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坏国记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20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蕾姆党赛高
字数:8888

      第四章千丈沙海巧谋破胡狼·孤灯暗夜设计别舰长

  上回说到,舰长观星一行人出发数个时辰之后,忽见的前方迎面而来了大队
的兵马,不消半刻,舰长便遇上了他们。显然来着是有意将他们阻拦于此,见的
舰长的马车向他们奔来,便训练有素的摆开了拦截的阵势。

  只见数千兵马均是百锻真钢,连坐骑都有着专用的马铠,一柄柄长枪笔直的
刺向天空,「琪」字旌旗在戈壁滩的吹拂之下完全舒张,炽热的阳光照耀在将士
的铠甲之上,反射而出的,竟是令人胆寒的银色寒芒。而策马立于这一支精兵强
将之前的二人,均着白衣银铠,其中一人更是带着一狼头面具,一时竟也是猜不
出来者的容貌。

  「啧,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柳眉微皱,显然观星对拦路之人的身份了如指
掌。

  担心的看了一眼对方,舰长压低声音询问小特:「有机会吗?」,传来的回
答却是令自己有些失望:「敌人太多了,有点难办。」不过这番对话也是被观星
听到,只见少女微微一笑,羽扇轻挥,带着十足的把握说到:「莫慌,此处交与
吾辈便是。」忽然,对面鼓角大噪,那面具人乘势纵马而出,剑指前方。

  「来者可是,逆贼观星?」,面具人怒声大喝。

  然而观星并未被对方的阵势吓到,反而针锋相对道:「逆贼?胡狼先生,数
月不见,你怎么竟都说起胡话来了?」

  讶于在自己数千精兵包围之下仍然淡而处之的观星,胡狼却仍然想着保持住
嘴上的优势:「呵!大胆逆贼!汝之奸计早已为二皇子殿下识破,安敢在此饶舌?」
「哦?吾辈有何奸计?说来听听?」不屑的望向对方,柳眉轻挑,观星缓缓答道。

  听得此句,胡狼忽然像是早已准备好台本一般,滔滔以对:「按帝国律法,
先皇晏驾之时,将由太子殿下继承大统,只可惜太子殿下英年早逝,依法,大统
将为二皇子殿下所承。」面具之下的嘴角微微上扬,随之继续说道:「谁知你这
逆贼竟不念先皇旧恩,伙同宰相丽塔谋权篡位,于山崩之时暗改遗诏,据皇位于
己身,置天下于怀中!你自幼饱读诗书,深谙兵法国政,理当匡君辅国,何期竟
行此有违天理人伦之事……如此禽兽之举,实乃天理不容!」烂熟于心的定罪之
词脱口而出,见对方貌似没有任何反驳,胡狼继续嚣张的讲到:「今幸二皇子殿
下贤明,识破汝等奸计,于大厦将倾之时兴兵讨贼,除害安邪,救万民于水火之
中!」听得胡狼还顺带着吹捧了自己,琪亚娜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没有
啦……其实我什么都没做,都是大狼自己想到的……」听得此番拆台的话,饶是
在这个严肃的时期,观星嘴角也不由得微动,不过很快便抑制住了自己想笑的冲
动,继续以沉默回应着胡狼。望着对方依旧沉默,胡狼「乘胜追击」,大喊:
「逆贼观星!你若尚存半点良知,便应弃甲归降,昭己罪于世人,归天命于殿下!
若你仍执意负隅顽抗,那也就休怪殿下无情……」

  「呵,胡狼先生,你该不会是去那家茶馆听书听傻了吧。」沉默良久的观星
终于发话,「吾辈原以为,你身为少傅,虽无经天纬地之才,但在自家这千百兵
士面前,也应有所高论,谁知竟说出如此无稽之谈!若吾辈果真暗改皇爷爷遗诏,
谋权篡位,此刻又怎会私自离开煌月城,置己身与危难之中?」

  被抓住先前话语之中的逻辑漏洞,胡狼此时反而是真的无言以对:「这……」。

  观星不屑的轻挥羽扇,像是在拂去面前的浮尘一般,之后又继续说道:「自
阎罗降世以来,吾辈便日夜潜心钻研封印异兽之法,宰相丽塔亦为国事鞠躬尽瘁,
此事宫内人尽皆知。而于此国难之际,胡狼先生,你与二皇子又有何作为?」

  「我……」面对观星凌厉的逼问,本就理亏的胡狼更是一时间无法反驳,没
有在意胡狼的表现,观星又接着说了下去。

  「五年前西域之乱,你于荒城之中被皇爷爷所救,因你才华过人,不出数月,
便得少傅一职,居位食禄,直至今日。而今国难之时,你本应念皇爷爷圣恩,以
国为重,怎敢伪造诳语一篇,假讨贼之名兴此蛮兵,置二皇子于不忠不义之地?」

  「你……观星……你」,面具之下的人被戳及往事,便是连脸上的血色也是
消去了几分,感受到对方的颓势,观星乘胜追击:「不忠不义,谗言祸国,食禄
数载未立寸功……胡狼先生,待你驾鹤之时,你有何面目去见先皇于九泉之下?!」

  听得这句讥讽,胡狼终究恼羞成怒,撕下了最后的伪装:「观星……你这家
伙……好啊,既然你有脸面去见他,那我现在就送你给那个老家伙陪葬!你爷俩
就好好的在阴曹地府里看着我胡狼接管这帝国江山吧!白麓城所属,给我上!谁
能拿下这满口胡言的逆贼,赏金万两!」

  看得对方已经翻脸不认人,舰长不由得挡在观星身前:「观星,小心!」小
特也开始下意识的准备战斗:「啧……气急败坏了么?正好,也是时候活动活动
筋骨了!」一双铁拳由内而外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那是装甲开始充能的标志,
然而和这边的剑拔弩张不同,对面兵阵里,却是毫无动作,除了兵士之间偶尔的
交头接耳,再无其他。

  「你们这些家伙都没长耳朵吗?快给我上!把观星这逆贼给我斩了!」见的
己方兵士分毫不动,胡狼更是气急败坏。

  此时一旁的琪亚娜却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打破了僵局:「唉,大狼,到此为止
吧」被身边的皇子制止,胡狼竟是有些一愣:「啊……?」

  无奈的望着对方,琪亚娜继续说道:「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吗?」
「我说了……?」胡狼更是疑惑不解。「人越是失去理智,就越容易说出自己的
真心话,这些将士不会再听你的命令了。大狼,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殿下…
…这……究竟?」随着局势忽然乾坤扭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的胡狼一时间搞不
懂发生了什么。

  此时观星银铃般的声音自胡狼耳畔响起:「还不明白吗,胡狼先生?你今日
所为之事,皆在吾辈的算计之中。」「什么?」

  望着仍然绞尽脑汁回想自己哪里暴露的胡狼,观星继续一句一句的敲击着胡
狼的最后心理防线:「自皇爷爷驾崩之日起,吾辈就已算到你早晚要反。奈何你
平日行事谨慎,即使是吾辈,也抓不到什么实际的证据。我只好让皇叔佯装不知,
伺机而动,待你举旗之时,便可将你当场拿下!」知晓自己居然早已被身边看似
榆木脑袋的琪亚娜所骗,面具下的脸庞大惊失色:「殿下……你居然早就……?」

  琪亚娜也是会得了便宜卖乖:「哎呀!装傻而已嘛,也没那么难啦~ 我每天
只要吃吃喝喝睡睡,大狼她自然就会搞出些出格的事。」

  接过琪亚娜的话茬,观星最后的话语彻底击溃了胡狼内心最后的防线:「胡
狼,你已经彻底输了。刚才在这白麓城千百将士面前,汝之贼心已表露无疑!」,
话音刚落,早有琪亚娜的贴身侍卫上前,将呆若木鸡的胡狼押下架走。

  没有了反贼的干扰,阔别的二人显得分外亲密,也是琪亚娜率先开口:「嘿
嘿,不愧是父皇最宠的小观星,这可不全都在你的计算之内嘛!」

  观星倒也不客气,反而也是带着几分羡慕之情说道:「皇叔也还是那么自由
自在,无论何时都从未变过。」

  打过招呼,许久不见的二人却不知为何没有什么想说的。四目相对,沉默的
空气中却弥漫着些许尴尬的气息。最后也是琪亚娜先打破了沉默:「我说,小观
星,你真的还不打算回去吗?这个国家需要你。」望着满怀期望的琪亚娜,观星
的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决绝的光芒,随后沉默了半响,方才回答:「这个国家更
需要我去将那异兽封印,待事成之后……我或许就会回去了吧。」似乎也是感受
到了观星的决心,在短暂的沉默过后,琪亚娜微微颔首,微笑道:「嗯……我相
信你,毕竟全国上下就数小观星最聪明了!你决定这么做的话,那肯定就应该这
么做才对!」说罢便调转马头,大喊一声:「回——城!」随着此声号令的响起,
观星面前的大军也是转身退去,满目的精兵,竟也是在一刻不到,便消失在了远
方的天际。只留下琪亚娜最后的一句叮嘱:「前路艰险……小观星,你一定要回
来啊。」寥寥数句胜过千言万语,望着皇叔渐行渐远的身影,观星也有些动容,
也是喃喃的念到:「嗯……一定,皇叔也,多加保重。」辞别了琪亚娜一众,观
星和舰长也是一路向前。舰长仍是像之前那样给观星传授着自己所熟知的现代知
识体系,而对方的学习理解能力亦是无比出类拔萃,短短数日,观星已经形成了
颇为完善的基础科学知识系统。而在这些知识的帮助下,观星一路上据此谈及的
不少发明构想,饶是舰长听了,不免也有些自愧弗如。

  基本的科学知识在观星出奇的理解能力之下,不少都理解的飞快,但是这些
知识的总量却颇为庞大,让一路上讲授的的知识足够舰长喋喋不休长达数十个时
辰。当然,对于舰长所处平行世界,科技树的生长早已发展到了单个人类只能在
其中的一片树叶上研究毕生的程度而言,这些知识,尚且是大树的根基之根基,
按照久远纪元时的学识标准,大概仅仅是在「初中」的标准罢了。而更为深邃的
无穷知识,不少正静静的沉睡在小特浩如云烟的数据库底层。

  舰长终于觉得自己已经将基本的学识大概传授完毕,不由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内心涌起的却是阵阵为人师表的满足感,只是上天好像并没有给舰长太多喜悦的
时间,不多时,观星略带羞涩的发问便让舰长瞬间心跳加速。

  「刺客……先生,依你所言,吾辈这里,还有机会变得和宰相大人一样大吗?」
微微颔首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胸脯,观星半是担心,半是娇羞的问道。

  「害,算命的,这个我熟,这个是和智商成反比的,你看设计我的天才发明
家特斯拉小姐,还有她那个叫爱因斯坦的搭档,就都是……」

  「-root -c -o0 -thz -sleep 1000000s 」(根指令舰长第0 级命令特斯拉
零号休眠1000000 秒)没有等小特说完,一串指令代码就从舰长口中飞出,随即,
身边的小特便陷入了沉睡。

  「诶?铁拳先生怎么忽然睡着了?刺客先生,你方才……说了什么?吾辈怎
么,一点都听不懂?」观星小小的脸上满是大大的疑惑。

  「啊这……这叫」代码「吧,用的,大概算是是我所在世界的另一个国家的
语言……」舰长一时也不知道从何开始解释,但回想到方才的话题,舰长也是一
边打着马虎眼一边接了下去:「你方才说的,呃……发育的话——其实还是很有
可能的。」一边回想着记忆中卡莲的身材,舰长一边将信将疑的说道,「不过,
等你来过那个的话,也许不久之后就会开始发育了……」

  「那个——是指那种出血吗,吾辈,还没有经历过,说实话有点害怕。」想
到自己的私处不知何时便会控制不住的出血,观星不由得有些瑟缩,一边下意识
的向舰长身边靠拢。

  听得先前和自己欢爱的观星尚且未经初潮,舰长半是释然半是愧疚,一边是
因为不用担心之前激烈的交合可能导致观星无意间怀孕,另一方面却是对自己的
炼铜行为心怀亏欠之情。不过很快,这些感情便都化作了油然而生的责任感。

  轻轻的搂住身旁的观星,另一只手缓缓在观星的小腹上抚摸着,舰长满是柔
情的开口道:「话虽如此,但是这却也是必然,毕竟无论是创造生命还是守护生
命,总是会付出血的代价啊,毕竟这也是『自然』的法则。」

  跋涉一天之后,天色已然黄昏,西沉的太阳只在天际留下了一丝血红的亮线,
随着来自阳光的热度的逐渐消失,沙漠的气温下降的也是飞快。观星在思考着舰
长话中的蕴意的同时,却也同时因为凉意而下意识的靠向舰长寻求温暖,别有一
丝小鸟依人的感觉,看得舰长心中心中痒痒的。虽然舰长表面上一直在克制自己,
但内心深处,可能早已将观星搂在自己的怀中爱抚了不知多少遍。只是此时拼命
克制自己的舰长、沉心思考的观星以及「被休眠」的小特,三人各自因为不同的
「原因」而彼此无言,却也恰恰达到了一种微妙的沉默状态。不过最后,却也是
观星意识到了什么,率先打破了沉默。

  「刺客先生,这番话还真是别有一番蕴意啊。吾辈理解了,不过,唔……好
温暖,刺客先生,可以不要把手拿开吗,沙漠里,有些冷呢。」玉手轻轻握住舰
长温暖的手掌,突如其来的举动却也是让舰长吃了一惊。只是面前观星一幅乖巧
的模样,舰长哪里忍心拒绝。轻轻点头表示默认,自己却是忍不住的也将脸颊贴
向观星的银丝之间。虽并不是一个世界泡中,但这股清香却不知为何又让舰长有
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见的天色已晚,舰长也不便多说什么,缓缓抽出一只手搂住观星,低语道:
「观星先生,天色已晚,我们先休息吧,等小特一会从休眠中醒来,她应该会负
责警戒的。」「嗯,谢谢你,刺客先生……」依偎在舰长的怀中,观星的嘴角扬
起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

  「谢?为什么突然要谢我?」舰长有些疑惑,不禁发问。只是过后观星再无
回答,自己也不便继续追问。所幸胡狼之后,舰长和观星的旅途之中再无拦路之
人,轻轻搂着观星,二人不久便在马车上相继睡去。次日夜晚,一行人终是穿越
了辽阔的沙漠,抵达了最后一处阵眼的所在之地——临江阁。

  下马,观测风水,寻脉布阵。最后的阵法布置出人意料的顺利,但由于要构
建起与之前阵眼的沟通共鸣,并将起所有的力量贯通融汇与这一最后的一处阵法,
因此它的细节部分要较之前繁琐不少。一切布置完成之后,天色已经彻底变暗,
朵朵浮云此刻却显得分外灰黑,仿佛沉重的铅块一般。

  草草进入树林,寻了一片尚且平坦的地方生火做饭。饭过七分,观星忽然像
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起身向舰长小特示意:「吾辈……想再去检查一下那处阵眼。
对了,吾辈的包里,有向八重小姐临行前赠送的樱花饼,味道不错,你们尝尝吧。」

  「嗯……那我陪小特检修一下零件,你一个人,要小心。」既然是去检查阵
眼,舰长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小心的叮嘱观星几句,也只能任由对方去了。
篝火一如前几日初见一样忽明忽暗的闪烁,间接的传来噼啪的火花声,除此之外
却只剩沉默。小特和舰长的目光时不时相撞,但在短暂的对视之后,总是以舰长
刻意低头避开小特的目光告终。明明身旁是炽热的火焰,舰长却不知为何总是时
不时感受到一阵阵的寒意,那冰冷的感觉仿佛是自己内心深处有一股冰泉一般,
一下一下,自内而外的冲刷着自己的毛孔。是啊,究竟……是怎么了呢。设置完
最后一处阵眼,直面异兽并将之彻底封印,随后,画下在这个世界泡中旅行的句
号。

  如此这般,不就好了吗。

  虽然小特没说什么,但是舰长却感觉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总感觉有什么
不好的东西即将到来一样。「噼啪,噼啪」,单调而枯燥的声音越来越弱,看着
面前的篝火渐渐暗了下去,舰长便顺手拾起一根木柴扔了进去。

  「啊啊啊!开船的,你忽然往里面扔柴火干嘛啊!吓得我差点就手滑按到自
爆开关上了!」

  「没有那种开关吧。」舰长小声的吐槽。

  一阵沉默……「樱花饼,观星刚才给的,味道还不错,你要吃吗?」舰长尴
尬的开口。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你……一定要留在这里吗?」短暂的沉默
过后,舰长继续发问。

  「我,必须如此。这也是[ 历史] 的一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种事……你比我更清楚。要是觉得抱歉的话,下次见面时请我喝上一杯
就好。」小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语气虽然无奈却又满含坚定。「嘛……说是这
么说,不过那时的你肯定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吧。」「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事啊………」想到自己之后在量子之海中的无尽漂流,舰长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
脑勺。

  又是一阵沉默,空气中只有时不时传来的木柴爆裂的声响。

  忽然,小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扭头向舰长发问道:「对了,那算命的怎
么还没回来?开船的,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和我一起去吗?」

  「用不着。我以后还得看这家伙的臭脸好久呢,不差这一小会儿。」小特毫
不犹豫的拒绝了舰长的邀请。

  「唉……好吧,我一会就回来。」起身掸掸身上的土,舰长循着观星的足迹,
信步向着森林深处走去。篝火的亮光逐渐消失在舰长的脑后,身边的环境逐渐变
得寂静,只余自己的呼吸声在耳边回响。也许是周遭太过安静的缘故,舰长不由
得回想起了自己还在「那个世界」的往事。同样的夜晚,自己同样是沿着『她』
的足迹前行,前方亦是同样的未知与黑暗。仍记得那时,无尽的黑暗让自己找不
到终点,而自己也只能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忘记时间,忘记空间,最终只能渐渐
走向迷失和放弃。但是好在,有那么一束光,在自己即将绝望之时,带自己走出
了这片黑暗。

  此时亦然,就在舰长觉得自己又要被黑暗吞噬的时候,一束光引导着自己走
出了黑暗。一束并不耀眼,却颇为温暖的光。拨开重重叠叠的树叶,眼前种种忽
然变得开阔。天灯的光芒此刻正在观星的手中缓缓绽放。浩瀚的星空之下,温暖
的灯光和遥远的星河交相辉映,缓缓流转于少女淡青色的双眸之中,此刻的观星
的眼中,似有繁星万点。

  仍然是初见时的模样,纯金发簪约束之下,少女柔顺的银色长发随着微凉的
夜风微微飘动着,而青白相间的服饰,在此刻灯光的笼罩下,却有些显得朦朦胧
胧。小心翼翼的扶着手中的孔明灯,少女的脸庞微微带笑,但那双清澈的双眸却
一直注视着那盏并不算十分明亮的灯,仿佛要把什么寄托在里面似的。

  「好美……」此景在眼前浮现,此情却难以言表。最为简单的两个字,却也
是完全包含了舰长此刻的感情。

  「很美,对吧?」意识到舰长的到来,流连于手中天灯的观星此时也终是将
目光移向了舰长。「只是可惜,我身上的材料也只够再做这一盏天灯了。过去每
到中秋,无论爷爷有多忙,他都一定会和我一起做好九十九盏天灯,在夜半子时
放飞。」「爷爷说,奶奶在我还没记事的时候就离开了。但奶奶她并没有忘记我,
而是化作了天上的星辰,一直在守护着我。所以,在中秋这阖家团圆的日子,我
们也要借着这天灯,将我们的思念送到天边,送到奶奶身旁。」

  「……」,舰长不忍心打断观星,便任由对方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止一次和爷爷说过,这天灯哪怕飞得再远,也永远无法到达星辰所在
的地方,但爷爷他却始终相信,这些天灯一定能将我们的思念带到奶奶的身边。
『此为寄托思念之物,定可将话语送至无限远方』……爷爷一直都是这么相信着
……一直都是。

  「嗯,一定可以的。」望着满脸惆怅观星,此刻的舰长眼中满是温柔。

  「诶?」听得舰长出乎意料的回答,观星不由得一惊。

  「就算这天灯无法抵达繁星所在之所,其中的思念,也一定可以送到比星辰
更遥远的地方。」舰长若有所思的说道。

  「可就算如此……刺客先生,我心中的这思念,应也无法借着这天灯去往你
的归处吧?毕竟,那可是连我都没法触及的[ 未来] 啊……」。观星的眼眸似笑
非笑,目光中似乎是嘲弄,又似乎是不甘,只是真正知晓内幕的舰长此时却再也
无法直视少女淡青色的眼眸,只能默默的抬头望向天空。

  「你那表情……果然是被我猜中了啊。」

  「……抱歉。」此刻的舰长,却是无言以对。

  「为何要道歉呢?刺客先生。若是没有你的话,我一定早就葬身在那片树海
之中了吧。」观星的语气甚是坦然。

  「不,我绝不会让那种事……」自己近乎是下意识的否定了观星的话。

  「可那才是[ 本应发生的故事] ,不是么?对我而言,那或许并不是一个完
美的故事,但那才是……」

  「都说了我绝不会……」又一次打断了观星的话,但望着观星坦然的眼神,
此时舰长的喉头仿佛堵上了什么东西一样,明明话已经到了嗓子眼,却生生卡在
了那里。

  「嗯,我明白的,我一直都明白。或许连你自己都未曾察觉到……刺客先生,
你的眼中,无论何时都有着一种近乎于执拗的坚持。」扭头看着舰长,少女的眼
眸仿佛已经看穿一切。「那是曾失去过珍贵之物,并为之无数次挣扎过的人才有
的眼神,但那却也是,最令我感到安心的眼神……」观星嘴角的笑意,却不知为
何更明显了。

  「无论面对的是怎样的绝境,那样的你永远都会站在我的身前,相信着,支
持着,守护着我。」缓缓松开手中的天灯,温暖的光芒逐渐向更高的地方飞去。
眼前的观星越发的动人,但此时,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却不知为何从身体各处汹涌
而来,眼中的景色渐渐模糊,双腿也逐渐没了知觉,使不上力气,膝盖也因此在
身体重量的压迫之下缓缓弯曲,眼皮像是被人一点点灌了铅一样,沉重的睁不开
来。下意识的拼尽全力靠在树上,却最终因为体力的流失殆尽而只能是抵着树干
一点一点向地面滑落。曾经坚实如山的舰长此刻却有如将倾之厦,缓缓在观星的
面前倒下。

  「什么……」讶异与忽然而来的失力感,舰长挣扎着发问。

  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一切的发生一般,观星信步向舰长走去,轻轻扶着对方躺
在了草地上,随后低头贴在舰长耳边,低语道:「在客栈的那晚,我特地拜托八
重小姐做了些掺有蒙汗药的樱花饼,也就是你刚才吃下的那些。」「观星,你为
什么……」蒙汗药带来的效果越发明显,自己说话的声音也越发模糊。

  「此地阵眼已成。明日正午,异兽便将于海底祭坛现身。无论前路艰险如何,
将其封印,以保帝国平安,这都是我身为[ 一国之君] 的责任。封印那异兽不应
就这样将你们卷入其中,因为守护你,这便是我……身为[ 观星] 的责任。所以,
刺客先生,今夜就请你在此安心休息吧。这次……你又中了吾辈的陷阱了呢……」
观星的嘴角似笑非笑,但她的眼中,却满是柔情和坚决。

  「等等……观星……只凭你自己的话……」黑暗再一次将舰长团团包围,如
同周身完全浸泡在死水中一般,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也同样什么都说不出,只能
任由意识一点一点,缓缓消散。

  眼前的刺客显然已经沉沉睡去,饱经风霜的面庞之上却满是不甘。望着怀中
的舰长,观星喃喃的留下了内心最为深处的祈愿:「刺客先生……在你所在的那
个未来里,我……应该也早已化作这漫天星辰中的一颗了吧?」素手轻轻划过舰
长的脸颊,周遭安静的仿佛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细心的拭去对方眼角的泪
痕,观星继续在舰长耳边诉说着自己的愿望:「等你回到那个属于你的未来以后,
刺客先生,若你还记得我……若你还能记得我的的话……刺客先生,也请你为我,
放上一盏这样的天灯吧。」话毕,观星的粉唇微微颤抖,随后近乎是毫不犹豫的
印在了舰长的双唇之上。不像是第一次初见时,在激素的作用下那样索求着彼此,
也不像之前安抚舰长时那样的温柔而细致。只是仿佛希望能在别离之前,能在对
方身上留下什么象征性的印记一样,这一吻,虽再简单不过,其中却饱含着观星
深深的执念。因为也只有她知道,讨伐异兽,自己必然是凶多吉少。

  这一吻虽只有一息之隔,但在观星心里,却仿若已经走过了一场生死轮回。
起身掸掸衣边的尘土,虽是满目的留恋,但少女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扭过了头,
只留下最后一句辞别的话。

  「再见了,刺客先生。」起身,观星坚定的走向了海底祭坛,却再也没有回
头。

  那盏孤灯缓缓向着无尽的黑夜飞去,不知何时,飘摇的火苗点燃了竹纸糊成
的外罩。爆涨的火光瞬间吞噬了整个飞灯随后蓦然消散,只余龙骨和少量的剩余
燃料仍在燃烧。失去升力的灯笼在引力的作用之下化作一道流光,在坠入山谷之
后,一切又重归黑暗。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崩坏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