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之姑嫂的堕落】(四、五)

性爱技巧 夏日小说网 107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欲望之姑嫂的堕落】(四、五)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2022/05/09发表于:SIS
是否首发:否
字数:10,421字

                 四

  周六,妈妈告诉我姑姑回来了,带我去机场接机,说真的,我有点高兴不起
来,我脱裤子的时候你不回来,现在正焦头烂额,我怕我不够精力攻略你,你说,
我晚上看你还是看妈妈?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不过这些小怨念在见到姑姑的瞬间就烟消云散了,9月中旬的午后还有一丝
燥热,姑姑一米七的身高,比妈妈还要高一点,上身穿着露脐宽松的大T恤,两
只鼓胀的大奶,目测就有D杯,下身牛仔小热裤,光腿,性感撩人,站在人群中,
两三米内都没人敢靠近,艳压四方,走进一些,棕色齐耳短发,大墨镜,红唇,
又酷又飒。

  妈妈的美犹如牡丹,国色天姿雍容典雅。

  而姑姑的美就像盛开的玫瑰,激情热辣,攻击性十足。

  我用意念狠狠的拥抱了她,物质世界的身体一动没动。

  姑姑迈开长腿走向我们,伸开双臂,一阵香风拂面,嗯,狠狠的抱住了妈妈,
两对大奶重重挤在一起,看的我心惊胆颤,「嫂子,想不想我?」

  「别闹。」妈妈轻轻推了推姑姑。

  「好久都没有见过嫂子了,让我多抱一会。」刚刚还英姿飒爽的姑姑,居然
有点小女人。

  「快别闹了。」妈妈再次推了推姑姑。

  姑姑这才抽出身,拍了拍我的肩膀,笑语嫣然:「小悦又长高了啊,都超过
我了。」

  尼玛,平时那么能逼逼的我,看着两个大美女左拥右抱,楞是憋到一句话没
说出来。

  「先回家再说吧,小悦还给你买礼物了呢。」妈妈微笑着说道。

  姑姑挽起妈妈的手臂,咯咯的笑着说:「哟,这么巧,我也给你们带礼物了
呢。」

  颠倒众生,花枝乱颤。

  画风一变,我在后面推着行李箱,看着并排挽手的两个大美女背影,姑姑雪
白的小蛮腰摇呀摇,白晃晃的大腿晃呀晃,摇晃的我都要流口水了,如果这时再
回头一笑,我必将淫湿一手:

  姑姑回眸一笑百媚生,

  敢叫六宫粉黛无颜色。

  诸位你们猜,姑姑和妈妈的身材,谁将更胜一筹?我把目光移向妈妈,妈妈
穿的是一条深色真丝缎面的裤子,垂感好,熨帖,很显身材,因为上次的经历,
我有些神经敏感,刻意寻找内裤的勒痕,可是,在这个浑圆滚翘的美臀上,什么
都没有,我使劲揉了揉眼睛,还是没有,和上次一模一样。

  ……

  白文惠的确没有穿内裤,走在前面的她,心里一直在打鼓。

  第一次同意接受对方调教,是二十天前,那个晚上,她鼓起很大的勇气,答
应做对方的性奴,只说出一些前提条件,比如只能在网上,比如时间地点不方便
不能强迫,比如可以随时终止,勉强争取了一丝自尊,可等了一晚上,对方却只
字未回,这让她自尊受挫,卑微放低的姿态显得那么可有可无,直到次日才收到
一条消息:今天不准穿内裤。

  鬼使神差的,也顺理成章的,白文惠执行了命令。

  昨天晚上,对方要求她穿着内裤自慰,要求她第二天真空,她识破了对方的
用意,对方要让她适应,白天真空的敏感,要让她明白,穿内裤自慰不爽,要让
她觉得,内裤终将是一件多余的东西,她全部照做了。

  为什么?因为缺爱,也缺做爱,和丈夫的矛盾,让她对家庭心灰意冷,而对
方却处心积虑的,布置了一个两年的局,从嘘寒问暖,到无话不说,从擦边挑逗,
到淫言秽语,黄书黄片的尺度越来越大,等对方露出獠牙,提出调教她时,白文
惠在精神上已经如同陷入蛛网的昆虫,越挣扎,越无力,而这幅久痒难耐的肉体,
像即将爆发的火山,积赞了很多年的肉欲,随时会将她吞没。

  在网络世界中,欲望会成百上千倍的放大,而理智的崩塌只需要一个微不足
道的借口,此时的白文惠,明知自己走在钢丝上,但她觉得,在失去平衡前,可
以抽身而去,对方又不知道她的真实信息,只要删掉微信,就会一切归零。

  这是她第二次真空上街,两次都是和儿子一起,白文惠总觉得儿子的目光在
盯着自己的屁股,她生怕儿子看出什么,想把儿子支到前面,又找不到借口,从
接上李静娴到停车场,不过三四百米的路程,白文惠却走的非常艰难。

  因为裤子比较紧身,尤其是胯部,真丝面料的裤裆,会在迈步的时候,不时
碰触穴口,去的路上平常心还没有什么,只是轻微有点痒,现在有儿子的诱因,
白文惠的全幅心思都集中在屁股上,每碰触一下,都像用羽毛在轻轻的挠,一两
下没所谓,有一点痒,有一点胀,随着剐蹭次数增多,美穴越来越痒,她想夹一
夹屁股缓解这种骚痒,可是不能,儿子就在后面,只能任由这骚痒扩散至全身,
敏感的娇躯也逐渐发烫,导致走路都有些不自然。

  我的裤子已经湿了吗?深色的能看出来吗?儿子不要看,不要看妈妈的屁股,
可是越这么想,注意力越集中在美穴,那一下一下的碰触,慢慢的从骚痒变成了
折磨,简单的行走就像一场酷刑,侵蚀着白文惠的心神,让她的意识越来越涣散,
身体也越来越难以控制,鼻翼扇动,呼吸加重,昨晚自慰撩起的欲望,重新燃烧
起来,如果一直走下去,会在大庭广众中羞耻的高潮吧,我不想让儿子看到。

  「嫂子,你身体不舒服吗?」李静娴挽着她略显僵硬的手臂,关心的问道。

  「啊,是,是有一点,可能,可能天气有点热。」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白
文惠一跳,几乎要呻吟出来,她有些慌乱的敷衍着,但也从刚才的奇异状态中解
脱出来。

  直到上车以后,她才稍微放松下来,可是不经意间看到副驾驶李静娴的狐疑,
后视镜中儿子的惊慌迷茫,他们猜到了吗?羞耻感袭来,心中一紧,小腹不由自
主的阵阵收缩,她用裤档死死抵住穴口,紧紧咬住牙关,蜜穴深处,淫水终于汩
汩流出,失神片刻,才平复着自己的心跳,用一次压抑的小高潮,结束了这次荒
诞的真空之行。

  ……

  车中飘着淡淡的麝香味,翻译过来就是女性骚味,我进步了,没有因此而勃
起,昨晚失眠的时候,我也想明白了,千头万绪,抓主要矛盾,妈妈的一切行为,
如果是自愿的,我都支持,如果是被迫的,我会找到奸夫杀了他,杀人犯法?我
知道,我说说狠话。按照小柴子的逻辑,自慰都做了,真人还远吗?除非他永远
不出现。

  姑姑坐在副驾驶,手机一路响不停,先给爷爷奶奶报了平安,然后开始各种
约饭,再不然就询问妈妈的生活,完全没有时间理我,我很失落。

  回家后妈妈最后一个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换了一身纯棉睡衣,不刻意绷紧臀
部的话,看不出来有没有穿内裤。接着又是一通收拾,好不容易闲下来,有机会
送出项链,姑姑看看了又退给我,说她不戴这些东西,让我以后送给女朋友。

  妈妈微笑的看着我发窘,也不帮忙。

  First不辣的,我倍受打击!还要装作若无其事,只有15岁的我,累
觉不爱。

  晚上爸爸也回来了,一家人一起吃饭,当给姑姑接风了,爸爸的印堂固然发
绿,我也没好到哪去,父子俩多吃青菜吧。又到了一天一度的睡觉环节,爸爸在
家,妈妈早睡,不用监视,姑姑可是我期待已久的重头戏,洗漱后的姑姑如出水
芙蓉一样穿戴整齐,终于熬到钻被窝的时候,她!熄!灯!了!没!有!夜!灯!

  操,要这个摄像头有毛用,我郁闷的睡了。

  周日上午九点,爸爸带着妈妈和我去了沈伯伯家,他个子不高,保养的非常
好,笑起来如沐春风,板起脸来不怒自威。

  在客厅落座后,一位阿姨端来茶水。

  「小李任职有三年了吧。」沈伯伯把玩着一对文玩核桃。

  「领导您记性真好,已经有三年了。」听爸爸语气就带着谄媚。

  「我还有一年可就要退喽,文惠看着还是那么年轻。」老色批把眼神移向妈
妈。

  「您还要造福我们一方百姓呢。」妈妈微笑的说着,语气不卑不亢。

  (本场景其余内容都删了,留下几句重要对话,利于全书完整性,老色批和
妈妈的对手戏自行脑补吧。)

  我在领导家中当一个小时吉祥物,终于结束了,约好了去找小柴子,在男女
方面,还是要相信专业人士的。到地方才知道他们搬家了,看着缩水了一大半的
房子,我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小柴子看起来倒不太在意,催我说正事,我将对
姑姑的感情一股脑说出,这小子居然没有嘲笑我,见多识广。

  「你是想完整的得到你姑姑,还是只想操她?」小柴子想了一会,问了一句。

  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一句话把我问住了,我还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都想吧。」我不确定的说。

  「如果你想得到你姑姑的心,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没戏。」达布偶kill,
「我猜她连项链都不收你的,就是怕你有想法,按照我的推测,你姑姑可能知道
你的心思。」

  「不可能吧,一年都见不到一面,我哪暴露了?再说不收项链能说明什么?」
我不太相信的说道。

  「你小时候就暴露了,你小时候摸她的奶和屁股,我打赌你姑姑都知道,只
不过那时候是把你当孩子,你现在当舔狗,你姑姑不会给你机会的,伦理上也不
允许。」

  「项链呢?」

  「我问你,正常情况下,一个晚辈送给长辈东西,长辈有必要拒绝吗?还说
让你以后送给女朋友,暗示你呢。」

  「操,一点机会没有了?得不到姑姑,我感受不到活着的价值。」我不死心
的说。

  「那倒也不至于,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说人话。」

  「要先了解你姑姑的性格,以及这么多年为什么单身,找到原因才能对症下
药。」

  「单身的原因我不知道,性格的话,可能是个女强人吧,毕竟一个人在大城
市闯荡了这么多年。」

  「那即使对症了,我觉得难度也很大,自主意识太强的人不容易改变。」小
柴子同情的看着我。

  「要是只想操她呢?」我退而求其次。

  「那就简单多了,强奸、下药、找把柄威胁,哪个都行,并且你是她侄子,
她也不会报警抓你。」

  「太TM下三滥了,不报警告诉我爸妈也受不了啊,还有别的办法吗?」我
有点接受不了。

  「你小子干的就是下三滥的事,我能帮你的就是搞到药。」小柴子不屑的看
着我:「一种迷奸的药,处理好善后工作,风险相对小一点。还有一种激发性欲
的药,风险比较大,和强奸差不多,按照你描述的性格,你姑姑又强势又果断,
事后没准会直接离开S市,再也不给你第二次机会,废这么大劲只能干一炮,不
推荐。」

  「除非……」小柴子好像又想到什么,低声说道。

  「除非什么?」

  「除非你能一次把她操服,让她再也离不开你的鸡巴!」小柴子表情凶狠而
又自信。

  看来男人最终还是要靠硬实力说话。

  我想了想小柴子说的话,妥协了,「那先搞药吧,两种都要。」

  以备不时之需。

  之后的几天,我白天上课,也不知道姑姑忙什么,晚上她不是在约饭,就是
在约饭的路上,往往都是我睡了还没见到人,就这,和回来之前没区别,和我想
象的美好生活天差地别,人都见不到,想亲近也无从谈起,经过这几天的过度,
我倒是从打击中恢复过来,我坚信道路是曲折的,前行是艰难的,但是只要肯用
力,花心还是能抵达的,手中握了握小柴子给我的药。

  最近爸爸倒是一反常态,每天都在家,如果没有监控,现在的家才是我熟悉
的家,可是监控下的家,又是另外一幅景象。

  主卧里的爸爸和妈妈,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不见了,现在是剑拔弩张,几乎
每天晚上,两个人都会争吵,很难想象,妈妈这样从容的性格也会吵架,有时候
我在房间都能听到一些刻意压低的声音。从偶尔听到的只言片语中,加上前两天
去沈伯伯家的对话,我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只是不愿意相信,这个看似和谐的家,
濒临支离破碎。

  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我对妈妈找奸夫的事进一步包容了,我理解妈妈,
在这个得不到温暖和爱的家里,甚至连离婚自由都没有,还有什么理由守护它呢?
去追求自己的性福吧,我支持你,连续几天都不能和奸夫聊天,想必妈妈也很焦
躁吧。

  不过做人嘛,最重要就是开心,还是要乐观一点,今天有事解决不了,千万
不要着急,因为明天依然解决不了,不如欣赏跳健美操的美女们。

  这天晚上,我正在房间学习,妈妈走过来说今天不陪我了,姑姑非要拉着她
一起健身,然后就传来客厅《本草纲目》噔,噔噔,噔噔的前奏,我抬头望去,
刚好能看到沙发方向。两个大美女并排站在瑜伽垫上,姑姑穿着束胸小背心,紧
身短裤,腰细腿长爆乳肥臀,妈妈梳着马尾辫,穿着紧身T恤和健身裤,纯纯的
熟女界纯欲天花板。

  姑姑动作娴熟轻盈,卡点准确,妈妈略显生涩,但是在姑姑的指导下,状态
越来越好,随着节奏两人不断扭胯踢腿,这场健美操在我看来更像美体展示,搔
首弄姿,MD她们正在奋力的勾引我!滔天的肉欲巨浪扑面而来,看的我眼睛都
红了,比教学楼楼顶那次都刺激,毕竟上次的女人不知道是谁,没有感情链接,
整整40分钟,两人香汗淋漓,体力是真的好,而我的肉棒也早已一柱擎天,这
一戳,也是40分钟,比耐力,咱也不差。

  回过神的我低头看书,书中只写着一句话:我愿化作你的一滴汗,划过你的
脸庞,滴落脖颈,越过山峰,穿过平原,在茂密的丛林中,与其他的水流淌在一
起。我许下一个愿望:将来,我一定要让姑姑赤身裸体的为我跳操,一直跳到精
疲力尽。

  运动过后两个美女去洗澡,妈妈回主卫,姑姑去客卫,收拾好后听姑姑说想
陪妈妈睡,我屹立了40分钟的大屌越发昂扬。

  可惜,被拒绝了。

  我也到了睡觉时间,走进姑姑刚洗完澡的卫生间,我恨这个不能安装摄像头
的客卫,闻闻味儿算了,我像个变态一样深吸一口气,真TM香!再看一眼依旧
昂扬的肉棒,40分钟算什么,我能硬80分钟,我骄傲了吗?气血方刚如我,
不射得硬一天。

  今天爸爸不在家,妈妈会做什么?如果再自慰,那儿子只能对不住了,谁让
我已经原谅了你的出轨,嗯?我这算是绿母了吗?不当人子。

  先看一眼姑姑,果然已经熄灯了,这个摄像头几乎是摆设了,切换到妈妈的
房间,让我目瞪口呆,妈妈呀妈妈,我总是赶不上你开车的速度,你也不当人母。

                 五

  我看到妈妈开始还正常聊天,只过了一会,竟然跪坐起来,拿着手机没说两
句话,居然又把衣服都脱掉了,还是只剩下一条内裤,夜灯的光从侧后方照来,
显得两个乳房比平时更大,要自慰了吗?这次我有点期待,我变坏了,掏出硬邦
邦的老二,这时妈妈膝盖180度转动,变成屁股对着我,脸对着墙,背部挺的
笔直,尽管大腿有些轻颤,上身依旧像白天站在讲台上讲课那么直。

  手机对面的人渣,妈妈跳了那么久的操,早已经累的不行了,我还想再骂几
句,突然手机屏幕一黑,卧槽,什么情况?!我赶忙切换另外两个,启动正常,
明白了,是摄像头没电了,玛德,关键时刻掉链子。

  想想也是,装摄像头快一个月了,就妈妈房间用的多,没电了也正常,正常
个毛线,现在是给摄像头找借口的时候吗!我心中着急,不知道那个人渣还会让
妈妈干什么,看来今天不得不铤而走险了——潜伏解锁手机。

  希望妈妈大量运动后,睡的比较沉,我躺在床上焦急的等待着,几点去合适?
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发现了就摊牌吧,出轨的又不是我,脑海中模拟了各种细
节,搞得我竟紧张起来,正派的我果然没有什么做坏事的天赋。回过神再一看表,
凌晨一点钟,可以了吧,已经三个小时了,干巴爹!

  我光着脚,悄悄走到主卧门口,握住门把手,先偷听一会?淦,只能听见自
己的心跳。加油,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古人诚不
欺我,胡思乱想中,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猫着腰进去了。

  睡了,只有呼吸声,妈妈睡的正香,我也不敢多看,先在床头柜上找到妈妈
的手机,然后开始找妈妈的手,什么奶啊屁股啊靠边站,顾不上!顺利解锁手机,
快速找到微信,置顶对话fcz?肯定是他了,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立刻点进去
扫了一眼:「神对人说:我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晚安,亲爱的。」

  就你了,这个奸夫人渣挺能撩,知道妈妈喜欢文学,还整一句泰戈尔,先不
骂你了,时间紧迫,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点中多选,我要把聊天记录转发给自
己,回屋慢慢看,我在这里要吐槽某鹅,嗯?鹅这个字好猥琐,和哦有一拼,没
有全选,只能逐条点,可惜的是并没有太多,浪费了我15年的手速,妈妈应该
把之前的聊天都删了,只有今天的,最上面一条显示的是22点,就这么多吧,
合并后转发给自己,最后把fcz的名片也推送给自己,删掉记录,大功告成。

  看着熟睡的妈妈,这个躺在床上的羊脂美人,眼睑和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颤动,
做的是春梦还是噩梦?掀开被子偷看一下?算了,来日方长,轻轻的我走了,不
带走一片云彩。

  回房间,我先打开名片,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奸夫,有点激动,除了名字
一片空白,MD白激动了。然后打开了聊天记录:「我在。」

  「叫主人。」

  「对不起,我还没有准备好。」

  「还装,又不是没叫过别人。」

  「先看片吧。」

  一段19分钟的欧美动作片,大屌配骚逼,直来直去简单粗暴。

  「看完了。」

  「片里女人的奶子大,还是你的大?」

  「好像,差不多。」

  「片里的女人骚还是你骚?」

  「我不骚。」

  「逼湿了没有。」

  「湿了……」

  「湿了还说自己不骚!说你是骚逼!」

  「我说不出口。」

  「主人也不会叫,骚逼也不会说,要你这个性奴有什么用!」

  「你有几天没出现了?」

  「四天。」

  「今天罚跪四个小时。」

  「好吧。」

  「我跪好了。」

  「光着没有?怎么跪的。」

  「还穿着睡衣,屁股坐在小腿上。」

  「我今天跳了40分钟减肥操,挺累的。」

  「跪都不会跪,衣服脱掉,只留内裤,腰挺直,背挺直。」

  「好吧。」

  「这么慢,脸朝哪边的,床头还是床尾?」

  「床尾。」

  「你没有让学生罚站过吗?罚跪脸要冲墙,什么叫面壁思过,笨!」

  「是,我换好方向了。」

  「好好跪着,收腹挺胸,不能偷懒,从上次自慰后有没有高潮过?」

  「有过一次,不知道算不算。」

  「什么时候?你敢不经过我的允许高潮!」

  「不是,因为上次出门没有穿内裤,心里紧张,走路时候裤子摩擦到高潮了,
不过我不确定是不是,和自慰感觉不一样。」

  「骚逼,走路都能高潮,还敢说自己不骚,给我详细讲讲。」

  「就是我在前面走,我儿子在后面,我总幻想着她在看我,并且发现了我没
穿内裤,心里又羞耻又紧张,就,就高潮了。」

  「这么说主要是因为你儿子了?你真是淫荡,能被儿子看着高潮。」

  「是……」

  「现在想不想自慰?」

  「有点想。」

  「想也不允许,给你布置明天的任务。」

  「我让你买的跳蛋买了吗?」

  「我还没买,这几天他都在,我不方便买,并且我也有点不好意思。」

  「你怎么这么笨,不会在网上买吗?什么事都做不好。」

  「明天等你的学生都走了,你在教室自慰吧,想象着你的学生们就在下面,
肯定会很爽。」

  「不行,我做不到。」

  「办公室。」

  「也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你说个别的吧,我不想在学校做那种事。」

  「那这样吧,你明天穿裙子,不准穿内裤,在教室讲桌前张开大腿,把你的
骚逼展示给全班的学生,反正有讲桌遮挡,别人也看不到。」

  「这,好吧。」

  「明天给我汇报。」

  「是。」

  「今天先这样,你今天跳操也累了,先休息吧,不用一直跪四个小时,记好
时间,以后补上。」

  「是,晚安。」

  「神对人说:我医治你所以伤害你,爱你所以惩罚你。」

  「晚安,亲爱的。」

  没了,微信中的妈妈是谁?这个唯唯诺诺的女人是谁?我的妈妈大方得体,
自信从容,在学校是当之无愧的女神,在家里不输气场强大的姑姑,毫不畏惧当
官的爸爸,在外边面对沈伯伯这样的领导都能侃侃而谈,不卑不亢,为什么在微
信里这么被动,这么弱势,我才刚能接受自己有点绿母,您这都玩上SM了,您
的车速我都不想吐槽了。

  我忽然想起小柴子搞女人的两段话,遗传了他爸的经商天赋,再加上自己的
刻苦钻研,叠加家道中落感知的人情冷暖,妇女之友柴进歌的话有时候还是有道
理的。

  「从三分否定,七分肯定,到七分否定,三分肯定,逐渐打击对方的自信,
从七分真情,三分疯狂,让对方觉得你只在乎她,甚至不惜为她而死,到三分真
情,七分疯狂,让对方慢慢害怕你,不敢离开你,只要持续不间断的轰炸一年,
我保证她再也不敢反抗。」

  「你想让对方做一件可能不想做的事,至少要准备两到三个对方更不想做的
事,先提出来,等她都拒绝后你再提第一件事,大概率她就会做了。」

  从上面这两个角度出发,我又重新看了一遍他们的聊天记录,彻底搞懂了f
cz这个人渣的险恶用心。

  对话开始,如果fcz直接说你今天要跪着聊天,妈妈可能也不会拒绝,但
心里最多只会觉得有些羞耻,可是,加上叫主人和说骚逼两个否定前缀后,妈妈
会觉得我错了,我应该跪着,接着又接连被指责被骂,妈妈又会觉得我跪不好,
我很笨,我应该认真的跪着,而且要像面壁思过一样的跪着。同样是跪,这两种
效果差别太大了。后面的什么买跳蛋、教室自慰,都是一个套路,目的就是让妈
妈明天在教室真空,刷新羞耻下限。还有最后的假关心,真TM虚伪,下次再聊
天,妈妈不还得跪着,人跪久了,还能站起来吗?

  能让妈妈会变成现在这样,绝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fcz肯定已经PUA
妈妈很久了,日积月累下,才让妈妈这样高知高教养的女性,反抗意识越来越弱,
在对方面前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做错事就挨训,表现好就表扬。

  还剩最后两个问题,fcz啥意思,我打开输入法点了这三个首位字母:房
产证、复仇者、副处长,复仇者?

  对话最早的一句:又不是没叫过别人,「别人」是谁?

  唉,不想了,来来来,解完这一题,还有三题,我今年15岁,喜欢玩套娃。
看看表,已经半夜四点了,自从发现了妈妈的秘密,就经常缺觉,孝心可嘉啊,
明天周四,妈妈的课在下午,干脆假装肚子疼,上午请半天假补觉,中午正好可
以和姑姑一起在家吃饭,完美。

  不能水,按照上一段写的,这就到了第二天中午。

  妈妈走前交代姑姑在家照顾我,这是自姑姑回来后,我们第一次单独在一起。

  「小悦,咱们中午吃什么?」姑姑敲了敲我房间的门,声音如同清冷的泉水
流淌山涧。

  我抬头看去,姑姑穿着居家睡衣,依旧难掩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棕色短发,
发梢在耳垂下方微微翘起,眉目艳丽,顾盼生辉,尤其看到娇艳欲滴的大红唇,
「我想让你吃大鹅。」当然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实话。

  「你做啥我吃啥。」我回答。

  「那你真是为难姑姑了,我厨艺太差劲,叫外卖吧,嫂子走前说你你肚子不
舒服,咱们吃点清淡的。」说完自顾自的点了一会,完全没有参考我的意见。

  「小悦你出来,咱们姑侄聊聊天。」姑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家长做派。

  「好嘞。」我坐到离她一米的距离,看着她的架势,不敢靠太近。

  刚要说话,姑姑的手机铃声响起。

  「对,我要市面形象最好的写字楼,面积小一些没关系。」

  「你们搞定后发视频给我,我没有时间一个一个看。」

  「我要在签合同的时候,设计公司,装修公司,物业公司同时在场,按进度
表做事。」

  ……

  姑姑接着电话,表情严肃,语气凌厉,一股女强人的气场蔓延开来,压迫感
十足,一米外的我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没有解释刚才的通话,「小悦,你是喜欢姑姑吧。」开门见山!

  还没等我开口,「你的眼神,我在太多人身上见过。」直截了当!

  卧槽我有点招架不住,这该怎么回答?你自己都说过答案了,我只能争取面
部表情不垮台,点了点头。

  没想到姑姑又柔和下来,眼神温柔的看着我说:「我前两天就想和你聊聊,
一直没有时间,今天刚好,谁都知道你小时候喜欢粘着我,我也喜欢你,又懂事
又可爱,姑姑以后可能都不会结婚,一直把你当做亲儿子看待。你现在这个年龄,
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也正常,但是。」姑姑顿了一下,好像在组织语言。

  「我可以理解你,并不代表你是对的,我也不说让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的大
道理,你可以先试着交一个女朋友,凭咱们小悦的条件,找朵校花绝对没问题,
放心我不会告诉嫂子,缺钱找姑姑要。」说完还对我笑了笑,似乎是在鼓励我。

  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接听了不到5秒,姑姑皱眉打断对方,「我
已经告诉过你们短时间内不会回去,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我想到一个词:女王!一个雷厉风行,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美艳女王。刚才还
风和日丽的姑姑,此时凤目含怒,俏脸带霜,语气很重,虽然没有说我,我在旁
边却有点噤若寒蝉,多年没见,原来姑姑已经这么厉害了,这个强势的女人不太
好惹啊,真TM憋屈,我还一句话没说,就被震慑的有点不敢说话了。

  我明明有一点害怕,可是心中却一片火热,这样的姑姑,才是我梦寐以求的,
一个疯狂的念头不断在脑海中盘旋,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得到你。

  「那个,姑姑,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不结婚?」现实中,我鼓起勇气,问了一
句。

  「一开始是没有合适的,后来忙着忙着就不想找了,小悦,姑姑刚才的话你
听进去了吗?」嗯?姑姑的眼神竟有些躲闪,我眼花了?

  「我知道了,回头我一定追一朵校花回来。」校花是谁?在我中心,永远没
有人可以取代你的地位,妈妈并列第一。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总算放下了一桩心事。」姑姑轻舒一口气,伸了
伸腰,两个大奶动人心魄,「对了小悦,我已经买好房子了,过段时间就会搬走,
姑姑的新家以后也是你的家。」

  看来我的畸恋对姑姑来说也有压力,她还是很在乎我的,至少在没有孩子之
前,真心的把我当儿子看待,只是你不知道,我这个儿子对亲妈都开始绿了,对
姑姑,嗯?姑姑不能绿,要得到姑姑的心,现在来看基本是不可能了,用药必须
提上日程,机会越来越少,时不我待!

  结束了一场表面愉快,实际上我并不愉快的谈话,收拾心情,饭后来到学校。

  妈妈正在校门口等着我,先关心了我的身体,确定我没问题就去忙了,我看
着妈妈的背影,真的穿了一件裙子,厚厚的深蓝色帆布过膝群,失望之中带有点
欣慰,至少没有穿短裙,妈妈好像也有经验了,这条裙子的面料又厚,颜色又深,
即使不小心湿掉一块,也不太容易被发现。

  走进教室,我先看了看讲桌,之前还真没注意过,首先讲台高大概15厘米,
讲桌摆在讲台上,前面也不是全遮挡的,有30厘米左右的离地空隙,然后我又
目测了一下离第一排的距离,约有一米,这就是说,第一排的同学弯腰从桌斗下
面看过去,是可以看到讲桌里面的。

  嗯?

  第一排中间坐的是谁?是小柴子!!

  说攻略两年极品熟女的人是谁?还是小柴子!!

  套路PUA我妈的风格像谁?还还是小柴子!!

  犹如醍醐灌顶,迷雾散尽,人渣真的是你!我能接受奸夫是老色批沈伯伯,
也能接受是同性恋的郭阿姨,甚至能接受是任何陌生人,唯独不能接受是小柴子,
这个和我年龄相同的发小兄弟。

  中午刚过,班里人还不多,小柴子也没到,如果人在,我当场一定会控制不
住暴揍他,冷静一下,想要验证其实很简单,等会上课看他会不会去课桌下偷窥,
靠着这个牵强的借口,我头枕胳膊趴在课桌上,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终于到妈妈上课,竟是发下试卷做随堂测试,不知道她是没心思讲课,还是
要不打折扣的完成人渣的任务,整堂课都专心的坐在讲桌后面,一副若有所思的
样子,是在想人渣吗?我生平第一次对妈妈也产生了愤恨,恨她软弱可欺,恨她
唯命是从,恨她在她最引以为傲的神圣职业中,张开双腿,露出骚穴,做出了最
不知廉耻的事!

  我一个字都没写,用白卷表达着内心深处的控诉,意外的是小柴子整堂课都
安分守己,貌似在认真答题,一次都没有低头钻桌子,莫非不是他?

  下课铃声响起,无波无澜,妈妈收完试卷就走了,爱谁谁,尼玛我又不是警
察办案,我要什么证据,怀疑就够了,尤其是,我已经被折磨了一个月,快没有
耐心了,而妈妈今天的表现,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走到小柴子桌前,一把拽住他的领子,低声喝道:「跟我出去!」下节课
是什么?不知道。打错了怎么办?凉拌。稳一手?稳你妹。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欲望之姑嫂的堕落】(四、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