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七章

家庭乱伦 夏日小说网 39浏览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EV扑克|EV扑克官网|EV扑克娱乐场|EV扑克体育|EV扑克游戏网址发布页——EV扑克体育导航(www.evp66.com)
蜗牛扑克allnew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官网,蜗牛扑克allnewpoker国际场,allnewpoker官网下载,蜗牛扑克网站,蜗牛扑克下载——EV扑克体育导航(allnewpuke.com)
2022世界杯投注网址-2022世界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2世界杯投注(ozbtz.com)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七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菩提之王
2022/07/09发表于:sexinsex
字数:6000字
是否首发:是

              第七章:陷害

  新加坡樟宜机场。

  一身OL制服,配黑丝袜、半高跟鞋的萧沉鱼拖着行李箱赶到机场,又等了
一会,威猜才在帕拉、安妮的陪伴下到来,四人一起去机场的餐厅吃了饭,帕拉
让安妮将四人的行李送去办理托运。

  安妮刚走,帕拉就接到一个电话,她听了一会,脸色一变,又拨通了安妮的
手机,让她赶快回来。

  安妮推着行李车气喘吁吁赶了回来,帕拉说:「刚刚有个大客户联系我,说
从大马过来,要见面谈个业务,老板,我不能陪你去泰国了,得回去接待客户。」

  威猜点点头:「没关系,工作要紧。」帕拉对安妮说:「安妮,你和我一起
回去吧,萧研究员,麻烦您照顾一下威猜先生。」

  听说不能陪威猜一起去泰国,安妮的表情一下子垮了下来,无奈只好扁着嘴,
和帕拉一起离去。

  泰科生命给威猜和萧沉鱼订的都是公务舱机票,一路上,萧沉鱼都在暗中打
量威猜,发现他看自己的目光相当礼貌,并没有觊觎偷窥,心中不由越发不安,
难道威猜真的对自己不感兴趣,那通过他接触「珊瑚蛇」的计划还如何实施?在
酒店卧室里安装摄像头的是谁,自己的自慰表演该不会真的便宜了偷拍者吧?

  就在一路患得患失中,萧沉鱼来到了曼谷廊曼机场。

  其实对于是否要来泰国,她前天还和毕婵娟有过一次争论。

  在她在朋友圈中发布要去曼谷出差的动态不久,她发现毕婵娟那个小号的朋
友圈也更新了一个动态,根据动态的内容和事先约定,毕婵娟是要求直接联系。

  她下班后去买了一个新的手机,装入事先用假身份办好的新卡,拨通了毕婵
娟的电话。

  毕婵娟告诉她,警方在「黑魂」的卧底牺牲了,根据一些迹象,不排除凶手
是白晨曦的可能性,毕婵娟认为,白晨曦可能已经彻底堕落,如果萧沉鱼与其接
触,会有生命危险,她建议萧沉鱼放弃接触白晨曦的计划,也放弃接触「珊瑚蛇」
的计划。

  萧沉鱼考虑之后,还是拒绝了毕婵娟的建议,但承诺会慎重行事。对此,毕
婵娟只能无奈苦笑,毕竟萧沉鱼并非警方人员,她无法直接下命令。

  随着人流,萧沉鱼和威猜先去取了行李,开始等待曼谷海关的通关检查。

  根据海关人员的要求,萧沉鱼打开行李箱,将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件取出,她
诧异的发现,里面多了一个小小的金属保温杯。

  保温杯被打开,看着里面倒出来的一包包药丸,萧沉鱼面如土色,全身如堕
入了冰窟窿。

  「这是什么!女士,请退后三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海关人员厉声喝问。

  「不,这不是我的!」萧沉鱼惊慌的叫道,她可以猜到,这些药丸绝不是什
么好东西,极可能是毒品。

  「我再重复一次,女士,退后,双手抱头,蹲下!」闻讯赶来的警察举枪对
准萧沉鱼,萧沉鱼被吓呆了,她大脑里一片空白,全身颤抖,双手抱头蹲到地上,
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发生了什么事!」威猜从后面挤过来,「她是我的同事。」

  警察举枪指向威猜:「站住,不许靠近。」威猜只好停住脚步。

  两个警察上前,将萧沉鱼的手反拧到背后,铐上手铐,将她带离海关口岸。
威猜喊道:「嘿,萧,别怕,我马上让律师过来。」另一个警察指着威猜:「先
生,请您也和我们走一趟。」说着命令其他海关人员带上萧沉鱼和威猜的行李,
一起进了附近的专用检查房间。

  行李箱里的衣服、化妆品、电脑……被一件件取出来仔细检查,甚至行李箱
本身也被粗暴的割开,寻找夹层。

  萧沉鱼吃惊的看到,威猜的行李箱里竟然也找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保温杯,
从里面倒出同样的药丸。

  在威猜的抗议辩解声中,他和萧沉鱼被分开关押进两间小屋,进行进一步搜
查。

  萧沉鱼被带到空荡荡的小房间里,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四面墙中还有一面
是黑乎乎的大玻璃幕墙。跟着进来两个身躯肥壮的泰国女警,先给她抽了血送去
检验,又用英语命令她:「把衣服、鞋子、袜子脱了,全部脱光。」

  萧沉鱼打着哆嗦,将身上戴的眼镜、首饰、穿的OL制服、鞋子一件件脱掉,
最后除了腿上还穿着浅黑半透明的蕾丝边长筒丝袜,一丝不挂,她下意识的弯着
腰,用手臂挡住乳房和下体,竭力挡住隐私部位。

  她猜测,那面幕墙很有可能是单向玻璃,可以从隔壁清楚的看到这间屋子的
一切场景,想到可能有陌生男人就在隔壁观看她的裸体,她不禁又羞又恼。

  女警略带妒意的看着她手臂完全挡不住的巨乳,用英语喝道:「弯腰,双手
抵在墙上,岔开腿。」

  萧沉鱼无奈的按照她的吩咐,弯下腰,双手抵在玻璃幕墙上,分开双腿,高
高撅起臀部。一个胖大女警过来,在她滚圆多肉的肥臀上拍了一掌,喝道:「腰
再向下一点!」

  萧沉鱼无奈,又向下塌了塌腰,让屁股撅得更高,一对硕大的乳房如吊钟一
样垂了下来,女警伸手托了托她的乳房,用英语说:「长这么大的奶子和屁股,
还贩毒,肯定是出来卖的吧,碧池。」

  萧沉鱼强忍住屈辱的泪水,大声说:「不,我不是,那毒品不是我的。」

  女警大怒,在她肥臀上重重拍了一掌,喝道:「不许说话,接受检查。」

  她伸出两根手指,分开萧沉鱼的阴唇,重重探入蜜穴深处,萧沉鱼啊的一声
尖叫,胖大女警嘿嘿冷笑:「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很敏感啊。」说着故意勾动
手指,慢慢抠着萧沉鱼的蜜穴,手指一进一出,刺激着萧沉鱼的敏感点。

  「住……住手……」萧沉鱼声音颤抖,她只觉得蜜穴里又酥又麻,让她全身
发软,而在这种场合被一个女性亵玩自己敏感部位,更让她倍感屈辱。

  「这么几下就湿了,你还真是够骚的。」女警故意嘲笑,她将手指伸到萧沉
鱼眼前晃了一下,上面湿淋淋黏糊糊的,顺手在萧沉鱼屁股上抹干净。

  萧沉鱼流下屈辱的泪水,但对她的凌辱还未结束,那女警下令:「双手抱住
你下贱的屁股,把肛门掰开。」

  「不!」萧沉鱼哭喊了一声,她刚想挺起腰,就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自
己肛门上,那女警冷笑着说:「怎么,想反抗吗?」

  萧沉鱼瞬间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这时候反抗被打死,那她十之八九将被认
定为贩毒拒捕,即便死了也将蒙受不白之冤。

  她噙住泪水,重新弯下腰,屈辱的将双手向后探去,抱住肥厚多肉的臀部,
向两侧掰开,露出肛菊。

  「嘿,还说你不是出来卖的,都这把年纪了,奶子、屄、还有屁眼,都这么
粉嫩,肯定是专门做了漂染手术吧。」女警冷笑着取过一个内窥镜,抵在她的肛
门上。

  萧沉鱼的肛门经过美容院的手术调理,去除了黑色素,如同一朵美丽的粉红
色菊花,内窥镜慢慢探了进去,她下意识的收缩肛门,盛开的菊蕾迅速缩小,将
内窥镜卡住。

  女警又在她的蜜桃臀上拍了一掌,喝令她继续掰开屁股,她只好用力掰开臀
瓣,放松菊蕾,内窥镜再度深入进去。

  萧沉鱼和罗云海结婚多年,儿子都20多岁,但她很少有肛交的经历。虽然
罗云海也想玩玩娇妻的菊花,但萧沉鱼总觉得肛交太不卫生,而且事先的灌肠清
洁十分麻烦,除了新婚蜜月时期在罗云海哀求下玩过几次,后来就拒绝再玩。

  此时,她的肛菊再度被入侵,进入的还是一件冰冷的器械,操纵器械的人还
饶有兴趣的不断进进出出抽插,或者转动镜身,寻找更好角度。这让她又是痛苦,
又是屈辱。

  萧沉鱼看着眼前的黑色玻璃幕墙,上面倒映出她的狼狈样子,原本充满知性
气质、温文尔雅的人妻熟妇,此刻却弯腰撅臀,双手抱住臀瓣掰开,任凭别人用
内窥镜插入她的肛菊,那种屈辱的样子让她的泪水再度流了出来,她第一次对自
己卧底的必要性产生了怀疑。

  女警检查完毕,拍了一下她的屁股,也没让她穿衣服,就给她戴上手铐,抱
起她那堆衣服走了出去。萧沉鱼走到墙角坐下,曲起双腿并拢,尽量挡住赤裸的
身子,低声哭泣。

  在经过最初的恐惧、慌乱后,她慢慢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是谁在行李箱里放
了毒品陷害她和威猜。

  她的行李箱是自己收拾的,携带到机场后,和威猜、帕拉的行李箱一起,由
安妮统一送去办理托运,并在泰国廊曼机场行李提取处取回,如果要放进毒品,
最有可能是在机场的货物转运环节,但这个过程需要调取监控录像,而且涉及两
个国家,如果是在这个环节被人放了毒品陷害,她要证明自己清白将十分困难。

  还有,威猜的行李箱里怎么也会有毒品?虽然珊瑚蛇是贩毒黑帮,但无论如
何也不可能由帮主亲自带毒,而且还这么大大咧咧的放在行李箱里。或者,是珊
瑚蛇的竞争对手、仇家,想陷害威猜,自己只是被殃及的池鱼?

  还有一个可能,她想,安妮,安妮负责办理行李托运,她也有时间在行李箱
里放毒品。而且,她也并非没有动机。萧沉鱼心中一痛,安妮是刚入职不久的大
学毕业生,性格活泼单纯,萧沉鱼原本对她挺有好感,难道是她出于嫉妒,陷害
了自己?但她又怎么会陷害威猜呢?

  萧沉鱼在大脑里一遍遍做着回忆、猜测,渐渐进入梦乡。

  在隔壁的另一个房间里,威猜闲适的坐在椅子上,通过那面单向玻璃幕墙全
程观看了萧沉鱼被检查的过程,再也不用压抑自己的他似像一只看到了鲜肉的饿
狼,贪婪的欣赏着萧沉鱼成熟性感的裸体和屈辱表情。

  「别急,萧教授,我的游戏刚开始。」威猜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我们一
起慢慢玩。」

  房间门打开,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进来,对威猜说:「老大,我们已经检
查了她的电脑和手机,机子本身没啥问题,诺瓦破解了密码,正在检查她的通讯
记录和社交媒体,但还需要一点时间。帕拉姐从中国的东江大学弄到了萧沉鱼教
授的体检报告和血样,正在和她的血样进行DNA比对,核实她的身份。」

  威猜点点头:「好,梅卡,让你的人做好准备,另外警方那边也要打点好。」

  年轻人梅卡点头,转身离去。威猜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嘴角绽开一个
自信的笑容:「明天,游戏就要开始了。」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晚,萧沉鱼一大早就被叫醒,进来的女警将衣服和首饰、
眼镜还给她,又丢给她一瓶牛奶和几块面包,等她吃完,用英语说:「走吧。」

  「走?去哪里?」萧沉鱼茫然问道。

  女警用泰语说了一个单词,萧沉鱼听不懂,在女警的催促下,出了房间,就
看到威猜也戴着手铐等在外面,一夜不见,他颇为憔悴,胡子也长了不少。

  两人被押到一起,萧沉鱼低着头,泪水一滴滴滑落,她轻轻啜泣着:「老板,
我是冤枉的。」威猜低声安慰:「我知道,我们被人陷害了,我已经找了律师,
他会向法庭和警局交涉的。」

  萧沉鱼哭得梨花带雨:「他们要带我去哪里。」威猜说:「他们带我们去一
个临时拘押的监狱,类似你们中国的拘留所。」

  警察大声喝道:「都闭嘴,不许说话,上车。」两人被带上一辆闷罐车,接
着,又有一个满头长发,相貌粗鲁的汉子也被带了上来,坐在萧沉鱼对面。

  最后上来一男一女两个带枪警察。

  车开动了,萧沉鱼靠在车厢壁上,闭上眼睛,身体微微颤抖,如果就这么进
监狱,卧底就彻底失败了,而且自己也将背负不白之冤。该怎么办呢,向泰国警
方说明自己是卧底的身份?不,不行,这个卧底身份在中国警方那里根本没有记
录,即便毕婵娟愿意担责任承认,警方是否会承认也难说。

  她心乱如麻,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感觉对面有人盯着自己,抬头看去,发现
坐对面的是那个满头长发,相貌粗鲁的汉子,正上下打量着自己,只是目光里没
有多少猥琐好色的成分,更多是好奇。

  萧沉鱼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威猜在她腿上拍了拍以示安慰,瞪了那汉子一
眼,那汉子咧嘴一笑,抬起被铐住的手,做了个下流的手势,旁边警察喝道:
「不许乱动。」那汉子又低下了头,安安稳稳坐在那里。

  车子行驶途中,忽然剧烈一震,车厢里所有人都差点摔倒,接着只听到外面
响起啪啪的枪声。

  萧沉鱼吓得花容失色,惊慌的缩成一团,威猜护住萧沉鱼,但自己脸上也已
经变色。

  那粗鲁汉子咧开嘴笑了笑,老老实实坐在原位,两个警察惊慌的拔出枪,对
准后门。

  后门突然被打开,两个手持HK33E步枪的蒙面人站在门口,持枪对准警
察大声喝令,两个警察互相看了看,将手枪扔下去,举起了手。

  在蒙面人喝令下,车厢里的三个囚犯和警察一起下了车,萧沉鱼打量四周,
看到闷罐车车门打开,一只手从里面伸出来,正在向下滴血。车头前面还斜着停
了一辆SUV,看起来是它逼停了这辆闷罐警车。

  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被喝令给那粗鲁汉子打开手铐,然后双手抱头跪地,粗
鲁汉子哈哈大笑,轮流和两个蒙面人拥抱。

  一个蒙面人押着警察走到车后面,跟着只听啪啪两声枪响,蒙面人端着枪若
无其事的走了出来。

  萧沉鱼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凶残,吓得惊声尖叫,反倒引起那两个蒙面人注
意,举枪对准了她。面对黑沉沉的枪口,萧沉鱼面如土色,全身不停颤抖,几乎
站都站不稳。

  她终于发现,毕婵娟说她练的是花拳绣腿的评价确实没错,当真正面对枪口
时,她完全被恐惧压倒,失去了对抗的勇气,大脑中一片空白,苦练两年的格斗
功夫一招都想不起来。

  粗鲁汉子举手一拦,用泰语大声说了几句,萧沉鱼勉强听懂他说的是:「这
两个人可以带走当人质。」

  粗鲁汉子走到萧沉鱼面前,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回头对两个同伙笑着说:
「这个女人年纪有点大,但还挺漂亮啊。」

  那两个蒙面人也笑了起来,走向萧沉鱼,萧沉鱼吓得全身发抖,连声叫道: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忽然一个冷峻的声音从那几个蒙面人身后传来:「别动,把手举起来,否则
我开枪了。」

  只见威猜不知什么时候捡起来那两个警察扔在地上的一把左轮手枪,对准了
蒙面人。

  这一下起变仓促,粗鲁汉子和蒙面人也措不及防,HK33E步枪背在身后,
此时也来不及出枪,只能按照威猜的要求,将手举起,慢慢退后。

  威猜向萧沉鱼使个眼色,「萧教授,快把手铐打开。」萧沉鱼勉强爬起来,
从地上捡起手铐钥匙,由于害怕、激动,她的手不断颤抖,而给自己戴的手铐开
锁姿势又特别别扭,对不准手铐的钥匙孔,用了好几次才将手铐打开。

  威猜又让萧沉鱼到他身边,将他手上的手铐也打开。护着萧沉鱼一直退到那
辆SUV旁边,让萧沉鱼上了车,启动车辆,挂上挡,他自己一手持枪对准那两
个蒙面人和粗鲁汉子,一手拉开车门,忽然钻进车里,已经挂好档的SUV咆哮
着冲了出去。跟着只听身后响起哒哒哒的枪声,萧沉鱼惊声尖叫,缩在副驾驶位
上,威猜把住方向盘,一轰油门,车子速度越来越快。

  蒙面人持着HK33E步枪,朝天鸣枪扫射,直到打完一梭子子弹才停下来,
笑得弯下腰。其中一个一把拉下面罩,正是昨天那个向威猜汇报的年轻人梅卡。

  他边笑边对粗鲁汉子竖起大拇指:「播诺,你的演技越来越好了。」

  粗鲁汉子播诺咧嘴一笑:「陪少爷演了这么多戏,练出来了。」

  另外一个蒙面人诺瓦走到警用闷罐囚车后面喊了两句,那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从地上爬起,原先躺在驾驶座上的司机也跳下车,笑嘻嘻的走向他们。

  梅卡双手合十,向他们致礼,然后掏出三个信封,分给他们:「多谢各位警
官,替我向农帕警长问好,回头我再专门去感谢他。」

  那三个警察喜笑颜开,和三人道别后,开车离去。

  梅卡、播诺还有诺瓦走到路边坐下,梅卡拿出手机,呼叫搭档开车来接。诺
瓦点了根烟分给播诺,笑着说:「少爷真是花样多,今天是要和那个熟女玩什么
游戏?」

  播诺笑道:「英雄救美,共同历险,野外激情吧。」

  诺瓦哈哈大笑:「少爷真能玩,不过为啥他就那么喜欢年龄大的女人呢,那
么多年轻漂亮的小妹都看不上。」

  播诺耸耸肩:「你自己去问他啊,不过你别说,这个熟女真是很漂亮很有气
质,身材也很好。」

  诺瓦露出一个「大家都懂」的笑容:「那少爷能顺利搞定吗?」

  梅卡打完电话,过来点了根烟:「放心,少爷肯定能搞定的。不过少爷可不
光是为了上她,这个熟女阿姨是个很优秀的化学专家,少爷是想让她为咱们效力,
要的是她的心。」

  播诺半躺在路边草地上,看着天空:「那咱们就祝少爷好运吧。」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千亿体育_千亿体育官网_千亿APP_千亿体育平台(www.qytygw.com)会员自助返水最高28888元,千亿宝贝等你撩
球盟会-球盟会官网-球盟会体育是亚洲老牌娱乐平台(www.qmhtyw.com)最好足球投注平台,开户送88元,美女宝贝空降!
龙8国际-龙8国际官网-龙八国际娱乐官网-龙八国际娱乐下载(www.l8gjw.com)全球最佳老虎机平台,每日存款送3888元!
乐虎国际-乐虎国际官网-乐虎棋牌游戏官网-乐虎体育app下载(www.lhgjgw.com)真人百家乐连赢,最高88888,让您喜上加喜!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投名状之无间行者】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