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援援的奇妙物语】(05)孤岛、木屋、宠物甘雨调教、被放尿挤奶的小椰羊【作者:锈丸】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504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锈丸
字数:8311

              甘雨的一「日」

     【孤岛、木屋、宠物甘雨调教、被放尿挤奶的小椰羊】

                ∑∑

  残霞照海,暮色四合,悠远的海浪声也似休憩一般,枕着绵软的细沙酣眠。

  兴许有几缕海风溜入木屋之中,惹得室内烛光影舞……

  妙曼的少女跪伏在雪白床单上,高高翘起被黑丝包裹着的圆润臀瓣,诱惑的
腿心那抹濡湿,仿佛要随着少女身子的轻颤而欲凝水滴落一般。

  甘雨还是第一次置身于这样的烛光中——一个个晶莹剔透的矮玻璃杯里,装
着红馥馥的蜡脂,摇曳着点点温和的烛光,四散在周围,那飘动的柔影仿佛正轻
抚着雪色床单,将它晕染出淡淡昏黄。

  她微喘着,红霞早已漫到耳根,只是胡思乱想着——主人……好像变得跟平
时不太一样了;一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少女的心扑腾扑腾跳得更快了。

  而此刻,男人正点着一个又一个未燃的红烛。

  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呢?甘雨呆呆地望着悦动的烛光,一脸
迷茫……

                ∑∑

  来到这里的原因,其实是为了一项关于『璃月人口普查』的报告。

  「你好~ 请问有人在吗?」少女无可奈何地敲敲门,重复着这句话。因为无
论如何都已经听到了屋里的动静,而且这也是在璃月境内,哪怕是孤岛,也要好
好完成调查呢。

  但是现在的情况……貌似非常地尴尬。

  (了解璃月居民的生活不论如何还是必要的,呜呜~ 要拼命完成工作才是呢。)

  「你好~ 请问有人在——」

  木门「吱嘎」一声被打开了。

  「我……我是来做璃月人口普查的,还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少女望着这个比自己高半截头的男人,一身奇异的白服,从来没见过那种款
式,加上乱糟糟的发型……不会是遇到怪人了吧?

              (灬oωo灬)

  「哦,这样啊,进来坐吧」男人很平静地说道,仿佛自己是第一次听到敲门
声就开了门一般。

  不过少女还是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气。愿意配合的话,就好办了呢,因为
偶尔也会碰到糟糕的家伙。

  「要喝杯水吗?」男人说道,还未等少女回答,就转身去倒水。

  「那个……不用麻烦——诶」不管怎样,水已经递到自己手上了呢,一路下
来也没怎么喝过水呢,玻璃杯中的水是那样勾人——盯——咕噜咕噜,「……谢、
谢谢款待!」

  「哪里的事,话说甘雨小姐,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呢?」

  「因为……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了,你还是璃月七星的秘书不是吗?」

  「怎么回事……我的头……好晕」

  少女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只有男人嘴角勾起的一丝戏谑的微笑……

                ∑∑

  少女醒来的时候,感到全身都动不了了,被绑在一个靠背竹椅上,两只手臂
紧紧捆在扶手上,脚踝则是被绑在椅脚上,最关键是,两簇麻绳居然还勒着胸部,
缠绕在身后的椅背上,加上两脚敞开坐在椅子上的姿势……少女感到十分羞耻。

  男人正摇晃着装着粉色液体的玻璃管,在布满各种奇怪仪器的工作台上做着
实验。

  (是炼金术士吗?)

  「你……你再不放开我的话,我就要以璃月的刑法逮捕你了」

  「哦?那如果我不放呢?」男人好像游刃有余的样子。

  少女劝说不过,只得寒气外溢,想要冻结断裂身上的麻绳。

  「嗡嗡嗡——」一声急促的蜂鸣声。

  「呜嗯~ !」少女身上寒气瞬间散尽,下身一阵酥麻,身子顿时软了下来。

  男人啪嗒一声按下开关,身下的小东西就停止了跳动。

  「呜呜~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小母羊,你该不会没自慰过吧?」男人一脸嘲笑的语气,让少
女很不舒服。

  「自慰……是什么?还有,我才不是小母羊!」

  「那应该是叫你小雏羊喽,没事,很快你就会变成一只合格的小母羊的」男
人摩挲着少女红黑色的麒麟角,说道。

  「摁摁!」少女拼命摇着头,想要避开男人的抚摸,最后还是执拗不过,有
些生气地说道,「你、你在碰我的角,我可要生气了,呜呜~ 」

  「原来,羊角是小母羊的禁忌呢,真想看看多摸几下会变成什么样……」

  男人还是挑衅着,恣意亵玩着少女的角。

  「这才不是羊角,这是……麒麟角,呜呜~ 不要再摸了!我生气了!」

  「嗡嗡嗡——」又是一声急促的蜂鸣声。

  「哈嗯~ 不……要……了」

  「现在知道听话了,听话了的话就要叫我主人,小母——哦,小雏羊」

  「才不叫!唔嗯~ 你、你这个大坏蛋!」

  「嗡嗡嗡嗡嗡嗡!!!!!!」蜂鸣声更加剧烈了。

  「啊嗯——主……主人!甘雨、甘雨要不行了」

  男人啪嗒一声按下开关,身下的小东西又停止了。

  少女只感觉下身变得湿漉漉的,好在那频频传来的异样感觉终于停止了。

  呼吸有些急促了,少女感觉脸上烫烫的,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她有些羞
愧地撇过头去……

  男人也不顾少女情不情愿,便解下少女颈上的铃铛系带,换成了暗红色的皮
质项圈,然后将银白的细铁链子栓在项圈上。

  不知是否是刚才那个小东西的跳动,少女的注意力已经被迫集中在下身了,
想尿尿,少女登时羞红了脸,现在的处境,到底怎么说的出口呀,肯定会被狠狠
羞辱一翻,然后被迫尿在胖次里……

  少女不吭声,一个劲地胡思乱想着,知道男人拉着细链子扯动着她脖颈上的
项圈,她才回过现实来。

  「居然敢不理我?」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啪嗒一声,熟悉的开关扣响声。

  「嗡嗡嗡嗡嗡嗡!!!!!!」

  「不、不要……呜呜呜~ 主人!主人我错了!」

  震动声又又停止了。

  「呜~ 」少女深感不妙,明明已经憋得不行了,现在……现在更想……

  「你在那里夹紧大腿做什么,是还嫌不够舒服吗?哈哈,那我就好好成全你
这个小雏羊!」

  「不、不是的!主人……甘雨想……想上厕所!」在男人面前说出这种话,
少女恨不得找个地缝往里钻才好。

  「宠物怎么能说想上厕所这种话,应该说尿尿才对」男人凑过身来在少女耳
边吹气。

  感受着男人的温热的吐息,少女只觉身子一激,赶紧夹紧双腿,抑制住汹涌
澎湃的尿意。

  不管怎样,总比尿在胖次里好一些吧……少女安慰着自己。

  「主人……甘雨想……甘雨想尿尿!」少女在最后几乎是颤声喊出来的,已
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真是听话」男人捋着少女的呆毛,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慢
悠悠地为她解开身上的束缚。

  「主人……甘雨快忍……不住了……」

  「嗯?你是在命令我吗?小宠物」男人依旧重复着手上的活,将捆住的麻绳
一道一道切开。

  「不、不是,请主人不要打开那个东西,甘雨知错了!」少女带着哭腔喊道。

  「算你还听话——等等——行了,起来吧」男人轻扯一下细链,说着便径自
拉着链子向外走去。

  「是……」

  「要叫主人!」

  「是!主人……呜呜~ 」

  少女仿佛解脱一般,刚站起来,只觉得那藏在自己腿心间的小玩意粘在上面,
却也不掉下来,胖次浸得湿哒哒的,她很快就觉得难受起来,尿意又一次漫上心
头。

  何况,男人居然牵着她走到了外头。

  远处是金色的海滩,而木屋正是处在离海滩不远的丛林隐蔽处,而现在,少
女被牵着链子走到了一处椰树下。

  「就在这里尿吧」男人停下来,转身对少女说道。

  (已经、已经忍不住了……不管了呜呜)

  「作为宠物怎么能这样尿,你不是羊吗,给我趴着尿才对」

  「主人……我、我知道了」少女看着男人举起控制地小开关,只得屈服了。

  就这样跪伏在地上,张开双腿……!!!

  「主人……我、我这样——」尽管尿意汹涌,少女实在羞得说出处口来。

  「其实我也很好奇啊小宠物,你穿成这样是怎么尿出来的」

  「嘤嗯~ 我、我快要」少女咬着牙,仰头看着男人,祈求着他能帮自己。

  「真是没办法呢」男人走了过来,用他自己的方法「帮」了少女一把。

  「嘶啦」一声,少女感觉下身一凉,她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主、主人……」

  「怎么了,这样不好吗?」

  少女只感觉自己的胖次被拨至一边,现在,她的脸已经通红得不能再通红了,
因为自己最私密的地方,暴露在男人的视线之下,强烈的羞耻感忽地唤起了她的
良知……她不应该……

  「嗡嗡嗡嗡嗡嗡!!!!!!」

  「啊啊啊~ 要、嗯啊——」

  少女一阵目眩,只听得一阵呲呲的水流声,自己却控制不住地,任那液体…
…激射出来。

  「呜呜呜~ 」

  过了好一阵,少女才一颤一颤地将最后的尿液排尽。

  「主人!求求主人把那个停下来!哈嗯~ 要……」

  「作为小雏羊的第一次高潮,也很值得纪念呢」

  男人完全不顾少女的求饶,反而重重地按了几下开关。

  「嗡嗡嗡嗡————!!!」

  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感觉直涌上少女心头,少女害怕地摇晃着脑袋哭喊着,
可男人似乎没有停手的意思。

  但少女还是只能跪趴在地上,攥紧拳头,默默承受着。

  「有什么……哈嗯~ 要出来了!不要、不要!——啊啊啊……」

  少女紧绷着身子,下身不由自主地抽搐了几下,感觉自己好像又尿出来了似
的。

  「怎么样啊?小宠物,第一次高潮感觉如何?」男人轻扯着链子问道。

  「呼呼~ 我、我不知道」少女照旧别过头去,不敢看男人。

  「不说实话可是要惩罚的哦~ 」

  「啪」地一声,少女就被男人重重地打了一下屁股。

  「呜——我说……我说!」少女只觉得自己好像又「漏尿」了,屁股火辣辣
得疼。

  「快说,好好想清楚,撒谎可是要打屁股的」

  「……就是,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还有就是……有些……舒
服」少女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是么,舒服的话,肯定像再来一次吧」

  「嗡嗡嗡嗡————!!!」

  「主人!不要了!不要了!哈嗯啊啊啊——」

  少女就这样在男人的视线中,趴跪在地上颤抖着,又高潮了一次。

                ∑∑

  晚上的时候,少女都是被吊着锁链睡在地板上的,虽然她有想过逃跑,但是
一切都行不通呢。

  因为……在晚上,男人会给自己带上低频振动的跳蛋——男人是这么称呼那
个小东西的,所以,晚上的时候也会浑身无力,就这样颤着身子,不知不觉就睡
着了,第二天的时候,男人也会贴心地为自己拿掉。

  男人每天都会很强硬地从背后抱住自己,然后随心所欲地揉搓着自己的胸部,
有时还会把手伸到下面去……

  当然洗澡的时候,男人也会做出那种很过分的举动,尤其是第一次的时候,
在男人面前脱得光溜溜的,然后,男人拿起刷子……自己苦苦求饶了好久,男人
才终于停下来,接着不耐烦地走了出去。自己最后也找到毛巾擦洗了一下,不过,
背上被刷子刷过的地方,还是整整痛了两天……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

  「羊,就应该有羊奶才对」

  男人看着少女这么说道,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满未知药剂的针筒。

  「主……主人」少女看着那个闪闪发亮的针管,有些害怕了。

  「把胸露出来,这是命令」

  「呜呜」少女可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不那样的话,又是跳蛋惩罚没错了。

  少女双手撑开上身的黑丝向里一勾,用手捏着收束的黑丝到胸前。虽然这已
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还是意外地羞耻。主动地两团乳肉露给别人看,少女已经
觉得把半仙的脸都丢光了。

  「疼!」少女喊着,只感到乳侧一阵针扎,冰冰凉凉的液体注入了自己的乳
房,但是这是主人的命令,她不敢乱动。

  针抽出来的时候,少女刚把吊起的心收一收,却没想到,另一边,呜呜,另
一边也要来呢——少女想着,只觉得自己最近变得有些笨笨的。

  「嘬嘬」男人轻咬着少女嫣红的乳尖吸吮起来,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主人,就算你这么吸……也是不会有奶水的啦~ 嗯唔——」乳尖被男人的
舌头一阵扫弄,接着又是一阵吮吸,少女只感到身子一阵酥麻,脸上烫得厉害。

  少女很快就感觉到身体的一样了,胸部……胀胀的,然后就看见被男人搓捏
着的右乳尖,正渗出乳白色的液滴,那是,乳汁?少女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些,
她听说女人怀孕的时候才会有乳汁的。

  男人的嘴「啵」得一声离开了少女的乳尖,乳汁仍兀自流了一会儿才停止,
有一些还落到黑丝上,顺着黑丝滑落裙尖,了无踪迹了。少女呆呆地看着那乳汁
淌过的黑丝,还附着的乳白色的微笑液滴,把黑丝濡湿得油亮起来。

  「真是美味的乳汁呢」男人称赞道,「以后早餐的羊奶就靠你了,还有午餐,
还有晚餐」

  「……是,主人」

  「嗯?怎么了,这么不情愿的样子?」

  「甘雨的才不是羊奶,甘雨是人和仙的混血,所以是半仙,头上的角是麒麟
角……才不是羊呢」少女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恐怕只有自己听得见了……
应该、应该很神气地说出来才对,应该很骄傲的说出来才对,但是,为什么会这
样呢……少女自己也未弄明白那种糟糕的感觉。

  但是男人好像有些生气的样子……

  「区区一只小宠物还敢自称半仙……明明只是一只小雏羊而已」男人用大拇
指狠狠地按在少女的角上,说着。

  「对、对不起主人,我错了呜呜~ 」少女感到自己格外的丢人,明明好不容
易才硬气了一回,现在又被自己搞砸了……

  于是,这一天,她就没能吃上主男人做的面包,虽然男人只会做面包,也不
晓得原料是哪里来的,总之,每天的面包是她唯一补充能量的机会,而今天,好
像就吃不上了。

  晚饭的时候,少女就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男人坐在餐桌上,吃着面包,
就着自己挤出来的奶……

  深夜时分,少女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根本睡不着,但她后来还是睡着了,
或许是因为睡着的时候能够梦到满山的甜甜花吧。

  第二天醒来,少女惊奇的发现,一块香甜的面包正躺着不远处的地板上。但
是环顾四周,并没有男人的身影。

  这应该不是考验吧,少女想着,然后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比平时的面包甜
美得多呢。

  少女无聊地等了半晌,也没见男人动静,可能是外出了吧,少女想着。

  (这正是我逃跑的机会呢……我、我到底在犹豫什么呀)

  她凝起寒气,想要破坏项圈上的锁。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踢开的声音。

  「啊……是主人、回来了」少女慌张的将寒气四散,心怦怦直跳,刚要逃跑
就被发现了,又要受罚了,自己如果早点想到逃跑,不就能跑掉了吗……

  男人捧着五彩斑斓的小石头走了进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样子,这让少
女松了一口气。不过男人眼中,仿佛燃起了振奋的火花,那是少女从未见过的。

  所以接下来的这几天里……少女就像被放置一般,甚至得自己催促着男人吃
饭。男人似乎在很专注着研究着那些彩色的小石头——原石,那是她在男人的研
究台上为数不多认识的东西。

  少女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种能照顾人的感觉,她感觉自己渐渐地有些了解人类,
彼此之间,好像没有什么不同,大概吧,除了被绑住做一些很羞耻的事情。

                ∑∑

  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有一天,男人突然把桌子上的玻璃试管全都
推到地上,玻璃瓶啪啪啪的乱响,余下一地玻璃碎片。

  少女简直吓坏了,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去收拾那些碎片,刚要俯下身子
去捡的时候,就被男人高举起手腕。

  「主人……?」少女感到胳膊一阵扭痛,不由得踮起脚来。

  「……」男人没有说话。

  「咿呀!主、主人!」

  少女被男人强硬地推到在身后餐桌上,由于腿心处的丝袜还是撕破的状态,
她马上就条件反射似的想要夹紧双腿,掩住那处私密的地方。

  只听到拉链拉下的声音,而后男人便硬生生的用手分开了她的双腿。

  「主人……不要」少女祈求着,看着男人腿间那与自己完全不同的物事,登
时袭来一阵莫名的恐惧。

  「……」男人依旧没有回答,而是不断地喘着粗气。

  少女从男人的愤怒中察觉到了一丝其他的情感,但是,她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嗯哈!主人!那里——」少女更加害怕了。男人正用那昂扬的物事抵在自
己雪白的胖次上,那坚硬而又温滑的触感,一直围绕着她最最娇嫩的地方挑弄着。

  「嘶啦」一声,少女感觉下身一凉,男人居然将她的纯白胖次扯碎了。现在,
她的下身已经直接与男人那胯下的巨物紧贴在一起了。

  「哈嗯~ 主人、不……要!」少女涨红了脸,拼命推搡挣扎着,紧张得声音
都有些发颤了。

  可男人却纹丝不动,戳顶着下身的狰狞之物更加恣意地入侵进来。

  「进不来的……主人、哈嗯啊啊啊啊!!」

  一阵强烈的剧痛过后,少女只感到那坚挺的物事蛮横地贯穿了自己的下身,
余下火辣辣地痛楚,下身被填满的饱胀感,以及男人那越发滚烫的硬物。

  少女痛得只流眼泪,张口嘴却呻吟不出声,她扭动着想要挣脱开男人,但是
每次她挣扎的时候,男人就会越强硬,仿佛失去理智一般,箍住她的腰肢,将那
坚硬的物事一次又一次抽出,然后尽根插入。

  「疼、疼!主人!慢一些、甘雨要受不了了!」少女痛呼着,求饶着,可是
男人却不理会,只顾着挺动腰身,用那硬物使劲地戳捣着自己柔弱的地方,尤其
是到最里面的时候,只要那头部狠狠一撞,少女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没有回答。

  随着男人抽插越来越迅猛,少女只感觉自己在天堂和地狱之中徘徊。那撕裂
般的疼痛还未消散,异样的快感又充盈了那痛,那快感还未到极致,那熟悉的疼
痛就又一次阵阵从下身传来……

  「疼!!主人!甘雨……求您停下来!哈啊~ 」少女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出来
的,眼泪禁不住地往下流。

  少女咬着唇儿死命承受着男人的狂风暴雨,汹涌而来的快感简直要把她逼疯
了。她的双手死死抵着男人的胸膛,但是那样娇弱的力量根本无法推开男人,被
男人一顿狂抽猛插之后,少女颤抖的身子已紧绷到极点,只能无力地张开双腿呜
咽承受着。

  男人昂扬的物事一次又一次地戳捣着少女的最为娇嫩的花心,腔道内吓人的
酸痛之感让少女不由得屈起双膝,蜷起身子,少女感觉自己就像个人形玩具一样,
任由男人侵犯着自己。

  「不要!不要!主人!甘雨要、要去了!」少女拼命摇晃着脑袋,感觉那潮
水般的快感就要连同她受伤的下身的痛楚一起将她的意识完完全全淹没了,而她
只能哭喊着,渴求男人恢复理智。

  「……」

  少女有些害怕地看着将她征伐在身下的男人,忽地感觉自己的腰肢被大手揽
住,紧接着男人便腾出手来将自己胸前的黑丝扯碎,继而俯下身子,张嘴狠狠咬
住了自己的乳尖,一阵钻心般的疼痛从胸部传来,少女精心呵护的部位正被男人
咬啃舔吮,紧接着,还未等少女痛呼起来,另一只大手就开始恣意在重重捏弄搓
揉着另一边的胸部……

  「唔——呜嗯~ 好痛!好痛!好痛!」一阵沉默之后,少女撕扯着嗓音叫喊
着,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更像是求生的欲望驱使一般,死命扭动着身子,奋力摆
脱男人侵犯着自己的坚硬的物事。

  「呼呼~ 」男人的喘息越来越浓重。

  「不、不要!!!唔——」少女她凝紧眉心,紧咬着嘴唇,只觉得男人在她
体内的那根吓人的大东西愈发膨胀坚硬,害怕得卯足了全身的劲儿挣扎起来,哪
怕,哪怕男人能顶得浅几分也能消除她一部分痛苦。

  但这些对于少女来说不过是美好的幻想。

  只听男人闷哼一声,少女忽地感到自己的脚踝一阵扭痛,紧接着,便被男人
拉扯着,像操纵杆一样。男人不断地挺动着腰身,下腹拍打着自己的双臀,那速
度越来越快,越来越迅猛,饱受蹂躏的下身被不断贯穿着,少女的心都提到嗓子
眼儿上了。

  「不要、不要!会死掉的!求你……啊啊啊啊啊啊!!!」少女本能般地凝
紧身子,只感到男人的那处不断射出滚烫的液体,直浇在她最最脆弱的地方,一
注,两注,三注……大脑一片空白,少女都不知道自己挨过几次,时间过了多久,
下身一直不听使唤地兀自抽搐着。

  男人将她的身子重又放回餐桌上。

  少女侧卧在桌板上,眼泪一直流着,怎么也停不下来。

  一切终于结束了……少女想着,有种死后余生的感觉。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

  少女忽地瞪大眼睛,那根可怕的东西在她体内胀得更大了,她感觉自己的身
体就快要坏掉了。

  她哆哆嗦嗦地后挪着身子,想要挣开那根巨物,但是身体虚脱的她很快就被
男人抓住一只小腿,扯了回去……

  「不要!停下来……不要!啊啊啊!!!」少女失声哀鸣着。

  ……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少女醒了过来。

  记忆已经紊乱了,她记不清自己反抗挣扎了多少次,也记不清男人在她身体
里射了多少次。

  少女感觉下身还是胀胀的,她想挪动身子,却一点力气也没有了。随之而来
的刺痛又让她呛出不少眼泪。

  少女的眼神明澈起来。

  自己……正被男人压在地板上,男人好像睡着了,但是,那根东西,还硬邦
邦的,在自己体内。

  少女使劲全身力气想要挪开男人,但是男人实在是太重了,她感觉自己的手
臂就像灌了铅一般沉沉的,很快她就放弃了挣扎。

  她只感到腿心处、胸上、肩膀上都火辣辣地疼。

  「呜嗯~ 」少女无力地呻吟了一声。

  紧跟着,无尽的疲惫感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意识重又朦胧起来,便睡着了。

  [To be continue or To be END?]

————————

  虽然明知道纯爱没人看但还是写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做什么呀!剧情需要是我能干预的吗呜呜呜
呜这一话应该叫做霸道总裁爱上我才对(理直气壮。jpg )

  这话点赞收藏怕是遭不住了,纯爱党呢,纯爱党救一下。

  喜欢的话一定要!点赞?收藏支持一下作者哦~ 下一话一定好好做人(卑微。
jpg ) 支持一下,话说前4篇肿么找不到啊

[ 本帖最后由 莫沾花一瓣 于 2021-2-11 14:02(GMT0) 编辑 ]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原神–援援的奇妙物语】(05)孤岛、木屋、宠物甘雨调教、被放尿挤奶的小椰羊【作者:锈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