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14章 桌上桌下)(同人绿帽)

一夜情 夏日小说网 130浏览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14章 桌上桌下)(同人绿帽)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14章 桌上桌下

  第二天上班路上,菁菁说下班不用去接她,她晚上回娘家陪岳母,这样正好
我可以和许舒去我父母家。

  上班的时候,我和许舒电话说了一下晚上见父亲的计划。

  我问道:「要不要把你拿来的那瓶虎鞭酒带去。」

  「……我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吧。」不等我说话就挂了。

  我心里好笑,因为听出了许舒的语调有些羞涩。

  晚上六点,我和许舒来到朝华花园我父母家。

  在门口还没等我拿出钥匙,老妈帮我们开了门。

  「妈,你怎么知道是我们?」我奇怪道。

  许舒也跟着叫了一声:「妈。」

  老妈高兴的应了许舒一声,一边拿拖鞋一边说道:「你爸在屋里就听到小舒
高跟鞋的声音了,说是你们来了,让我来开门。」

  我含有深意的看了许舒一眼,眼神里表达着,父亲把你的脚步声都记得那么
清楚哦。

  许舒俏脸一红,瞪了我一眼。

  我莞尔一笑把手里的礼物递给老妈道:「妈,这是许舒给您和爸买的礼物。」

  老妈高兴的说道:「小舒到自己家里来还买什么礼物啊,人来就行了。」

  许舒换好鞋子,说道:「我很久没看您了,昨天因为有事也没和唐迁回去吃
饭,有点过意不去,对了,爸呢?」

  老妈絮叨的说着:「你爸在里面忙活呢,听说你和唐迁今天要来,哪儿都没
去,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买了很多的菜,回来做给你们吃,说你拍戏比较辛苦,吃
的还都是盒饭,要给你烧一顿好吃的,得亏唐迎不在家,不然的话,她又要说你
爸偏心了。」

  「我怎么就偏心了。」听到动静的父亲从厨房里走出来,古板的脸上露出笑
容,说道:「唐迎那丫头要是能像小舒这样懂事,我也天天给她做好吃的。」

  许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红,我也没想到父亲今天这么会说话。

  「看你吹的,还天天做好吃的,日子不过啦?快开饭吧,儿子和小舒上了一
天的班了,估计也饿坏了。」老妈没好气的笑骂了一句。

  桌子上摆着七八道菜,有红烧猪脚,红烧茄子,清蒸白鱼,醉虾,还有爆炒
腰花……都是我和许舒爱吃的,我看了眼辛苦的父亲,不禁心情复杂起来。

  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自己太混账了,为了自己的性福,之前竟然还一直算计
他。

  我们四个坐在饭桌上,一边吃一边聊着家常,老妈询问着许舒最近拍的什么
新戏,辛不辛苦之类的,爸也插一句:「拍电影是非常累人的,不仅要熬夜背台
词,还要排练,一个镜头可能要拍好几次,当然辛苦了这还用问吗。」

  老妈被父亲插嘴,不高兴的说道:「我和小舒说话,你插什么嘴,我能不知
道累啊,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些飞来飞去的镜头都是吊着钢丝拍的吗,还有那些爆
炸的镜头都用真火药的,不仅辛苦,还特危险。」

  父亲被老妈呛得一点面子也没有,只能喝着闷酒。

  许舒看不过去了说道:「妈,不危险,那些都有替身演员替我拍的。」

  我笑着说道:「虽说不辛苦,但是累是真的累,好几次许舒回来都累得腰酸
背痛的,对了爸咱家不是有祖传药酒吗,有空帮许舒擦擦按摩按摩。」

  许舒在桌子下面踩了我一脚,会说话的眼睛横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怎么这
么直接,妈还在这儿呢。

  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转过头对她说道:「这个药酒配方还是我太爷爷从
一个异人那儿得到,小时候我运动神经不好,体育课经常受伤,回来让我爸一擦,
第二天就好差不多了。」

  许舒惊奇道:「那么厉害,那可真要试试,爸有空你也帮我擦擦呗。」

  老爸看了许舒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想到那天给许舒按脚擦药酒的事,老脸一
红,嘴里嗯哪嗯哪,答应着啥。

  老妈听得眉头一皱数落我道:「儿子你说什么胡话呢,小舒那么娇嫩的皮肤
咋能乱擦药酒,你老爸的按摩手法还都是野路子,没轻没重的,你也不怕伤着小
舒。」

  许舒捋了一下耳边的长发说:「哪有那么娇嫩,我也经常去养身会所推拿按
摩的,不过说起来,唐迁,你怎么没从爸那儿学一手,平时也好帮我按按呀。」

  我笑着说道:「我笨手笨脚的,哪学得会,还是让老爸帮你按吧,老妈以前
开洗烫店的时候腰椎间盘突出,都亏老爸的药酒和按摩才治好。」

  老妈狡辩道:「哪治好了,现在还不是老复发。」

  父亲说道:「你自己不注意,复发之后哪次不是让我给你按好的。」

  老妈不高兴道:「就这点事,你就来邀功了啊,我为什么得的你不知道吗,
要不是你赚不到钱,要不是你生病,我能没日没夜的干吗?」

  我赶忙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吃菜吃菜,这么多菜不吃
就凉了。」

  我看爸的酒杯空了,于是拿出虎鞭酒说:「爸喝这瓶酒吧,这可是许舒从她
老爸那儿拿来的虎骨酒,壮骨活血的,一般人可喝不到,咱爷俩一起喝两杯吧。」

  我一边说还一边瞟着许舒,她脸还红了,瞪了我一眼没说话,不过那意思就
是看什么看。

  父亲没说什么同意了,我给他和自己各到了一杯,咪了几口,刚才的不快也
就慢慢没了,虎鞭酒度数很高,我的酒量也不大,喝了小半杯就微微有些晕了,
父亲的酒量还是比较不错的,但是,喝了之后脸色也变得红润了。

  许舒今天穿了一条深灰的A字裙,不是很短也不是很长,到膝盖上面一些的
那种,很淑女的风格,上身是黑色长袖衫,紧身带拉链,非常的突显胸部,许舒
的胸围本身就很大,大到让人第一眼就会被深深的吸引,现在就更不用说了,就
算平时看惯了的我都不由自主的盯着看两眼,恨不得把头埋进去狠狠的咬两口。

【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14章 桌上桌下)(同人绿帽)

  一般女人从正面观察她胸部能看到腋窝处手臂和身体的缝隙,但是许舒的腋
窝缝隙就被浑圆的乳房边缘遮住了一部分,一个是因为她胸部浑圆巨大,另一个
是因为她身材苗条纤细,两者缺一不可。

  由于现在许舒是坐在那里,胸部刚好在饭桌上面,有桌面做参考,可以看出
许舒丰满的胸部随着吃饭呼吸的动作微微颤动。

  老妈是女人,没有觉得什么,可是作为男人的我,还有父亲,至少我觉得他
也是跟我一样,是有感觉的,因为坐在许舒对面的他,眼神总是躲闪着,正因为
心里有鬼,才会不敢直视,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

  但是,父亲喝了虎鞭酒,总该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老妈给许舒夹了好多菜,看许舒都没动筷以为不爱吃,于是又夹了一块鱼肉
说道:「来来,女孩子多吃鱼,营养好还不会胖。」

  许舒连忙拦着妈的快子说道:「谢谢妈,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您看我的碗里
的菜还没吃完呢。」

  「吃不完没事,你就挑喜欢的吃吧,唐迁说你爱吃白鱼,特地给你做的,就
多吃点。」

  谦让的时候,许舒的一根筷子不小心掉到地上。

  老妈说道:「没事没事,我来捡。」

  「妈,您腰不好,哪能让您捡。」说着我抢先趴下。

  桌子底下桌布垂下来,脚都放里面所以味道不是很好,可以闻到脚臭味还有
微微的骚味,我知道这不可能是许舒,因为她身上只会是香的,要知道许舒来之
前就特点洗了澡而且喷了香水,她的香可同重量的黄金都要贵,下面光线有些暗,
但是许舒的A字裙下露出的两条长腿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
有些好奇许舒今天会穿什么样的性感内衣来见父亲,可惜的是许舒坐在我边上,
所以这个角度无法看到她裙下风光,只能侧面看见交叠在一起的双腿,超薄的肉
色丝袜包裹着纤细的小腿,闪着钻石光芒的脚趾挂着拖鞋调皮得晃动着,真是太
美了。

  我忍不住伸出手去一把抓住,同时掀起裙子,一阵诱人的香味飘来,驱散了
脚臭味道,许舒晃动的脚一颤,脚趾上的拖鞋掉落,我看见了许舒大腿根丝袜的
蕾丝边还有吊带?许舒穿得是吊带袜,但是许舒的腿架着我看不到小内裤,于是
我手掌插入去掰许舒的腿,许舒好像知道我想干什么,但只是轻微的挣扎了一下
不让我得逞,她是怕被我父母发现不敢做大动作。

  我心里好笑,但也怕被父母发现,于是嘴里说道:「许舒你脚抬一下,我看
看筷子有没有在你脚下。」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用力去掰,许舒气得用膝盖撞我,
不过这一瞬间还是被我看见了裙下的小内裤,不是丁字裤,而是米色蕾丝花纹的,
但是阴阜位置却是薄纱的很透的那种,透得能清晰的看到一丛黑毛,太性感撩人
了。

  我正想有所动作,老妈说道:「找不到就算了,再去拿一副。」我被吓一跳,
知道老妈是看我半天不起来才说的。

  我回道:「找到了。」

  许舒趁机并拢双腿,把裙子拉下。

  这过程我说了那么久,其实没有多少时间,不过几十秒。

  我拿起筷子,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把筷子弄到父亲那边,然后起
身说道:「在老爸那边呢,爸你捡一下吧。」

  父亲趴了下去,我把筷子弄到了他的视觉死角处,这样他要找一会儿才行,
这过程中肯定会像我一样,被许舒的丝袜长腿吸引。

  我咳嗽了一声,给许舒使了一个眼神,示意她把握机会,给爸看裙底的机会。

  许舒红着脸白了我一眼,但是我眼睛余光看见许那边的桌布动了一下,好像
是岔开了双腿,我心里窃笑,这样父亲就能看到了吧。

  但接下来让我吃惊的是许舒双手慢慢做了一个拉起裙子的动作,这……我心
里翻江倒海,许舒这是豁出去了,竟然主动拉起裙子给父亲看,但是老妈就在边
上啊,真佩服她的大胆,而且她就不怕父亲知道她的想法吗?

  我还听到了父亲轻微的呃了一声,他肯定发现了许舒服的动作,正目不转睛
的盯着许舒慢慢掀开裙子露出裙底,看得呆住了吧,我心里兴奋了。

  为了让父亲更好的观看,我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掩护着许舒和父亲给老妈
夹了一段猪脚道:「妈,你多吃点猪脚,补补胶原蛋白,对皮肤好。」

  老妈说道:「我都老了,补了给谁看,给小舒吃吧。」说着夹到许舒碗里。

  这时候我忽然发现许舒身体微微一颤,难道父亲在摸她了?摸哪儿了?是模
了脚还是腿,甚至是私处,还有没有更过分的去闻,去亲,或是舔,因为这是我
之前想做却没做成的事。

  一想到父亲现在正背着我和母亲在对我的许舒重复着我刚才做事的时候,我
的心里像火烧一样的兴奋。

  我没发觉的是那种莫名的暖流又出现了,这会没有进入下体而是一直在脑袋
里面打转(因为太微弱了被我忽律了)。

  此时的我盯着桌子,眼睛像是要看穿桌面一样,一幅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趴在桌子底下一边摸一边亲着两条裹着薄丝的双腿,慢慢的
一只手伸进女人的双腿间,另一只手撸着自己的肉棒,而这个老人是我的父亲,
双腿的主人是我的女人许舒,太兴奋了。

  我抬头看了看许舒,她此时正低头咬着嘴唇,眉头紧皱,像是强忍着不发出
声音,父亲到底正在对她做什么呀?

  母亲问道:「小舒,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许舒突然一手捂着嘴,一手推开面前的碗,强忍着什么,几秒钟后才放下手
说道:「妈,我不爱吃猪脚,一闻这个味儿就犯恶心,还是您吃吧,您也不显老,
这个岁数皮肤还是那么好,就更应该补补保持一下,好给爸看呀。」

  我这才想起许舒和菁菁一样对猪脚恶心,觉得那股味道是因为脚臭,许舒也
从来不吃鸡爪鸭爪,我觉得那是洁癖心里吧。

  许舒说起妈的皮肤说真的和老爸比起来老妈还真不显老,身材丰满脸色红润,
看上去顶多四十岁的样子,不然王叔怎么会勾引老妈,难免的我又想到了前天晚
上许舒给我看的老妈出轨的照片,里面老妈的身体雪白丰满,我赶紧掐灭。

  老妈说道:「哦,那就给唐迁吃吧,他最爱吃了,我就不用,补那么好干嘛,
都老夫老妻了,才懒得给你爸看。」

  听了这话我心里为父亲难受,喝了口酒。

  我们把猪脚传了一遍,父亲在桌底下还没起来,我一直留意着他的动静,他
这是在桌底下面呆了快一分钟了吧,还没够吗?

  再不起来老妈就要怀疑了,我对父亲说道:「爸还没找到吗,就在你左边的
桌脚下面。」

  「哦,原来在这儿啊,我说呢怎么看不见。」父亲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像是
努力装平静的样子,父亲找到筷子起身后说了一句:「我去洗一下。」去了厨房。

  老妈正在和许舒说话,也没在意。

  我却发现父亲起身的时候满头大汗,他这是紧张的啊,而且连耳根都红了,
天呐,他在桌下肯定对许舒做了什么,不然不会这样的表情,就是不知道是摸了
还是亲了许舒的腿,甚至用舌头舔,我想想都刺激,更不用刚才做了什么的父亲
了。

  好一会儿父亲才回来坐下,脸上湿漉漉的,老妈数落道:「唐建国,你在干
嘛呢?洗个筷子那么久,还满脸是水的,筷子呢?」

  父亲摸了摸头说道:「这酒有点凶,我洗了把脸,就忘记,我去拿。」

  父亲筷子都忘了,我想他这明显是慌了,因为他发现许舒是真的在勾引自己,
而且自己还模了许舒,可这是儿子我和母亲在场啊的情况下,不知道父亲是不是
在这种禁忌的环境下,他会更刺激。

  许舒在桌底下又狠狠碾压我的脚,我知道她在怪我,我和她对望了一眼,我
们都发现对方眼中的紧张,因为父亲开始知道我们的想法了,和之前不同,之前
不洗内裤的事还有理由解释,比如是忘了,但是这次,父亲趴到桌下的时候,许
舒是故意掀开裙子分开双腿方便他偷看,而且还穿着隐私部位透明的内裤。

  父亲拿回了筷子给许舒,过程中一直不敢正眼看她。

  老妈数落道:「喝点酒就昏头昏脑,尽耽误事,小舒还等着筷子吃菜呢。」

  许舒急忙说道:「妈,没事,我已经吃饱了。」

  老妈说道:「吃这么点就饱了?你碗里的菜都没动呢,这哪行再吃点。」

  「妈,我的角色需要控制体重,不能多吃。」

  「哦,这样啊,拍电影还真是辛苦,饭都不能吃饱。」

  我知道许舒为什么不吃老妈夹的菜,因为老妈给姓王的用口,许舒觉得恶心,
我心里有些难受。

  我默默叹了一口气,拿起酒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父亲倒了一杯。

  老妈说道:「唐建国,你少喝点,别到时喝醉了还要我伺候你,儿子你也是,
你酒量不好,喝多了难受。」

  我说道:「没事,今天难得,我再陪老爸喝点。」

  这时老妈手机响起来,听起来好像是催她去跳舞的,老妈回绝说道:「今天
不去了,我儿媳回来吃饭,我要陪她。」挂了电话。

  许舒在桌子下面用脚碰了我一下,瞥了我一眼向我使了个眼色,我不明白什
么意思,有点莫名其妙。

  许舒又踩了我一脚,然后对我妈说道:「妈,您每天都去跳舞啊,喜欢跳什
么?」

  「是的,晚上没事,就跳跳广场舞和交谊舞,晚上好睡觉,身体也轻松一些
。」

  我这才反应过来,许舒是要把妈支开,方便实施计划。

  其实我看老妈神态是很想去的,于是我对老妈说:「妈你去好了,不然晚上
睡不好,许舒是自己人不用在意。」

  许舒附和说道:「是啊,妈,我没事的,这不是有爸陪我们吗?」

  「他?他闷葫芦一个,半天放不出一个闷屁来,多无聊啊。」老妈说道。

  父亲脸色有点难看,喝了口闷酒。

  许舒笑道:「爸哪是闷葫芦了,他平时不是喜欢听我的歌看我的电影,和我
们年轻人还是有不少共同语言的。」说完还有深意的看了父亲一眼。

  我心想,难道许舒和父亲还交流她的作品,甚至聊人生聊理想了?许舒和我
都很少聊这些,我心里有些酸涩。

  我说道:「爸那是懒得对那些看不惯的人说话,你不是说以前老爸对你说的
情话一套一套的。」

  「小舒在儿呢,你胡说什么。」老妈不好意思的说道,然后又对许舒说道:
「要不我就去跳一个小时然后回来陪你,你难得回来一趟多待会儿。」

  我说道:「妈,你平时不是都要跳到散场吗,你要跳就跳个尽兴,许舒肯定
是你儿媳妇,铁板钉钉成我老婆,你不用那么哄着她,她跑不了。」

  老妈说道:「怎么说话呢,我就是喜欢陪小舒说话,怎么了,再说了你们父
子俩喝多了,谁来收拾。」

  许舒会说话的眼睛瞥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什么铁板钉钉的?你要是对我不
好,我随时可以返悔,然后对妈说:「妈唐迁说得对,你去吧,等下吃好我来收
拾。」

  「哪能你收拾。」老妈吩咐父亲道:「唐建国你别喝了,等下你收拾一下,
把碗洗了。」

  「知道了。」父亲回了一句。

  「那我走了啊,对了唐建国吃完饭你洗点水果出来,小舒你等下多待会一会
儿多吃点水果,水果不会胖。」

  「好的,妈。」

  老妈出门后,老爸嘟囔道:「哪天不是我洗得,啰嗦……」

  许舒看了我一眼,像是对老妈的强势有点不满,本来因为老妈出轨的事,形
象一落千丈,现在对自己的丈夫还那么强势,许舒更看不惯了。

  我给父亲和自己又加满酒说道:「爸,等下我来洗吧,来我们继续喝酒。」

  许舒说道:「唐迁你去开瓶红酒,我也陪爸喝一杯。」

  「哦,好的。」

  父亲说道:「我来吧,你不知道红酒再哪儿。」

  父亲去了厨房开酒,我趁机小问许舒:「刚才爸在桌底下的时候,你给他看
了吗?」

  许舒在我的手臂拧了一把,我差点叫出声,轻声问许舒:「你拧我干什么,
谋杀亲夫啊。」

  许舒漂亮的眼睛瞪了我一眼小声道:「你自己心里清楚,爸脸红了,他都看
见了,他还……」

  「他还怎么了?爸是不是还动手摸你了,我刚才看到你颤抖了一下。」

  许舒红着脸点点头。

  我转头看了看在厨房里的父亲背影,没想到平时老实古巴的父亲竟然那么大
胆,在儿子和母亲边上就模许舒,我激动了,赶紧问道:「爸摸你哪里了,怎么
模的,有没有摸你内裤?」

  许舒否认说:「没有啦!」但是脸更红了,我敢肯定父亲一定做了,只是她
脸皮薄不承认罢了。

  「真的没有?」我用手去摸许舒的内裤,感觉湿得一塌糊涂,许舒吓了一跳
腿夹住我的手,红着脸哀求道:「别摸了,会被爸看见的,我告诉你吧,爸刚才
抓住了我的脚,从脚趾摸到大腿,然后我就湿了。」

  我抽回手问道:「父亲怎么那么大胆?」我没想到我们决定计划的第一天,
就突破了这么多。

  许舒红着脸说道:「还不你让我给爸看,刚才我脑子一热就主动掀开裙子,
他肯定知道了我是主动勾引他的,所以才会动手,都怪你,你说爸会怎么想我啊
!」

  我拿纸巾插着手小声道:「这样你才可以让爸知道你的心意啊,要不你就直
接骗他说你喜欢他了,才会这样做。」

  许舒道:「不行,这多难为情啊,就算这样爸还是会觉得我不检点,认为我
是暴露狂什么的,这可怎么办?要是这样我都没脸他了。」

  我宽慰道:「不会的,爸喜欢你,你对他那样,他会更开心,他对你动手了
不就是证明吗,如果你实在脸皮薄,就和爸解释,可以说刚才有菜掉到裙子上,
是拿起裙子看看有没有弄脏。」

  许舒皱眉道:「不行,我主动解释,不是此地无银吗。」她又想了一下说:
「还是你装作不在意的帮我说出来。」说完弄了一瓢汤在裙子上。

  我有些疑惑的是许舒为什么弄那么多干什么?

  这时候父亲拿着红酒和红酒杯回到饭桌上,我赶紧站起来接过酒瓶给许舒倒
了杯红酒。

  然后我装作忽然发现什么似的,对许舒说道:「许舒你的裙子怎么有一片污
渍啊,什么时候弄的?」

  「还不是你,刚才你找筷子的时候,让我抬脚,不小心把汤洒裙子上了,都
渗到里面了。」许舒马上就明白,装模作样的埋怨我。

  渗到里面?我一下就明白了,刚才父亲肯定最后摸了许舒的内裤,也感受到
了许舒湿了,于是她想用借口遮掩过去,「啊那你去擦一下。」

  「不用了,也不多,我刚才用纸巾稍微擦过了。」

  父亲错愕了一下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肯定在想原来许舒刚才掀裙子是
因为了擦污渍,是以为许舒在引诱他,他才有勇气动手,所以脸上变得很失落和
懊悔,懊悔的是自己这个公公对许舒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破坏了自己作为长辈的
正派形象,于是开始喝闷酒了。

  我和许舒继续一边喝一边聊天,许舒和我一样马上发现了父亲的神情不对,
但是我没办法开解,许舒看到父亲失落懊悔的样子露出不忍,主动向父亲问了一
些我小时候的糗事,又过渡到父亲年轻时候的事,父亲机械式的回答着,我也时
不时的补充一下,父亲小时候是在农村长大的,我奶奶是B市人,爷爷是HB农
村的,因为大伯要考大学,于是我奶奶带着大伯和父亲回到B市,我爷爷农村待
惯了和小叔留在农村,我还有两个姑姑,不过早早的就嫁人了。

  许舒表现出非常向往农村生活,父亲也和她说了很多小时候在农村的见闻,
父亲十几岁的时候下水救过两位父子,救上了别人,自己却因为没有力气了差点
淹死,还说了他帮小伙伴放羊的时候遇到狼,小腿被狼咬了一口,不过最终狼被
父亲用镰刀砍死了,说道惊险处许舒会抓住父亲的手惊呼,这时父亲和许舒都是
一怔然后她们同时看着连在一起的手,然后不自然的看了看我,我装作没有在意
的样子,插嘴问后来怎么样了,许舒也马上追问,然后悄悄的收回手,其实这一
切我都看在眼里,我还发现许舒收回手的时候在父亲手心俏皮的挠了下,当父亲
眼神往过去的时候,许舒装作什么也没做过一样,让父亲觉得是错觉一样。

  但是随着许舒积极的表现,父亲情绪慢慢好转了,又说了些下河摸鱼捉虾、
钓鱼挖黄鳝、等趣事,许舒会露出钦佩的眼神恭维道:「爸,好厉害……」

  我喝了不少酒,头也有些昏,我灵机一动不如装醉给许舒和父亲一些空间,
这样父亲也放得开一点,于是我说:「我头有些昏,去沙发上躺一会儿,你们继
续吃。」说完还给许舒使了一个眼色,许舒给我点了点头说道:「你去趟一会儿
吧,等下要走的时候我叫醒你。」我装作昏昏沉沉的样子到沙发上躺下,我没有
闭眼,只是用手臂遮挡掩饰目光。

  许舒和父亲继续聊着天,又聊到许舒的歌和影视作品,父亲说他非常喜欢许
舒的《白月光》,歌词写的非常好,深入人心,让人细细回味。

  我心里一动,这说明什么,说明父亲也和我一样对这首歌有共鸣,而且他和
我心中的「白月光」都是她许舒。

  许舒意味深长的往我这边看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一个优美的弧度,仿佛在
说,你们俩真不愧为父子。

  父亲也很喜欢许舒演在《神雕》里面演的小龙女,说她演出了小龙女空灵的
仙气凌然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从开始的冷艳、淡然、绝情到后来的善良、痴情
都演绎得入木三分……

  父亲在说的时候,许舒看着父亲的眼神越来越亮,像是终于遇到一个懂得自
己的蓝颜知己,眼睛流露出特别得一丝丝爱慕的光芒。

  父亲感受到了许舒眼神的变化,越说越有神采。

  我不知道许舒是故意演的还是真情流露,我觉得是演得居多,而父亲并不知
道。

  预告:「都怪你,自作自受,早就乖乖的让我给你看看不就好了,一定要我
强制,不听话的老头。」许舒有点打情骂俏的语气说道,一边单腿屈膝跪在地上,
玉手抓起父亲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脱掉上面的男士涤纶袜,然后抓着父亲的
大脚小心翼翼的用纸巾擦掉血迹,凑近仔细观察着有没有碎片,呼出的气息都喷
在父亲的脚上。

  我想到了父亲上次也是这样架着许舒的脚,难怪觉得这画面那么熟悉,只是
两人的位置也刚好是互换了。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附件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蜗牛娱乐|蜗牛德州|蜗牛扑克|蜗牛娱乐官网|蜗牛娱乐唯一备用网站——蜗牛备用网址(ggallnew.com)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转载请注明:夏日小说 » 【大明星爱上我】 (第二部 第14章 桌上桌下)(同人绿帽)