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劫】(96)

一夜情 夏日小说网 63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红尘劫】(96)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xingxing209
2021/7/14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7680

                九十六

  十天后,我回到了X市。

  「宝贝,我回来了,你在哪呢?」我拨通了慕思的电话。

  「还能在哪,在家无聊呢。」

  「那我来找你。」挂完电话,我就直接去了她家。

  「咦,宝贝,你这是干啥……」进了她家后,我看见茶几上有一份协议。

  「嗯,我刚想和你说呢,我打算和这家公司签约,他们挺欣赏我的舞艺的。」

  「啊!之前不是说好让你哪也别去的嘛,你不怕再被郭哥他们找麻烦啊?」

  「怕,但是……相比之下,有些人更可怕……」慕思浑身一颤,应该是想起
来之前被组织抓走调教的可怕往事。

  「啥意思?」我假装问道,不问显得我有问题,问才是正常的嘛。

  「没,没什么。」她摆了摆手。

  见她否认,我也就顺势停止了追问。

  「好,宝贝,那咱们说好了哦,有啥麻烦要和我说哦」我勾了勾她的手指,
表示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嗯。」她点了点头。

  ……

  现在慕思的负面新闻还在网上散播着,居然有公司愿意和她签约?我左思右
想觉得不大对劲,不断的想起曾经慕思她们被骗的旧事。

  「军师,查查这家公司的底细。」我回家后将公司名称发给了他。

  第二天,就有了回信。

  「京都的公司,熊家?郭哥?」我看了军师给我的回信,想起那天熊公子似
乎对郭哥交代了点什么,喃喃自语道。

  「肯定有问题,直觉告诉我。」我很快下了决定,不能让历史悲剧重演。

  但怎么处理好呢?慕慕现在隐姓埋名是肯定没戏了,要是等目前这波热潮褪
去,可能他们又要把她悄无声息的抓走了,目前没抓是忌惮热度还在,人突然消
失了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嘛,看来,得让慕慕一直红下去才行,这也是为
啥慕思她和家里人商量过后愿意出道的原因。那么,他们签约她的原因一定是想
等热度过去以后,将她雪藏起来,慢慢等没人关注了,就……

  「好毒的计策啊,」我感叹了一声,「那么看来我只能亲自出马了。是时候
打响自己的招牌了。」

  这时,一条信息发来,我一看,是我手下发来的,前几天我不在X市时,一
直让他们负责照看慕思的安全。

  他们告诉我说,慕思这几天除了去过一个别墅外,就只去过那家签约公司,
而那家公司已经开始替慕慕挽回名誉,甚至有警方「逮捕」了涉嫌诽谤慕思的造
谣者,所以,慕思的风评突变,甚至有好事的外媒,将慕思评为东方最性感美女。
有了这一系列操作之后,再加上慕思本身姣好的面容,凹凸有致的身材,使得她
频频占据热搜头条位置,风头一时无两,直逼一线明星……

  「嗯?」听完这些汇报,我有点吃不准了,难道不是打算把她像以前那样抓
起来?替她挽回名誉可以理解,毕竟是签约艺人,不做点什么说不过去,有损他
们公司口碑。但现在这样子,似乎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要把她给捧红啊。这到
底是为啥呢?

  「明星俱乐部?」在我苦苦思考之时,突然脑海里想起这几个字,「这就对
了,把慕思打造成明星,不就是为了明星俱乐部嘛。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最终都
要落实到这事上。」

  「看来他们的档次提高了啊,之前都是岛上的女奴,虽然说调教完美,很听
话,技术啥的也好,但身份太低下了,只能赚赚钱。现在,摇身一变,变成女明
星了,档次啥的就上来了,不过,他们费这么大劲,到底想要干啥呢?」

  「那个别墅是怎么回事?」我又向他们打去了电话,问道。

  「应该和签约公司没啥关系,在签约前,就去了,周末去的,会在里面待上
几小时。」

  「就她一人吗?没其他人?」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我们在她离开以后,又守候了三天,都没见人出来,
而后我们又调查了电表水表,得出结论,在她走后,别墅里应该没人。」

  「难道她是一个人在那别墅里?去那别墅干啥?」我没想通,又问道:「那
别墅是谁的总查得到吧?」

  「查了,户主是……是……」

  「是谁?」

  「就是嫂子她妈……」

  「啥?你说别墅是我岳母的?」这下我更晕了,岳母压根就没钱,当初家里
需要钱时,还是慕思卖处筹钱的,怎么可能有别墅呢?

  「行,我知道了,继续监控吧,我先捋一捋,我有点晕。」说完,我挂断了
电话。

  我走到阳台上,点燃一支烟,细细思考起来。

  岳母没钱,别墅却是她名下的,应该是岳母亲近的人,除了慕思,思莹,就
是心心这个表妹一家了,但她们都买不起别墅。那么剩下的可能就只有叔叔了,
起码在我的认知范围内,就只有他了,除非岳母还有其他更亲近的人是我不知道
的。

  记得以前俱乐部第一次被端掉前,在慕思接客的那房间里,贴了慕思从小到
大的各种美照,很多是慕思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拍下来的,可见照片一定是
和慕思很亲近的人拍的,以至于慕思都没察觉。

  但是,如果是叔叔干的,那就有可能和组织是一伙的,但要是一伙的,慕思
现在不应该是早就被抓回去了吗?难道是为了把慕思培养成明星提高身价?那也
不对啊,因为完全可以在抓住慕思的情况下,强迫她出道,将她培养成明星,不
用像现在这样处于放生状态。

  要么,慕思去别墅是有其他原因,和组织没啥关联,而只是和岳母或者说和
叔叔有啥关系,这样,叔叔就不是组织的成员,所以慕思才没被抓回来。这样就
能解释通了,但这么一来,慕思小时候的照片是哪来的?慕思确认过那是她本人
而非思莹,并且现在慕思去别墅干啥呢?我觉得我越想越迷糊,感觉互相矛盾,
理不清头绪,算了,反正现在除了慕思本人,其他人我都不会完全信任,走一步
看一步吧。

  ……

  另一边,郭哥拨通了熊公子的电话。

  「熊公子,一切都按您吩咐的进行,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就会彻底的大红大
紫了。」郭哥小心翼翼的捂着话筒轻声说着。

  「干得好,过几天,等周末,带你去那里玩下,想必你一定期盼了很久了吧
。」

  「真的嘛?太好了,多谢公子。」

  「本公子赏罚分明,你办得好,有奖;但要是办砸了,你懂的……」他话锋
一转,颇为严厉的说道,「此妞关乎到我是否能顺利继承家业,切记,不可出乱
子!!」

  「是是,小的明白。」

  「周末有车来接你。就这样,挂了。」

  ……

  「老大,查到那姓郭的下落了。」第二天,我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好,走,去会会他。」我带上几个兄弟找到了他的住址,「砰砰砰」的踢
起了门。

  「谁?哪个小兔崽子,不知道老子正在睡觉嘛!」正在做美梦的他被惊醒,
朝门口骂了一声。

  连续几下「砰」的声音后,房门被我们踢开,冲了进去。

  几个手下刷的冲到他面前,将他抓了过来。

  「你就是郭哥?」我大量了下,问道。

  「哪,哪敢,您才是哥,叫我小郭就行了。」他看形势不对,赶紧服软。

  「呵呵,还挺会做人的嘛。」我打趣道,「希望你接下来都能很好的配合我
们。」

  「是,是,是,小的,一定知无不言。」

  「那你说说,最近你干了啥坏事没有?」

  「最近?没,没有啊。大哥,您是不是弄错了?」他想了许久,觉得自己最
近都在忙着慕思的事,压根没做过其他什么事啊。

  「没弄错,看来你不老实。算了,我直接问你吧,为啥把塔米的比基尼照发
到网上去?还添油加醋的污蔑造谣?」

  「啊?」他先被惊到了,但很快恢复了镇定,「这是真的。」

  「胡说八道!」给我揍他,我给手下使了个眼色。

  「哎,哎,别打,哎呦,别,别打。我,我说的,是,是真的。」他被揍得
惨叫,却依然说这是真的,让我感觉很诧异。

  「停,」我走到他面前,「那你到是说说,你怎么证明这是真的?」

  「那,那有照片,还,还有视频。」他一边哀嚎一边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照片就不能是PS的?视频就不能是剪辑的?」

  「都,都是真的,若,若有一丝假的,我,我随你处置。」

  我拿起照片看了看,确实是慕思,除了慕思说的比基尼照外,还有她手上拿
着这些比基尼却全身一丝不挂的照片,「如果慕思没骗我的话,这既然不是她拍
的,那就只能是思莹的吧,她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我想起了在岛上她和慕思是
一起失踪的。

  「大,大哥?」郭哥见我望着照片发呆,小心翼翼的喊了我一声。

  「嗯?」我回过神,看向他。

  「您看,这是不是真的嘛。」

  「真你个头!」我怒骂了一声。

  「可是……」他还想争辩。

  「别可是了,我还有话要问你。」我搬了张椅子坐他面前,「这是谁授意的
?」

  「没,没人,我,我自己做的,我看上她了,想泡她,她没答应,只好搞臭
她了。」

  「是吗?看来你是不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了。」我又摸出随身携带的一把
小刀比划起来。

  「真,真的。大哥,我没骗你。」

  「记得手脚干净点,」我起身拍了拍手下的肩膀,将刀递给了他,说道。手
下接过刀,开始拖着他的身子往里面走去。

  「啊,你,你们想干什么。这,这是犯法的。杀,杀人偿命。」他急忙大喊
大叫道。

  「烦死了,塞住他的嘴。」我走到半路回头和手下交代了下。

  「大,大哥,别,别杀我。有,有事好商量。」

  「哼!有得商量吗?问你个话,你都诓骗我,这就是你的诚意?」我厉声质
问道,「你不用说了,我去问别人也一样。再见。」

  「别,大,大哥,我我,什么都说,真的什么都说。」他奋力挣扎着,满满
的求生欲。

  「真的?」我停下脚步,问道,「那你说说看,我看你的诚意如何。事先提
醒你,我知道很多内情,所以,要是再发现你敢骗我一个字,今天必杀你。」

  「是,是,绝不骗大哥。」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惊魂未定。

  「我还等着听呢。」我不耐烦的说道。

  「是……是,这个事,是别人指使我这么干的,照片有一部分是他给我的,
就是全裸的那些。至于为啥要这么干,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是看上她了
吧。」

  「是谁指使你的?说!」

  「这,这我不敢说啊,大哥,说,说了,我会死的。」他哭丧着脸哀求道,
「而,而且,他势力很大,就,就算大哥你知道了,也拿他没办法。我为大哥您
着想,还是带着您的妹子离开这里吧。不然,要是妹子被抓进那个地方,那可就
惨了。」

  「呵,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吗?我为啥要离开,别人怕姓熊的,我
可不怕他!」

  「您,您知道……」他一副惊呆了的模样,不敢信我知道是谁,还敢惹他们。

  「我知道的永远比你想象的多的多,让你自己说,是想给你机会,将功赎罪,
可懂?不然,等俺上峰知晓一切,实施雷霆打击之时,就是你们的末日。」我故
意吹了波牛,免得他自恃有人撑腰而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他
以为我背后的人势力强于他的熊公子,终于彻底的开始坦白一切。

  在知道他周末要去那个地方玩时,我眼睛一亮,心生一计。

  「你是不是第二次去那里?那里有人认识你吗?」我问道。

  「是第二次去,上次去的时候玩了一个美女,一直还想再玩。去那里的人都
是大佬,我这种小喽喽能认识谁嘛。」他回答道。

  「好了。把他带走。」我又询问了些关于那个地方的问题后,对手下说道。

  「啊,不是说,放了我吗?」

  「放心,只是带你去关押而已,只要你听话,我保证你没事。」我拍了拍他
的肩膀。

  之后,我让人找来一张和郭哥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周末就由我替你去吧。
反正也没人认识你,我也只是去看看而已,应该没问题。」就这样,等到了周末。

  「你就是少爷说的小郭吧?」周末那天,来了一个人,问道。

  「是我,您,怎么称呼?」我笑脸相迎,装出一副下人的姿态,问道。

  「叫我林管家就行了。你可以走了嘛?」

  「可以,可以。林管家请。」

  就这样,我跟着他上了车,过了比较长时间后,来到了郭哥所谓的「那个地
方。」途中还给我遮眼了,说这是规矩,防止外人查到这里。

  下车后,依然没解开我的遮眼布条,他带着我摸索着前进了一段路后,才说
道:「可以解开了。」

  摘下布条,我发现我已经进入其中,林管家带着我往里面走去,经过一条长
长的甬道朝地下走去,「又是藏在地下?」我不免想起了以前第一个被端掉的俱
乐部也是在地下。

  一会儿,来到一扇大门前,只见他取出一张金属卡片,在大门上扫描了下,
而后,大门自动开了。他又带着我走进一间大楼内,来到了二楼一处包厢,而后
转过头笑着对我说道:「美人已经在里面了,请慢用,明天见、」

  我点了点头,不忘感谢一番,在他走后,推门而入。

  果然,里面的大床上躺着一位美女,全身赤裸,手脚呈大字型分开绑在床的
四角,头上戴着一个头罩遮住了整张脸,只露出鼻子和嘴巴,口中还被塞了一块
布,听到门口的动静,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挣扎着。

  我取下她口中塞着的布,打算听听她的声音好听不。

  刚取下,就听见她开口哀求道:「郭,郭哥吗?求,求你轻点,别像上次那
样。」

  「看来上次被搞得很惨啊,这妞。」我看着这白白净净的躯体,奶子大小适
中,比慕思的小一点,但也够用了。

  我情不自禁的将脸凑到她的胸前轻轻嗅了一口,「好香。」我忍不住赞叹道。

  接着,我托起她纤细的腰身,将丰满的雪臀也抓在手中,四处游荡抚摸着她
肉感十足的极品身段,成熟敏感的肉体在我的挑逗下很快就有了反应,身体变得
酥软起来,不论如何扭动自己的蜂腰翘臀都逃不出我的玩弄。

  经历过充分条件开发并且享受过极致高潮的女人,不管内心多么抗拒,只要
和异性有了肉体接触,就无法抗拒内心的欲望。没过多久,她就开始有了感觉,
呼吸急促,身体发热,胸前那对玉峰起伏不断,嘴里发出阵阵呻吟。

  当我用手夹住她的一只乳头拧动的时候,她忍不住发出「嗯哈。。。」的呻
吟,体内春心迅速荡漾开来,慢慢的全身肌肤都变成了淡粉色,胸前的双乳傲然
挺立着,两颗蓓蕾也兴奋的向上凸起。

  我忍不住附身下去,用嘴轻咬她的两颗乳头,接着一并含到嘴里,同时也向
她的下体探去,撩拨着她阴阜上的柔软毛发。

  「好湿,原来你早就想要了。」很快,我就发现了她下体已经渐渐湿润了。

  于是,我分开她修长白皙的双腿,将长枪顶在她的桃花源外来回蹭弄,让她
数次忍不住自己主动抬起肉臀,想将肉棒吸进洞内。

  「快,快进来啊。」她忍不住轻声的哀求道。

  「美人,我来了。」在数次我的调戏和她的哀求之后,我低沉的怒吼一声,
提枪上马,一口气插进了那湿滑的嫩穴之中。

  随着我九浅一深的抽插,她渐渐的沉迷在肉欲的海洋中,颤抖着的身体彰显
出她越发高涨的情欲。她感觉自己要被燃烧了一样,需要尽快的发泄出来,只见
她扭动着腰肢,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口中不停的喊着:「我要,我要……」

  见她如此媚态,我当即决定狠狠的干她一番,于是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在我
持续猛烈的冲击下,她渐渐失去了意识,只剩下肉欲的本能,我感觉到她的小穴
正一张一合的努力吸吮着我的龟头,「好爽,」我忍不住感叹道。

  她觉得自己都快疯了,无法抵御这种超级舒爽的快感,一波波麻痒的刺激传
入身体,胸前挺拔的玉峰也随着急促的呼吸而不断起伏,整个娇躯也更大幅度的
扭动,嘴里哼着浪荡的气息,去追求她想要的极致的快感。

  看着她发情的举动,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怒吼,将肉棒抽插得更加快速而猛
烈,同时双手抓住她的左右乳房分别把玩着。

  在不断的刺激下,她完全失控了,小穴咬得更紧更湿,乳头更加充血挺立,
陶醉在性欲的海洋中,

  我忽浅忽深,忽快忽慢,插得她娇喘连连,死去活来,用力揉捏着她饱满的
双乳,用力拍打着她白嫩的臀肉。

  「啊……啊……」在一声高亢的叫声过后,她达到了顶峰,从小穴深处喷出
了一股股阴精,浇灌在我还未喷射的龟头上,让我也很快忍不住喷射出去,将大
量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宫内。

  她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回味刚才的感觉。

  我也躺在她边上休息了会儿,才转身望向刚才在我怀里辗转承欢的美人,想
一睹她的芳容。不得不说,这里的妹子如果都是这种档次以上的话,就和之前岛
上的成色差不多了,应该就是他们新的据点,不知道思莹,蓓蓓,还有心心在不
在这里。我希望她们不在这里,不然,以这位妹子的经历看,过去这么久了,我
不敢想下去。

  正在我思虑万千的时候,她慢慢的醒了过来,发现我还在,略显害怕,「你,
还在……」

  「嗯,明天才走呢。」我想起管家跟我说明天来接我。

  「求,求你,别,别弄了,让,让我休息会,不然就要被玩坏了。」她哭泣
着哀求道。

  「玩坏?怎么会?美人别说笑了,刚才你可是骚的很哦。」我调笑着,将手
再度攀上了她胴体,爱抚着。

  「真,真的不行了,呜呜呜……」

  她的模样引起了我的好奇,我决定仔细看看到底咋回事,于是,我打开了室
内最亮的灯(之前一直是处于半昏暗的状态,只能看个大概)。

  「哇靠,」我看到她上半身留有不少伤痕,看样子是鞭子抽打的结果,我抚
摸着这些伤痕,她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似乎是回忆起当时被鞭打的惨状。

  下半身也好不到哪去,私处红肿,可以想象应该是经历了连续高强度的性爱。

  「你……怎么弄成这样……」我问道。

  「他们弄的……不让我好好休息……」

  「你长得很美吗?不然怎么会连续操你操成这样。」我很好奇,伸手准备解
下她的头套,看看到底长啥样。

  随着头套的被解下,一张熟悉的美丽容颜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顿时惊呆了!

  「蓓蓓,」我心里默念着,「原来是你,那……这些伤痕是他们调教她的结
果吧,难道是对她敢于逃跑的惩罚?」

  「你长得很不错,不会是头牌吧?不然他们怎么这么喜欢操你?」我问道。

  「不是的,我是罪奴,最低档的,」她抽泣着回道。

  「靠,他们怎么能这样对蓓蓓呢?」我愤怒的不自主的握紧了拳头。

  「啊,别捏了。」她呻吟道,我一看,才发现原来我刚才正在摸奶,由于愤
怒而不自觉的捏痛了她。

  「对不起。」我向她道歉。

  「你比上次温柔,像是换了一个人。」

  「是吗?呵呵,你想多了。今晚你好好休息吧。要不先去洗个澡?」我解开
她的束缚,问道。

  「不必了,我太累了。」

  「那我帮你洗吧。」不顾她的反对,抱着她来到了浴室,芳香的沐浴露涂满
全身,温热的水花拍打着她饱受摧残的身体,我用毛巾细细擦拭着她全身肌肤,
抚摸着这些伤痕,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出她当时被虐的场景,内心更加愤怒,也不
知道思莹和心心咋样了……

  擦洗完她的上半身后,将她靠在浴缸壁上,自己坐在她两腿间,将她的双腿
抬高到我的肩膀上,这样,她的小穴毫无遮掩的面对着我,我小心翼翼的清洗着,
拿着花洒从平坦的小腹开始,蜿蜒的流水流过她的桃花源,同时用手指沾染了沐
浴乳,伸进她的穴中,进进出出的擦拭着。多次之后,她突然全身绷紧,阴道收
缩,夹住了我的手指。

  「我,控制不住……」她羞红了脸,解释道。

  「没事,我理解。放松……」之后,我又来回擦拭了几下,怕再引起她的生
理反应,匆匆的结束了对她的清洗。

  「好了,睡吧,做个好梦。」我将她放回床上,温柔的说道。

  她太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我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她还在熟睡,本想找机会套点话,怕影响她休息,就算了。等
到管家到来她依旧在熟睡中,被粗暴的吵醒,之后管家带着我和她来到了外面。

  我这才发现,这大厅门口竖着几根木桩,好几个妹子被束缚在上面,路过的
男人不时的摸下,捏下,引得她们一阵阵骚动。

  「这是?」我开口问道。

  「哦,小郭啊,她们这些都是罪奴,不定期的会被绑在这里接受每个路过的
客人的视奸和随意玩弄。」

  「上去。」说完,他就对着蓓蓓下达了指令,接受到指令的蓓蓓无奈的也和
其他妹子那样被束缚在木桩上,全身赤裸,四肢张开,向来往的众人展现自己全
部的隐私。

  「小郭,走吧。时间到了。」见我还在欣赏,管家提醒了我。

  「嗯,请林管家带路。」我无奈的离开了,心中想着「蓓蓓啊,坚持坚持吧,
我很快就会来救你的,还有思莹她们。」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红尘劫】(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