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后悔

情色武侠 夏日小说网 118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作者:soneoosone
2019/12/20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字数:5700

写在前面的话和重大决定:

前段时间停更,向大家道歉,我要说明一下,机缘巧合下我很幸运的遇到了一位指导人,,他是QD中文的一位小有名气的作者,为了保护隐私

我不能说他的名字,我非常幸运,因为这位大大看过我写的东西后,一针见血的指出我正在找自己的写作风格,这是我在没有透漏任何信息的

情况下,大大指出来的,所以不愧是人气作者,他们能一下说破你想要的东西,大大夸了我的作品,说我的纪实类第一视角风格应该要坚持下

去,而且点评了健身房和女球迷的一些部分,其中很多话都直入我的心坎,因此我现在要跟大家宣布一下我的重大决定:

现在开始,女球迷停更。2020年全年:内情系列,老婆托在健身房(补漏版)、娇妻是个女球迷(剧情微改动重置版)、妻子是航海员、影楼

兼职的未婚妻。所有文均采用最擅长的第一人称第一角度书写。

————————————————————
这一篇,是在大大指导下用第三人称写的,也就是正常小说常用的视角,这个月我尝试了好几种风格,最终还是确定会一直沿用第一人称视角,这篇就当试手啦,大家随便看看。

她后悔

张雅长得妩媚动人,婀娜多姿,她丈夫李浩英俊潇洒,魁梧挺拔。

李浩在企业上班,小白领一个,张雅则在当地有名的大酒店当客房服务员。

他们希望有一个儿子,儿子生下来了,他和她却离了婚。

张雅再也无法在这城市待下去了,只得去往一个偏僻小城,改头换面假装重新开始。

这都是张雅自己酿成的苦酒。一切从那时说起。

十二月的小城,寒风嗖嗖,几乎一夜之间那些法桐和杨树的叶子就一扫而光。

枯黄的叶子撒落街道,冬景黯然,这是自然界不可抗拒的规律。

但是这并不能让人,特别是爷们们就心灰意冷,尤其是那些马上就要升级当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的人。

二院产房的门外,双方的老人、亲戚都在,尤其是李浩按奈不住的兴奋和焦灼,不断向偶尔出来的护士问长问短,让医院走廊的人都注意到他的存

在。

不过没人嘲笑他,来到这个地方大家都变得友好,温情,他们知道这个小伙子要当爸爸了。

一上午已经过去,前面有两小伙陆续欢呼着跑走,就在李浩越来越着急时,一声啼哭从产房玻璃门里传来,他的心一下揪起来,他有预感,这回准

了,准是张雅生了,他们的孩子出生了。

李浩猛地扑向门口,临近又学着之前看到的几个男人的做法,谨慎的悄悄的推开一道缝隙。

“你好,请问十床生了吗?”

“十床?生了刚生!”

“男孩女孩?”

“男孩…”护士声调拉长,仿佛在揶揄李浩,都什么年代了还在乎性别。

李浩高兴的跳起来回头喊到

“男孩…妈,张雅生了个男孩。哈哈…”

随后李浩把眼睛扫视过整个走廊,那样子就是在向大家求表扬一样。

“十床生个小子?真棒…”

“管他小子闺女,大人孩子平安就好”

“就是,都一样亲啦”

“哈哈,恭喜啊,小伙子他爸妈,你们儿媳妇给你家立功啦。”

走廊李想起一片祝贺,新当爸爸的李浩急忙从旁边的包里掏出糖果,见人就发,边发边傻笑。

没过多久,玻璃门又被推开,张雅躺在手推车上被推了出来,家里人赶紧一拥而上,李浩更是一下抓住张雅的手。

“张雅,你感觉咋样?”

张雅却紧闭着眼,眼角和鼻头还挂着泪珠和汗水。

李浩万分心疼,他知道张雅的身子一定还疼,毕竟刚生完孩子,不再多言,一大帮子人推着车往病房去。

但是李浩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又抬头问旁边的护士。

“啥时候能见我儿子?”

“什么时候?到时候你就见到了!!”护士的语气有些怪,甚至有些嘲讽的意味,这让李浩一愣。

“那几斤重啊,健康吧?”

“几斤?谁知道啊,呵呵…”

护士此时的回答非常的冲,和白衣天使的形象完全相悖。李浩很困惑,他怎么得罪她们了?

家里人把张雅送到病房,李浩正在给她掖被角,刚才那个说话很冲的护士又进来了。语气冰冷的说

“哎,你,就是你,到我们科室主任办公室一趟。”

李浩一愣,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先前的兴奋和高兴竟一下消失无踪。

李浩走进办公室,一个40多岁的女大夫正等着他,女大夫先让他坐下,然后就开始细致的观察他,从头到脚看了好几遍,还在继续看,还频繁的翻检

他的眼皮,眼球。

正当李浩不知所措,心中那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大时,女大夫终于停下了,并带有一丝谨慎的语气开了口。

“你是…张雅的丈夫?合法的?”

李浩听到这个莫名的问题,一下不知所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

“是,我俩是领了证的,合法的。”

“你…你老家是哪的?”

“老家?老家就是这啊。”

“哦,咱都是当地老户,那你妻子张雅老家是哪?”

“她也是老户。”

“老户?”

女大夫的眼中突然出现些异样的神色。

“她家是…少数民?”

少数民族?李浩一愣,这是开玩笑嘛?于是就笑着回答女大夫。

“哪能,都是汉民。”

“汉民?”

女大夫的表情阴沉起来。

“你再寻思寻思,我刚才简略查过资料,咱这据记载明清那会来过二支外族,迁居过来的,或许…”

“她家不是少数民!这我还能不知道吗?身份证上都写着。”

李浩声音大了,语气变得不善,这女大夫什么毛病?一直暗示张雅是少数民。

“哦,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女大夫略带歉意的一笑,不过眼神里却露出一种让李浩看不懂的神色。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女大夫拿起一支笔,在手上左右摇摆,看似有些难为情,俩人沉默了近十分钟,女大夫终于有些艰难的开了口。

“你是什么文化程度?具体点。”

“二类本科。”

李浩耸耸肩,虽然不是一类,但是也是正儿八经本科学历,没什么丢人的。

女大夫听到李浩的回答,小小的舒了一口气。

“你,能不能好好想想,在你和你妻子的家族链里,有没有…基因隔代遗传,或者白化病现象?”

李浩突然心里一紧,他突然有些明白女大夫为何之前跟他说了这么多莫名的事,是不是…孩子身体有缺陷…

“大夫,你能不能告诉我…是不是孩子身体…”李浩的声音有些颤抖,以为是孩子不太正常,但是女大夫接下来的话,却把他打入无底深渊。

女大夫低下头,沉吟片刻,终于叹了一口气。

“从遗传学角度来说,这孩子很正常也很健康,不过…他是个白种人,金发碧眼,是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族群”

“啊!!!!!”

李浩猛地站起,眼睛猛然瞪大,近乎咆哮的喊出来。

“你说…张…张雅生了个…白人?”

………

几天后,本市一个新闻引起不小的关注,当地某酒店女服务员在医院生下个白人孩子,这个新闻很快便成了本市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并有越

演越烈之势,后来某酒店不得不专门在官网辟谣,此事无中生有纯属编造,此女服务员从未在本酒店就职。

此时,张雅和她的“白人儿子”躺在某偏僻小城一个农村亲戚家,丈夫李浩,她的公公婆婆,甚至连她自己的父母,姐妹都没有一个人陪着

她,她们实在没法见这个金发碧眼的“小外国人”,不光是她们,连那些想来医院申请抱养孩子的夫妻们,都拒绝领养这个孩子。

这是个真正的“杂种”啊,爹是哪国的都不知道的那种,这种身世谁也不想惹麻烦。

没办法,张雅只能带着这个“杂种”躲到了远亲家里。

望着有些积灰的天花板,张雅竭力的在回想着,这孩子究竟是谁的…

是那个矮个子、啤酒肚,喜欢舔她的屁眼,一趴在她身上就兴奋的嗷嗷叫,总喜欢让她撅起大腚,射在腚瓣上然后看精液顺着淌到屁眼上的变

态英国佬?

还是那个浑身长满黑毛的澳大利亚农场主?那个农场主劲真大,好几次,他拔出来屌来的时候,张雅看到他戴的避孕套都破了,那避孕套是国

外新产品,外面有刺疙瘩,感觉非常的刺激,那个农场主还说,张雅是亚洲女人,屄又小又紧,他为了她只带细刺的,在国外,他对那些女人

都是戴全粗刺的,那粗刺的激烈能把屄肏出血…但即使细刺的也让张雅欲仙欲死,却也可想而知这个农场主肏她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劲,因为避

孕套破了,精液肯定射进去了,事后张雅不得再补吃紧急避孕药。

也可能是东欧小国的那个兽医,他喜欢和她一起洗澡,而且不喜欢戴套也不愿意射在外面,每次都强按着张雅,一定要内喷,这个兽医经常吃

药,每次都要弄一两个小时,让张雅高潮数次,浑身瘫软,那药还能让男人射精的爆发劲增强,本来兽医的硬屌头就铆足劲顶着子宫,喷出的

精液像子弹一样打在子宫口上,甚至让张雅以为精液已经把子宫口打穿了,隐隐有些疼,但是这强烈的刺激感总是会让她再一次高潮,所以张

雅每次跟他,总是提前吃避孕药。

还有…唉,可惜,不是那几个日本、韩国人的种,否则一切就好办了,她会成为全家人的英雄,丈夫感激宠爱的对象。

不过想想也万幸,不是那些非洲留学生的…那些黑人实在太长太大了…张雅都不记得跟那些留学生时,昏过去多少次,又在被人架着肏的过程

中被肏醒…人生中的几次潮吹都是被这些黑人…甚至几次被干的实在不行了,竟然当场大小便失禁,屁眼里的屎都出来了,黢黑粗长的大屌还

在高频率的狂抽猛插…难怪几个姐妹告诉他,当年美国六十年代最先为黑人呐喊的其实是白种女人…

张雅眼神迷茫,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二年前,刚度完蜜月,她带着新婚幸福的家庭,带着丈夫的疼爱,又幸运的面试到当地那家知名的涉外酒店,工资待遇对于普通百姓家庭的生

活无疑是满足的。

二十四岁的张雅正是花苞初绽,少妇独有的特性让他比大部分女孩多了三分气质。她当然十分得意,然而没过多久,异常的压力变让张雅总是

谈谈的皱眉。

不如意的人和事常有,张雅也不例外。

第一个让她心理失衡的便是,楼层里的有些姐妹穿金戴银,古驰的包,香奈儿的衣服,就连一个简单的钥匙扣也是LV的,她上网查了下,每人

身上的配件低则六七千,高的甚至到四五万,她以为这些姑娘都是家庭优越,为此张雅第一次略感自卑,常常不敢去看那些小姐妹高扬的脖

颈。

第二个使她难堪的就是,她经常受到骚扰,一个加拿大佬在她送毛巾过去时,把毛茸茸的裆部露给她看,还有个小日本以请她送一壶茶为由,

在她进屋后突然抱住她,想揉她的奶子。气的她直接找到经理,但是经理的一番话语却让她困惑不已,以前只在新闻、网讯中才看到过的所谓

行业“潜规则”头一次在现实中听到了,张雅从经理的话中明白,原来酒店里是默许一些“服务员”存在的,为的就是服务那些想找“好

事”的客人。如果你不想,就直接明说,那些客人知道你并不是那一类“服务员”,自然就不会再动手动脚。当然她也可以选择辞职。

这两个事让张雅有些为难,甚至一度想过辞职,但是再想找如此好的一个工作并非易事,而且每每回到家与丈夫李浩相处时,又鬼使神差的不

提这些事。最可怕是,她的梦里越来越多的出现那些首饰,包包。

直到有天,张雅在楼层W型的阳台花园里,看到和她穿着一样服务员制服的女人,正把头埋在一个老外的大腿根处,不停的晃动,那个老外的手

在女人的背部,她的制服后拉链已经拉开,没有看到胸罩的背带,老外的手在光滑雪白的背部游走着,更后来,老外的手伸向跪爬的女人的裙

子,在张雅的视角这边,那女人是背对着张雅的,老外掀起裙子后的景象让张雅大吃一惊,因为她直接看到了光溜溜的大腚,腚瓣分开,屁眼

完全的露出在外,下面则是略有红黑色的屄洞,两个小阴唇有些长在外面耷拉着(张雅后来才知道,长期频繁、剧烈的性交,女性的小阴唇就

会变成这样),稀疏的屄毛分布在屄洞的四周。老外伸手扣进女人屄里。

张雅只看了二分钟便知道那是女人是几个有钱小姐妹中的张梦雪,又过了几分钟,随着老外几下明显的抖动,女人抬起了头,老外提上裤子就

溜了,张雅被场景震撼的不知所措,而张梦雪发现了她,拢了拢有些散乱的头发,有些窘迫的笑了笑,走了过来。

“给,关照着点…”

张梦雪掏出两张一百元,递给张雅,张雅推着她的手。瞪着她。

“钱我不要,你老实告诉我,那老外给了多少?”

“一千…”

“你…你就只给他吃屌?”

莉莉更窘迫的笑着。

“我就上来透透气,叫他撞上了,这又不是房间,他哪敢来玩大的?”

“走吧。”

张雅从后面帮张梦雪梳了两把头发,表面看似平静内心实则掀起波澜,她结合之前听到经理说的那些话,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小姐妹不是因

为家庭优越,而是用身体在赚钱。

然而又了这次的经历,再望着小姐妹们每天更换的衣服,收拾,包包,终于几个月后,张雅动摇了。

她已经忘记是具体哪一天了,张雅终于走进了一个韩商的房间,张雅只记得那第一次,她紧张,害怕,羞涩,难为情,甚至背叛丈夫的自厌感

曾一度想让她中途逃走,但是迷糊中那些首饰,名包,配件在眼前一闪而过。当她回过神来,只有自己光着腚躺在床上,卫生间里响起了洗澡

声,而床头柜上放着一摞红色大张,张雅抓过那些钱,放进自己包里,韩商洗完澡,又带着她去餐厅点了一桌海鲜….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张雅尝到甜头后,便彻底的放开了自己。想边嘬奶子边肏吗?想看制服诱惑脱衣舞?想去楼顶的花园玩刺激露出?只

有钱到位,悉听尊便…

而后那些曾经不敢看的小姐妹也都熟络了起来,张梦雪、赵婷婷、王璐、徐晓,她都见过她们的“服务对象”,有几次客人多有需求的群P也尽

情放纵,大家在外彼此心照不宣,经常在楼层间遇到挤挤眼,然后各去各的客人那…

这样的事常见,即使偶尔有正常服务员发现投诉给经理,而结果也总是没几天那个投诉的人就辞职了。

张雅的衣服、首饰、配饰越来越多起来,甚至在李浩不知道的一个银行账户里,已经存在二百多万,但心里却越发空虚起来,对李浩的愧疚感

也越来越大,李浩问她哪来这么多钱买的衣服,首饰,她总说老板发的,业绩奖金,效绩工资,张雅给丈夫李浩买了阿玛尼的腰带,迪奥的钱

包,让他出去倍有面,一派成功人士的样子。每天回家都要捧着李浩的头,在嘴上啃的吧嗒吧嗒的响,晚上又撒上上千美金价格的香水,娇滴

滴的喊他来床上“坐坐”。

但这一切毕竟太不自然了,以前李浩对她的身体爱抚和抽插会让她产生心里的甜蜜和做女人的幸福感,他们的动作也配合的非常默契,肉体和

灵魂的交融让她如春分拂面,可现在,她的神态却变得淫荡又做作,为了掩饰自己对李浩的不贞,也为了掩饰自己因为过多强烈剧烈性交和变

态玩法造成的性反应迟缓和不敏感,更是为了掩饰那么多根比丈夫李浩粗长的多的多的屌抽插后,李浩的尺寸已经满足不了她的失落,张雅不

得不像个真正街头卖淫的妓女一样,在几乎没有感觉,高潮远远没到来的时候,便装出性奋、激烈的呻吟、叫喊、身体抽搐,骗的可怜的丈夫

李浩激动的在她白天刚吃过别人精液的嘴唇上留下一串串热吻。

“我们生个孩子吧,生个和你一样漂亮的孩子。”

每当这时,李浩便动情的在她耳边呢喃起来。

张雅心里愧疚难耐,听到李浩的话,觉得这时她补偿他的机会,觉得这样就能让自己的负罪感减轻,有个孩子或许就能放下负担。

“我也想要孩子,我和你的结果…”张雅可以加重结果两字,在李浩还趴在她身上,努力尽力的抽送却没什么感觉的撞击下,她絮絮的憧憬着

家里有了个孩子后的温馨,这让张雅的充满愧疚的心暂时宁静了一些。

几个月后,张雅故作神秘的拉着李浩的手,放在她性味十足的肚脐之下,说:

“你摸摸看,你摸摸,有啦…我有啦…”

只是她不知道她有的竟是一个“苦果”,为了要个孩子,张雅不再吃避孕药,所以当她在酒店“服务”时,都坚持让那些外国佬带上避孕套,

她以为这样回家后李浩的内射就可以结出一个“果子“”只是张雅不知道,频繁的性交,再加上她被那些巨大尺寸的大屌抽插到失神、翻白

眼,甚至昏过去,有多少避孕套被插破,甚至有些外国佬看她失神就偷偷摘下避孕套,所以总有不知是谁的精液会进入她的子宫。

唉…要是那个韩商或者那个小日本的“种”就好了,张雅再次想到这个问题,回过神来,自己还在这个偏僻的小院里。

李浩快递来的离婚申请她已经看了十几遍,每看一次,张雅就哭一次,无奈,最后她只得在上面签了字。

望着孩子,张雅决定开始新的生活,那个李浩不知道的银行卡里,已经有四百多万,只不过想到这些钱,张雅禁不住又起泪如雨下…

她很后悔…

————————————————————-
有人转载我不反对,但是请别指责,尤其是说风格抄袭的我都觉得好笑,第一人称第一角度不是我原创,早就有前辈在写,但是近几年比较少,

我不是自夸的说,18年开始我算是色文界里极其少数把第一人称第一角度写法重新捡起来的人,我不知道大家经常看文的注意到没有在我出那

两篇内情系列之前几乎看不到第一人称第一视角写法了,当我写到女球迷第三章的时候,这个时间段上大家可以看看出现多少第一人称的写法

的文章,所以不是我卖弄,这真是巧合吗?我写之前没几篇这种写法,我写了内情系列后,一下冒出这么多这类写法的文章,还有人说我抄袭

所以我不知道是有人故意想诋毁我还是怎么,哈哈哈,而且我只有这一个号,我从来不屑于弄小号给自己文章增加回复,相比有些文下面出现

小号用作者的语气在说话那种情况(应该是没注意账号切换),我觉得我做的够好了。

最后感谢大家的支持,2020年我们更加精彩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她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