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没想重生啊599-600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105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五百九十九、3姨奶奶介绍的播音系师妹?
作者:柳岸花又明
  当天下午,陈汉升没去上课,再次来到天元东路的办公室。
  现在,这里除了当成陈汉升和孔御姐“约会”地点,聂小雨和秋安萍她们都是直接去果壳电子厂的。
  “哎,啊,呼~”
  陈汉升抽着烟,愁眉苦脸的唉声歎气。
  孔静看了很奇怪:“李小楷已经带人研发MP4了,半个月后就能有样品出来,你为啥在这里皱眉头?
  现在的MP4行业里,纽曼和索尼是技术领头羊,产品各项机能的稳定性都很好,果壳现在是没工夫自己研发的,複製这类产品的优点才是最快途径。
  当然了,价格和受众也是不一样的。
  纽曼和索尼MP4都是2000元以上,在校大学生和普通白领一般都是用不起的,所以国产清华紫光出现了,它们正依靠千元左右的MP4佔领这部分市场。
  果壳也是同样的想法,其实新世纪的方式也差不多,只不过新世纪有自己的技术积累,所以可以进行完善和改进。
  可惜,对这方面研究最深的李小楷在果壳。
  “一件小事,有些奇怪而已。”
  陈汉升问着孔静:“静姐,你见过那种明明没读过什么书,也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山里人,他们的心思很单纯,甚至不会撒谎,不过偏偏有着独特的市场嗅觉。”
  “见过啊。”
  孔静点点头,她经历过风起云涌的90年代,所以习以为常,甚至现实里还认识这类人。
  “我知道一个浙中省的义乌女老闆,她虽然没读过书,不过就是从摆摊做起,市场缺什么她就卖什么,年轻时当时还差点因为‘投机倒把’的罪名去坐牢,现在身家也数十亿了。”
  孔静在陈汉升对面坐下,递过去一遝资料:“只是现在这类机会不多了,科学技术发展的太快,限制了他们发展的机会。”
  “嗯。”
  陈汉升点点头,冯贵这小子,倒是无意中找到一个适合他发展的机会。
  奶茶店门槛低,在建邺这种城市又不缺人流量,冯贵本身又努力,指不定真的能折腾出一些东西。
  不过······
  “真要开在新街口,怎么样才能限制两人不碰面呢。”
  陈汉升默默的思索。
  “嘿,想什么呢?”
  孔静看到陈汉升好像发呆,举起手挥了挥。
  “没啥,这份银行报表我要签在哪里······”
  陈汉升签字的时候,随口问道:“曹建德和崔志峰有没有打听果壳的幕后老闆?”
  “老曹以前很好奇,总是旁敲侧击的询问,不过最近就没有了,只是闷着头工作。”
  孔静想了想说道:“老崔就从来没问过。”
  “以前打听情况,说明他并不知道。”
  陈汉升笑着说道:“现在不打听,可能就是心里有数了,曹建德很聪明的,他还有一个稳定和睦的家庭,相信能做出最优选择。”
  “喂,小雨。”
  陈汉升沉吟半响,掏出手机打给聂小雨:“你在东山百货买点女孩子的玩具,以果壳老闆的名义送给曹建德女儿,记得贵重点的啊,1000元以下不报帐。”
  “知道啦,我正在複习补考,上学期挂了两科!”
  聂小雨压着声音挂掉电话,小秘书现在也是逃课的惯犯,补考实属意料之中。
  “怼我干啥啊。”
  陈汉升嘟嘟囔囔的抱怨:“有本事怼阅卷老师啊,欺软怕硬的聂小雨······”
  孔静一脸微笑,其实许多人只看清陈汉升嚣张跋扈的一面,但是另一面很少有人了解。
  就好像以果壳大老闆的名义送礼物给曹建德,大概就是在无声传递这样一个信息——你懂我,我也懂你,谢谢~
  “对了,新世纪那边怎么样了?”
  孔静又问起另一个话题,知道果壳同样生产MP4以后,不知道洪仕勇和郑姑姑的反应如何。
  “新世纪也开始研发MP4了,据说加班时间比我们还多,大概想抢佔时间。”
  陈汉升推测道:“这两天,洪仕勇大概要找果壳的老闆谈话。”
  孔静眨眨眼睛:“你要站出来了吗?”
  “没有。”
  陈汉升笑了笑:“我请了一个演员。”
  “他好像比我更像老闆。”
  陈汉升又补充一句。
  ······
  孔静走了以后,陈汉升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下午三点半,準备开车去东大。
  寒假开学到现在,陈汉升和萧容鱼都比较忙,已经好几天都没见面了,只能每天晚上打打电话这样子。
  小鱼儿已经很不满了,陈汉升昨天就允诺今天过去。
  不过刚上车,陈汉升就接到了商富荣的电话。
  老商喜滋滋的说道:“谢敬春同意把地皮让出来了,还是按照之前谈好的价格300万。”
  “这么快?”
  陈汉升有些吃惊,他最近的心思都在果壳身上,压根就没心思管这件事。
  “过年的时候,我们这边都喜欢打牌。”
  商富荣解释道:“谢二这段时间输了16万,他又没什么正式工作,不卖地只能卖老婆了。”
  “16万?”
  陈汉升想了想:“商叔给他下套了吧。”
  正常来讲,农村人春节打牌,输钱过万就已经很大了,谢敬春输了16万,很可能是有人设套。
  商富荣不仅和村委会熟悉,还是个人脉资源很丰富的老闆,再加上前一次的冲突中,恶人都给陈汉升当了,商富荣“成功洗白”。
  所以,要是有人设套,商富荣有能力也有动机。
  “没人拿枪逼着,他自己太贪心了。”
  商富荣没承认也没否认,不打算多谈其中的过程:“总之谢二现在就是欠了16万,欠条都写好了,催债的每天上门,谢二主动找到我,打算原价卖地皮。”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陈汉升摇摇头:“我现在就过去。”
  不过去沪城就得爽约小鱼儿,陈汉升还真有些为难,尤其刚联繫小鱼儿,她就甜甜的问道:“小陈,你什么时候过来啊,我今天和孙教授请好假了,这几天好累噢,一会我想逛街,还想吃甜食,还想看电影······”
  陈汉升都能想到小鱼儿现在的模样,她肯定歪着头,掰着手指一个一个的数着,俏皮的高马尾左摇右摆,满眼都是期待呀。
  “咳!”
  陈汉升咳嗽一声,没有说话。
  “咦?小陈你怎么不吱声呢?”
  聪明的小鱼儿反应很快,马上就意识到出现变化了。
  “不行!不许爽约!不许不过来!你都答应我了,昨天你就说学生会活动······”
  萧容鱼哼哼唧唧的撒娇,还有一点可爱的小霸道。
  陈汉升尴尬的笑了笑,他昨晚去接冯贵和沈如意的时候,就是撒谎学生会活动。
  “真的有事,你要体谅我啊,听话嘛~”
  陈汉升下定决心去沪城把地皮的事情收尾,谢敬春这人有些反复,早点把事情解决最好。
  “哼,那你怎么不体谅我,我好不容易请好假的。”
  小鱼儿很生气,不接受陈汉升的道歉。
  “我知道错了,下次吧······等等,有个重要电话打进来。”
  陈汉升看到商富荣来电了,估计和地皮有关係,于是先接了他的电话,不过再打给萧容鱼的时候,她就赌气的按掉了。
  “女人,真是麻烦!”
  陈汉升嘀咕一句,摇摇头放下手机。
  来到沪城以后,事情解决的很顺利,陈汉升不想留下把柄,还帮着把16万的债务清光,换来谢敬春一周内搬离的承诺。
  因为签了白纸黑字的合同,谢敬春也知道陈汉升的狠戾,基本上是不敢反悔的。
  拒绝了商富荣挽留住宿的要求,陈汉升又紧赶着回到建邺,时间已经差不多10点了。
  “嘿呀~”
  经过高桥门的时候,左拐是东大,右拐是江陵,陈汉升歎一口气,最后还是向东大转去,顺便掏出手机又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嘟,嘟,嘟······”
  这次忙音响了很久,陈汉升咧嘴笑了笑。
  有时候,通过小细节也能反应出女孩子的心思。
  比如说:
  下午的时候,小鱼儿按掉非常快,这就说明她当时正在气头上;
  眼下电话响了这么久,说明她气消了一点,正在犹豫要不要接,。
  现在嘛,她要不自己接,要不就是让······
  “喂,陈汉升。”
  电话接通,边诗诗的声音传来了:“你什么意思呀,老是放我们东大校花的鸽子,小鱼儿已经在宿舍呆了一晚上,她晚饭都没吃。”
  “你要是有点良心,赶快带两杯草莓圣代、奶油蛋糕、奥利奥饼乾,还有文澜路的那家螺蛳粉来赔罪。”
  边诗诗也“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诗诗还是聪明啊。”
  陈汉升心里夸奖,她不仅暗中点明小鱼儿现在的状态,还把正确赔罪的礼物都讲清楚了。
  啧啧,《情商》!
  当然了,边诗诗也有自己的“私心”,萧容鱼是不吃螺蛳粉的,很明显诗诗同学也趁机勒索了一杯圣代和螺蛳粉。
  这种闺蜜就很舒服了,男生应付起来也不累。
  当然,胡林语也并非不好,她对沈幼楚是真的掏心掏肺。
  陈汉升买了东西来到东大女生宿舍楼下,边诗诗穿着毛茸茸的睡衣跑下来。
  “她人呢?”
  陈汉升把草莓圣代递过去,不过不是一杯,而是六杯,他把萧容鱼整个宿舍都给请了。
  有时候情侣之间吵架,可能当事人双方都没觉得问题了,结果室友在煽风点火,小问题硬是整成大矛盾,陈汉升就是堵她们嘴巴的。
  “阳台悄摸看着呢。”
  边诗诗接过零食,捂嘴偷笑:“小鱼儿请好了假,换好了衣服,结果你临时不来,她的小脾气就上来了。
  陈汉升也没办法解释,自己只用了300万,就买到了十年后3个亿都买不了的地皮,只能耸耸肩膀抬起头。
  萧容鱼的寝室阳台上,一堆晾着的衣服下面,果然有个鬼头鬼脑的身影在偷瞄。
  陈汉升抬起头以后,那个身影好像还在生气,一转身“嘭”的关门又回去了。
  “切,好大的架子,居然不见我。”
  陈汉升撇撇嘴对边诗诗说道:“麻烦你带句圣旨给她,就说我下午相亲去了,我三姨奶奶介绍的对象,南广学院学播音的师妹,貌美肤白大长腿,可以御姐可以萝莉,请萧主任以后尊重一下陈总,不然咱也很抢手的。”
  边诗诗弯着眼睛答应了,她上去后把这句话说给室友听,包括小鱼儿在内都笑起来。
  不过笑完以后,小鱼儿又噘起嘴巴:“哼,一点都没有诚恳的道歉,我请梁姨骂他!”
  萧容鱼知道陈汉升在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梁美娟,于是把下午的事情,还有陈汉升刚才说的狠话,一股脑的全部告诉梁太后了。
  “叮~”
  梁太后没有睡觉,很快就回复信息了。
  “闺女别生气呀,一会阿姨就去骂他!”
  梁美娟回道:“不过啊,至于介绍对象的事,阿姨和你保证是假的。”
  “因为他三姨奶奶早就去世了,介绍个鬼啊!”

六百、阳光不燥、微风正好、适合装逼
作者:柳岸花又明
“你老是惹小鱼儿生气干嘛啊?”

梁太后说话向来算数的,这边安抚了萧容鱼,那边电话就打给了儿子。

“我靠,她都和你告状啦?”

陈汉升正在回江陵的路上,忍不住拍拍脑袋。

“对啊,她抱怨你说话不算数,道歉不诚心······小鱼儿那么可爱的。”

梁美娟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其实,梁太后除了调解小年轻之间的矛盾,也想和陈汉升说说话。

因为有时候,父母和在外读书工作的子女联繫并不多,即使陈汉升和梁美娟这样感情的母子,一周也就两次电话。

王梓博这种不善于感情表达的大学男生,他和母亲陆玉珍之间可能两周才一次电话。

“妈妈们”都是想多联繫的,就是一会担心影响子女的学业,一会担心耽误影响子女的休息时间,所以才刻意控制打电话的次数。

所以,梁太后表面上是质问陈汉升为什么欺负萧容鱼,实际上借着这个机会,多和儿子聊聊家常。

“我下午是真的有事,去了一趟沪城。”

陈汉升解释起缘由“我们开学以后都没见过面,3月份中旬她又要去美国,这几天压力有些大,所以才会生气,我回宿舍后再道个歉。”

“小鱼儿要去美国啊?”

梁美娟以前都不知道这件事,颇为好奇。

在她的心中,美国是大洋彼岸很远很远的一个国家,经常在电视上和报纸上看到一些新闻,似乎特别的发达,又似乎对中国不友好,所以梁美娟并不是特别喜欢。

当然梁太后也没有十分的在意,她宁愿多关注一下建邺的天气、菜场的排骨价格、还有家里亲戚的红白喜事,这就是普通小城市中年妇女对美国的真实感受。

“她最近正在打一场跨国官司。”

陈汉升说道“所以要去美国那边一个州了解当地法律,时间也不会多,五六天左右就回来了。”

“噢。”

梁美娟夸奖道“真不愧是小鱼儿,毕竟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多去见识一下总归是好的。”

“对啊。”

陈汉升听到梁太后称讚萧容鱼,自己也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也认同这种观点,所以到时我也会去美国哒。”

“什么,你也去?”

刚刚还和颜悦色的梁太后,突然提高音量“你一天天的能干点正事不,小鱼儿是去学习的,你说你能干啥,除了玩还是玩······”

“来自亲妈的双标,小鱼儿能行万里路,我就不能啊。”

陈汉升只能假装手机没电,躲掉了梁太后的啰嗦,回到宿舍后已经快11点半了,602的室友都没有休息的,打游戏的打游戏,看武侠的看武侠,还有陪女朋友没回来的。

陈汉升洗完澡爬上床,一边闲适和杨世超吹牛逼,一边和萧容鱼发信息。

陈汉升睡了吗?

“叮~”

小鱼儿很快回道“哼,刚要睡!”

“e······”

陈汉升想像着萧容鱼的表情,估摸着她现在的心思,继续说道“我妈给我打电话了,严肃批评了我。”

萧容鱼谁让你不好好道歉的。

陈汉升那我现在诚恳的道歉,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去接你,这次保证不会爽约。

萧容鱼明天不行,因为今天请假了,连续请两天假孙教授要骂人的,后天我也要看看时间,律所那边要开会,都怪你,今天好好的机会被耽误了。

陈汉升这也没办法啊,哎呦,快12点了早点休息吧,我也累了。

萧容鱼嗯,那我睡了,晚安。

陈汉升ua,晚安。

互道“晚安”以后,萧容鱼应该是真的睡了,因为她现在生物钟就是12点前休息,不过对陈汉升来说,“晚安”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你别打扰我了,我想玩手机了”。

这还真不是针对小鱼儿,他对沈幼楚也是这样的。

这个傻吊习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现在是翻到wap上网,浏览一些无聊的新闻,不过就算是以前的诺基亚砖头机,陈汉升也要打两把贪吃蛇和俄罗斯方块。

其实也不是不困,就是想等等再睡,不过究竟在等什么,陈汉升自己都不知道。

······

第二天早上醒来,宿舍里第一个早起的依然是李圳南。

随后是戴振友,老戴也是搞笑,他去教室只是换个环境看“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

后面是郭少强和杨世超,最后才是金洋明和陈汉升。

今天陈汉升打算旷课睡一个上午,不过9点左右的时候,手机突然“嗡嗡”的响起来。

“喂,汉升在上课吗?”

洪仕勇打过来的,他客气的问道“中午有没有时间,我想约一下果壳的老闆。”

“我也不知道啊。”

陈汉升装模作样的说道“先问一下才行。”

挂了电话后陈汉升跳下床,看到金洋明同样缩在被子里睡觉。

“老六,起床了。”

陈汉升“哗啦”一声拉开阳台的窗帘,原来昏昏暗暗的宿舍立刻涌入一片白花花阳光,同时还有阵阵暖意在身上滚动,心情瞬间开朗起来。

“别睡了,阳光不燥,微风正好,正是适合装逼的好日子。”

陈汉升走过去踢了踢金洋明的床腿。

“哎~最近老是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你现在又拉我起来······”

金洋明揉着眼睛抱怨。

“1000块钱装逼补贴,我再给冬儿放一天假,你要再啰嗦,我就找杨世超帮忙了。”

陈汉升直接打断。

“走吧,走吧。”

金洋明马上坐直身体“不过话说在前面啊,我真不是为了那点钱,也不是为了和冬儿吃饭看电影,主要是老杨哪里懂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啊,这事纵观602只有我能做。”

“这个观点我同意。”

陈汉升点点头问道“中午吃饭安排在哪里呢?”

“夫子庙的国信状元楼大酒店。”

金洋明脱口而出。

陈汉升有些疑惑“不去市中心的金鹰皇冠或者金陵大酒店吗,状元楼太老了吧。”

国信状元楼是90年代的五星级酒店,论设施条件其实是比不上2000年以后的五星级酒店,陈汉升都从没去过状元楼。

“四哥,这你就不懂了,金鹰皇冠那是暴发户才去的。”

金洋明开始入戏了“我们这种,有素质有修养,吃饭状元楼,出入紫金山。”

“为啥是紫金山呢?”

陈汉升又展露小白的一面。

金洋明潇洒的笑了笑“苏东省委大院就在紫金山脚下,懂?”

“原来如此。”

陈汉升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我承认之前有赌的成分,没想到金哥这么专业,就是你不会开车咋办,我租一辆超跑你都开不了啊。”

“不开车。”

金洋明摆摆手“就说我昨晚喝通宵了,今天还晕乎乎的,所以只能坐你的路虎,这样既可以避免开车,又能点出咱两关係非常要好。”

“最重要的是,还可以隐晦表达我非常的忙,抽空才见见他的。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真没想重生啊599-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