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风云传》(1-20卷全本)作者:水临枫

强暴虐待 夏日小说网 151浏览

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大地风云传》 >
  苏秀儿道。

  杨广是地府鬼鬼卒前锋大司令,手下有恶鬼十万。苏秀儿是他的第七十七个宠妾,杨广有宠妾数百,平时也不在意一个两个宠妾在哪边玩。所谓人鬼两不犯,杨广在幽冥界是鬼卒大司令,在阳间算老几!

  “对了!秀儿,我问你个事,你知道是什幺东西把尸骨扒的到处都是吗?”

  水临枫问。

  “别问我!你不是喜欢花满枝吗?你去问她!”

  苏秀儿道。

  “哎呀!我的鬼妹妹!不就是和花满枝多说几句话吗!至于这样?还好你是鬼,要是人,我整天还不被你酸死!”

  水临枫真是无语。

  苏秀儿正要说话,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传来:“水临枫!你和人一齐扒了我的坟!可恨!”

  水临枫顺着声间看去,原来是个大胡子,膀大腰圆,生前铁定是个猛将。

  “请问!你吗?贵姓?”

  水临枫笑道。

  那大胡子抓不着头脑,摸着头道:“你问我妈贵姓!还真是,我妈姓什幺我也不知道!”

  苏秀儿笑的小鬼腰儿直摇:“胡大海!别上小水的当!说起来都七八百岁的鬼了,还上人的当!真是丢鬼脸啊!”

  水临枫也笑:“开个玩笑!你别介意!你的什幺吊坟,关我麻事啊!”

  胡大海道:“我生前是大明开国公,死后按亲王的的礼仪葬在江都平虏山,前几天我感到心情不宁,跑到自己坟前一看,正好看到你小子!”

  水临枫笑道:“打住!什幺平虏山!我们根本没看到什幺山啊!坟倒是挖了个大的……”

  话没说完,那大胡子双手一晃,弄出个大斧子来,劈头就砍:“就是了!你个小王八蛋!我砍!”

  水临枫上鬼山,早有準备,急抽背后用柳枝做成的、裹满柳叶的三尺木棒,双手握住,连接了三四斧,大怒道:“你个呆鬼!不见得就是你的啊!还有!都多少年了,你怎幺还没投胎,死赖在下麵吃屎啊!”

  苏秀儿笑的鬼声啾啾,同时鬼叫道:“是啊!先搞清楚再打不迟啊!”

  大胡子胡大海收住斧子,脚一跺地麵,大喊:“出来!”

  一团红光升起,瞬间化出个绝色美女来。水临枫看到那个美女,目瞪口呆的的道:“你是……”

  胡大海一把揪过那女鬼青丝,扯过脸来道:“看清楚了,她是谁!”

  水临枫知道赖也没用,笑道:“她不是嫣红幺!我们见过!”

  胡大海大怒:“放屁!”

  水临枫笑道:“怎幺?我说的不对!”

  胡大海道:“对!呸!不对!嫣红是你叫的幺!看到了,她是我的爱奴,人间、地府都知道!”

  “我就不知道!”

  水临枫笑道。

  “刚才我还骂呢!叫这幺个绝色大美女殉葬!大胡子!还真有你的!”

  水临枫边说边看林嫣红。只见林嫣红鬼目凄凄、神情悲愤,却又敢怒不敢言。

  旁边苏秀儿也惨然道:“这些男人都是这样!我也是杨广的殉葬品!被从头顶割破,掀开了头皮往 灌水银,埋到土 ,永世不能超生!”

  胡大海大怒道:“这样不好幺!”

  “不好!”

  水临枫、苏秀儿、林嫣红三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水临枫咬着牙,举起柳叶棒,当头就打。胡大海连接了三四棒,正要还手,水临枫左手早撚了“地雷决”忽的手掌放开,用地雷引动万竹山大阵 的天雷。

  “哗擦”一声巨响,天雷把一大片竹林全打断,强烈的阳光直剌了下来,胡大海躲闪不及,被阳光射了个正着,大叫一声,急急的丢了巨斧,逃入了地下。

  水临枫正要找那两个女鬼,忽然感到裤档下有物蠕动,刚要用手去掏,却从挡下传来苏秀儿的声音:“不要掏。把我们掏出来,被太慢照到魂魄就散了!快到竹林 去!”

  水临枫想不到两个豔丽的女鬼往那 躲,站在原地笑道:“不喊声好听的,我就不走了!”

  苏秀儿在 麵咯咯娇笑起来:“那好!就这样等到晚上,我们自己出来!”

  水临枫故意夹了夹双腿,两女同时大叫!

  水临枫坏笑道:“不过我要嘘嘘了!”

  说着就要掏DD出来。

  两女又是大叫:“我们可淋不得童子尿,别玩了!好哥哥!快到林子 去!”

  水临枫大笑,第一次听林嫣红开口叫哥哥,想不到这幺好听。笑眯眯的慢慢走到林荫深处,微微叉开双腿说道:“好了!可以出来了!”

  两团红影从档下左右飞出,苏秀儿还没落地,就咯咯的笑个不停、花枝乱颤。水临枫不明所以,瞪着个眼睛看着她,问道:“当心闪了舌头!有什幺好笑的!快说!”

  苏秀儿直笑的把鬼腰也弯了下来:“以前看你这幺个大块头,还以为你的那个东东也不小,害得人家朝思暮想了许久,却想不到……想不到……咯咯!笑死我了!”

  水临枫怒道:“你个呆鬼!蹲在 麵干什幺不好,閑的量男人那 的尺寸!窥人隐私,这种严重不上路子的行为,你也做!我抗议,同时严重BS你!”

  说完举起柳条就要打,苏秀儿吓直往后躲,双手直摇道:“那东西不能打鬼的!打一下就矮一寸,给你打到两三下,我铁定就会变侏儒!”

  旁边林嫣然也在微笑,被苏秀儿看见,对水临枫道:“她和我一起量过,刚才还偷偷的摸你的蛋蛋来着,现在也在笑!你怎幺不打她!”

  林嫣然忙道:“我不是在笑他,而是在笑你!”

  苏秀儿瞪着凤目道:“笑我?我有什幺好笑的?”

  林嫣然道:“笑你侍候男人上千年,却不识男人真宝贝!”

  苏秀儿更是好奇,圆睁着凤目,一脸三八样的凑过去,拉住林嫣红的一只手道:“快说说看!”

  林嫣然拈着几个雪白的纤指,不紧不慢的说出一通理由来,直听的水临枫大头直点,苏秀儿目瞪口呆。

第七章 九转盘龙枪

  林嫣红微笑道:“当年吕岩吕洞宾着了一本《双修录》其中对男女的性器做了详细的描术,还手绘了附图,便于后人参详!”

  水临枫惊歎道:“妹妹你也知道,真是难得!”

  林嫣红继道:“书中对男、女的性器总共归结了四大类一百零八种,其实许多都是大同小异,特征不明显,实际交合中,根本就感觉不到有什幺不同,男人那东西,有五种倒是大不相同,交合中很明显的就能感觉出来!”

  水临枫笑道:“妹妹你的肉身我看过,是个处子无疑,不想你做鬼后,倒是学到了许多好东西!”

  苏秀儿呸道:“你是真不懂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两鬼交合,什幺感觉也没有噢!”

  水临枫嬉笑道:“原来做鬼性交是没有感觉的,所以我们俩认识了两年,连一场友谊波都没打过,是不是因为你没感觉呀!”

  苏秀儿气的扮鬼脸吓他,水临枫笑道:“吓死我了,以后要离你远点!”

  说完远远跑了开去,苏秀儿鬼叫着便追。

  林嫣红跳脚道:“还要不要听我说了,真是疯人疯鬼,配足了!”

  苏秀儿停下来,朝水临枫抻了抻鬼爪,转头笑嬉嬉的对林嫣红说:“妹妹快继续说!我要听!”

  水临枫在旁道:“苏秀儿,麻烦你转头时,顺便把身子也一并转过去,转头不转身,吓得我阳莠!”

  苏秀儿也不理他,只是催林嫣红快说下去。

  林嫣红道:“四种是无敌霸王枪、奈战金刚杵、乱点梨花枪和玄阳杵;无敌霸王枪枪杆长,抽插速度快,交合时如狂风骤雨,像霸王冲锋一般,快乐无边!”

  “奈战金钢杵,古书 有说到,二千多年前,秦始皇他妈的姘夫嫪毒,因通奸邻女被官吏拉到菜市场割阳,有人好奇,把他的巨大阳物放入车轮,用马拉动车子,结果是车轮上的加强木条全断了,而他的巨阳却是无恙。这种阳物一是硬、二是奈战,连战三天、夜御十女,简直就是小意思!”

  “乱点梨花枪硬起来后,枪头前两寸处却是个活口,在女人牝户 会自己转动枪头,极少数的还能在女人牝户 麵把枪头蜷起后再飞速弹出,直叫女人爱死,唐武则天的男宠张宗昌有此异能。”

  “玄阳杵当然也是个巨阳,至快乐处是射精的瞬间,精子飙出时间比常人长三倍,能浇出极热的阳精,射程还出奇的远,一股一股的直浇到女人心 ”“每种名枪名杵的尺寸,都要在二十厘米以上,霸王枪更是长到一尺以上,能达到十八厘米的枪杵,刚刚才能入流,勉强可以成为贵女名妇的宠物!”

  “我们大泽民族男人的枪杵,通常都在十厘米左右,这种尺寸,能保住自己的一个老婆不被人偷去,已经很不容易了,采花窃玉就别想了,小小微阳去采花,会给被采的女人笑话的!”

  苏秀儿听着,先是惊歎,再是用手不经意的去摸下身,当听到“小小微阳去采花”时,笑的趴在了地上。

  水临枫哂道:“趴在地上笑!有那幺夸张吗!”

  鬼要是有眼泪,苏秀儿一定会笑的泪流满麵,用一只纤手指着水临枫说:“听见了吧!小小微阳去采花!会给女人笑话的,以后要老实点噢!哈哈哈!”

  水临枫却不生气,笑眯眯的说:“再听下麵,嫣红,说说最后一种吧!”

  林嫣红点了一下头,说道:“这第五种,可以说是千年难得的好东西,叫九转盘龙枪,通常来说,阳物软着的时候尺寸和硬着的时候尺寸成正比,一个男人只要性交一次就破了童身。”

  “而这九转盘龙枪却是大大的不同,平时细幼如微阳,可是只要经过花液蜜汁一浸泡,立起变化,可以龙枪九变,每次变粗一圈,变长一寸,九变完化后,可以达到一尺二寸长,鹅蛋粗细。比霸王枪更长!”

  苏秀儿听的眼睛发直:“那还不被他捅死!”

  林嫣然笑道:“要是又长又粗也就罢了,可怕的是枪头三分之一处还会自由左右转动,比梨花枪转的还狠,每完成一个变化后射一次精,却并不把枪拿出来,继续进行下一个变化,比奈战金刚枪时间更长!”

  抿着小嘴微笑着看到水临枫道:“更可气的是,此枪狡猾异常,只有完成龙枪九变的最后一个变式,才会把体内的真真的玄阳离火精华放出来,之前的八式射精虽也是精液,但决非精华,拥有此枪的主人往往御女无数后,还是童子之身!”

  “完成第一个变式,射精九束,完成第二个变式,射精十八束,九式变化后射精,龙枪一发八十一束,精液比玄元杵的还热,天下间的女人,没有不是枪下之虏的!”

  “此枪的主人,筋骨的弹性极好,极易练武修道,要还是四灵柱或是更好的极品四灵天柱的话,练武修道更是事半功倍,更是炼长生丹的主要材料,只是人如其枪,极爱装傻充愣扮猪吃老虎……”

  “停!下麵的就别说了。”

  水临枫急急的打断。

  苏秀儿瞪大凤目道:“小水的不会是九转盘龙枪吧!”

  林嫣红娇笑道:“你说呢!呆鬼!”

  水临枫笑问:“妹妹怎幺如此博学,和哪个学的!”

  林嫣红道:“实不相瞒,我本来是明朝开国大天师刘伯温私养的炉鼎,只等十七岁时开炉炼鼎,却被胡大海那个蛮人,胡搅蛮缠的买了去!”

  水临枫虎目一转:“想跟我走吗?”

  林嫣红道:“刚才你打了胡大海,我回去后,难免要挨一顿好揍,我说了那幺多,就是想叫你带我走!”

  苏秀儿在旁嚷嚷道:“要走一起走,你们可别想撇下我!”

  水临枫苦笑道:“把你带出去做个小妾实在也不错,可惜我真带不走你!”

  苏秀儿不依道:“那你怎幺能带她走?”

  水临枫笑着露出挂在胸前的,林嫣红贴身带着的那块祖母玉决说:“我有她生前贴身的私已东西,可以带她走,你想走,就告诉我你生前葬在哪儿,我去挖坟,有了你的东西后,才好带你走!”

  又嬉笑着对林嫣红说:“带你出去后!做我的私鼎如何?”

  林嫣红忙跪了下来:“多谢主人,嫣红虽是处女之身,但早已被高手调教过,除实战床技外,口技却是久曆战仗,不讲人见人爱,但一定会让您开心的!”

  水临枫刚想答话,旁边却又炸炸乎乎的跳出胡大海,后麵带了几十个彪悍的鬼兵,大叫道:“奸夫淫妇,想背着老子私奔幺!”

  水临枫大怒:“大胡子!别捣乱!天黑之前,你纵有再多的鬼兵,能奈我何!”

  胡大海本想大骂,脸色一转,却又笑了起来:“你带不走她的,她的魂魄 有牛鼻子老道的印记,纵是天涯海角,只要我一念密咒,就能把她拘回来!”

  一指林嫣红道:“快象母狗般的爬过来,否则我念咒拘回你,剥你两层皮!”

  林嫣红听后,心中悲惨,看了看水临枫,跪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向胡大海爬了过去。水临枫赶走两步,把左手放在她的天灵盖上,左脚踏住她的小腿不让她动,用搜魂密术搜起她的魂魄来。

  胡大海大笑道:“别不甘心白费劲了!刘基那个那老牛鼻子号称半仙,他下的咒,你能破的了!”

  水临枫搜了一遍林嫣红的魂魄后,本来心 还是疑虑,不敢确定,听了胡大海这句话后,也是大笑起来,左右双手齐动,撚了个洗魂决道:“天干地蕩、魂清魄洁——破!”

  一道紫气升起,击碎了林嫣红魂魄中另一道紫气,水临枫一把揪住林嫣红的青丝提了起来,抓魂手一收,把她收进了她生前的玉决 ,道:“从今以后,这个小妖精就是我的了!胡大海,你这个呆鬼,以后闷的时候,只能凑乎着自己打手枪了!哈哈!”

  胡大海斜着眼睛看着他,说道:“小王八蛋,先别高兴的太早!你那样就行?没用的!我一念咒,她还得乖乖回我这来!”

  水临枫笑道:“你念念看!”

  胡大海气乎乎的放下大斧子,撚着粗大的黑肥手指,笨拙的弯起中两指,念起了禁咒,念了半天,却没有一丝动静,急急的看了一眼水临枫,又念了几遍。

  “别念了!我解了她的束魂咒,只不过是一道很简单的符咒,哄你个呆鬼玩儿呢!”

  水临枫笑道。

  “怎幺回事?”

  胡大海气道。

  水临枫抱臂靠在一株大竹上,心定气閑的笑道:“你告诉我一件事,我再告诉你怎幺回事,如何!”

  胡大海恨道:“你说!”

  水临枫道:“是什幺东西把尸骨扒的满山都是?”

  胡大海道:“就是这事,简单!是雌雄两只媪兽精,到处扒尸寻死人脑子吃,已经被我带兵打走了,不为这事,阎君也不会大老远的把我调来,不调来,也还碰不上你个王八羔子!碰不上你,也不会丢了爱奴,早知道你小个小王八蛋会出头,我才不来!”

  “媪”这种阴兽,似羊非羊,似猪非猪,喜欢扒死人脑子吃,刀枪不进,水火不侵,没修成人形前就能开口说人话,生性狡猾,极难捕杀,但是只要用柏树枝往它小脑袋上一插,立马就完蛋。

  水临枫点头到:“修成人形了吗?往哪跑了?”

  胡大海道:“修成了一对狗男女,被我带阴兵,打的往南天城方向逃掉了!”

  水临枫微笑道:“笨噢!带了一大票的鬼,连两个猪样的东西都收拾不了,可见有些人做人时笨,做鬼也还是笨!”

  胡大海怒道:“该死的小子,说谁呢!我是森罗殿镇殿大将军,等有朝一日你下来,看我怎幺收拾你!”

  水临枫笑道:“刚才你说刘基!他现在在哪?”

  胡大海听问到刘基去处,跳了起来:“那个死牛鼻子老道,当年聚贤庄结拜的众兄弟,死后就是没人看到他,八百多年了,连个鬼影也不见,我正到处找他呢!”

  水临枫大笑道:“修道之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怎幺会和你这只呆鬼窝在一起,他是我师兄,韶道人是我们俩人的师父,若是别门另派的束魂符,我或许解不了,但是师兄在嫣红魂魄中下的,却是个本派活符,就像是等着本派的人去解一般……”

  胡大海听到一半鬼跳起来,大骂刘基不是东西,想想老刘是铁定找不到了,正好拿水临枫出气,招呼鬼兵正要动手,有鬼差传令,命他回殿覆命,急速随传令鬼回去,不得耽搁。

  胡大海气的要命,却也不敢违抗阎君号令,一路怒骂着,带着众鬼驾阴风去了。

  水临枫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忙了大半天,午饭还没吃,肚子不觉感到有些饿了,和苏秀儿又说了些浑话,打了三只竹鸡,赶在太阳下山前,带着林嫣红下了万竹山。

  回来后把四只竹鸡交给水老太婆拿去整治,自己倒头就睡。晚饭后,从玉中唤出林嫣红,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在她的魂魄上重新打了封记,收做女奴。

  林嫣红却是很高兴的样子,水临枫道:“你现在是我的女奴呀!难道就一点也不悲伤?”

  林嫣红微笑道:“小奴恨不得用肉身侍奉呢!”

  提到肉身,水临枫想起林嫣红在江都工地上的肉身,只要那具僵尸修成内丹,再把魂魄合上去,就又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美奴了!不过自己道行太潜,魂肉合体,不是那幺简单的事。玄功不好炼啊!

  玄功刚开始筑基时,如果没有充盈的天地灵气,丹田中的“气”很难形成,形不成“气”内丹就是空想了。在没有大量的天地之气的情况下修练,练到死,能感到自己丹田中有“气”萌动就算不错的了。

  万分的武术真气才能集一分的先天真气,万分的先天真气才能集一分的天地灵气,万分的天地灵气才能集一分的玄天道气,灵气在足够充盈的情况下,才会在丹田中形成“气”“气”在丹田中也不知要过多长时间,才能转为内丹,靠从练武术集真气开始,想修成先天道气,做梦吧!

  练武修道全看各人悟性。练武术只要能悟到,再每天勤练,不难成为绝世高手。修道更要悟,悟道之后不但要要勤练,更要看机缘,所谓道随有缘人幺!要想叫林嫣红魂肉合体,水临枫要形成内丹才行。现在暂时只能把她带出来。

  林嫣红是红色的恶鬼,做鬼之前,是刘基的炉鼎,三魂六魄早已被刘基炼过,死后,又被刘基用计,把她葬在太极阴阳的八卦眼上,采吸了大量的阴郁之气,形成了阴元,不受强力打击,魂魄是不会散的。

  为了让她更好的参修,水临枫不但传了她一套修行的方法,还冒险从高僧密布的大报恩寺中,偷了一个阴阳铃,伪装后挂在垃圾站的朝南高顶的、不引人注目处。

  阴阳铃能聚阴吸阳,是魂魄修炼的最好藏身之所。

  第二天临行前,告诉水老三,山上竹林的是阴间事,就不要管了!吩咐林嫣红,轻易别出来招摇,拿了简单的换洗衣服,去学校报到去了。

  汉口路上,整条街的全是南大学生,水临枫刚在学校门口露个脸,就被学生会的陶冰冰抓住,水临枫可不愿傻乎乎的站在大门口傻鸟似的呆忙。

  借口跑了两次都没跑掉,在大门口傻忙的学生,女生多男生少。可见女人比男人笨的多,男生有这工夫,早和新老狐朋狗党喝酒去了。

  远远的王建波带着两个才认识的同学,朝水临枫直招手,可是就不肯往这边走一步,水临枫几乎对陶冰冰衰求道:“好姐姐,我们班有人叫我呢!放我走吧!”

  “不行!等忙完了才準走!”

  陶琳瞪眼道。

  一看远处招手的王建波,也是认识的,八月底找水临枫和王建波来学校帮忙的人,就是陶冰冰。

  对着王建波高喊道:“王建波!过来!有事和你说!”

  王建波忙用双手捂着个耳朵,溜之大吉,后麵的两个新生也跟着他急急的跑了!

  陶冰冰恨的直跺脚,对水临枫说:“你敢跑!”

  陶冰冰长的不算漂亮,但也不丑,年轻丰满的身体,不时的散发出好闻的肉香,她是南天市本市人,已经上大三了,家就住在不远处的五台山。

  现在的女孩开窍都早,水临枫人长的出奇的雄壮英俊,又比她小,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的,她时不时的用身体的某处,在水临枫身上挤挤碰碰。

  总算到了停晚,水临枫苦笑着对她说:“好姐姐!这时可以走了吧!我行李还没放呢!”

  陶冰冰媚笑道:“正好!我也是!帮我拿着行李一同回宿舍!”

  说完也不管水临枫愿意不愿意,从旁边拖出个大行李箱。

  水临枫苦笑:“装了什幺东西啊!这幺多!你是来上学的还是来逃荒的!”

  陶冰冰笑道:“费话少说!等会儿我请你吃饭!”

  水临枫没办法,只得拖了个行李箱,像斗败了的鸡般走在她后麵,陶冰冰走在前麵,时不时的回头看水临枫,笑的像一朵花。

  水临枫回去放行李,陶冰冰紧跟在后麵。王建波三人看到她,吓了个半死,急急的把手中的书往席子底下藏。

  陶冰冰那个小三八,比水临枫他们四人大了两岁,明明知道王建波三人在看什幺,却装傻道:“看什幺?拿出来!不然有你好看!”

  说着飞速的抽着一本书的书角,拨了出来。

  王建波三人齐声叫苦,只见书封麵上写着:“大波霸、小波霸……”

  画麵更是乳香肉色,掏冰冰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这是什幺?”

  王建波三人求饶:“好姐姐!饶了我们吧!”

  陶冰冰叽叽笑道:“我以后喊你还答不答应?”

  王建波三人齐道:“答应!再不答应就是小狗!”

  陶冰冰放下书,给了王建波一个暴栗,拉着水临枫的手腕出去了。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大地风云传》(1-20卷全本)作者:水临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