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绿在港娱】(6-7)

都市言情 夏日小说网 66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重生之绿在港娱】(6-7)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Pupulin
2021/10/31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0337

                第六章

  冯宜杰依言走了过来,当他在钟楚红身边坐好,钟楚红已经拨出了一个号码,
短暂的忙音过后,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喂,谁啊,都这个时候,什么事啊?」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男声,不过由
于这个时代电话的失真效果,加上冯宜杰距离话筒还有点距离,所以一时间他没
有分辨清楚对方的身份。

  「我。」钟楚红平淡地回答道:「你在干什么呢?」

  那边第一时间听出她的声音,嘻笑道:「阿红啊,怎么了?长夜漫漫无心睡
眠是吗?那来我房间啊,房间号你知道的。」

  「别废话。」钟楚红没好气地转过话头,又问道:「我找阿凤,她在你哪儿
吗?」

  「在啊,你找她干嘛?」

  「程龙?」冯宜杰终于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他心里一凉,又听到那边嘿
嘿笑着说道:「你应该能听到吧?她现在叫的那么响,我跟你讲,阿凤之前害羞
都不会叫床,我正在教她……」

  「闭嘴!」钟楚红斥停了他,而冯宜杰下意识往话筒那边偏了偏头,果然听
到从那边传来一阵又一阵女性呻吟的声音,虽然说声音有些不甚清晰,但与李赛
凤相处一年的冯宜杰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要不让她跟你讲电话?」程龙怡然自得地说道:「还是让我跟你聊聊天?
刚好我现在刚射完一发,正处于贤者时间,三毛哥正在干阿凤呢,她可能不方便
跟你讲话。」

  冯宜杰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而钟楚红听了都有些讶异,问道:「你怎么让
三毛干上阿凤了?她受得了吗?」

  「我也不想啊,给他撞上了。」那边程龙刻意压低声音,说道:「不过没关
系,好兄弟嘛,有福同享,像阿凤这样的尤物,怎么能不跟兄弟分享呢,只让一
两个人尝简直太浪费……」

  话说到一般,忽然就听他扬声喊道:「哇,要不要这样啊三毛哥,不能不是
你自己的马子,你就那么死命的干啊,也就是阿凤了,换个人肯定让你给干坏啦
。」

  「你让三毛收敛一点啊,阿凤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小姑娘,你们怎么忍心这么
对她!」钟楚红听不下去,警诫了他几句。程龙却笑呵呵地回答道:「阿红,这
你就不知道了,阿凤她只是看起来娇滴滴,实际上别提有多耐操了,我说句实话
你别生气,两个你都比不上她经屌啊。」

  紧接着他吸了口气,语带思索地说道:「说起来倒也奇怪,明明她总共也没
几次经验,身体看起来确实是弱不禁风的样子,为什么做起爱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呢?难道这方面也有天赋的问题吗?或者说……」

  「好了好了,我懒得听你这样乌七八糟的东西。你们俩都别太放肆啊,让阿
凤早点休息,就算是个铁人也经不住你们俩无休止的干啊,知道了吗?」钟楚红
最后叮嘱了一句,也懒得等对面回答,知道说道:「我挂了,拜。」

  然后她放下话筒,回头看了看一脸悲戚的冯宜杰,冷冷地说道:「怎么了?
刚刚说过的话,是不是现在就想反悔了?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这句话还算数吗?」

  在她讲这句话的功夫里,冯宜杰用双手抹了把脸,调整好了情绪,带着哭腔
苦笑道:「红姐,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没想过要和阿凤分开。
只是,只是……我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有什么想不通的,其实很简单,在这个圈子里,发生这种事是必然的。」
钟楚红淡淡地说道:「刚才电话你应该也听出来了,我,其实也一样,跟龙哥做
过,被三毛哥干过,还睡过很多很多别的男人。」

  「什么?红姐你也?」冯宜杰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了,要不然为什么仅仅出道四年的时间,我就主演了五部电影,还能
在这种商业大制作里担任女主角啊?当年选港姐,我只得了个第四名,可现在有
谁知道前三名是谁?她们别说电影了,连电视剧都冇机会演,早就被人遗忘了。
为什么我不一样呢?难道是因为我有什么背景吗?穷人家来的。靠不了别人,只
能靠自己。阿杰,在你面前我也不用掩饰什么,出演这些电影的机会都是我一个
人一个人睡出来的。」

  钟楚红的坦白让冯宜杰有些无所适从,他原以为后世那些小报和网络自媒体
上的绯闻都是故意夸大的假消息,没想到真相比那些还要更甚。要知道钟楚红在
当年的娱乐小报上可是公认的情史非常简单的女星。然而,听到这个世界的钟楚
红坦白自己混乱的生涯,让冯宜杰第一次怀疑前后两次生命是否存在与两个完全
不同的世界,抑或是一群相同的人过着完全不同的人生?冯宜杰想不明白,很快
也不再想了,另一个世界于他已经毫无关系了,他只用关注这个世界就好了。

  「一定要这样才行吗?」冯宜杰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如果我是哪家豪门的女儿,当然想怎么红怎么红。而如果不是,又不愿意
接受这样的规则,那么,那就只有一辈子当当替身,演演龙套的命咯,如果不付
出点儿什么,凭什么红的是我呢?对不对?」

  冯宜杰想起几天前韦凯给自己的告诫:「大哥其实只是提前帮你们上一课,
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大人的世界。」并非是胡言乱语,原来他说的话都是真的,
想到这里,心中对程龙的恨意不知不觉淡了许多。

  冯宜杰正在重塑自己的价值观时,忽然感到自己的把柄被人隔着裤子揉搓了
起来,他惊讶地抬头一看,却看见双颊绯红的钟楚红正用妩媚地笑容看着自己,
另一只手解开了自己裤子的扣子,说道:「其实这种规则不仅是女演员会遇到,
像你这种年轻又靓仔的男演员同样会遇到。当然,大多数时候,他们需要陪的是
五六十岁的老女人,或者,男人。你就比较好运了,怎么样,愿不愿意接受姐姐
我的潜规则啊?」

  1983年的钟楚红还有些质朴和清纯,尚未完全绽放出那位港岛玛丽莲梦
露的风情万种,但那一个笑容仿佛跨越了时空带来了最媚惑的红姑,让冯宜杰下
意识吞了下口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一个「不」字。「

  「啊呀,你的鸡巴已经告诉我答案了。」红姑笑着说着粗话,同时将手往冯
宜杰内裤里伸去,等到让它重见天日时,红姑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叫,「呀,竟然
这么大,来来来,靠近一点我比一比,这种尺寸很少见呀。」

  她身体前倾,趴在床上,两只手把玩着冯宜杰的阴茎,口中惊叹道:「这到
底有多长呀,似乎是我见过最大的了。」

  这种夸赞让冯宜杰有些羞怯,想要习惯性地自谦,却也开不了口,只能坐在
那里傻笑,看着钟楚红试图用手指比划出自己阴茎的长度,在尝试几次未果之后,
她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穿着单薄的衣服在房间里跳上跳下好一阵,竟然当真找
出了一卷卷尺出来,兴致勃勃地量起了冯宜杰阴茎的长度。

  「十九、十九点七公分。」钟楚红读出了度数,赞叹道:「我睡过的大部分
人都是老男人,鸡巴就小手指那么长,也就程龙他们几个的还行,不过我记得程
龙的好像是十六点六厘米,比你短三公分了。」

  听到自己比别人,特别是侵犯了自己爱人的程龙的要长,冯宜杰难免有些开
心,连笑意都压抑不住了。就在这时,他感到阴茎被一个暖和又湿润的洞穴所吸
纳,竟然是钟楚红主动地帮冯宜杰舔了起来,这是两世的冯宜杰第一次遭遇口交,
新鲜感和刺激感让他差一点直接交货,好在自幼修习的功法在身,让他在千钧一
发之际控制住了,否则那种丢脸的羞耻感怕是会给他留下阴影的。

  仔细品尝冯宜杰阴茎的钟楚红自己也有些奇怪,为什么今天自己会这么主动
呢?她知道自己其实是有一些性冷淡的,往日里迎来送往只不过是刻意奉承而已,
大部分情况下她将在床上的反应当作一种表演,本身对性并没有多少需求。今天
将冯宜杰叫进来,一开始只是听李赛凤念叨多了这个人,产生了一些好奇,只想
单纯的跟他聊聊天罢了,没想到一起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之后,自己对他的好感
愈发加深,以至于主动向他求欢的地步。

  连冯宜杰自己也不知道,这其实也是他那套神功的一个被动效果,能够大幅
度获得周边女性的好感,再加上钟楚红本身对性的态度就比较随意,从而导致了
现在这个局面。

  「竟然是甜的。」当冯宜杰在钟楚红高超的口技中释放了自己之后,红姑缓
缓地将精液咽下去,又伸出舌头俏皮地舔掉嘴角的白痕之后,笑眯眯地点评道:
「阿杰,你连味道都是这么特别。」

  说完,她的目光又落到冯宜杰的胯下,讶异地倒吸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怎么刚刚射出来,这么快又硬了,你这家伙也太性急了。」

  说着,她缓缓解开身上宽松的睡袍脱落,曼妙绝伦的肉体若隐若现,那嘴角
带着维纳斯般的微笑,对冯宜杰说道:「我的身体可没有你的小女朋友那么可人,
不过,如果你不挑剔的话,今天晚上它就是你的了,你想对它做什么都可以。」

  「前天,还有大前天晚上,龙哥就在这个房间,就在这个床上,跟我和阿凤
一起玩一龙二凤。」钟楚红一边慢悠悠地脱着衣服,一边用媚惑地语气说道:
「结果整晚大部分的时间,他都赖在阿凤的身上,对我不闻不问,我虽然巴不得
可以消停会儿,但女人嘛,难免会有些吃醋和不服气。阿杰,你说,我的身体跟
阿凤比,真的差那么远吗?」

  看着这位一代人眼中的女神在自己面前展示着诱惑的胴体,冯宜杰只觉得口
干舌燥,连话都说不出来。毕竟除了前世在电脑上看岛国的小电影之外,李赛凤
是他第一个见过的光着身子的女性,而钟楚红是第二个。毫无疑问,这两位都是
千里挑一的极品胴体,远不是岛国那些老师们所能相比的,李赛凤就先不说了,
钟楚红肤色虽然显得稍稍有些深,不似普遍东亚审美喜欢的那种白嫩,但她黑的
健康黑的活力,嫩滑的肌肤下裹着凹凸有致的肉体,乍一看上去就让人能够想象
出内里能够爆发出的惊人弹力和野性。

  而她两粒乳头和下身私处的颜色也并非是象徵着稚气和青春的粉红色,而是
一种娇艳欲滴的玫红,微凸的阴阜上分布着黝黑的毛发,却被精心修剪过而并不
显得杂乱。这个女人虽然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但她的身体已经走向了成熟,却
又远未到熟透的程度,多一分太腻少一分又太涩,正处于最美好最应被采摘的年
纪。

  就在冯宜杰感叹的时间里,钟楚红双腿一分,身体缓缓落下,贴着冯宜杰的
肌肤跨坐在他张开的大腿上。当那两半紧致又富有弹性的臀肉将冯宜杰笔直指天
的阴茎缓缓地压下,他发出一声难受的呻吟。钟楚红也没有真地坐下去,而是将
饱满的屁股悬停在半空中微微摇晃,嘴里挑逗性地问道:「怎么样,你该可以评
评理了吧?我的身体,真的比阿凤的身体差那么多吗?」

  「不是同一个类型的,没办法相比。」冯宜杰好容易夺回了自己的思考能力,
露出一分讨好地笑容说道:「硬要比较的话,只能说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嘴巴没有一句实话。」钟楚红笑得轻佻,她又微微
向上抬了抬臀部,让冯宜杰的阴茎再次举火燎天,然后稍微调整了一下前倾的角
度,让冯宜杰的龟头顶上了她胯下两片蝴蝶般分开的唇瓣,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
道:「比起你们的嘴巴,我还是最信你们的鸡巴。来,让我问一问它。」

  话音刚落,钟楚红翘臀微沉,阴唇有如一张小嘴,一点点地将冯宜杰的阴茎
给吞了进去。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悠长地吸气声,初次的交合让他们都有了一番完
全不同的体验。这种新鲜感和刺激感给二人带来了难以言表的快感。

  冯宜杰这边是因为第一次享受到如此温软而柔滑的肉穴和腔道,李赛凤的阴
道对于他的尺寸来说其实有些过于紧窄了,每次插入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伤到女
孩儿。而一进入钟楚红的体内,他就感觉这里是如此的恰到好处,就像是宝剑归
鞘一般,他的阴茎也回到了自己最宜居的家。而家的舒适和温暖给了他一种彻底
释放自我的冲动。

  而钟楚红这边则是第一次承受如此巨大的阴茎,当冯宜杰的阴茎润滑地顺着
她潮湿的腔道顶到自己最深处,吻到自己子宫口,并将子宫口向里推去的时候,
她简直就要惊声尖叫出来,这种感觉让她第一时间被一种从未经受过的快感顶到
了天上去。本来她就有些性冷淡,进状态进的非常慢,平时陪睡的那些人又多是
一些鸡巴软趴趴的老男人,经常要她自己假装高潮,真正的高潮反倒没享受过几
次。像刚刚那样仅仅是插入就让她飞到天上的经历,这还是第一次,这种体验让
她浑身的肌肉和脂肪都兴奋地颤抖了起来。

  两人的视线下意识交汇了几秒钟,互相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交流的欲望,
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钟楚红忍不住咬牙说道:「别说话,干我!」紧
接着,低头含住冯宜杰的唇舌与他陷入了长吻,而与此同时两人的腰腹开始同时
抽动,那杆白玉般的长枪不停地在钟楚红嫣红的阴道口进进出出,随着进出速度
越来越快,内里被搅的一塌糊涂,连鲜嫩的唇肉都被带了出来。而两人的长吻再
也坚持不住,各自喘息着发出酣畅淋漓的叫床声。

  时间倒回到数十分钟之前,住在楼上豪华套房的程龙挂掉电话,一路小跑地
回到屋子中央的的大床上,脸上挂着猥亵地笑容说道:「可以啊三毛哥,你比往
常持久了很多。我记得半年前跟你一起参加那个……」

  洪三毛却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没精力跟他说话,而是挥挥手,嘴里哼哼了两
声示意他闭嘴,然后肥胖的身体就跟地震山崩一般加速耸动了起来,最后随着一
身闷哼,浑圆的腰部沉到最低一动不动的过了五六秒钟,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
翻过身来露出满身的白肉和刚刚变小从李赛凤体内滑出的小蚯蚓,整个人靠着墙
歇息了起来。

                第七章

  程龙看师兄完事儿了,又嬉皮笑脸凑了过去,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我记
得半年前跟你一起参加那个港姐趴,你第一发十分钟不到就交货啦!这回可是做
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四舍五入得半钟头了,厉害呀。」

  洪三毛当然听得出他嘴里地调侃,却也并不在意,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今
天不行,一连忙了好几天就没怎么休息,本身就累的不行,没有状态,否则,嘿
嘿。」

  两人又互相打趣了一阵,刚刚被程龙和洪三毛连着干懵了的李赛凤缓缓地从
床上爬了起来。两人都惊讶于她的恢复能力,竟然这么快就从两人连续又毫无间
隙的冲击和洪三毛的重压中缓了过来。只见她脸色苍白,什么话也没说,似乎还
有些失神,却在洪三毛的身前趴下,然后主动地含起对方那条湿漉漉的小蚯蚓,
认真地舔弄了起来。这是韦凯之前教给她的东西,虽然她学的还很粗疏,但在这
几天接连不断的实战下,竟然已经养成了条件反射般的习惯,不用人命令自己就
会在完事之后主动为对方清洁。

  「嘶……」洪三毛舒适地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地更随意了一些,回头咧
嘴笑着对程龙说道:「阿龙啊,还没拍到你的戏份,你也不出去给我搭手帮忙,
要知道这部戏你还挂名导演呢。结果呢,我们在外面忙的脚后跟踢屁股,你一个
人躲在酒店里独享这种尤物,还偷偷摸摸的不想让人知道。没义气啊,都忘了当
年你的童子身是谁找人帮你破的。」

  「我的,我的错。」程龙拱了拱手就当致歉了,继续嬉皮笑脸地说道,「我
不也是才发现她没几天吗?想着先自己好好玩玩,顺便再好好调教调教,等调教
好了再喊三毛哥你一起来玩,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享受呢。」

  不等洪三毛说话,他抢着又说道:「这姑娘就是本身条件好,可以说是万里
挑一,但是刚破身才几个月,她男朋友又根本不行,总共就没让人干过几次。除
了躺在下面让人插以外,什么都不会,给人口交还是我这两天调教出来的,之前
根本就是块木头。」

  「她这条件可不只是好而已,我特么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好操的女人,那些还
在读书的学生妹都他妈的没她那么嫩。」洪三毛忍不住骂了句粗话夸赞道:「像
这样的木头,只要长个屌的都想干。」

  「你这话说的没错,但不管怎么说,同样的女人,调教好的总比木头要强吧
?」程龙狡辩道:「我都想好了,咱们这部戏总共要拍一个半月对不对?我反正
本来就没多少戏份,挑几个白天拍完,其他时间就呆在酒店房间里,对阿凤进行
从头到尾的调教,让她学会她该学会的东西,然后等杀青的时候,咱们多叫一些
人开个趴体,让大家一起……嘿嘿嘿。」

  想到那时的场面,洪三毛也跟程龙一起嘿嘿地笑了起来,紧接着他又叫道:
「操,老子竟然又硬起来了,看来今天晚上还能再干一发。」

  「可别,三毛哥,身体着想。」程龙赶紧张开拦到:「你这几天加一起才睡
了几个小时?还是赶紧回房间休息吧,这个时候还想来第二发,我怕你第二发没
出来,直接脑梗死床上。」

  洪三毛摸了摸脑袋,异议道:「不至于啊,虽然一开始我是有点累,不过现
在感觉挺精神的,没那么累了。」

  「回光返照听说过没?有时候你累到极点确实是会不知道累,但这个时候你
的身体状态已经很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猝死!」

  「哇,用不用这么夸张啊。」虽然有些不信,但洪三毛始终是个怕死的人,
不管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还真的有些害怕。又听程龙拍了拍李赛凤高高撅
起的屁股,继续说道:「三毛哥,屄就在这里,跑不掉的,以后你想什么时候操,
都可以。但命是自己的,把命保住,才有机会操更多的屄,现在急个什么呀。」

  「你说的对。」洪三毛彻底被说服了,他一缩屁股,将自己已经变硬的阴茎
从李赛凤的嘴里抽了出来,起身穿衣服准备回房,边穿还边说道:「那咱们就说
好了,你先调教着,等我这边有空再过来玩玩。」

  「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吗?」程龙将这位师兄送到门口,嘴里说道:「没调
教好我哪有脸把把她带到你面前啊?先等着吧。」

  洪三毛走的匆匆忙忙,连程龙最后的话都没听清楚就出了门,而程龙将他送
走之后,回到床边,看着还有些失神,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李赛凤,露出了得
意的笑容,心想:「这样的宝贝,我还真不太舍得跟别人分享。」

  他刚才对洪三毛并没有讲完全的实话,其实在那个姓韦的武师的提醒下,他
发现李赛凤这个女人并非只是简简单单的条件好而已,在她身上还藏着一些不为
人知的秘密,甚至连她自己和她那个懦弱的男朋友都不知道。

  这样的宝贝,留给冯宜杰一个人享用简直太浪费了;但是,如果让程龙将她
主动地分享给别人,却又有些舍不得,人难免会自私,大哥程也不能例外。在他
心底,其实万分像将李赛凤给据为私有,但最终还是理智阻止了他。

  毕竟就在去年自己的儿子已经出生,如果现在抛弃孩子他妈,后续肯定会是
一堆麻烦。虽然对于李赛凤他内心里有一丝不舍和歉疚,但以后还是不要再涉及
感情吧。

  啊对了,韦凯这小子也是个有趣的人,识情识趣不说,他那些调教的手段确
实好用,教授的几个床上小技巧也特别有意思,程龙已经决定和这小子多打打交
道了。

  李赛凤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神情还有些恍惚,她本来已经接受了被大哥程玩
弄的命运,没想到今天竟然又被迫与洪三宝发生了关系。这让她的精神有些难以
支撑,甚至产生了一些破罐子破摔的念头,除了逃避就只剩下自我的悔恨和厌弃。

  程龙却已经在韦凯的提醒下,摸清了李赛凤的脾性,他坐过去一把将李赛凤
赤裸的身体搂在怀里,温言劝慰道:「别那么看不开,其实在圈子里,陪陪导演
是很正常很普遍的事情,那些女明星哪个没陪导演睡过?大家都这么做,阿杰是
不会怪你的。而且,你跟三毛哥把关系搞好之后,对阿杰以后的发展也有好处,
你等于是又帮了他一回。」

  听到阿杰的名字,让李赛凤从恍惚中苏醒了过来,她因委屈而心酸,眼角掉
下几颗泪珠,说道:「我就是觉得对不起阿杰,明明已经答应他要和他白头偕老
的。」

  「不影响啊。」程龙胡说八道地给李赛凤洗脑起来:「难道你偶尔陪陪别人
睡觉,阿杰就不愿意和你白头偕老了?我看他不是这么薄情寡性的人吧。你们呀,
就是太年轻,把性这件事看的太神圣,太纯洁。其实这不就是大家一起玩玩的一
项娱乐活动吗?年轻人多尝试一些不同的玩乐方式,多体验一些不同的人交一些
不同朋友,并不会影响你的家庭生活,阿杰那么大方的一个人,是不会在意的。」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阿凤我跟你讲,有一部分男人心胸宽广,对自己爱的女人并没有那
么强的独占欲,相反他更在意的是对方是否开心,只要对方感到开心,他才会开
心。我觉得阿杰其实就是这种男人呢。」

  「……」

  「所以啊,阿凤我们一起再开心开心吧!」走就按捺不住自己澎湃欲念的大
哥程一翻身将阿凤柔润的肉体压在身下,在女孩的嘤咛声中继续发泄着自己的兽
欲。

  第二天一切如常,阿杰和阿凤继续在工作间隙见缝插针的甜甜蜜蜜,就像一
切都未曾发生一样,而在其他时间所发生的事,也同样一切如常。

  时光飞逝,拍摄进度很快便进入了密集期,以港片的拍摄速度,也差不多快
到了拍摄的尾声。然而这天担任替身的韦凯却没去拍摄地而是静悄悄的站在了龙
哥的房间门外。

  「啊,干我……哦,轻一点,你太犀利了,哦,不要,不要……我不行了…
…」

  「嘿嘿,阿红,你最近变得好骚啊,不过我喜欢,看我直捣黄龙……」

  酒店的隔音还算不错,但韦凯依旧隐隐约约地听见从里面传来的声音,他也
不敲门,而是老老实实地在外面等着,过了约莫半个小时,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
开,将门里门外这两人都吓了一跳。

  「哎呀,是红姐啊?您是来找龙哥谈剧本的吧?」韦凯看着脸上春色未褪的
钟楚红,陪笑着说话:「太巧了我过来刚准备敲门,您就把门给打开了。」

  原本神色还有些尴尬的钟楚红冲他点了点头,没有回话,转身离开了。韦凯
目送她走远后,抬腿走进了房间。房间里程龙正全身赤裸,嘴里叼着烟,大敞着
两胯躺在床上,显然是处于贤者时间,正在回味方才的愉悦和极乐。

  「这几天我看报纸上,夸红姐是港岛的玛丽莲梦露,现在连玛丽莲梦露都匍
匐在您的胯下,龙哥你真是太巴闭了。」韦凯一张嘴就是马屁,说得程龙得意的
哈哈大笑,「美国的玛丽莲梦露本来就是个骚货,没想到这港岛的玛丽莲梦露,
也越来越骚了。阿凯,你有机会也得尝一尝,要不然就太可惜了。」

  「哟,我是什么身份的人,哪有那样的机会。像钟楚红小姐这样的美人,也
只有您这样的大人物才有资格享用。」韦凯自贬道,说着他将手里袋子中带着的
几罐药水拿出来放到酒店的床头柜上,说明了自己此行的目的:「龙哥,这是下
个月的药水。对了,我这药还有整个养护方案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龙哥你能不
能反馈一下。」

  「有效,太有效啦!!」程龙哈哈笑道,「阿凯你的药水配合阿凤的身子,
简直就是神药啊!」

  程龙最早产生疑惑就是在和李赛凤发生关系的当天晚上,他发现和李赛凤做
完一次之后,精神上并不会感觉疲惫,反倒会让精神更加地充沛和饱满,达到一
种养精蓄锐地效果,这也就是洪三毛离开前所说的那种体验。

  而这种情况是完全反常识的,至少在程龙的认知里,是只会发生在李赛凤一
个人身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类似的情况。

  除了精神上的养蓄之外,李赛凤甚至还能让和她发生关系的男性身体上也获
得一些增益,最直观的一点就是往常程龙在不吃药的情况下,一天之内最多只能
发射三次,超过三次连硬都硬不起来。作为一个练过功夫的武者,对自身的情况
再了解不过,他知道这已经是他这个年纪,这种身体素质下的极限了,再多就不
可能了。

  然而那天从晚上到第二天早晨,程龙足足在李赛凤体内射了有五次之多,那
之后精神虽然有些疲累,身体也有点虚,却也没有特别不适的症状,状态比以前
要好的多。由于这样的原因,他才对当时送李赛凤来的韦凯说了两句。而韦凯脑
洞大有兼脑子机灵,当下就编了几句瞎话,把程龙给唬了一番。

  据他所说,阿凤是那种万里挑一的姹女体质,能够给欢爱中的对象以滋养,
让其越战越勇。但这种滋养是暂时的,是寅支卯粮,一时的超频会对男人本元带
来损害,长期以往自然身体越来越差,古人说红颜祸水,讲的就是这种女人。

  不过好在他韦凯有解决的办法,他能配出一种固本培元的药水,按时服用之
后,再与姹女交合,非但无害,还能有所增益。程龙一开始对此自然是不信的,
但他并不介意试一试。于是和韦凯略一合计,便给李赛凤也准备了一个新戏里的
角色。

  电影开拍之后,李赛凤入住酒店,程龙不费吹灰之力又将她弄上了手,并按
照韦凯所给的办法喝了药水。经过小一个月的疗程,他发现竟然特么的真的有用!
在这几天夜夜笙歌的交合中,自己非但在精神和体力上得到了提升,甚至连胯下
的本钱似乎都长大了一点点,这种超出常识的变化让程龙不信都不行,对韦凯的
态度也好了许多。

  不过韦凯知道,他所提供的药水不过是马栏里小范围流传的补药罢了,功效
一直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并不存在什么神奇的地方。也就是说,真正神奇的只不
过是李赛凤这个人罢了,只要能和阿凤长期交合,哪怕不喝药也能达到一样的效
果。

  不过问题又说回来了,是什么让李赛凤变得那么神奇呢?韦凯对自己先前的
猜测越来越笃定了。

  「啊对,龙哥。」送完药正准备告辞的韦凯忽然回头问道:「你刚才说钟楚
红小姐越来越骚,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意思咯。」程龙一边喝药一边说道:「这阿红啊,怎么说呢,她
之前其实有点性冷淡的。」

  「性冷淡?」

  「是的,虽然她身子长的那么淫荡,那么好干。但她一直对做爱兴趣不大,
之前陪人睡觉,要么是不得不陪,要么是只讲交易不讲交情。在床上也从来不会
主动。」程龙随口说道:「当然她演技好嘛,知道被干的时候该给什么样的反应,
叫的也像真的是的。但骗骗那些老头子还好,对于我这种日过上百个屄,对女人
的情况了如指掌的,就不够看了。之前我日过她十几次,她几乎很少到过高潮,
大部分时候都是假叫,没什么意思。」

  「哦,原来是这样。」韦凯沉吟片刻后说道:「以我在钵兰街的工作经验来
看,确实有一部分女性会出现这种情况,甚至还有女人做爱如同上刑,不管怎么
操她,她都只会感到痛苦,而没有快感。按照龙哥你刚才的描述,钟楚红虽然还
没到那种痛苦的程度,但没有感觉,也可以说是性冷淡了,我听说这种病不好治
。」

  「但是这几天,她这性冷淡的毛病好像是好了。」程龙愉悦的说道:「也不
知是怎么回是。阿红竟然会主动来找我操屄,而且她在床上被我操的爽上天,那
表现绝对是真的,身体的反应是演不出来的。嘿嘿。」

  「哇,那一定是因为龙哥你太强了,把她的性冷淡给操好了。」韦凯又捧了
一句。

  「哈哈哈,我还把她奶子给日大了,毛都给日没了。」程龙不知道有多得意,
「我感觉我现在身体好的不得了,都要赶上当初十七八岁的时候了。」

  他说着,看向韦凯问道:「看来你给我配的那种药真的好有效!」

  「如果没效,我怎么敢把它给龙哥您呢。当然,主要愿意还是龙哥你本身底
子就好。」韦凯神色微正,讲起了自己编的一套说法:「其次,就是阿凤那种万
里挑一的姹女体质,能够给龙哥你以滋养,再配合我这边提供的草药,三者合一,
才能让龙哥你重振雄风,甚至以后还会越来越强!」

  「好,哈哈。既然这么有效,那我程龙肯定不会让你们白忙的!」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重生之绿在港娱】(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