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情事(中)

小说大全 夏日小说网 35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时间在等待中似乎过的特别慢,好不容易才盼到天黑,我看看时间才七点四十分,真要命,还要等二十分钟,我已经都準备好了,就等冷面修女来再尝尝她骚浪的滋味。

  穷等的滋味不好受,乾脆到老冯的房间,一进去看他正在闭目养神:

  「老冯,等下你在我房门口等,当我出来的时候,你把电灯关掉,然后……你知道吗?」

  我拍着他的肩说道。

  老冯张开眼睛,朝我裂嘴一笑:

  「知道了,这还会忘记,干嘛这么急,祇穿条内裤。」

  「穿简单点,等会好行事,嗳,还剩下五分钟,我回我房间去,等她进了我房间后,你就在门外等等。」

  说着我连忙回我房间去。

  刚坐下不久,就听到了「咚咚」敲门声。

  「谁呀?」

  「是我。」

  是冷面修女的声音,很小声。

  「快进来,等下被人看见了,门没锁。」

  她进房了,全身披了件宽宽的睡衣,质料很细可看见里面的胴体,头髮还没全乾。

  我马上扑上前,将她拥入怀里,一阵猛吻。

  「唔…… 不要,人家…… 嗯…… 不要…… 」

  起先她还一面推拒着,可是她怎抵得住我猛烈的攻势,终于她全身紧紧缠住了我,并紧紧的反吻着我。

  我的一双手伸进她的睡衣内,在她滑润的背脊上抚摸、搜索,慢慢的滑向那丰满的屁股……

  隔着三角裤,我在她屁股沟重重的搔了下:

  「嗯…… 唔…… 」

  她把屁股扭了一下,将她的小腹顶紧我,恰好鸡巴正抵着她的阴户,我故意向前一顶:

  「唔…… 唔…… 你坏…… 」

  我轻轻推开她紧缠着我的身体:

  「快点脱下妳身上的衣服。」

  「不…… 要…… 」

  「为什么?」

  「你看着人家。」

  我真是啼笑皆非,昨晚一个人都被我看过了,现在竟不敢当着我脱裤子,女人真是奇怪的东西。

  「那我把眼睛闭上好了。」

  「不,你会偷看。」

  「那我背对着妳好了。」

  说着我转过身去:

  「快点脱啊!」

  「嗯…… 不准转过来。」

  「妳放心,儘管快点脱。」

  「好了没有?」

  过了一段时间,还没听见动静,我不耐的问道:

  「脱条裤子也花这么久时间,来,我帮妳脱好了。」

  「不行,不行,不可以转过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没听她说好,实在忍不住了,也不管她脱好没,猛的转过身去,这一下一看我快气疯了,原来她早已脱好,把睡衣、奶罩、三角裤搁在我刚才坐的那桌椅子上,她却用我的被单,包围着她的身体,睡在我的床上,还不断的对我抛媚眼。

  「好呀,妳脱好衣服,自管躺着休息,害我等着。」

  「嘻嘻,这是大姐罚小弟刚刚的不老实。」

  她一阵浪笑,这浪笑声撩人已极。

  「等下小弟再向大姐赔不是。」

  「你用什么向我赔不是?磕头?」

  「用这个。」

  我脱下了内裤,指着已经硬涨的鸡巴。

  「去你的,死相。」

  她做势要爬起来搥我,因此使盖在她身上的被单滑了下来,露出半个乳房来。

  「嗳哟!」

  她一声惊叫,两手护在胸前。

  「哟什么?」

  我扯着被单的一角,用力把被单从她身上扯下来,顿时一只待宰的白羊呈现在我眼前。

  丰满洁白的胴体,高高耸起的双峰,一个浑圆修长的玉腿,黑毛四布在她的阴户上,微微的可以看出一条约寸许的红润裂缝,处处充份表现着性感的美,处处使我热血沸腾,慾火高涨,她不胜娇羞的用双手遮着粉脸,我靠在床边藉灯光好好的看清她,两眼扫视着她全身的每一个性感部位,最后,我把眼睛停在那条寸许长的裂缝……

  她的两片阴唇紧紧的合着,我把她的腿打开,她的那条裂缝也开了口,微微的露出了个小洞,洞内的深处潮湿湿的,我曲下腰用手指轻轻的按在她娇滴滴软绵绵的阴户上。

  她浑身猛一抖索,从鼻内发出声颤抖的呻吟。

  我轻轻在她的阴毛上抚摸,渐渐的我把手指放进去,或在阴核上挑弄,或把她的阴唇翻来翻去……

  她又是阵轻微颤抖的呻吟,浑身不安的扭动几下,把个肥大的屁股拼命地向下缩。

  可是她不缩还好,这一缩使阴户高了不少,使手指又入了几分。

  「嗳哟…… 你干嘛?人家难过…… 下面…… 」

  我又在她阴道内捣几下,直捣得她屁股又扭又转,我愈捣愈觉得有趣,那娇滴滴的阴户被我一阵捣弄,不一会便起了变化,只觉得愈捣愈滑润,渐渐一股亮晶晶的淫水流了出来。

  这时她浑身不停的乱抖,眉眼紧紧皱着,鼻子不断发出呻吟,粉首不停的乱摆满头乌丝,凌乱的散在枕头上。

  「哟…… 你是要整死我了…… 快点用…… 用你的…… 下面痒又酸…… 好人…… 我吃不消…… 」

  声音是这样的低微。

  我看她这可怜样,抽出了在她阴户玩弄的手,爬上床去扶正鸡巴,对着她湿淋淋的阴户:

  「快扶正它。」

  她连忙用手握着我的鸡巴,用另一只弄开她的阴唇,引导着我的鸡巴,把屁股挺得好高。

  我屁股一压,整个鸡巴连根而没:

  「嗳哟!美死我了…… 」

  我的鸡巴一进她的阴户后,顿觉如进一座蒸笼内,感到非常的烫热,她的阴户深处又像小孩吮奶似的直吮我的龟头,使我感到莫大的快感,不觉停了下来细领那个中之味:

  「快点…… 人家要你动嘛…… 」

  经她这一催,我又想起老冯正在门外焦急的等着,所以我连忙的一阵抽插,想草草完结此事……

  「嗳哟…… 这下这么重…… 哼…… 又这么重…… 嗳…… 你要插破我的小穴呀…… 」

  「好人儿…… 我受不住了…… 」

  「慢点…… 真的吃不消了…… 」

  她嘴里直叫受不住,吃不消,可是一张屁股又更用力的向上直挺。

  「亲亲你的好大…… 你真会干…… 」

  「这哟…… 饶饶吧…… 死人求你…… 」

  「情郎…… 好人…… 快点停停…… 求求你。」

  她两腿像蛇样的紧缠着我的屁股。

  我被她这一叫是命也不要了,仍气喘如牛的大顶大送,鸡巴根上的软骨和她阴毛上的骨头碰撞,好生酸疼,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足足抽插了三百余下,背上一麻,我看是要洩了:

  「我要出…… 出来了。」

  「情郎…… 亲哥,我还没…… 过足瘾呢…… 别丢…… 」

  她两腿缠紧我,生怕我逃了似的。

  奈何,我再也不想忍了,因为房外有个老冯在等我。

  「我不行了…… 李主任…… 我丢给妳了…… 」

  我拼命的向下压,打个抖颤,我就洩了。

  当我洩完后,她突然呜呜的哭泣起来了。

  「李主任,对不起。」

  我缓缓的拔出了鸡巴。

  忽然灯熄了,我知道是老冯的杰作,我任她哭泣穿好了裤子,走出房外,他正站在那里,一根鸡巴直顶内裤,高高挺起。

  「干嘛,忍受不了了?」

  我打着他硬得好高的鸡巴,一面低说。

  「你们那样,我又不是柳下惠坐怀不乱。」

  他也小声说道。

  「快点进去安慰她吧,现在她是空虚的很。」

  他急急的就进入了房间。

  我把耳朵贴在房门,倾耳细听。

  只听她仍哭泣着,一面说道:

  「你舒服就不管别人了…… 你这次怎么丢的这么快…… 」

  我想他这时大概已上床了,而她以为是我,向他泣诉着。

  「洪,人家正在兴头上,你却…… 都不管人家…… 怎么?又硬了?那有这么快…… 」

  「嗯哼…… 人家还没出来,人家要你快…… 」

  「嗯哼…… 对了,你现在…… 怎么比刚刚还大呢?」

  原来他的东西比我的大有寸许,怪不得她会奇怪了。

  「嗯!洪,快点…… 再重点…… 对!舒服…… 」

  我知道老冯已提枪上阵和她打肉搏战来了。我把电灯开关一按,房间内顿然光亮了起来。

  「啊!你?…… 」

  我听到冷面修女惊诧的声音。

  「李主任妳好啊!」

  是老冯那油条的笑声。

  「你和洪老师…… 喔,轻点…… 」

  「老洪说他力不从心,叫我来服侍妳李主任。」

  嗯!好小子,说我力不从心,我是让你啊!

  「李主任,妳好骚啊,我在门外听了都耳红。」

  「你们是存心吃我的?」

  「我们是专门为妳服侍的,这下怎么样?」

  「哟…… 这下太…… 太重了…… 」

  「那这下呢?」

  「死人…… 这下更叫人不要活了…… 」

  「把腿张开点,我叫人更不要活。」

  「唔…… 」

  「这样子怎么样?」

  「嗯…… 死人…… 你和洪老师…… 两个都是浑球…… 嗳!你快点抽送, 别磨那粒了…… 麻死了…… 快点…… 我痒死了…… 我流水了…… 」

  我知道老冯正施展着牛皮糖功夫,听「冷面修女」的浪叫声,使我本已软垂的东西又……

  「嗳呀…… 你这王八蛋…… 快些,用力点…… 」

  「好呀,你这王八蛋欺侮人…… 竟当我倡妓…… 」

  「那有…… 这样干法…… 哟…… 这下把大姐的花心干开花了……唔…… 」

  她的浪叫使人不舒服,我虽一再压制,奈何还是让慾火烧昏了头,我把房门一脚踢开,马上脱下内裤来……

  「啊!洪老师…… 」

  她看见我又脱下裤子来,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老冯冲着我一笑,又继续的进行他的工作。

  「呀…… 冯老师…… 你真的不能停吗?…… 慢点儿…… 这下真的…… 嗳哟…… 」

  「死了…… 死了又相吻了…… 你每次怎么都那么重…… 我的阴唇又被你翻出来了…… 」

  「我真的不行了…… 快停停…… 你要我的命…… 要裂了…… 我的小穴要…… 裂了…… 」

  「小声点,我马上就好了…… 」

  「好人儿……你把我干死了……好人儿,亲哥……不能再动了……我丢了…… 丢了呀…… 」

  我祇见她一双腿紧紧的缠住老冯,一张屁股不要命的向上挺,一挺,再挺,不动了。

  「我…… 完了…… 」

  一声腿无力的滑了下来。

  我看的真是…… 祇是他那样子正在紧要关头,我又不能把他拖下来,换我上去,干她一场。

  老冯的屁股像疯了似的,如雨点般一直落下去:

  「唔…… 我…… 」

  她被老冯的阳精一烫,如被电触,四肢又紧紧地缠住了他,慢慢的老冯自她身上滑了下去……

  这下换我派上用场了。

  挺着硬烫的鸡巴,没法消火,实在难受,老冯既已经鸣鼓收兵了,但我却正要大张旗鼓呢。

  我详细的看着「冷面修女」她那个洞洞儿,可能是昨晚和刚刚狠干的关係,那原先软绵绵的阴户,现在却稍微的呈现红肿,两片阴唇向外翻了少许,阴阳精和浪水正慢慢的溢了出来。

  胡乱的找到几张卫生棉纱纸,替她将滑腻的阴户擦擦乾净。

  我爬了上去把她全身压住,我感到躺在张柔软有弹性的沙发上,我用鸡巴乱擦乱找目的地:

  「不…… 不要…… 」

  她挣扎着把个大屁股摇来扭去,逃避着我鸡巴的前进搜索。

  「可由不得妳,妳看它涨的好难受。」

  我把她的大屁股用力的按住,再把她的双腿弄开来。」

  「嗳哟!你们两个轮姦我…… 」

  「轮姦又怎么样?反正也弄不坏!」

  我可不管她的反对和挣扎,分开她的腿后我就把一根鸡巴对準她的阴门,使劲的送了进去。

  「嗳哟!人家不要嘛…… 不要…… 」

  我实在是慾火难奈,一根鸡巴插入了她那可爱而又可恨的小穴内后,感觉有无比的舒服。

  我把龟头顶住花心深处,享受着这耐人寻味的享受,她花心的吸吮力比谁都强,而且妙还不在此,还会把整个龟头包围起来,在马眼上打着转,这种滋味实在难以形容的享受!

  不自觉的我又在花心深处顶了几顶:

  「哟…… 你…… 」

  「你又把…… 我,流出浪水来了…… 」

  我觉得一阵微温的浪水,从她的阴道四壁,流了出来,整个的泡浸上了我的龟头。

  又是感到一阵好受,我又故意的在她的花心又磨又转,因为男女在性交时,若不先引起女方的性慾男方就是一味的狠干,女方一点也不会感到舒服,就是男方也没多大的意思,而以我故意的在「冷面修女」的穴心玩弄,使她提起春情来,因为她刚才才洩了身子,果然,在经过我龟头几次磨擦之后,又渐渐提起她的慾潮来了。

  我又慢慢的把鸡巴抽出,龟头停在穴外轻抽轻送,不再直入。

  不久,祇见她皱着眉头,瞇着媚眼,屁股乱扭猛向上挺,分明要我将鸡巴深入。

  我故意提着鸡巴,不插下去。

  她牙齿咬得咯咯响,终于喘着叫道:

  「好人…… 求求,快干…… 用力干…… 」

  我又翻开了她的阴唇,用指头磨擦她的阴核。

  「哟…… 痒死了…… 好人,求求你…… 」

  我知道这时她的春情已高涨到极点了。

  「好!小弟为大姐效劳了。」

  立刻,猛插到底。

  她不住的叫爸叫妈:

  「宝贝小弟…… 好本事, 真能干…… 大姐好舒服…… 你是从那里…… 学来干小穴的本领…… 」

  随着她的浪叫,我更加紧的抽插,次次都撞到她的花心:

  「嗳哟!这下…… 捣呀…… 入呀,大姐的小穴…… 随你怎么玩都可以…… 喔…… 」

  由于她的浪叫更使我慾潮高涨,毫无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一味的狠干,直入得她娇喘连连,欲仙欲死。

  「好小弟,你这么兇…… 小穴要被你捣碎了…… 」

  「看妳还骚不骚,这次我可要捣碎妳这害人不浅的小浪穴。」

  「原谅小穴吧,慢点来,嗳哟…… 等会小穴真会让你捣碎了…… 小穴受不了了…… 」

  「妳受得了的,别像卖淫妇样的叫春。」

  「嗳哟…… 好小弟…… 真的我…… 受不了了…… 别用力……小穴要裂了…… 」

  「嗳…… 好小弟, 亲哥哥,大姐被你插得真痛快…… 你的那个真大…… 浪穴被你玩开了…… 」

  「嗳哟…… 我的好小弟…… 这下干到…… 大姐的小腹了…… 干得水穴浪水直流…… 」

  她一面浪叫,一面将腿并紧,活怕我的大鸡巴溜出她的洞外似的,一个屁股来回不停的扭、转、磨。

  因为她并了双腿,使她的小穴更加的小了,我的一根鸡巴被圈得十分的舒服,又是阵狠干。

  她这时不住的挺着阴户,大声的喘着气说:

  「好小弟, 你的龟头真大…… 小穴真要被你捣坏了…… 喔…… 我不行了…… 快用力我要丢了…… 」

  她这时的动作是粗野已极,全身起了阵抽搐,将我紧紧的抱住了,一个屁股直向上挺,子宫不停的收缩,又把我整个龟头包了起来,一股烫烫的精液,流到了我的龟头上。

  我再也忍不住了,连把屁股一下下的重重往下插,尽力地往下压,一阵阵的抽插,我也洩了。

  我们两个热烈的拥抱一块,我一根鸡巴仍暖在她的穴内,合得紧紧的,慢慢的我的鸡巴溜出了洞口,两种汇合的精水,源源不停的从她穴内流了出来。阴毛也被弄湿了。

  「大姐,妳刚才好骚。」

  「又讲我了,你和冯老师今晚可把我干惨了。」

  「为什么不讲把妳干升天了。」

  「我觉得下面很痛。」

  「没关係。明早起来就好了。」

  也不去清理这战场,我们相拥的睡去了。

  ——————————————————————————–

  下午四点钟,正是各学校放学的时候,整条大埔街挤满了下课的学生,大埔街正位于本校前,所以清一色都是本校的女学生,只有几个外校的学生必须打这儿经过。

  「喂!李文玲呀,等我嘛!」

  在学生群中有个嘴嚼口香糖,骑着一辆座垫架的很高的跑车,体态很丰满的女学生,一面挥手向前面另一个女学生说。

  「嗳!王玉珍快点啊!我等妳。」

  那个被叫李文玲的听到后面王玉珍的一叫,回头向她说道。

  那个王玉珍猛的把车子用力的蹈了几下,一部车飞快的穿梭于人群,向着李文玲开去。

  「喂!玉珍妳怎么那么慢?」

  「哪!这个妳看。」

  王玉珍看了一眼马上又丢还她,一张脸直红到耳根,嘴里骂道:

  「去妳的,我看妳愈来愈不像话了,从那儿拿来的?」

  「妳问这干什么?」

  「谁看妳这东西?」

  王玉珍嘴里虽说不要,可是当李文玲把那些东西递过去时,她却又不由自主的接了过来。原来那是几张照片,里面是男女做着性爱的动作,有的女的把腿分开,而露出美妙的桃源洞口,男的俯下身去用手指把玩着,女的瞇着双眼,皱着眉不胜痛苦的样子,有的男的用舌头在那女的阴户周围舔着,女的更是无奈,把屁股凌空顶着,有的男的把女的双腿架上他的肩头,一根大鸡巴正插在阴户内,女的好像十分快乐的样子……

  「妖精打架!」

  「小珍晚上有什么节目没有?」

  李文玲把书藏起来。

  「他叫我晚上过去。」

  王玉珍略微娇羞的说。

  「他?是谁啊?嘻,是不是小黑?」

  「去妳的,明知故问。」

  「是不是又要去慰劳慰劳他一番?」

  「妳说什么话?每次妳跟妳的他出去,那是慰劳他啊!」

  「是啊,怎么样?」

  「怪不得两个包子愈来愈大了,嘻!」

  「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妳自己看妳自己的,我看比苏菲亚罗兰的差不了多少,真的,妳给他摸过吗?」

  「嗯…… 」

  「他摸妳的时候,妳觉得怎样?」

  「死相,专问这些干嘛?」

  「说说嘛,又有什么关係?」

  「每次他开始的时候,我都有些紧张,可是不久,我却感觉到有一种讲不出的快感。」

  「还有呢?」

  李文玲接着问。

  「他摸了不久,我感到乳房好像硬涨起来,乳头也硬了起来,他就专在人家的乳头周围捏揉,完了,该妳说了。」

  王玉珍说到这停住了,催她说。

  「他摸我的时候,我的乳头也涨涨的,他不只捏捏而已,他每次都还要在我的乳头上吸吮呢,这样吸吮使我实在太舒服了,但却也觉得很难受,尤其是他用嘴吸着我的乳头,再轻轻往上拔起,那时真是…… 每次我回来都要再换一条内裤,不知怎样每次他吸吮乳头时,我下面不由自主的像小便似的流出水来,对了,有一次他还把手伸进我…… 里面去呢。」

  「伸到妳什么里面去?」

  王玉珍问道。

  「裤…… 子…… 」

  李文珍的粉脸不禁一红,小声的说。

  「嘻!伸进去干嘛?」

  「他实在讨厌,在我那个上面一直抚按,揉磨,害我又流那种水了,他却笑我小便不脱裤子!」

  「那时比起吮妳的乳头怎样?」

  王玉珍好奇的问。

  「那时实在叫你恨不得…… 我祇觉得我的里面是又酥又酸,要是那时他要我跟他做那个的话,我想我会答应他的。」

  「哈!妳可要尝到人生的滋味了。」

  「小珍,妳看我的导师和数学老师怎样?」

  李文珍转变话题,向王玉珍问道。

  「什么怎么样?难不成妳看上他们了?」

  「唔---真的,导师和冯老师他们看起来比较有男人味,而我的他却有时很幼稚,要不是他能给我快乐,老早我就甩了他。」

  「嗳哟!天都黑了,我得赶快回去,我和小黑约好见面的,要是去晚了,他就不高兴而不摸我了,嘿!我走了。」

  王玉珍说着提起她的书包向外走。

  「小珍,晚上好好慰劳他一顿。」

  李文玲在小珍的耳边轻轻的说。

  「去妳的,妳要不要去找妳的他呀?」

  「不了,等会我要去看南都的『田园春梦』呢!」

  「好!再见了!」

  「再见!」

  ——————————————————————————–

  当我跨进南都戏院时电影已经开映了,在黑暗中藉着带票小姐的引路,找到了我的座位。

  正当我聚精会神的欣赏着电影的情节时,忽然在我旁边有位女孩子的声音向我说:

  「老师,你也来看电影啊?」

  「喔…… 妳是…… 李文玲?」

  藉着微弱光线我看清坐在我身旁向我叫老师的女孩子,就是我班上那个已发育半熟的李文玲。

  「老师,你没有带女朋友来呀?」

  她侧着头问我。

  「哈!看妳这小鬼头,老师那来的女朋友啊?」

  「老师长得这么…… 我不相信没有女朋友?」

  我看这小妮子八成是猫儿叫春,乾脆就吃起她的豆腐来。

  「不来了,老师不正经!」

  她并用右手向我的大腿轻打着,我将她的手一把抓住,她的手掌很细嫩,不觉得在那上面抚摸起来。

  她自手掌被我抓住后,即一动不动的任我抓着,就算我在她的手掌抚摸时,她亦不反对。

  平常我对李文玲、王玉珍这两个惹火学生,就存有非分之想,平日碍于老师的严面,专严而不敢有所举动,如今竟有这良好的机会,我再也不肯放弃,我一面细细领略她柔细手掌的滋味,一面盘算採取如何步骤,虽然银幕上正演着一部好电影,我也无心欣赏了。

  当戏院里银幕上落幕缓缓落下来时,我急忙拉起李文玲的手,向旁边的太平门走出去。

  「文玲,到冰果室坐坐,时间还早,老师请客!」

  我正实行着我的初步计划。

  「不了,十点钟了,等下回家迟了,妈妈会骂的。」

  她玩弄着衣角,显露出少女娇羞的本能来。

  「没关係,坐会儿,不花多少时间的!」

  「嗯…… 」

  和她併肩走到南都对面的「梦梦冰果室」,梦梦冰果室是间高尚的冰果室,里面的灯光很柔和,三楼的地方则全无灯光,是给热恋的情侣偷情的地方,并且附近有房间,供那些忍耐不住的情侣休息。

  我带文玲逕上了三楼茶座,向侍者要了两份布丁。

  三楼的茶座设计得真适合男女之用,海棉沙发椅的大小恰好两人併肩而坐,还可微微躺卧休息。

  由于沙发的狭小,因此使我们肩併肩,屁股挨屁股,紧紧的靠着。

  「老师,我怕…… 」

  她偎着我嚅嚅的说。

  「傻丫头,冰果室内有什么可怕的?」

  我既以老师对学生的口吻,又以大哥对小妹的神情哄她,一手轻抚着她的秀髮,另一手圈着她细小的腰。

  「老师,我要回家了…… 」

  她说着作势要起来,我连忙将她拥入怀里,由她的秀髮、面颊,以至她的颈部,频频作无声的亲吻。

  另一手由下而上渐渐移到了她的乳房,已是柔软无比,不复再有弹性,我已知她是个被摸过的处女,其实说处女我还不敢肯定,或许她连下面也被摸开了,现今的女学生可不保险。

  「老师,不要…… 」

  可肯定的,她绝不是初次遭遇到这种场合,但看她这种经不起挑逗和刺激的模样,实在叫我吶罕不已。

  我的动作已将她溶化掉了,溶化成一滩水,随着感官的激动,她受着我热烈的抚摸,全身不安的扭动,起着轻微的颤抖,一双手紧紧反抱着我,两个面颊炽热火红,樱桃小嘴吐着丝丝热气:

  「老师,我冷…… 抱紧我…… 唔…… 」

  我一张火嘴唇向目标袭去,我首先吸吮她的唇,接着向她唇内伸展。我的吻再配合抚摸,形成了一首疯狂的乐章,一个节奏掀起一股热流,热流直输入她的小腹,引起她阵阵抖颤:

  「嗯…… 」

  我对她存着一份野心,这时她的呼吸声变得急促了,她已沈醉在我的爱抚之中,我热情的吻着她,当我解开她第一个扣子时,她曾经推着我挣扎着要站起来,我的唇,由她的唇移至她的乳房上,频频的吸吮,顿时将她捲入了慾望的漩涡里,她无法自拔地喘息着,在期待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

  我的手又滑下她的小腹:

  「老师,嗯…… 不可以…… 我怕…… 」

  层层热浪包围着她,当她的阴户被我一摸,她不禁打了个抖索,一股骚水从她的子宫洩流出来。

  「老师…… 不要摸,我流…… 流水…… 」

  李文玲低叫着。

  我知道我已把这少女的春情引到最高峰,这时候她一定有种迫切的本能需要。这时对她施以暴力是绝对有效的。

  「文玲,老师带妳到里面房间休息。」

  于是,我趁机说道。

  「嗯…… 」

  我扶起娇软无力的她,到了间布置得很富有情调的小房间,把她横放在床上,重重的压了上去。

  「老师,不要…… 你的手…… 」

  我的手在她那个微微隆起长着几根阴毛的阴户上,乱揉、捏、搓,两个手指扣往那条痒筋上,一直痒到心肉。

  又轻轻的把手掀开她的两片阴唇,再慢慢的把手指插进去,祇觉得里面热烘烘,非常狭窄。

  「老师,快抽出来,我痛…… 」

  她眉头一皱,咬着牙根,我知道她还是处女。

  我把手指学着鸡巴上下抽送的动作,在她狭窄的阴户内不停的抽插,一股滑腻腻的淫水又流出来。

  「老师,喔…… 人家那个被你手指…… 」

  慢慢的她把屁股扭了起来,少女春情一但被燃起,那是无可遏止的,很快的我将她脱光了,也很快的脱光了自己。

  我跨在她的两腿间,她的腿八字大开,她那小洞也尽量放开。

  我用手指头一探,正触在她颤动涨硬的阴核上,她打了个冷颤,一头就钻在我的胸前。

  「老…… 师…… 我…… 」

  连打寒噤,语声不成声。

  她已迷乱的任我摆布了,当她的小手触摸到我硬起的鸡巴时,心头小鹿般的乱撞,哟了声:

  「这么大…… 我怕…… 」

  「别怕,不会弄伤妳的。」

  我把龟头在她狭窄的洞口乱磨,她全身颤抖着,虽然已迫切的需要,少女本能的羞耻,使她连说:

  「不要,不要,你大,坏…… 」

  她扭动着一面推着我紧靠着的小腹,是显得那么娇柔无力。

  「嗯…… 老师不要…… 我怕…… 」

  我咬住了柔软乳房连连的吸吮,由乳端吸吮起,吐退出,到达尖端的圆浑樱桃时…… 我就改用我的牙齿轻咬着她的奶头,恰到好处的轻咬着,再慢慢的后退……

  「嗯…… 难受…… 」

  她长呼一声,阴户中好像喷泉般的浪潮涛涌而至。

  「文玲,妳把妳下面的手掀开。」

  「嗯…… 」

  「再用另一只手带着我的鸡巴。」

  她怕势兮兮,羞怯怯的照做了。

  我双手紧抱她的腰,龟头对準她的穴口,屁股一沈,弄了半天才把龟头塞入,只痛得她眼泪直流:

  「喔…… 痛…… 轻点,好痛…… 我不来了…… 」

  我觉得龟头陷入她的小穴,好像箍在一个软圈内,由于她的淫水流得多,油滑滑的她为了怕我深入,阴唇收紧把我的龟头更是箍得奇紧,好不痛快,屁股又一压,送进了二寸多。

  她皱眉叫了声:

  「好痛,不能再下去了…… 」

  我像没听见似的,屁股猛一下沈,粗大的阳具又进入了一半,只痛得她死去活来,嘴内频频呼痛,语不成声。

  「老师…… 痛不过,快拔出来。」

  她长长喘了一口气,眼泪汪汪的低声哀求。

  我吻住她的樱唇,舌尖抵住她的香舌,下面轻轻的抽送。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浪漫情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