图传递给她更
多温暖。

  「不要哭哦,不要哭……」抱住魔理沙的手划过人类魔法使还带着伤痕的颈
子,托住魔理沙的下巴轻轻地把她的唇齿分开,取而代之的是人偶师自己鲜丽的
丰唇。

  被吻住的魔理沙睁大了眼,看着依旧凝视着自己的金色瞳孔,被夺了心魄似
的动弹不得,任由爱丽丝的舌头在自己嘴里挑逗。明明只是亲吻,但舌头黏滑的
触感却十分好受,舌间扰动交换的津液点燃了双方情欲的开关。被亲吻的魔理沙
也伸出手来,抱住爱丽丝的肩膀,不想让她离开。

  直至二人气息都用尽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唇来,任由银丝拉扯,伸长,断
裂,以及依依不舍的舌尖互相缠绕触碰……

  自己脸上也染上一抹嫣红的爱丽丝解开套在自己身上时显得过于紧促的睡衣,
捧出两只绵软丰盈的圆润乳峰来,按下魔理沙的螓首,把下巴搁在魔理沙头顶上:
「想吗?」

  「想……」在被撑得紧紧的睡衣刚被解开时,就散发出甜蜜芬芳香气的雪峰
令魔理沙刚刚才经历深吻的口舌无比燥热;当魔法使忍不住伸出贴着创口贴的小
手来握住那被珍藏的乳首轻抚,一股甜美的酥麻感立刻就从乳房扩散到了爱丽丝
全身。用散发掩盖住自己的绯红脸蛋的魔理沙从肋骨上的那一层薄薄肌肤开始细
细揉捏着温润白腻的乳肉,或是用滚烫的小脸去摩挲滑腻的乳肌。泛着象牙般光
泽的巨大乳峰在爱抚下颤动着,没于樱色乳晕中的可爱乳头因为快感和情欲而变
成鲜嫩欲滴的艳粉红色,在魔法使指尖的搓弄之下微微充血,从温热的乳窝中探
出头来。

  「爱丽丝,爱丽丝,你……好漂亮……」

  停不住自己手上动作的魔理沙埋首于滑腻的乳肉间,噙住两颗沉重蜜乳顶端
那美艳的樱桃一起放进干渴的嘴巴里肆意舔舐——然而,当舌尖舔过乳晕,轻轻
点住乳头尖端,热热的乳白色液体带着爱丽丝独有的醉人气息喷涌而出,让魔理
沙心中如同巨星炸裂;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兴奋地释放,让脑子变得晕乎乎
的;心脏在短暂的凝滞后愈发快速的跳动,炽热的呼吸愈发短促,吐息喷在爱丽
丝心口上,烫的人偶师不经意间呻吟出声,把魔理沙抱的更紧了。

  「乖……魔理沙……乖……好孩子……」眼角依然挂着泪珠的魔理沙把粉白
的樱丘乳晕含进嘴里,用银牙点点啃咬,弄得矜持的爱丽丝身子也抖动个不停。
纯洁无暇的少女人偶般的脸庞永远不会改变,但给魔理沙喂奶时脸上所流露出的
安心与满足似乎是其生命中某段美好经历的复刻。流金似的眼底里无尽的温柔与
关爱给人偶师爱丽丝带来无法抹去的圣洁感,无限的爱意向拥抱着爱丽丝甘美娇
躯的魔理沙传递着,那是怎样的爱呢?是纯纯的少女情谊?或是母性的宠爱?这
一切都不得而知……

  「很怀念呢……没想到魔理沙也有像小宝宝的一天……」

  不知是为了掩饰心情还是过于忘我,尽情享受着鲜甜母乳的魔法使对爱丽丝
的感叹似乎充耳未闻,就连被抱在爱丽丝手中的小脑袋似乎都在渴求中晃动得更
剧烈了,金色的发丝都在不安地扰动中沾上了那白色的液滴。面对如此深情的魔
理沙,人偶师也动起了捉弄一下的小心思。灵活的指尖顺着魔法使平坦的腹肉一
路游走,来到轻薄睡衣覆盖下的的花瓣门前,用指尖轻轻触碰罕有人至的少女禁
地。

  「嗯……咳咳……爱……爱丽丝,你……」

  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逗弄到差点呛奶的魔理沙想象征性的挣扎一下,但自己的
小脑袋被紧紧按在人偶师的胸口,除了多深吸几口甜甜的乳汁外自己好像什么都
做不了。上下翻飞的指头几乎是瞬间解除了穴口的所有防备,但那指尖似乎并不
急于进入幽深的谷地,而是隐秘地在门扉前划出几道带有魔法气息的无色丝线;
然后,温柔的指腹敲开少女密室,点按在那颗极小的豆豆上。

  「这个……说不定,会很好玩哦……」

  「呜哇……哇!」

  即使想用埋头吮吸转移下身快感的刺激,但魔法的神秘作用却还是让魔理沙
忍不住惊呼出声。魔法凝结成的丝线把黏软的肉壁当成了别样的「人偶」,无需
探入,轻轻晃动手指,狭窄蜜径内的阴肉自然会互相挤压摩擦。明明没有异物深
入,幼嫩的肉腔却从内里自发地生出无尽的快感来。在这方面经验几乎为零的少
女无论怎样夹紧自己的腿心,稚嫩阴道还是自发地吐出黏乎乎的爱液,让肉壁间
的互相摩擦更为活跃,也更为淫靡。

  「不行了……不行了……爱丽丝……」

  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的魔理沙让紧紧抱住魔法使的爱丽丝也有点小吃惊:没
想到自己的同伴似乎在这方面敏感得过分。只是让幽谷的黏湿软肉互相厮摩了几
分钟,快感的累积就足以让这位懵懂的可爱魔法使忍不住要泄身了。抱住自己肩
膀的纤弱小臂也在颤抖中缩得更紧;为了释放无处安放的快感,大团的白嫩乳肉
几乎被魔理沙吞进了小小的口腔,仿佛一只受惊的小松鼠一样,只有乳头喷溢而
出的甜蜜乳汁进入喉咙,才能稍稍安抚那份焦躁不安的心情。

  「咕……咕……咕……」

  当魔理沙的虎牙略微刺痛了自己的敏感乳肌的时候,爱丽丝知道,面前的魔
法使十分难为情的高潮了……似乎是故意发出的吮吸声和吞咽声稍稍掩盖了下身
那黏腻液体滴溅的声音,但牙关剧烈的颤抖还是让魔理沙的细小呻吟从嘴角流出,
乃至不得不吐出被啜饮许久的晶亮乳首大口喘息;来不及咽下的母乳喷洒在魔理
沙覆有数缕金丝的小脸上,也算给红到快熟透的脸庞稍稍降低了点温度……

  「现在……还能睡着吗?」

  草草收拾了一番的魔理沙依然抱住爱丽丝不放,虽然面对爱丽丝的善意提问
沉默不语,但久久未曾平静的呼吸和心跳似乎暗示着少女心思的纷杂……总之,
今日好像又是追不上博丽巫女,无法找到犯人真面目的一天。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东方永夜抄》咏唱组Bad End线小故事】【作者:sheepk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