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理想国】(8)

家庭乱伦 夏日小说网 87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我的理想国】(8)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神之救赎
2021/4/6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字数:1000

           第八章 入住庄园与厨娘江宁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在意识曚昽中被一阵几乎贴到耳边的温柔低吟唤醒时,
燕奴已经驾驭着三只沈奴来到了我们选定的庄园大门口了。

  “好快啊。”

  体内能量运转间,我立刻便完全恢复了清醒。口中只是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感
叹,然后还枕在大腿上的我,便远远的看到面前这做座距离市中心稍微有些远,
但是占地面积却十分巨大,不过几公里外更是有着一座驻扎三千余名女兵的小型
军营,可以保证这里安全方面并不会比市中心差的巨大庄园。

  接着,三只沈奴走下双向八车道,宽度超过三十米的平整大道;穿过了路边
两米多宽,里面种植着各种花草的绿化带;踏上了我庄园前那条同样属于这个庄
园,用黑色又夹杂着暗金纹路的星金石铺成,五十米长,十米宽的便道。

  也就在这时,庄园那扇足有五米高,用特殊合金制造,上面不仅雕刻着性感
美女浮雕,更是可以仅凭自身材料,便足以硬抗着我原来世界内重型导弹轰炸的
大门。

  而后,便是足足二百多名,看年纪大约二十岁左右,长相或者清纯或者妩媚,
一个个身穿着性感内衣,遮住自己那全部不小于C罩杯豪乳与下面那女人最隐秘
的骚屄,外面又披着各色半透明薄纱,精致的玉足上穿着不少于十五公分高跟的
细带小凉鞋的性感美女,一个个整齐快速的从庄园中跑出来,并飞快的左右各两
排站在便道两侧。

  “欢迎主人,回家。”

  随着最前面四名气质出众的性感美女,那纤薄性感的朱唇开合间,齐声说完,
并双膝一屈,跪爬到地上,那光洁的额头更是因为头部垂下而贴到了脚下黑金石
的动作。

  后面二百多名虽然大多我还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必然是我的母畜的性感美女,
也齐齐的高呼到,“欢迎主人,回家。”

  而后,这左右各两排的性奴将那性感的娇躯,随着马车转向,保证她们的目
光望向我,并随着沈奴她们拉车前进,而如同风吹过的麦浪般依次屈膝下跪,光
洁的额头如同领队的那四女一般,贴在了明显在我来之前仔细清理过的黑金石上。

  “嗯……”

  我口中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低吟,哪怕是我自认为自己的心境,已经得到了
巨大的转变,这一刻面对如此壮观的场景,自己的心中依然忍不住升起一种飘飘
然的强烈虚荣心。

  才努力地压下了这虽然让我的虚荣心感到极大地满足,也让我体内的欲望再
次升腾的场景,带来的现在依然不可避免的少许紧张与不适应。

  从马车边缘凑到我身边的燕奴,那有着性感曲线与白嫩肌肤的娇躯,便随着
她身子一软,紧紧地贴在了此刻正枕在姐姐那浑圆紧致大腿上的我的怀中。

  而后,燕奴那柔嫩的素手轻轻地压在了我的胸膛上,纤薄性感的朱唇轻轻的
贴在了我的耳边低吟道,“这是奴婢母女与您姐姐,在您休息时商议的欢迎仪式,
不知道爷您可喜欢。”

  “喜欢,你这个骚货……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我说着话,大力的在燕奴那包裹在黑色套裙,却显得越发挺翘饱满的臀部上
抽了一巴掌。

  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不说脏话粗口的我,似乎越来越不加限制了,但是这些
话在这个世界中,却偏偏其实是主奴之间的情话爱称。

  因此,听到我这声在我原来世界中分明带着几分羞辱的称呼,燕奴一双诱人
的美眸中,不仅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荡漾起了越发旖旎的情欲波澜。

  “驾……”

  不知道是为了宣泄内心的娇羞,还是因为我的表扬而让她越发兴奋,燕奴那
依偎在我怀中的白嫩娇躯轻轻地一扭,而后燕奴那纤薄性微凉的朱唇吐出一声清
喝。

  同时,手中那条紫黑色的九尾御奴鞭,划过一道优雅却又凌乱的弧线,重重
的抽在了驾车的三只沈奴中正中间那只的翘臀上,却又让包括正在我身下伺候着
我的那只沈奴在内的四胞胎,那有着性感曲线的白嫩娇躯齐齐的一下巨颤,一声
婉转缠绵的合奏也瞬间传入了我的耳中。

  接着,正在拉车的三只沈奴就在燕奴的命令下,不等那荡漾着缠绵情欲的呻
吟完全从我耳中消散,已经手脚并用的开始拉着马车朝前奔跑了起来,那饱满挺
翘的臀部,还有那丰挺白嫩的豪乳,也在她们跪爬着奔跑下,不断地摇曳出旖旎
诱人的曲线。

  在两边侍奉着的众多性感母畜,也因为马车骤然的加速,如同疾风吹过的麦
田般,随着马车经过而快速跪倒在地上,用那光洁的额头触碰着脚下的黑金石便
道,展示着她们毫无保留的臣服。这种感觉远比同时直接看到这些女人跪下,给
我的冲击力更大。

  当我真正走进这座面积惊人,里面花园、树林、池塘、长亭无不俱全,更有
一座八米高双层体育馆的大型庄园,看到一路上各个转角以及每一处建筑,以及
称得上风景的地方,无不或多或少的有着穿着打扮各异却无不展示着自己那妖娆
的曲线,又摆出种种性感撩人姿势,呼应着身边的风景,又看到这些几乎与风景
融为一体的女人在我马车经过时,一个个俏脸上荡漾着或清纯或妩媚的笑容,娇
躯微微下蹲间万福行礼。

  一股股越来越强烈的虚荣心、自信心,以及那种已经觉醒又在不断升腾的欲
火,不断地如同焚天的烈焰般,灼烧着我的每一寸肌肉与骨骼,冲击着我的大脑。

  一时间正在用精神力感知着这一切的我,尽管依然可以清楚地通过自己那扩
散开来的精神力感知到周围的环境,感知到这些人燕奴她们这些女奴在我身边说
的话,甚至感知到周围数百米方圆内被我精神笼罩着的所有性奴母畜的呼吸、心
跳,乃至于她们那最细微的肌肤颤抖,以及情绪波动,而且我的心情也因为这一
切不断地翻腾着。

  但是我的意识却又渐渐地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恍惚中感觉就好像在旁观
着这一切,不仅无论是周围的那些属于我的性奴与母畜,还是我自己,似乎都与
此时的我再没有任何关系,让我可以站在旁观的角度看清这一切的一切,但同时
我自己精神的变化,以及周围这些性奴母畜的动作与心情给我带来的冲击,又让
我感受的越发强烈。

  不知道是燕奴看出了我这种心情变化,还是燕奴自己或者她们几个性奴在我
之前睡觉时候已经做了安排。

  就在因为已经习惯了原来社会的我,因为第一次见识到这种在我原来世界绝
对荒诞的壮观景象,而感受到巨大冲击时,燕奴那柔嫩的右手只是在随意的挥动
间,便让九尾御奴鞭划过一道道凌乱的弧度,也让包括正在努力地伺候着我那条
硕大坚挺的鸡巴的沈奴在内的这组四胞胎,在精神链接下,感受着一次次的鞭打,
娇躯轻颤间发出一声声玩转起伏的合奏。

  也让载着我的女体马车,沿着庄园内四米宽的黑金石小路,在庄园各处巡视
着。

  就这样,在三只沈奴没有刻意加速,但却依然有着三十公里时速的速度下,
马车足足在这个庄园内那如同迷宫般蜿蜒曲折,又不时分出岔道便道上行驶了四
十多分钟,让我几乎看遍了这个占地近一平方公里的庄园每一处风景,然后才穿
过了四米宽,五米高的合金大门,行驶进了庄园内占地面积十五万平方米的主建
筑内。

  接着意识还有些曚昽恍惚的我,就那么在几乎接近半梦半醒的在燕奴母女与
姐姐的簇拥下,走进了这个被我命名为幽林的主建筑正中的大树型升降体内。

  并一路沿着升降梯,进入这个树形升降梯最上面,那座一万平米的四合院中。

  随后,主建筑那闭合的半透明屋顶正中位置,在旋转中快速打开,这个看似
被树形升降台支撑着的四合院,则在下面反重力系统的作用下,似缓时快的上升
着,一直上升到了近百米的高度,让我在因为提升到了三级的惊人视力下,不仅
可以透过这个四合院那完全透明的水晶围墙,清楚地看到这个庄园任何一处上面
没有遮挡的部位,更是可以看到庄园外街道上来往穿梭的行人,正在田野间忙碌
的少女,甚至不远处那个军营中穿着性感制服操练着的女兵。

  “肏……”

  一声压抑的低吼,骤然从我的口中发出。

  下一刻仿佛呼应着我的低吼一般,燕奴也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那有着惊人
曲线的娇躯,便被我压在了身下,我那之前还被沈奴侍奉着的硕大鸡巴,则直接
肏入了燕奴那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些粘腻的骚屄内,同时这个庄园内的低级淫欲空
间发生器,也将我与燕奴拉入了淫欲空间中。

  “啊……啊……啊……”

  一声声婉转起伏的呻吟声,随着我那条硕大坚挺的鸡巴一次次在燕奴骚屄、
屁眼内激烈的抽插,还有我那双手情不自禁的在她娇躯各处敏感的部位粗鲁的抚
摸、揉捏,甚至不时重重的抽打着她那丰挺的豪乳与白嫩的俏脸,不断地从燕奴
那反复开合着的纤薄朱唇内倾泻而出。

  时间不断地流逝着,先是跃跃欲试的小涵,然后是有些害羞的姐姐,接着是
新收的王诗颖、薛宁,以及一些在燕奴吩咐下一同跟过来的一些母畜,被眼前我
与燕奴的激情动作挑逗起情欲的众女,渐渐地也或者主动求欢,或者被我拉扯着,
陆续的加入了这场淫戏。

  于是,就在我来到这个堪称男人天堂的世界才不过第二天,就在这个悬浮在
百米高度的四合院中,在这个可以俯视下面人群的高空中,我就这么在一个个有
些我甚至还没有去问名字,但在我原来世界中也可以称得上女神的女人那有着诱
人曲线与白嫩肌肤的娇躯上,肆无忌惮的释放着内心不知道压抑了多久的淫欲、
暴虐,与因为脱离了原来世界而出现的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惶恐与茫然。

  一时间,被几十个女人包围在其中的我,就好像一个提着长枪在无数敌人中
厮杀的将军一般,那条硕大坚挺的鸡巴,轮番的在每一个挤到了我身边的性奴母
畜那粘腻的骚屄,紧窄的屁眼,大张着的口中不断激烈的抽插着,后来甚至在她
们那丰挺的豪乳之间,柔嫩的双手之中,乃至腿弯、腋下、锁骨、蝴蝶骨、腰肢、
足底等每一处性感部位,以及两个女人互相挤压的任何位置毫无技巧的抽插、摩
擦搅动着。

  在某种冥冥中的法则控制下,淫欲空间开始还只是笼罩着我以及正被我肏着
的女人,让被我肏着的女人可以更长久的被我奸淫,其他的女人等待的时间则会
变短,渐渐地我这种感知上的异常引动了每一个属于的我的性奴与母畜内心的情
欲躁动,淫欲空间也便直接笼罩了我以及整个庄园中每一个性奴与母畜。

  在我周围的这些性奴母畜们在被挑起的情欲躁动下,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被我
那条硕大坚挺的鸡巴奸淫着,被我的双手时轻时重的抚摸、揉捏、拍打着,甚至
被我的嘴吸舔摩擦着,宣泄着她们内心的淫欲与对我额虔诚。

  而那些没有被允许上来的性奴与母畜们,则是不断地娇躯扭动中,或者用自
己那柔嫩的素手,激烈的摩擦抚摸着自己的敏感部位;或者彼此互相用双手、用
娇躯抚摸摩擦着对方娇躯中,每一处白嫩的肌肤与敏感部位。

  那性感的红唇开合间,一声声婉转起伏的呻吟,在庄园各处回荡着,宛如一
首淫靡的协奏曲,刺激着我内心深处越发炽烈的淫欲。

  而就在着淫靡的情欲释放中,偏偏我的感觉却又无比的清明,一边承受着如
此淫乱气氛下那种亢奋与愉悦的冲击与淫欲满足感,一边又在豪情大放中再次想
到了我的修炼体系,并开始推演本就有些思路的第四级。

  这个世界中修炼体系的构造并不简单,毕竟虽然全新的修炼体系很难构造,
可是有了很多几乎模板式的修炼体系,如果照猫画虎虽然威力因为是模仿,效果
会减弱,但是这样看起来也应该很容易就晋级而已,可是实际上每一次晋级对于
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不轻松。

  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修炼体系的构建,会受到冥冥中的一种力量影像,而大
量消耗精神力,想要成功构建每一级的修炼体系,都需要更强的精神力才能成功,
否则在思考这些的时候大脑就会浑浑噩噩的,甚至根本无法思考。

  而这种精神力的提升却根本无法通过修炼得到,只有两种方法,其一就是自
主无意识的增长,这个会随着时间推移缓慢增长,与收奴的数量和质量,性交的
频率,以及自身实力还有一些其他的情况相关;其二则是食用某种十分稀少的对
于精神力有增幅效果的特殊食物与药物,或者思想境界发生蜕变。

  不过我则是有些不同,本身就是灵魂穿越的我,融合了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灵
魂碎片,灵魂几乎提升了一倍,此刻因为这个世界中的情况与我原来世界中的巨
大差异,又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使得我真正完全接受这一切后,情况发生了一
种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变,精神力又再次暴增,达到了与我同龄的那些男人精神力
的至少三倍以上。

  因此在此刻这种淫靡释放中,感受着身边众女以及庄园内无数母畜散发出的
那深深的虔诚卑微与躁动的情欲,凭借着我前世看各种故事积累的想象力与现在
强大的精神力,轻易地继三级武装具现后,构思出了兵道第四级的进化,战争领
域。

  踏入这个境界后,不仅可以形成一种初级战体使自身的的身体强度、力量与
速度再次大幅度提升,具现出的枪械威力与维持时间也大幅提升,并开始形成属
于自身的战斗风格与独特强化方向外,更能形成一种独属于自己的领域,领域范
围内自身攻击力得到增幅,敌人会承受全方位压迫,攻击力、速度都被削弱,同
时还会衍生属于自己的战兵,辅助自身作战,尽管战力远不如自身,但却可以让
自身具有更强的群战能力。

  “吼……”

  就在我四级修炼体系构造成功后的瞬间,在我身边不远处的燕奴突然仰天发
出一声低沉却浑厚的嘶吼,让庄园外那些行人都不由得心中一颤,甚至不远处的
军营中一些正在训练着的女兵也情不自禁的顿了一下。

  接着便又氤氲的荧光从体内散发出来,体内那早就可以达到四级,却因为我
之前还未构建出四级修炼体系而被压抑的能量,立刻如同潮水般涌动了起来,不
过片刻便让她达到了在认主之前也不过才刚刚达到不久的四级,让她的心情越发
亢奋。

  而后,姐姐、小涵、以及沈家四女、王诗颖、薛宁她们这些性奴,本身因为
能量不足,而暂时还是二级的实力,因为我此刻已经达到了四级的实力,被硬拉
扯着提升到了三级,这个庄园中那些二星母畜,也因此得到进化,成为了三星母
畜,其中几个原本就是三星母畜的女人,更是纷纷达到了四星母畜,让她们身体
素质接近了常人的三十余倍,身体各方面素质已经全面的超过了一些只达到一级
的性奴。

  于是,这场本就激烈的淫戏也瞬间再次变得越发激烈狂暴,甚至明明每个人
都没有去使用超过常人的特殊力量,依然让这座悬浮在空中的四合院都隐隐的开
始颤抖了起来。

  四个半小时,足足四个半小时,这场淫戏才终于结束,看似时间并不夸张,
可是这只是现实世界中的时间,要是换算成淫欲空间中的时间,那么就是足足五
十四个小时,也就是两天零六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我甚至已经记不得自己射过
几次了,也不知道这些女人又在这场淫戏中各自高潮过几次,只是知道每一次我
的射精,都是一次激烈的争抢。

  好容易我的欲望终于慢慢平复下来,看着一个个瘫软在四合院中央的院子中,
娇躯上香汗淋漓,那有着丰挺白嫩豪乳的胸膛不断随着喘息而剧烈起伏着的女人,
我却没有丝毫的疲惫,反而感到一阵神清气爽,就好像刚刚美美的大睡了一觉一
般,心中得意的同时,也不由得暗自感慨难怪这个世界要男人收纳那么多女人呢,
这种强度的奸淫,如果只是几个女人,根本满足不了男人的欲望。

  还有几缕发丝,因为那潮红俏脸上溢出的汗珠而黏连的燕奴,就那么当着我
的面,毫无顾忌的拉着一个我虽然不认识,但是却曲线诱人,容颜清丽,在我原
来的世界中绝对会让很多男人追捧的母畜的长发,让她跪坐在地上,接着直接跨
骑着她那还未褪去潮红的俏脸。

  然后燕奴便让自己那因为之前激烈奸淫,而微微红肿的骚屄,贴在了这个少
女纤薄微凉的朱唇上,下一刻一股股淡黄色的尿液冲开了燕奴那紧窄的尿道,激
射到了自己跨骑着的少女那微微张开的朱唇内。

  “咕……咕……咕……”

  被燕奴跨骑着的少女,立刻熟练地大口吞咽着,燕奴那紧窄尿道内激射而出
的尿液,甚至因为骚屄内少许属于我的精液溢出与这股尿液融合,少女那一对依
然荡漾着淫欲的美眸中,显出了越发旖旎的满足与亢奋,就在燕奴最后一滴尿液
涌出后,她在用舌头清理着燕奴湿润的骚屄时,又一次不受控制的达到了一次高
潮,染上情欲绯红的娇躯,不受控制的激烈颤抖了起来。

  而燕奴则在方便完后,妖娆的扭动着自己的娇躯来到我的身边,然后那一对
丰挺白嫩的豪乳,挤压着我看似消瘦却十分结实的后背,纤薄的朱唇贴在我耳边,
腻声低吟道,“爷……您好厉害啊。”

  我不知道燕奴说的是我的性能力,还是我构造出四级修炼体系,让她跟着达
到了四级,完全恢复了认主前的实力,甚至纯战力比以前更高这件事情,又或者
是二者兼有。

  但是我也不认为自己要知道这些。

  此刻的我,也没有让我买的女体床榻母畜过来给我组成什么大床,就这么躺
在几个娇躯上还泛着一层薄薄汗珠的母畜后背上,看着天空上那轮如同白玉盘的
皓月与疏朗的繁星,还有远处城市中依然亮起的点点霓虹灯影,终于感受到了自
己与这个世界再没有任何隔阂了。

  于是,深吸一口气后,我右手只是向后一拉,便将正用一双丰挺饱满的豪乳
挤压着我胸膛的燕奴,从我背后拉扯了过来。

  “啪……”

  随手在她翘臀上重重的一拍,让她那挺翘白嫩的臀部荡漾起几道波澜,也让
一双美眸中还带着曚昽水雾的燕奴,那纤薄性感的朱唇微微开启,发出一声半真
半假的痛呼。

  然后,虽然那条硕大的鸡巴依然有再战能力,可是此刻只想安静的我就那么
将燕奴拥在我的怀中,接着又叫姐姐与小涵也凑到我身边来。

  慢慢的心情彻底放松的我,尽管身边与怀中全是在我原来世界中可以让无数
男人视为女神的美女,而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中的特性,让我在之前长时间的
激情淫戏后,依然有着继续战斗的能力,但是拥着软香温玉般的性感娇躯,我却
没有了继续发泄的想法,反而感到心情十分宁静祥和,不知不觉中又再次睡去了。

  ……

  “李枫大人,这是我做的肉羹、飞禽肉丝炒饭,还有几碟荤素小菜,不知道
是否合您的口味。”

  上午八点钟,才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我,正被两个长相清丽动人,身穿着红
色蕾丝内衣,曲线妖娆性感的少女伺候着在一个由一对半跪在地上的双胞胎,四
只素手共同托举着白玉盆,而形成的脸盆旁洗漱着,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从
背后响了起来。

  熟悉是因为在原来的世界中,我上高中时,不止一次在学校中听到这种声音;
而陌生则是因为,我记忆中的那个少女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更是绝对不会说出
这番话。

  以至于,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本能的愣了一下。

  然后,我才回过神来,侧身回头,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过去,见到了那个
让我在原来世界中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却也十分熟悉的女人——江宁。

  入目所见,这个在我原来世界中,高中时与我同校同级,但却不同班的美女
江宁,身高大约一米六五,达到后心部位的长长秀发,大半被挽在了脑后,却又
有少数自然地垂在身后,更有一对黑色白边的猫耳发卡,戴在了她的头上,让她
显出了几分俏皮与活泼额气质。

  而她那清秀的眉目与那微微低垂又泛着淡淡绯红色的白嫩面颊,还有那微微
抿起,带着几分清浅笑意的朱唇以及朱唇缝隙间泄露出的皓白玉齿上少许白皙,
又使她多了一种融着羞涩与甜蜜的别样青涩美感。

  越过她那秀美白嫩的粉颈,可以看到此时在她那有着诱人曲线的娇躯上套着
一件精致的短袖黑白女仆套裙。

  裙子的下摆,堪堪遮住那饱满圆润,又带着挺翘弧度的翘臀,将她那被黑色
渔网丝袜缠绕束缚着的白嫩玉腿,显露了越发修长笔直的美感,一双足有十五公
分高细高跟的黑色小靴子,套在她那玲珑精致的秀美玉足上,让她显得越发高挑
修长,也让她这双性感的美腿,拉伸出了更加夸张的比例。

  黑白女仆裙的上面部分,那被她那丰挺白嫩的豪乳,高高撑起来的胸部位置,
一个夸张的心形镂空设计,使得她大半豪乳上白嫩的隆起与中间那深深的沟壑,
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甚至还随着她步履移动不断地荡漾着,仿佛可以轻易地挑
起每个男人内心深处情欲的旖旎波澜。

  一条黑色的丝带束在那因为蕾丝设计,而仿若被薄薄的黑雾遮掩着的腰肢上,
让她那性感的腰肢显得越发纤细白嫩。

  “你……”

  我微微张口,正要问江宁怎么会来这个庄园,毕竟我这个庄园是昨天才选定
的,并没有告诉别人,突然就听到了一阵清脆悠扬,宛如钢琴曲般的高跟鞋踏地
声。

  然后,身穿着性感的白色低胸连衣裙,修长的粉颈上套着一只用能量具现出
来的白色项圈的姐姐,便从这个幽林主建筑外走了进来,接着脚下依然迈着优雅
的步子,却似缓时快的轻易跨越了数百米的距离,而后直接凌空跃起,进入了已
经重新降落在树形升降梯上的四合院内。

  “爷……”

  先是恭敬地屈膝,行礼一个万福礼,然后俏脸上还带着满足与崇拜的姐姐,
便十分熟练自然的在那纤薄的朱唇开合间,用清脆中夹杂着几许柔媚的声音,对
我说道“回禀爷,今天清早起来,奴婢想着之前的家中还有一些常用的东西以及
跟爷您的合照没有取过来,就过去拿了一趟,正好看到阿宁在家门口徘徊,奴婢
知道她家只有母女二人,母亲又是一名废奴日子比较清苦,这些年来您一直资助
着她们母女,她也一直为您做饭,而且还挺合您胃口的,所以就自作主张带她过
来了,奴婢未经您允许就私自出门,又擅自带人进来,还请爷您处罚。”

  “骚货,晚上再好好收拾你。”

  我虽然感激明显继承了更多记忆的姐姐,不着痕迹的为我提醒,但是还是抬
手在姐姐那一对被低胸连衣裙遮掩着的丰挺白嫩豪乳上,重重的抽了两巴掌,让
姐姐那一对之前还澄澈的美眸中荡漾起几许情欲波澜,纤薄微凉的双唇开合间,
两声混合着痛苦与愉悦的呻吟,从喉间溢出。然后,我的双眼再次望向了江宁,
这时才发现江宁却时如同我原来世界上一般,家庭比较清苦,全身上下没有任何
奢侈与珍贵的东西,就连这身性感女仆服,看上去质量也很一般,或许唯一让人
眼前一亮的就只有在这简单的包装下,那有着性感曲线的娇躯,还有娇躯上白嫩
细腻的肌肤。

  “嘤……”

  在我的注视下,本就有些羞涩,又因为家庭原因,还有些自卑心理的江宁,
那纤薄的朱唇微微开启,泄露出一丝低吟,俏脸上因为越发明显的羞涩而泛起旖
旎的绯红色。

  听到这一声低吟,我也终于意识到,此刻她那纤细的玉臂,正微微弯曲着,
两只柔嫩的素手上抓着一只方形木质托盘。

  于是,我假装不经意的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一时的疏忽,然后才又吩咐道,
“放桌上吧,阿宁。我这次搬家也是临时起意,倒不是有意瞒着你。”

  听到了我的话,江宁的娇躯不由得一阵,一双诱人的美眸中的那几分紧张顷
刻间消失无踪了。

  轻轻地发出一声低吟后,一边在那纤细修长宛如白玉雕琢的莲藕般的玉臂轻
盈动作间,白皙柔嫩的素手熟练地将肉羹、炒饭,以及被她说成几样小菜,实则
是足足六道对于她来讲绝对奢侈的菜肴,摆放到了一个由两名裸女跪爬在地上形
成的小桌子上。

  看着旁边一只全裸的性感美女跟着跪爬在地上,此刻还浑身赤裸着,那条晚
上才经历过连番激情释放却依然坚挺的鸡巴,就那么直挺挺向上翘着的我,当着
江宁的面,直接坐在了在这个板凳母畜那光洁白嫩的玉背上。

  然后,一边随意的指点着屋中一个同样全裸的母畜用自己那一对丰挺饱满的
豪乳为我按摩的同时,也用自己那柔嫩白皙的双手,轮番为我按摩撸动着鸡巴,
一边拿着一双精致的木筷吃着江宁送来的早餐。

  “好大、好硬。”

  看着这一切的江宁,俏脸上荡漾着越发旖旎的绯红,下意识地用舌头舔了一
下自己突然有些干涩的嘴唇,那修长笔直的玉腿,也不正常的左右摩擦了几下,
纤薄的朱唇微不可查的颤抖中,泄露出一声荡漾着几许情欲的低吟。

  江宁那声低吟很小,几乎宛如梦呓,但是实力已经达到四级的我却清楚地听
到了,我不知道其他人会什么心情,但是对于我来说,哪怕已经开始适应了这个
世界,哪怕昨天才在淫欲空间内发生了一场与众多女人的的激情淫乱,可是,感
觉到江宁的目光注视,又骤然听到一个在我原来世界中被我同样视为女神的女人
的这具夸奖,正在吃着江宁送来的早餐的我,依然忍不住升起一种掩饰不住的欣
喜与得意。

  接着,又喝了一口肉羹,感受着口中那温润的浓香,还有自己那硕大坚挺的
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又回忆了一下自己脑海之中被刺激着出现的不多的信息,我
随口说道,“你家好像是一直租住政府提供的出租屋吧,那边距离这里远,环境
卫生比较差,而且还要支付房租,抽时间你和你妈搬来这个庄园吧,大家都方便
。”

  “唔……”

  江宁口中发出一声低吟,那纤薄的双唇颤抖了几下,不知道是要答应还是拒
绝,不过就在我的目光望过去后,那似乎努力支撑起来的勇气,还是被我的目光
打散了,秀美的头部再次垂下去,有些怯懦的低声道,“是,大人。”

  “那就这么决定了,你跟你妈发个消息叫她收拾一下过来就好,一些必需品
我会叫人帮你们搬过来,没用的就不要了。我要去上学了,你不是我的奴,所以
我的马车不方便载你,你自己打车去吧。”

  我又吃了几口菜,放下筷子,接着喝了一杯从改造的奶牛母畜中挤出来的新
鲜人乳,然后被两个性感美女伺候着穿上宽松的休闲服,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
随口说道。

  “是,大人。”

  虽然此刻我背对着江宁,但是江宁还是恭敬地对我万福行礼,目送着我离开,
有些羡慕的看着我这边几个性奴母畜,将我吃剩的的菜肴分食干净,而后又将碗
筷清洗整理好,这才重新换上自己那身白衬衣与红白格子裙的校服,搭乘公共悬
浮车朝着学校赶去。

  至于我之前说的不方便,倒不是我矫情,而是这个世界上有着种种潜规则,
其中之一就是女体马车除了男主人外也只有男主人的性奴与母畜才可以在男主人
允许的情况下乘坐,邀请其他女人乘坐女体马车的行为,基本上等于在我原来世
界中邀请其他女人开房,或者直接问一个女人约吗,甚至比那些更严重。

  当然,如果想要和其他女人同车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不是同乘女体马车就行,
可以是真正异兽拉车,或者机械动力车,不过我暂时还没有购买这类车。

  “小骚货,在想什么,一会儿笑得那么淫荡,一会儿又一脸忧郁的。”

  时间是上午九点半,正当江宁一边听着讲台上的老师讲课,一边想着自己的
心事,还有今天和我见面时的经历时,突然自己手腕上的微型智脑闪烁了几下,
发来了这个消息。

  在这个世界上,对于女人叫小骚货、小婊子,甚至是淫娃、母狗,都不能完
全被认为羞辱或者侮辱性的词汇,甚至有时候可以说是一种爱称,但是这也只是
在主奴与一些闺蜜之间罢了,外人决不能随便这么称呼一个女人。

  因此,只看上面的话,江宁便大概猜到了这是谁发来的消息,再看发信人的
名字——玉美人,还有那个穿着宝蓝色性感蕾丝内衣的女人图像,江宁更是可以
确认,这个信息就是自己为数不多的闺蜜之一,那个平时清纯干练,私下里却很
闷骚的闺蜜——楚玉。

  “哪有?!小玉,你最近不是在研究艳舞与性交结合吗?怎么还有心思关注
我?”

  江宁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讲台上正津津有味的讲着课的女教师,然后右手点
在自己的智脑上,做贼般的小心翼翼的用意识链接微型智脑,发送了这条消息,
防止自己的意识波动太强烈,让教室中的检测仪器报警,而被老师批评。

  “小骚货,我也不想啊,可是你的表情太淫荡了,我静不下心来啊。”

  楚玉很快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我的表情再淫荡,还能有你这个骚屄淫荡吗?”

  平时比较内向的江宁则立刻不甘示弱的回复道,并且还附上了一张足足半分
钟时长的无声视频,视频中可以看到一个性感美女在男人的激情奸淫下,快速的
变化着各种淫荡的姿势。

  “你这些都是大学性交课上老师会讲的内容,我已经看过了,我这儿有一些
新开发出的技巧,还有我自己研究出来的艳舞与性交结合思路,你要不要看看啊
?”

  楚玉一句话,接着发回来,让江宁那一次攻击完全落空,甚至俏脸上都露出
了一抹无法抑制的羞涩,明知道坐在更前面的我不可能看到她,依然忍不住又偷
偷朝着我瞥了一眼。

  又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江宁再次看了看我,还有正在讲课的老师,约定与楚
玉中午放学后再聊。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我的理想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