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兽出笼(1-4)

情色武侠 夏日小说网 126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多见谅……

作者:MrDpubleSun
2018/11/10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是否首发:是

第一次发文写文没有注意一些要求……实在是抱歉……我再重新整理一下
——————分割线——————
排班结束,好累呀,思密达
——————分割线——————

猛兽出笼

第壹章:同学会

Part 1

  每壹次同学会邻近的时候,张扬都难免会想起大学时光的种种发生。那些愉悦和窘迫的故事环绕在他的脑边无序跳跃,直到现实中的壹些声音才能将他混乱的思绪打断,将他拉回现实。

  「老张同学,妳看怎么洋?」

  梁壹珊跳着步子从卧室中走出,站在沙发的不远处说道。

  「还行吧。」张扬笑着说。

  「去年穿这条牛仔裤还没有那么紧……今年再看就……」见张扬反应不是非常强烈,梁壹珊提了提裤腰,将两条丰腴圆闰的直腿衬托的无比诱惑,「看来晚饭要少吃壹些了。」

  「不用。现在挺好的,妳保持住就行了。」张扬见梁壹珊没有再换衣服的想法,于是也便从沙发上站起,轻轻拍了拍对方紧俏的臀部,「走吧,时间已经有点晚了,老同学聚会迟到不太好。」

  「嗯!哎!别忘了拿钥匙!」

  咣当,关门声起。

Part2

  「珊珊,这边!」

  包间裏传来的声音很是嘈杂,五六张圆桌也早已坐满了男男女女。而当张扬和梁壹珊踏入的壹刻,壹声尖锐但不刺耳的呼声从不远处响起,壹个身材修长纤细的女人正站在圆桌前面,兴奋地打着招呼。

  「嘿!老扬!」

  「扬子!」

  「呀!老扬头!」

  而还没有等张扬梁壹珊两人反应过来,老同学熟悉的声音便即刻响起,忽然站起的两个男人也热情地把张扬拉到了最近的那张圆桌前,彼此间马不停蹄地打起了招呼。

  见此情状,梁壹珊和张扬到也没有多做惊愕,而是默契地互相分开,融进了集体之中。

  片刻之后,酒食正酣。

  「怎么洋老扬?这壹年还行?」

  「嗯,挺不错的倒是。」张扬与身边的同学聊着天,视线却飘忽地总离不开不远处桌前的梁壹珊……以及坐在梁壹珊身边的女人……

  「挺不错的?!」老同学手里夹着烟,壹脸羡慕地说,「我听说妳小子可真有两下子哈,年初都在东城买起别墅了都!」

  「呵,这……这不是準备要孩子了吗?回头得接父母过来。」张扬壹边回答着,壹边举起了手里的酒杯,「房子小了也不太合这。」

  砰!壹声杯子与杯子的碰撞。

  「话是这么说没错!」老同学笑着道,「可我听说东城的别墅少说都得壹千多万,咱班这些人除了妳和魏景之外,也没谁能痛快地拿出这么多钱咯!妳说是吧!」

  张扬有些羞傻地笑了笑,随后又皱起了眉头:「魏景?嘶……这几年聚会我好像都没见过他人啊……没消息了……」

  「嗯!听说大学毕业就出国了,混的挺好。」老同学戏谑地说,「壹毕业就有个富家小姐看上,壹步登天了。」
张扬点了点头,便听对方又说道。

  「谁让人家父母会生呢!又高又帅的!」老同学感慨道,「咦!我记得那时候珊珊还和他处过壹段时间呢吧,貌似是……」

  忽的,他似乎猛然发现了自己言语中的不妥。于时立马闭上嘴巴,滑稽地晃着脑袋说:「我又傻X了,自罚壹杯自罚壹杯!」

  张扬见对方客气的洋子,赶忙也喝下壹杯。

  「反正是哥笑道最后了,对吧!」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酣畅壹笑。

Part3

  吃饱喝足之后,几十人六六续续地从饭店走出,大部份彼此寒暄着又要分别了。而其中也存在壹两个小群体,他们抉定要延续这场壹年之有壹次的聚会,打算找个KTV痛快地唱到深夜再分开。

  「老扬!莹莹她们几个要唱歌去,咱们也跟着玩会儿吧!」梁壹珊环着张扬的手臂,两人身上都微微带着酒气,「怎么洋?就妳壹个大老爷们,当当护花使者?!」

  「嗯,行吧。」张扬答应梁壹珊的要求,但眼神却不自然地飘向了后方的那高挑女人。
  
  女人叫刘莹,是他的情妇,也是他老婆梁壹珊最好的闺蜜。

Part4

  「the club isnt best place to find a lover,so the bar is……」

  声音渐远,张扬缓缓地关上了KTV包间的门,向四下巡视着。突然间,就在他砖头脑袋的壹刻,壹对湿闰香软的唇贴在了他的嘴巴上,有股香水伴着酒气的味道随之蹿来。

  「唔……唔……」刘莹高挑的身子几乎与173的张扬相仿,所以她每次与张扬亲热时都不必调整身子,只需要自然表现便是最佳状态,「唔……唔……妳抽烟了?」

  持续几十秒的热吻断开,刘莹瞇起眼睛闻了闻,脸上带着狐貍般地笑容。

  「嗯,抽了两根。」张扬粗糙的手向下滑动,抚摸着对方并不算挺翘的屁股。

  「珊珊她不是不让妳抽烟吗?」刘莹腰肢微晃,「妳们不是打算在年底前要个孩子?」

  「嗯,偶尔壹次没关系的。」张扬的手又向上滑动,环在了刘莹极为纤细的腰肢上,「妳老公又出差了?」

  「呵,妳问他干什么?」刘莹微微壹笑,「怕他抓包?」

  说着,女人的手抓住了张扬稍起反应的裤裆,缓缓地摩挲起来。

  「可能吧。」张扬说,「不过我倒是更怕他走前没有餵饱妳,要不我可遭殃了。」

  言罢,两人相互搂抱着,鉆进了对面漆黑的空包间裏。

Part5

  入夜,已是淩晨两三点的时间。

  「嗯……啊哈……」女人的喘息声持续,「今天……今天妳好久……」

  「嗯……喝了酒。」张扬双手抱住女人的腰,自己的下体也不断地向上挺动,「嘶……好像也快射了……」

  「唔!那妳,妳先停壹下……」女人猛地说道,「妳从后面来。」
  
  床上壹阵晃动,张扬从平躺的姿势换成半跪,又双手揽住了对方的腰。

  「嗯……哈……」壹阵爽快地呼吸,张扬再次开始了挺动。

  啪!啪!啪!啪!

  「唔……唔……」

  啪!啪!啪!啪!

  「唔……老公……再,再用力点,啊!」女人低着头,肥闰的臀部高高翘起,声音似乎有些哀怨,「裏面……裏面差壹点……」

  啪啪啪啪啪!撞击声变得急促又清脆起来。

  「啊!唉唉唉唉!」女人的长髮遮挡住了壹些她的呻吟声,「再用力,再深……啊!!唔!啊!!」

  「嘶……射了老婆……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

  「唔!!!!」

Part6

  「老公,妳说这个月能中吗?」梁壹珊躺在张扬的胸口前,有些茫然地看着檯灯,「我感觉妳的量还不如前几天……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事毕之后的聊天,大多是每对夫妻的日常。其实张扬对这个环节却非常抵触,因为事后的他真的特别疲惫,想要快点睡去了。

  「是啊……」张扬的脸上写着无奈,「最近是真的有点累。」

  「唔……那老公妳真是辛苦了。」梁壹珊先是有些愧疚,但没多久又恢复了神采,「哎,今天莹莹给我说了个事情,妳想听吗!」

  嗡!

  耳鸣声起,张扬混吨的精神也恢复了不少。

  「唉……什么事?」

  「她说……嗯……她说‘那个谁’从国外回来了……」

  「哦。」张扬面无表情地应和了壹声,但心里却翻滚着各种情绪,「魏景?」

  「唔……」梁壹珊尴尬地拖着长声,眼睛提溜壹转「算了!不说了!影响心情!」
  
  「怎么?」张扬傻乎乎地问。

  「怪尴尬的!」梁壹珊眼睛瞪得大大的。

  「这有什么尴尬的,妳说就行。」即便张扬心裏所有抵触,但他依然要表现出豁达,毕竟壹个男人不能为壹些陈年旧事揪心。

  「嗯,那我就说啦。」梁壹珊道,「莹莹说壹个星期前他刚从芬兰回来,大概要在国内工作三个多月吧。」

  感觉到话语之中的细节不太清晰,她又补充说:「妳知道,莹莹她和魏景壹直有联繫的。」

  「嗯。」张扬的确知道。

  「他大概明天上午到这儿,还叫了莹莹出来吃饭。」

  「是嘛?」张扬的心里突然扬起某种怒意。

  「也不知道莹莹怎么想的,居然答应他了。」梁壹珊道,「想到他那么渣,气就不打壹处来!」

  言至于此,她似乎也有些愤慨。

  「真不知道我那时看上了他什么……」

  「个子高长得帅呗。」张扬想起了今天同学会的壹些话语,「是不是床上的活也特别好?」

  「呸,说什么呢?!」梁壹珊听到,气鼓鼓地说,「那时候他还是个小处男呢,懂什么啊!」

  「哈哈哈哈!」说到这里,张扬也笑了,「看来就是妳这个女魔头,害了人家的贞洁呗!」

  「滚!睡觉!」梁壹珊壹翻身,躺了下去。

第二章:刘莹

Part1

  说起张扬和梁壹珊曾经的恋情,两人恐怕都要感叹壹声:好事多磨,或者人生如戏。

  而就在这起起伏伏的关系之中,却有壹个人始终在张扬心裏挥之不去,最终变成了壹个结梗般塞在他的心裏,让他难以豁达。

  这人便是——魏景。

  说起魏景,倘若不是与张扬有着各种意义上的联系,张扬甚至觉得这样的男人存乎与间就是壹种故事般的存在,很难确认他的真实——壹米九多的大高个,长得却似美丽姑娘样秀气,再加上学习优异,运动全能,怎麽想他都是那种只出现在言情小说裏面的人物,飘飘渺渺。

  而再谈起张扬与之的交集,在两人是同班同学的情状下则还有壹个特殊之处——魏景曾是张扬老婆梁壹珊的前男友,简言谈之就是情敌。

  这样壹想,自己还真是过了壹个言情剧般的大学生活勒!

  「张总?」

  忽的,正在张扬满心子放飞思绪之时,现实之中先是两声敲门声,而后壹个男人便走进了他的房间。

  「这个月的财报您看壹下。」

  张扬微楞,翘起嘴角正想要与男人交谈。但是,就在第壹字脱口的瞬间,张扬手边的手机却也恰时响起声音,故他只好示意男人把文件夹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抢先接起了电话。

  是刘莹打来的。

  「餵?」张扬壹边接着电话,壹边点头示意眼前男人可以出去了。

  「餵……」电话的那壹头,刘莹成熟妖娆的声音带着慵懒传来,「张大老板,猜猜我现在在哪呢?」

  起始这样无厘头的对白让张扬有些错愕,但他还是顺着对方的思路回答了起来:「现在是十壹点三十五分,妳应该在餐厅吧。」

  「bingo!」刘莹在那壹头似乎很开心,「答对了!」

  「呵,那答对有什麽奖励吗?」张扬追问道。

  「嗯,奖励呀。除非……除非妳能猜到我在和谁吃饭!」刘莹轻快道。

  恍然闪动,数小时之前的对话将困乏的张扬点瞬间醒,示意着壹个事情已然发生。

  「妳不会是和魏景在吃饭吧?」他狐疑地问。

  「哎?!」刘莹的声音很是惊讶,「妳怎麽会……呀!是姗姗告诉妳的!」

  张扬没有搭茬。

  「哼,这丫头。」刘莹说,「是啊,我就是在和魏景吃饭,他现在也出去接电话了。」

  把即将纷飞的心神收复,张扬淡定地问:「妳们现在在哪呢?」

  「还是昨晚那地呗,丽都之城。」

  「妳这麽明目张胆的和他出来吃饭,就不怕妳老公知道?」张扬再问。

  「嗯……其实还是有点怕的。」刘莹的口气也认真了不少,「不过介于他长得还是那麽帅,我倒是愿意冒这个险。」

  剎那间,醋意涌上了张扬的心口。

  「妳这小骚货。」他的语气中调侃又带着真实。

  「哟,妳张大老板不是吃醋了吧。」不知是不是出于女人的直觉,刘莹壹语中的,「妳放心吧,本宫自当雨露均沾,不会冷落了妳的!」

  话到这裏,张扬真是无言以对。毕竟,对方并不是他的合法配偶,甚至他自己也算是壹个不法的偷吃者,又哪有资格去争取评判或去争取什麽呢。

  「好了好了他来了,先不给妳说了。」刘莹压低了声音,「晚上妳是不是要在公司加班?」

  「嗯,要分析财报。」

  「好!晚上等我电话!」

  都都都……对方挂断了……

Part2

  说起刘莹,其在张扬看来真的是壹个非常复杂的女人,复杂到他都不愿意去深入了解些什麽,甚至怕自己会落入陷阱。而自打两人相识再至如今的情人关系,张扬始终都是那个被欲望牵着向前走的傻瓜,无论如何都不明白对方到底是在图谋些什麽,自己又何德何能与其产生关系。

  要钱?

  不,刘莹的老公不比自己差些什麽。

  要爱?

  自己这样冷淡的状态,显然对方也感觉不到自己的爱。

  要玩?

  他在玩这方面其实还不如壹个学校裏的大学生……

  那……难道是要性?

  想到这裏,张扬自己都顿感有些羞愧,不知道怎麽再想下去了。

  嗡……嗡……

  然就在这刚刚入夜不久的时候,张扬的手机响了起来,瞬间让他嗓子干了几分。

  可惜并不是那个女人。

  「餵,老婆?」是梁壹珊打来的。
 
  「老公,今晚几点回来?」

  「估计……要弄到十壹点多了吧。」张扬透过办公室的壹扇小窗,看到外面灯火通明的办公区,有三个会计还忙碌地整理着什麽,「妳吃饭了吗?」

  「吃了,壹会儿打算去趟美容院。」

  「要弄到几点?」

  「不太清楚……」梁壹珊说,「应该不会太早结束,要不妳下班之后来接我吧。」

  「行。」

  「嗯,多注意身体哈!」

  啪塔,在壹声转接线路的声响后,另外壹个女人的声音出现了。

Part3

  「老公……」

  刘莹慵懒声音响起的瞬间,张扬就察觉到了壹股熟悉的味道,这味道自己在几年间也很是沈迷,无法忘却。

  她……她在做爱?!

  「妳……妳不会是……」张扬惊慌地试图问询。

  「啊哈!老公……」紧接着,刘莹又是壹声娇媚地喘息,「妳猜猜……我现在正在干嘛……」

  老公?!连续两声老公?!难道这预示着……

  「怎麽不说话了啊老公,妳不是最喜欢我这样了吗?」刘莹的声线依旧那麽风骚,「啊哦……别……别进那麽多……」

  「妳,妳在和他?」面对这样强烈的刺激,张扬只觉得嘴巴都张不开,说话都断断续续的。

  「嗯……喜欢吗……」刘莹问。

  「我……我就……我……」

  「啊!啊!!」突然间,刘莹猛地叫道,「别!别进那麽深!」

  嗡,正在张扬不知道如何作答的时候,他的脑袋又因为壹次强烈的沖击而宕机。
  
  刘莹,真的在和那个男人做爱!

  「啊嗯……老公……想知道他是怎麽操我的吗?」经历了刚才的壹声叫喊后,刘莹的呻吟又变得有序舒缓了起来,而且言语露骨至极。

  「唉……他……他是从后面?」张扬的回答非常机械。

  「唔,不是。」刘莹的声音满含痛苦和憋屈。

  「那……是……是在上面?」

  「不……哈……不是……」

  「难道是在……」

  「对!啊!唉啊!他在我身下呢!」刘莹的声音又变大了几许,难知那头又发生了什麽,「不行……我有点撑不住了……」

  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壹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厚重又淡定。
 
  「后面来吧。」

  即便那声音再微小,张扬也绝对不会听错。是的!和记忆中壹模壹样,就是那个男人的声音!

  「不……不行……我真的受不了了……」刘莹的声音虚弱中带着哀求,「我给妳口出来吧……」

  口?!!

  「唔……唔……」没有留给张扬多想,手机即刻便响起了刘莹瓮瓮的声音,能让张扬产生无限幻想的声音,「老公……啊哈……还在听吗……」

  张扬壹楞,磕巴着回答:「在……嗯在。」

  「唔……嗯……那,要不我先挂了老公……回家我再给妳讲吧。」

  「哦,好的,好的。」

  都都都……

Part4

  秋天的夜往往都有些清冷,但此时的张扬却丝毫感觉不到,甚至他认为自己正处盛夏。从挂断刘莹的电话到现在的两个小时内,他已然变成了壹个木头人,就连刚刚的财报分析时都显得非常迟缓,没有了过往的干练。

  那个男人……他真的与刘莹发生了关系,就像他曾经与姗姗……

  咣!
 
  张扬猛地站了起来,壹只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操!他心裏暗骂。

  但是过了没多久,张扬的内心却又平静了壹些,因为早已成熟的他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什麽,更是知道什麽是自己不能拥有的。毕竟仔细壹想,刘莹与自己也只不过是简单的性伴侣关系,从壹开始两人就说的很清楚,没有什麽好多想的。

  呼……回家吧……

  收拾收拾拿起外衣,张扬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而就在这时候,他衣兜裏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每壹声都像是急切的催促。

  大概是姗姗等得太久了吧……

  「餵?」张扬随手接通。

  「餵,张大老板,刚才那个礼物还行吧。」

  咣当,张扬的胯部不小心撞到了桌子,疼得他龇牙咧嘴起来。

  「妳真是太疯了。」张扬揉着自己的胯,坐到了员工的座位上。

  「哈,妳才知道?」刘莹说,「回家了吗?」

  「没,正要走。」
 
  「那……妳有没有想对我说的?在回家之前?」刘莹问道,「又或者有什麽问题想要问我吗?」
 
  「我?有什麽问题?」张扬故作淡定地说。

  「就是妳们男人经常问的那些问题呀。爽不爽,大不大,厉不厉害什麽的呀?!哈哈」

  「呵,行啊。那我问妳,爽不爽?」

  本来两人的对话很像是开玩笑,但刘莹那头的语气却又变得旖旎起来,散发出了壹些风骚的味道。

  「爽死了……」刘莹压低了声线,「我们俩从吃饱饭之后就去了酒店……直到刚才才出来……」

  听对方认真地回答,张扬再次变得焦虑又紧张起来,只是言语上还保持着玩乐和淡定。

  「这好几个小时?妳们就壹直在搞?」张扬问,「妳当他是铁打的啊?」

  「嘻嘻……倒也差不多了。」刘莹说,「壹共搞了四次……」

  四次,那他的战斗力倒是跟我差不多嘛……张扬心想。

  「好,那我再问妳!大不大?」

  问到这个问题,他的心中跳起了壹丝不安。

  「嗯……要怎麽说呢。」刘莹思索了片刻,「和他的身材倒是挺合适的……」

  「唉?」这样的回答,张扬又不知道怎麽接下去了。

  「哈哈,妳真好玩。」刘莹笑道,「怎麽最后壹个问题,是不是要问我他厉不厉害?」

  「唉。」

  「反正比妳厉害,哈哈哈,早回家吧,拜拜!」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猛兽出笼(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