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子弹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197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铁血猛鸽
字数:14281

  「哈啊……」

  夜色之下的破旧小楼里,散发有些腥臭的味道。月光透过了缺口洒在了少女
已经几乎被染成白灼的黑发上,显得异样的魅惑。

  从小腹传来的强烈痛感,似乎在告诉她,自己的身体情况并不是那么乐观。
人造肾脏的性能完全无法负担这样激烈的活动,但是……

  比起自己内心狂躁的疼痛来说,这种感觉,反而更加好受一些。

  「咳……」

  努力压抑着自己身体的疼痛,天童木更晃动着身体,从冰冷的地下站了起来。

  即使是少女的体温也无法浸透这寒冷的地面,就像是无法唤醒这寒冷的世界
一样。她轻轻地扶着粗糙的墙壁,用左手抹去自己身上依然粘着的浑浊精液。

  如果被他看到的话……一定会很失望吧。

  不……他可能已经不会再对自己更加失望了。

  天童木更这样想着,一边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被扯得七零八落扔在地上的
衣服。

  「衣服……哈。算了……之后用那些家伙的钱买新的吧……」

  她这样想着,一边捡起来勉强算是布料条的部分缠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找到
了自己仍然泡在精液中的鞋子穿上,准备离开这里。

  「唔……」

  而这个时候,十分微弱的声音声传入了天童木更的耳中。像是用尽了自己全
部的力气,还在努力爬行着一般。

  是比自己更加惨烈的样子,幼小的身体之上,已经布满了因为男性们的暴行
留下的红色痕迹,稚嫩的幼小身体被完全地浸泡在了地下的精液之中。由于是在
阴影里的缘故,如果不是刚刚的声音,自己甚至无法发现她。

  看起来……根本就比延珠还小的样子。

  「……」

  自己不应该管她。

  自己只是堕入了黑暗之中的鬼罢了,已经没有余力去追求幸福,又或者是多
管闲事……现在,发泄都已经发泄完了……自己应该回家好好的收拾一下,然后
计划一下之后应该怎么去报复那些家伙……

  才对。

  等到天童木更思考完毕的时刻,她已经坐在家里的浴缸中,怀里抱着正眯着
眼睛的银发小萝莉。

  根本还没有好好想一想自己就已经把她抱回来了……

  还两个人一起洗了个澡之后泡进了浴缸里……

  正式下定决心之后,自己也从那些人渣手里抢走了不少钱,但是完全没有想
到……本该是和某个笨蛋的什么的事情最后却……变成了这样。

  「咕噜咕噜……」

  银发小萝莉将小脸半沉入了水下,开始吐泡泡。

  「你不害怕吗?这样被捡回家了,也不担心被虐待吗。对于被诅咒的孩子们
,大部分人都是抱有很大的恶意的。」

  虽然对方一直闭着眼睛,但是长期和蓝原延珠相处的日子,以及刚才肉眼可
见的,对方身体上的伤口愈合的样子,天童木更完全不会认错。

  这个和自己一同被那些暴徒和流浪汉们轮奸的,也是一位诅咒之子。

  也就是……根本还是一个孩子。

  和自己不同,那些人渣……对于这样的孩子怎么也能忍心下手……

  「大姐姐,是好人。」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哦,刚刚还被一个笨蛋大骂了一顿,说是恶魔的做法
,杀人鬼什么的。明明他才是受伤最重的。」

  天童木更静静地说道,顺手捋了捋小萝莉的银白发丝。在洗去那些恶浊腥臭
的精液之后,雪白的发丝显得十分柔顺,不知为何,让她一直狂躁的内心莫名地
平静下来,就像是童年时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大概他也是很温柔的人吧。因为……虽然看不
到,但是啊,我能够听到大姐姐心里的声音。很纷乱,但是却并没有责怪他。」

  小萝莉吐完一串泡泡之后,才从浴缸之中抬起了头。空灵的声音在狭小的浴
室里回响着,仿佛天籁一般。

  「大姐姐……没有恶意,所以不会害怕。」

  「……哼!」

  似乎是感觉自己说的有些多了一样,天童木更轻轻地哼了一声,像是抱着抱
枕一样,将银发萝莉搂在怀里。

  「为什么要在夜晚出来……即使是流浪的孩子们,晚上也不会出来的。这种
的事情……即使再怎么样,去城里的收容所……也比这样好吧。」

  「我是自己过去的哦,并不是强迫什么的。」

  而银发萝莉却很自然地回答着,嘴角似乎都微微勾起,在为自己受到的关心
而喜悦。

  「因为,我已经是没有价值的工具了,而且,逃跑了。这些都是我自己选择
的事情……所以……」

  「不对!」

  天童木更的声音骤然提高起来,就连水面也泛起了一丝涟漪。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你们,不是工具,也只是普通的孩子而已……应该
有自己的生活,应该,应该幸福的……」

  像是魔怔一般,天童木更絮絮念着,而银发萝莉只是晃了晃身体,让自己可
以更加舒服的枕在天童木更丰满的胸部上。

  「大姐姐,你不是比我更清楚这样的事情吗?」

  她的声音落下之后,浴室里只剩下了水流的死寂。

  「我……」

  天童木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她却发现,萝莉娇小的身体已经开始往水
中滑去,似乎是因为放松的缘故,这个小萝莉居然直接在自己的怀中睡着了……

  「真麻烦。」

  虽然这样抱怨着,但是天童木更还是好好的把她从浴缸里抱了起来,先用毛
巾擦干身体,再慢慢吹干柔顺的发丝。

  即使是吹风机的噪音之中,她依然睡得十分安稳,看起来,是过于疲惫的样
子。再完全把她的身体擦干之后,天童木更才有心思简简单单地只是用毛巾擦了
擦自己的秀发。

  「算了。」

  思考了一下之后,天童木更叹了口气。已经是深夜了,这样把这样一个孩子
弄出去的话……即使是诅咒之子,也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她有些无奈地嘟囔了一下,抱起了银毛萝莉的身体,慢慢走向自己的卧室。

  「晚安。」

  她关上了灯,轻轻地说道,……

  意外地,天童木更久违地没有做噩梦。没有梦见那一天如同地狱般的场景
,也没有梦见满身鲜血,让自己报仇的父母们。

  直到正午的阳光高照在被子上的时候,天童木更才轻轻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怀里是温暖的软软触感,自己的身上……就像是挂了一条八爪鱼一样奇怪感觉。
她掀开被子,赤裸的银发萝莉正用非常不雅的姿势,四肢张开「挂」在她的身上。

  「大姐姐,你醒了吗?」

  似乎是因为天童木更的动作,原本也在熟睡的萝莉终于惊醒了,她微微蠕动
着身体,将自己的额头埋在了少女丰满的酥胸之中后,轻轻地说着。

  「唔……别别别这么……」

  温热的呼吸在自己的胸口流转着,让天童木更本就有些敏感的身体微微抖了
一下。她想要把还挂在自己身上的萝莉拉开,但是看着对方如同猫咪一般可怜的
样子,她最终还是没有忍下心来。

  寂静的房间里,似乎只有少女们的呼吸在轻轻地回响着。

  「别叫我大姐姐了,我的名字是……天童木更。」

  「嗯,木更姐姐?我的名字的话……名字啊……有些想不起来啦。最开始
,我就没有名字呢。不过……叫我小歌就好。」

  她轻轻地说着,不断地蹭着木更的身体,似乎是想把自己的脸也埋到天童木
更的酥胸之中。

  「木更姐姐的身上……有着非常好闻的味道。」

  「我的身上,可是只有血的味道的。」

  「就和姐姐一样,血,爱,混杂着挣扎和欲望,很好闻呢……令人安心。」

  完全不似一个八九岁的孩子该说出的话语……让天童木更的心里微微颤抖了
一下。

  「你的姐姐是……?」

  「姐姐啊,姐姐已经走了。现在的话……应该呆在太平洋底下吧。」

  「嗯嗯嗯嗯?」

  太平洋……那里面现在不是已经是原肠动物的天堂了吗……不对。

  「抱歉,说起让你伤心的事情了。」

  「没关系哦,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宿命罢了……只是我逃跑了而已。」

  天童木更更加用力地抱住了小歌的身体,也许是怜惜,也许是同病相怜。也
许……也可能是因为小歌赤裸的身体抱着的时候非常舒服罢了。

  「该起来了,很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嗯,木更姐姐……啊。」

  小歌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那个……有衣服吗?」

  最终,天童木更不得不从几乎是压在了衣柜最底下的盒子里找出了以前给延
珠准备的连衣裙,本想是在生日的时候送给她来着……可惜现在也没有机会了。

  意外地,除了有些微微宽松之外,还是比较合身的。

  银色的发丝软软的披散在肩膀边,闭着眼睛的小歌在金色的阳光下,宛如天
使一般。完全看不出这样的孩子,是一个被诅咒的孩子……

  「等等,你的眼睛……?」

  这个时候,天童木更才想了起来,无论是昨天,还是到现在为止。小歌都…
…一直闭着自己的眼睛。

  「眼睛吗?」

  小歌微微笑了笑。

  「没关系的,因为有些丑……母亲她不喜欢我的眼睛。所以,我给里面灌了
铅……只是最后还是被她扔掉了……现在已经没有感觉了。」

  「啧!你是傻子吧!」

  无论是谁听到这种事情都根本没有办法去忍耐吧,火焰仿佛骤然从心底升起
,舔舐着天童木更的内心。无论是对于那些所谓的「家人」,又或者是对于这个
糟糕的事情。

  「木更姐姐,没关系的。」

  小歌反而拉了拉木更的袖子,但是这样的成熟,却让她更加心碎。

  「咕。」

  而仿佛是恰到好处的,微小的声音从小歌的肚子之中发了出来,木更也才从
愤怒中惊醒,有些歉意地冲着她点了点头。

  「我先去做饭,小歌你稍微等一会吧。」

  在离开了那个笨蛋之后,即使是她,也不得不自己学着做饭。从最开始的各
种黑暗料理,最终,还是练出了勉强可以入口的饭食。等到天童木更做好了两个
菜之后,小歌已经乖巧的端坐在了餐厅的椅子上。不知何时,她已经重新给自己
的双眼之上缠上了绷带。被紧紧包裹的双目,是如此的令人怜惜。

  为什么……会有人能忍心对这样的孩子下手呢。

  作为民警公司的社长,天童木更对于这些孩子所遭受的痛苦一清二楚。甚至
,她有些时候还会拜托延珠去救助那些孩子们。但是,根本没有办法解决这些实
际的问题。而真正的问题……在于更加高层的地方。

  陪伴在圣天子旁边的……自己的祖父。那位,天童家的最强者。天童菊之丞。

  「饭好了,来吃吧,小歌。」

  「嗯,我开动啦——」

  仿佛是一点都没有受到失明干扰似的,小歌拿起了筷子,开始用餐。

  「小歌你……没有其他人了吗。」

  天童木更尝了一口自己做的菜,果不其然,味道依旧十分糟糕。但是小歌却
吃的狼吞虎咽,仿佛是人间美味一样。

  「嗯,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平常……都是在中心广场那边乞讨一下的,勉
强还是可以活下去。」

  小歌含糊地说着,一边费力咽下了口中的米饭。

  「如果去孤儿院的话,我现在的情况,大概会拖累他们吧。而且,晚上也不
方便出去。」

  「啊……说道这里,小歌你到底为什么……你还……不到十岁。」

  小歌轻轻地抬起了头,冲着天童木更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木更姐姐。」

  她轻轻地用自己的指尖划过了皮肤。

  纤细的指尖轻松的切割出了狰狞的伤害,可是,甚至没有鲜血落下。

  纯白的皮肤之下,鲜红的血肉里混杂着黑色的纹路。如同水银般翻涌的内在
,几乎一瞬间就已经将伤害愈合。

  「……你……」

  「木更姐姐,你知道了吧。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也想活下去……我不
想变成姐姐那个样子……我想……我想活下去啊……」

  小歌微微有些哽咽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就已经被扑过来的木更抱在了怀
中。

  「没事的……」

  「呜呜……」

  被病毒侵蚀的孩子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向着怪物慢慢畸变。即使再怎么缓
慢……也是不可逆反的过程。人类的基因,终究在自己的「杰作」下化作了不堪
一击的尘土,而最后受害最严重的……却是这些无辜的,被迁怒的孩子们。

  「没事的……我可以……帮你去弄到抑制剂……」

  「没有用的,木更姐姐。那种东西,早就不起作用了。」

  小歌的脸上,少有的露出了一丝苦笑。

  「即使是最强的抑制剂……也没有用。我本来早就应该变成姐姐那样的……
只是……哈啊,虽然是很糟糕的办法……不过大概是哪个基因的作用吧……只要
吃下了足够的精液……还可以稍微压制一下。」

  「傻瓜,这种事情,那也不能……」

  木更轻轻地揉了揉小歌的发丝,她静静地看着这个乖巧的小孩子,明明比自
己还小,却承担了和自己一样,或许比自己更加沉重的事物。

  这也是自己……为什么把她捡回来,又没有赶走的原因吗。

  啧……可真是个……笨蛋啊。

  「我来帮你吧。」

  「诶,诶诶?」

  「只是需要精液吧……我可以帮你。」

  大概是因为自己说出的话语太过羞耻,天童木更的小脸已经满是绯红。虽然
小歌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她还是扭过了头,不敢看她。

  「你……还是太小啦。我可不是心疼你什么的……只是……只是我喜欢而已。」

  自己……好像越说越奇怪了。脸上已经红的像是烧了起来,而小歌也许久没
有做声。

  只是……自己的腰间突然被抱住了。

  「噗嗤……姐姐你……果然是个好人呢。」

  ……

  「哈,哈啊啊啊……」

  这是……把小歌捡回家的第五天……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天童木更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本就不是很聪明的大脑已经被冲的一片混乱。
她赤裸的身体上,沾满了之前因为被轮奸而染上的精液,手里抓着的一大把安全
套里也同样装满了自己「求」来的白浊。只是现在……

  幼小的银发萝莉正趴在她的身体上,用自己小巧的鲜红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她
的肌肤。

  「不能浪费哦……哪怕是一点点都不可以……而且木更姐姐……自己也很舒
服吧……被我碰到的时候……舔到这里,会很舒服吗?」

  小歌轻轻地喘息着,从最开始,木更只是用避孕套帮她带回精液,到现在
,已经变成了两个女孩子之间,完全是过于亲密的淫乱游戏了。

  打开的避孕套里,装着的是仍然带有男性温度的精液。天童木更轻轻地将其
洒在自己的身上,随后,小歌再慢慢地用自己的舌头一点点的舔过她细腻柔滑的
皮肤,将精液送入自己的口中。

  鲜红的小舌头顶在了乳尖之上,似乎是已经不满足于只是舔舐身上的精液
,她轻轻地含着天童木更的胸口,微微吸取着。

  「姐姐……唔嗯嗯……」

  听着她有些含糊不清的呓语,天童木更有些不忍心再说些什么。最开始也是
这样,对于这个孩子冲着自己撒娇的样子……她完全没有一点能力拒绝。尤其是
……在听到她对着自己呓语姐姐的时刻。

  已经多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感觉了呢……

  从双亲离开开始,自己开始封闭自己。即使是莲太郎那个笨蛋……也一直不
理解过自己。敞开心扉的代价,无非是被人用利刃刺入要害。自己一直都明白这
个道理……之前向着莲太郎坦白自己想要复仇的想法,也再一次证明了这种事情
……

  可是……到底,为什么。

  在感受到这个孩子这样几乎是无条件地对于自己的信任,自己的心里会这么
难过呢……明明早就决定,不在意这种事情的,只是一个捡回来的孩子而已……
一个……

  「咿呀!」

  幼女的小手轻轻地捏在了她丰满的巨乳上。小巧的双手完全无法包裹如此巨
大的浑圆胸部,粉嫩的白皙皮肤从小歌的双手指缝间挤出,带着别样的诱惑。

  她呓语着,原本洒在天童木更胸部的精液,已经完全被她舔入了口中。但是
几乎已经被欲望所占据的少女,内心却变得越发火热起来。

  「姐姐……姐姐……这一次,你不会离开我的吧……」

  原本空灵的声音,此刻却娇柔地如同魅魔的低语一般。小歌如同雪糕般的双
足微微压在了天童木更的大腿上,不住地轻轻摩擦着。不同于被强暴的时刻,女
孩子们的动作尽显温柔。无论是柔软的摩擦,又或是轻轻地揉捏,但是很意外地
,却是娇小的小歌占据了一直的主动。

  从几乎可以将她整张脸埋入其中的浑圆胸部之中抬起额头,小巧的脸蛋上带
着一抹迷离的红晕。小歌努力地将自己的身体向前挪动,将自己的小肚子压在了
天童木更的胸口之后,才轻轻地靠近了她的脸蛋。

  「唔……咕……」

  居然……自己的初吻……居然给了这样的孩子……

  即使在欲望的迷乱之中,天童木更也能感受到,自己居然……被这个明明还
是小孩子的幼女给亲吻了……还是这么的……熟练?

  灵活的舌尖甚至探入了她的小口中,带着一丝温软的气息和浑浊的精液腥臭。
一抹浓厚的精液被小歌递了过来,又被舌头一起搅拌着。

  「咕……」

  许久之后,混杂着唾液的精液才被天童木更咽了下去。娇媚的面容上,已经
完全带满了兴奋的红晕。可是,似乎还有一丝若隐若现的理智在告诉着她,自己
不应该……

  「姐姐,不继续做了吗?不想,让我继续……」

  稚嫩的声音在寂静的卧室里回响着,就像是点燃了草丛的火把一般。少女们
诱惑的喘息声回响着,也伴随着淫靡的细腻水声。

  咕……

  直到太阳的光芒透过了厚实的窗帘撒入了卧室之后,天童木更才疲惫的睁开
了自己的双眼。浑身上下都泛着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身上也黏黏糊糊的。大
概是诅咒之子的体力加成吧,明明看起来还虚虚弱弱的,可是趴在自己身上的时
候却……

  她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自己正隐隐作痛的小腹。

  不过……比那些男人们好多了。这种感觉,好像也不错的感觉?

  她愣了愣,看着依然蜷缩在自己怀中的幼女,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同样赤裸着身体的小歌,闭着眼睛,在金色的阳光之下恬静而又安逸。完全看不
出来昨天晚上的时候,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索取的样子。

  软软的幼小身体……其下隐藏的是永不知足的恶魔吗。

  杀人鬼和恶魔什么的……切。

  似乎是感受到了天童木更的目光,小歌微微挪了两下,让自己的小脸完全陷
在了天童木更的胸部之中。

  「唔唔……姐姐……」

  空灵的呓语让她愣了愣,随后轻轻地笑了起来。

  也许,也不错?

  就是可惜……自己没有办法一直这样啊。就像是去发泄一样,发泄完之后
,自己还有自己所必须要去做到的事情……

  无论是为了自己的父母……又或者,是这个糟糕的世界。

  温暖的相拥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夜色降临之后。

  「木更姐姐。」

  「嗯。」

  「我今天暂时不需要啦,所以……不出去也是可以的哦。」

  「……不行的哦。今天,得出去了。」

  尽管小歌一直都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但是,天童木更却仿佛感受到了她温
暖的视线一般的,冲着她微微笑了起来。

  「不会有事的,放心吧。我还要……回来陪你呢。毕竟你都叫我姐姐什么的
……还做了这种事情。」

  她轻轻地用自己的小手帮小歌理了理发丝。

  「等我全部解决之后,我们就一起在边境区隐居吧,怎么样?」

  「……好,姐姐。」

  小歌有些依依不舍地从天童木更的怀抱里钻了出来,缩在被子里,仿佛像是
躲在箱子里无家可归的野猫一般。

  「一定要……回来,姐姐。」

  「嗯,一定会的。」

  ……

  「雪影……」

  静静地握着自己手中的杀人刀,天童木更静静地靠在小巷的最里面。

  满身黑暗的鬼,和代表着魔鬼的魔刀。

  就连胸口的蝴蝶结也早已解下,仿佛像是融入了纯粹黑暗的鬼一般。

  午夜的钟声,已经在街道上回响起来,就像是为死者送葬的乌鸦一般哀鸣着。
而天童木更则轻轻地将自己的手按在了墙上,随后,腾空而起。

  完全不像是一个失去了肾脏的人一般的运动能力,她轻灵的翻身而起。如同
夜枭一般从墙上掠过,落入了华丽的宅院之中。

  「只剩下……一个人了。」

  最高,也是最强的那个老人。

  天童……菊之丞。

  不知道是为何,这里,感觉不到其他人的气息。大概因为是自己一直以来的
暗杀,也已经被发现了吧。

  熟悉又陌生的宅院里,空无一人。只有最高处的道场之中,散发着如同恶鬼
一般的气息。

  很少有人知道,天童宅邸的最高层,并不是那位老人的住所,反而是一间道
场。

  天童木更仍然记得……自己小的时候,那位祖父训练自己的日子。是自己在
失去了父母之后……所剩不多的,仅有的快乐的时光。

  她静静地沿着木梯一步一步地向上走着。

  直到那扇熟悉的门前,她才缓缓停下。深呼吸之后,毅然决然地拉开了门扉。

  苍老的老人正穿着道服,静静地坐在道场中央。手中的小刀正纷飞着,雕刻
手里的木料。

  「爷爷,我记得您……已经很久没有雕刻过了呢。」

  「是啊,不过……如果是为了吾最优秀的孙女的话……吾不介意破例。」

  老人从地下站了起来,同样的黑色眸子里,散发着相同的,宛如恶鬼般的光
芒。

  「哈哈……那可真是……值得骄傲。」

  少女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下,但是她却完全不自
在一般,只是死死的和天童菊之丞对视着。

  「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杀了母亲和父亲。」

  「……你还不懂么。这是必要的牺牲。虽然那些废物确实做的有些过分了
,但是你的父母……也同样越界了。」

  天童菊之丞轻轻地说着,手中的雕刻刀几乎舞出了银色的流光。黑色的眼眸
中,带着一丝欣赏,和一丝遗憾。

  「你已经杀光了那些废物,既然他们已经死了,事情也差不多应该结束了。
要重新安排主持那些工作的人,即使是吾,也花费了不少力气……」

  木屑纷飞着,落在了地下。

  「该结束了,木更。回到天童家,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未来,可以接过我
的位置。毕竟,你才是真正的,最像我的那个孩子。」

  「……哈哈。爷爷啊……」

  天童木更笑着,眼泪从眼角落下。她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佩刀,随后盯着天
童菊之丞。

  「这里不是还有一个么?」

  「呵呵。」

  老人勾起了嘴角,苍白的发丝无风自动。

  「木更……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呢。」

  他轻轻地放下了木雕,上面,是和眼前的少女一模一样的容貌。

  「你也长大了啊。」

  「是啊……我……」

  清脆的碰撞声在道场响起,流转着,久久未停。

  「不愧是爷爷呢,接下了吗。」

  交换了位置的两人静静地注视着彼此,许久未动。

  天童木更看着老人那带着一丝白色痕迹的坚硬拳套,有些癫狂地笑了起来。
漆黑的发色如同恶魔一般张扬的纷飞,她解开了束带,将刀鞘握在了左手之中。

  「像个恶鬼一样啊,明明都一百多岁了……就是不肯去死吗。乖乖地死掉之
后……不就好了吗?」

  「库库……」

  拳套之下,有一丝鲜血滴落。而老人的笑容,也同样癫狂。

  「天童一族的身上,流淌着恶鬼的血脉……而在你的身上,格外显着。可是
,木更啊……你并没有……控制住呢。」

  碰撞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天童菊之丞的左手拳套已经破碎了。

  几乎超过了音速的交锋内,天童木更再一次精确地用拔刀术斩中了自己之前
斩击的位置,极其惨烈的斩击,硬生生的将老人的拳套斩碎,并在其足以毁灭大
型原场动物的坚硬拳头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害。

  代价,是此刻已经完全嵌入了木制墙壁之中。

  小腹上留着完全陷入了内部的拳印,即使已经将大部分力道透过墙壁传了出
去,她的体内,也已经是一片翻江倒海。凶猛的铁拳几乎绞碎了木更大部分的内
脏,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几乎足以瞬间毙命的伤害。

  带着碎片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喷出,天童木更缓缓地从墙壁上滑落。手里,握
着的是仍然插入刀鞘的魔刀。

  「咳咳咳……不愧是……鬼神呢。」

  她支撑着自己站起,黑色的眸子中,光芒都在缓缓消退。

  「所以……结束了啊。」

  带着自己的伤痕,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身体上,挥出只为了毁灭眼前恶鬼
的一刀……将其,斩杀。

  叮。

  速度是之前出刀的三倍,足以让天童菊之丞在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刻瞬间死去
的斩击……被挡下了。

  刀刃切入了肉体,却没能将身前的娇小身影切断。

  随后,铁拳再一次轰击在了天童木更的腹部,将其击飞出去。

  「咳啊啊啊啊啊……怎么,怎么……」

  自己,明明没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气息……

  「最……厌恶诅咒之子的家伙……居然……」

  面无表情的黑发小女孩的身上,是从头到尾足以裂成两半的伤痕,鲜血正在
疯狂的喷涌而出,但是,也在快速愈合着。

  「改进23号。」

  老人轻轻地说着。

  单眼猩红,单眼湛蓝。

  「装入了超錵义眼,以及双腿改造肢体。拥有正常诅咒之子一倍的反应速度
以及三倍的速度……」

  「序列号15,不得不说,是很好用的工具。」

  苍老的声音如同魔鬼的低语一般回响着,如此的可怖。

  「你到底……把这些孩子当成了……什么东西啊!」

  沥血嘶吼伴随着刀光斩出,却再一次被身前的小女孩挡下。

  「超錵改造骨骼……」

  天童木更轻轻地说着,一只小手已经穿透了她的胸膛。

  更多的红蓝光芒从屋顶上亮了起来,那些都是……被改造的孩子们。

  「虽然很无耻,但是……面对已经失格的后辈,也只能如此了。」

  天童菊之丞静静地站了起来,从一旁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纱布,开始包裹自
己的手心。

  「你……」

  过多的失血让天童木更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她知道,自己失败了。眼前的
老人,从最开始就没准备和自己公平对决……

  「咳咳……」

  失败了,代价……是自己这样死去。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也是自己的结局了。只是,只是……

  「小……歌……那个孩子,还在家里等待着自己,还在……」

  伴随着一声轻响,本来合拢的道场的门扉,被打开了。

  远比正常诅咒之子更加猩红的光芒闪烁着,银发的幼女迈着小步子走入了道
场。

  「就知道……笨蛋姐姐会出事。预感果然没错啊……」

  天童菊之丞的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

  「没有扫描到生物的体温……也没有发现原肠动物的痕迹……发现未知敌人
……正在对比资料库……」

  而他身边的黑发小女孩正在低语着。

  「确认目标为,序列号第2 位……『赤银的梦魇』。」

  「我有名字的哦,我叫小歌。是姐姐起的。现在,也被姐姐所承认着。我可
怜的……同伴。」

  小歌轻轻地说着,完全没有在意向着自己扑过来的改造诅咒之子们。

  电光一闪而过。

  所有小女孩都瘫软下去,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肉香倒地。

  「23种不同的电鳗基因……混合爬行类,蝾螈,涡虫等等……足够用肉体爆
发出来一瞬间让整个城市瘫痪的高压电流……」

  鲜红的光芒在小歌的眼中几乎化作实体一般,幼小的身体上,萦绕着跳动的
电流。

  「很痛……像是怪物一样吧。」

  像是划过天际的电流一般,却又寂静无声。贯穿了天童木更的手一瞬间被小
歌斩断,向下坠落的身体被她接到了怀中,用十分优雅的姿势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我一直都相信……一定,一定会有人抱有善意的过来吧……」

  「开火!」

  天童菊之丞的嘶吼响彻整个宅邸,像是活来的一般的,从各个地方窜出了被
改造的起始者们,带着錵制枪械,向着小歌开火。

  「……你们才是真正的怪物啊。」

  熠熠生辉的红色流光闪过,鲜血迸射。小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所有射向怀
中的天童木更的子弹,随后,又静静的看了看天童菊之丞。

  「我不会杀你的,至少,我不会。」

  她轻轻地说着,又看了看还在开火的诅咒之子们,直接撞碎了墙壁,像是流
光一般贯穿了天地。

  「啧……该死……那群家伙们不是说……序列排名前十的诅咒之子……在那
个晚上都死光了吗……」

  东京实际意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天童家的家主,第一次露出了失控的表情。

  ……

  巨碑之外,静谧破旧的树林小屋之中。

  「嘶……」

  强烈的疼痛让木更从昏迷之中惊醒过来,随后,她面带惊悚地看着自己眼前
的一幕。小歌正把自己的手插在她的肚子里,能够感觉到,似乎还在里面搅动的
样子。

  「诶,姐姐你已经醒来了吗……应该稍微再睡一会的,很快就好了……大概。」

  小歌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身上的连衣裙已经被自己的血染成了透彻的红色。她
只是静静的盯着伤口,似乎是等待着什么。

  「小歌,你的伤……」

  「稍等一下,姐姐。」

  银光闪过,她纤细雪白的小手硬生生的被自己斩断。随后,用十分猎奇惊悚
的样子蠕动着进入了天童木更的身体,将伤口完全填补正常。

  除了有些破碎的衣服之外……已经完全看不出天童木更之前已经承受了足足
可以让普通人死上十次的致命伤害。

  「这,这……」

  天童木更已经被眼前的事物所震撼的说不出话了。无论是自己已经完好如初
的身体,又或者是……身前的小歌的样子。

  断臂的伤口之下,有着漆黑的事物在涌动着。那就像是被束缚在地狱的扭曲
异形怪物一般,不断地挣扎。

  「抱歉呀,让你看到丑陋的样子了,姐姐。」

  猩红的双眸里,有着淡淡的黑影萦绕着。璀璨的光芒,仿佛在深海之下也依
然闪亮的炼狱一般。

  「小歌……你……是你……救了我么。」

  「哈啊,哈啊……是这样的吧,因为,是最重要的姐姐……」

  小歌轻轻地坐在了床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下意识地,她挪了挪身体,想
要离天童木更远一点。

  「姐姐……已经没事了,之后……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就好……咳咳。」

  鲜红的血从她身上的弹孔中不断流出,仿佛在象征着她最后的挣扎一般。

  「你也跟着我一起回去。」

  少有的,天童木更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慌乱,她徒劳的想要用自己的手堵住小
歌身上的弹孔,但是,鲜血依然从她的指缝之间落下。

  「咳咳,没用的,居然是超錵子弹……还真是有够痛的。」

  小歌咬了咬牙,想要离开天童木更的身边。但是,却被她拥入了自己的怀抱
之中。

  「不……小歌……你也要离开我……吗。」

  天童木更轻轻地说着,眼泪控制不住的不断滑落。而看到着一幕的小歌,也
微微愣了一下,随后,释然的笑了起来。

  「没事的姐姐。我不会死的,虽然……会变成很丑陋的样子,但是还是可以
一直活下去的。」

  「是……吗。」

  天童木更愣了愣,她突然想了起来,所有的诅咒之子的末路。而像是小歌这
样,尤为强大的诅咒之子的话……

  「所以,快走啊,姐姐……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好……离开这里啊……我
不想……」

  小歌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地,眼中的光芒明灭不定。而天童木更没有却没有
动,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她。

  「。我不会走的。那个时候,早就已经逃离一次了,所以,这一次,无论是
怎么样都好,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你是笨蛋吗……会被……会被吃掉的啊……姐姐会被我……吃掉的……」

  「如果是那样,也好。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啊。」

  鲜血似乎已经停止了从小歌的身体里涌出,又或者是,血液已经彻底流干了。
沾染着彼此血迹的少女们,紧紧相拥在一起,仿佛直到世界末日液不会松开一般。

  「……要来了哦,姐姐,真的……不走吗。」

  「不走。」

  天童木更静静地回答着,随后,像是之前一样的,帮助小歌捋了捋她银白的
发丝。

  「还有……小歌,你的眼睛,真的很漂亮哦。」

  「……噗噗。姐姐,笨蛋……」

  细小的子弹被同样是漆黑色的小触手顶了出来。随后,不断从小歌断臂处开
始蔓延的黑色躯体逐渐开始膨胀,并慢慢地包裹住了天童木更的身体。

  「那么……姐姐……请和我……永远地,永远地在一起吧。永远。」

  「好。」

  天童木更微微笑着,没有一丝挣扎,任由自己逐渐被黑色肉体吞没。

  然后……她看到了外面。逐渐膨胀的躯体,撑裂了破旧的小屋。而在这之外
……是无边无际的,如同潮水一般趴伏在地上的原肠生物。在小歌的身体显露之
后,所有的原肠生物们就像是疯了一样地扑了上来,又融入了其中。

  (原来是……这样吗。这就是lv5 原肠生物的真相……吗。)

  她笑了起来,随后,静静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

  「警告,警告。」

  刺耳的警笛在东京响起,这已经是……近期的第三次了。除去天蝎座的袭击
,关东会战之后,急促的警报已经让这些疲惫的居民们有些麻木了。但是除去这
样行尸走肉一般的居民之外,仍然有着一些急促跑动着的人们。

  「菊之丞丞相,您……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而东京的皇宫之中,圣天子正冷漠的盯着自己最尊敬的丞相。而此刻的天童
菊之丞,正双手颤抖着,看着眼前桌上的照片。

  「我……」

  老人的双手颤抖着,几乎连完整的话语都无法说出。最终,只是叹息了一句
,鞠蒌着身体,缓缓向外走去。

  「这一次……我会亲自带着所有人……去战场之上。」

  「哈……」

  看着天童菊之丞缓慢地离开之后,圣天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找出了自己的
私人电话。

  「嗯……司马小姐……拜托您了……」

  许久之后。

  「所以……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仍然带着困惑的里见莲太郎和蓝原延珠一起登上了直升机。并不同于正在和
潮水一般的原肠生物们作战的民警和部队们,他们正乘坐着司马重工特制的直升
飞机,高高的飞入了天空之中。

  「当然是和莲太郎一起拯救世界啦!这种事情,不是之前就做过一次吗!」

  还是小孩子一样的延珠却开心地跳跃着,来自兔子的基因让她在此刻变得无
比兴奋。但是莲太郎却不一样,某种发自内心的恐怖感觉……让他感觉有些不对
劲。坐在一旁的缇娜似乎也感觉到了这种威压,身体都有些颤抖。

  尤其是这只不属于任何已知阶段5 的特殊原肠动物……对方远远比正常原肠
动物更加庞大的身体……极其诡异的行动轨迹……还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莲太郎总觉得,那扭曲的巨大身躯之上的猩红眼瞳,正
在注视着这架直升飞机。

  「拜托了,莲太郎。到了指定位置之后,将这个武器埋入指定位置吧,然后
……它会一直钻入这只原肠生物的最中心,然后等你离开之后,我们就会引爆炸
弹!不知道为什么,这只生物似乎完全没有放空的意识……而且有些东西你亲自
看到就知道了。」

  耳机里传来了司马未织有些失真的声音,莲太郎轻轻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下
来。

  「走吧,延珠,我们准备跳伞下去……缇娜,支援就拜托你了……」

  冲着仍然有些发愣的缇娜说着,莲太郎抱起了蓝原延珠。

  几乎是比正常lv5 大了一倍的大小,让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落在对方的脊背
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像是一个纯粹肉团一样的lv5 ,并没有多大的主动
攻击意识,只是……在不断地破坏巨石碑。

  「好!」

  莲太郎紧紧抱着延珠,为了尽可能减少出事的概率,两个人共有一个降落伞
,像是宛如黑色大地般的生物跳了下去。

  没有任何意外地,也没有碑攻击,就这样普普通通的落在了lv5 的身上。

  黑色的软肉踩上去滑腻腻的,即使是心大如延珠都有些恶心,两人紧紧地握
着手,按照耳机里的指示前进着,直到……看到了远处坐在王座上的黑发少女。

  扭曲的触手像是宝座一般托着几乎赤裸的天童木更,在她雪白的娇躯之上
,只有三点敏感地带上覆盖着一团小小的还在蠕动的触手,遮挡着春光。而她自
己,则搭着腿,十分优雅的坐在团团扭曲的触手之上,仿佛早就在这里等待似的。

  「我还以为你会晚点来呢,莲太郎。」

  她轻轻地说着,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最熟悉的两个人。

  「乳,乳……木更姐姐???」

  而蓝原延珠,已经惊叫出声。

  「嗯,好久不见,延珠。」

  「那么……你们是来加入我的吗?」

  黑色的眼眸里,仿佛萦绕着妖艳的红色流光。

  「不,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木更!先等我一
下……」

  而莲太郎则展开了自己的义肢,准备迅速安防特制炸弹。

  「哈啊……还真是,让人火大啊,里见莲太郎。」

  天童木更轻轻地说着,随后站了起来。

  一瞬间,就连电子眼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她已经站在了莲太郎的身边。

  「我说过的吧,再见的时候,就是敌人了。而且……」

  原本黑色的眸子,已经彻底化为了鲜红。

  「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拯救。」

  漆黑的触手一瞬间就已经完全刺穿了少年的身体,随后,像是树枝一样生长
着,将他穿刺到了空中。

  「莲太郎!!你,你……」

  「我给过你机会了。」

  没有在意悲愤欲绝的蓝原延珠,天童木更猛地一个后跳。随后,狙击子弹打
在了她之前所站的位置上,在深深地陷入柔软的黑色,又猛地弹了出来。

  「……缇娜。你也……算了。」

  天童木更轻轻地挥了挥手,猛然间,一根细长的触手冲天而起,伴随着闪烁
的火光,落下的是被绑了个结实和还在挣扎的缇娜。

  「放开……放开哥哥!」

  「……嘛,反正……你们之后也会理解的哦。这些……也是为了你们好。」

  她静静地说着,指挥着触手将蓝原延珠也绑了个结实。

  随后,三人一同,沉入了新生的怪物的黑色身体之中。

  「嗯,我回来啦,小歌。」

  满是粘液的庞大空间之中,刚一落下,鲜红的触手就已经缠绕在了天童木更
的身上。像是迫不及待似,陷入了她的身体之中。

  「嗯,是认识的人哦,怎么了,吃醋了嘛?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她们也是你
的妹妹呢?」

  温暖的液体被注入了天童木更的身体里,让她有些颤抖。温暖的快感就像是
之前抱着小歌一样,令人欲罢不能。

  「哈啊……不要这么着急嘛。这些,不都是为了以后么。接下来……」

  看了看已经被触手绑起来,举到了空中的两名幼女,天童木更笑的十分开心。

  「一起,带个世界新生吧。」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漆黑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